口述开嫩苞:把女朋友搞得不能走路

莫晓梅发现内裤湿漉漉的,那里依然痒酥酥的。 她觉得自己这病情加重了,连早饭都没有顾得吃,立刻去找老张治疗。 当莫晓梅路过一个山林子的时候,忽然被一个男人给拦住了去路。 哎呦喂,这不是晓梅妹妹吗,你这是急匆匆的去哪儿? 来人是村里的王富贵,家里有钱,但是人很坏,流里流气的,

莫晓梅发现内裤湿漉漉的,那里依然痒酥酥的。

她觉得自己这病情加重了,连早饭都没有顾得吃,立刻去找老张治疗。

当莫晓梅路过一个山林子的时候,忽然被一个男人给拦住了去路。

哎呦喂,这不是晓梅妹妹吗,你这是急匆匆的去哪儿?

来人是村里的王富贵,家里有钱,但是人很坏,流里流气的,经常欺负村里的姑娘,耍流氓已经成为家常便饭了。

莫晓梅看见他,就有点害怕,立刻后退。

你还想跑呢,来,让哥哥看看,你这是越长越水灵了,瞧瞧你这胸脯,鼓的要跳出来了,我捏一下。

王富贵色眯眯的笑着,把莫晓梅给抱住了,伸手就去抓她的胸前。

放开人家,你干嘛,讨厌。

莫晓梅挣扎着,又羞又急。

啧啧,身上可真香甜,带劲,瞧瞧你这大长腿,好滑啊。

王富贵吞着口水,就去摸她的裙子。

莫晓梅咬了他一口,转身就跑。

臭丫头,看老子不干你。

王富贵火冒三丈的,被惹毛了,咬牙切齿的在后面追,直接把莫晓梅扑倒在地上,摁住了,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你再这样,人家喊人了。莫晓梅急的快哭了。

喊啊,这里除了我们俩,连个人毛都没有,老子今天非要看看,你身上长啥样。

王富贵非常粗暴,分开了莫晓梅的大腿,看见了她的内裤,立刻就兴奋了。

果然是成熟了,像水蜜桃一样呢,让我看看。

王富贵伸手在莫晓梅的胸前捏着,要脱她的内衣。

莫晓梅觉得羞死人了,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到了老张。

她的身子,可只是让老张碰过的,虽然她不懂男女的事,但也死活不想让王富贵碰。

王富贵捂着她的嘴巴,眼看把衣服撕破了,就想强占了她。

忽然,王富贵的脑袋上挨了一下子,疼的他眼冒金星,差点晕过去。

妈的,谁啊?

王富贵捂着头,一看,是老张,立刻跳了起来。

老不死的,你他妈的多管闲事?

打死你个兔崽子,狗东西,你还不滚?

老张气势汹汹的,手里拿着铁铲子,提着背篓。

他一大早来这里采点药草,没想到遇见了这事。

老张当然要管了,莫晓梅,可算是他看上的姑娘了,岂能让这个小痞子糟蹋了。

好东西,是要自己享用的。

莫晓梅立刻躲在老张身后,吓的脸色苍白,捂着胸脯,有些发抖。

别怕,我在,他不能把你怎么样的。

老张虽然年纪大了,但是身体壮硕着呢,在王富贵这个小伙子面前,丝毫不畏惧。

老东西,我弄死你。

王富贵岂会善罢甘休,跳起来跟老张打。

可是老张用铲子把王富贵的脑袋又敲了几下,敲破了流血了。

王富贵疼的嗷嗷叫,蹲在那里,叫苦不迭。

还来不来啊,不来就滚蛋。老张怒吼着。

你狠,你妈的,凭什么管我的事,你和这丫头什么关系,算个屁啊?她又不是你媳妇?王富贵气呼呼的。

她就是我媳妇,从现在开始是了,以后你欺负她,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老张搂着莫晓梅的小蛮腰,理直气壮。

我靠,你牛逼啊,老子不信,她能看上你?王富贵暴跳如雷。

信不信管你鸟事,你滚不滚?老张挥舞着铁铲子吓唬他。

好,你等着,这笔账老子记下了,迟早要找你报仇的。

王富贵边骂边离开了。

莫晓梅躲在老张怀里,感到很有安全感,也好受多了。

没事了吧?你怎么一个人跑这里来了?老张摸摸她的头,给她擦了擦眼泪。

我来找你治病呀,谁知道遇见这个泼皮无赖的。莫晓梅想想都后怕。

说起治病,老张忍不住看了看她,她胸都露出一半了,衣服破了很凌乱,楚楚可怜的,倒是很有诱惑力。

那你跟我走吧,衣服你穿着。

老张把衣服脱下来,给莫晓梅披上。

莫晓梅心里暖暖的,忍不住说道:张医生你可真好,只是,刚才你为什么说我是你媳妇呀,你乱讲嘛。

我不那样说,王富贵还要欺负你的,我是为了保护你。老张笑了笑。

莫晓梅点点头,感觉怪怪的,连忙摇头说道:那可不行呀,我妈说,做了男人的媳妇,是要睡一起的。

是吗,不说这个了,先给你治病吧。

老张领着莫晓梅回到他家里去,心想你这漂亮姑娘,迟早要跟我睡一起的,等会儿就让你做我媳妇。

张医生,我要先脱衣服吗?莫晓梅到了房间后,坐下来,一脸单纯的望着老张。

对,没错,脱吧,不然怎么治病。老张暗暗高兴,她居然这样主动,那也省了不少麻烦了。

莫晓梅脸颊透着红晕,羞涩的眼神,看起来那也可爱迷人。

看着她那年轻的酮体,渐渐的呈现在眼前,老张立刻就兴奋起来。

仿佛回到了年轻时候,富有朝气,一切变得美好而梦幻。

这样可以了吗,张医生,你干嘛一直盯着人家看?莫晓梅捂着胸脯,现在身上,只剩下内衣了。

老张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她那雪白饱满的酥胸,让他忍不住想要抚摸和把玩。

我不看,怎么检查,我在观察你的病情。

老张随便撒谎,莫晓梅立刻就信了。

那你看出来了吗,我好些了没有?莫晓梅有些惊慌,很配合的躺下来。

我摸摸看,你等会儿。

老张身体里一股冲动,让他的手有些抖动。

昨天夜里他可是睡不着的,翻来覆去的,都在想着莫晓梅的身子,尤其是她那水灵灵的大眼睛,可爱的样子,撩拨他的心弦,让他难以平静。

此刻,他只觉得裤子里不安分了,浑身躁动,只想马上和她结合。

老张贪婪的揉搓着她那丰满的玉峰,是那样的有弹性,柔软而温暖,他用手指头轻轻的捻动着她的红晕,直接俯身去含住了。

嗯,哎呀,张医生,你弄的人家更痒了,我这病情是不是加重了?

莫晓梅满脸通红,娇喘吁吁的,张着小嘴,眼神也渐渐迷离。

你现在的感觉是正常的,我在帮你治呢,你不要压抑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老张出着粗气,干脆抱住了莫小雅,把她搂在了怀里。

她这年轻有活力的美好身子,让他着迷又激动,他真的想一直这样拥有她。

他的手,在她身上游走着,她那光滑有弹力的肌肤,时刻都在刺激老张的神经。

我,我想叫,不知道为什么。

莫晓梅边说,边呻吟起来,浑身酥软,那种感觉很奇妙,似乎变得舒服了,也不痒了。

她的声音,让老张更加冲动,他已经不满足抚摸,立刻去吻她的红唇,然后吻到了耳垂和脖颈,与此同时,把手伸到了她两腿间摩挲着。

啊,那里碰一下就好痒的。

莫晓梅浑身紧绷,额头上香汗淋漓,脸颊醉红,赶紧夹住了双腿。

没事,放松,很快就会好的。

老张慢慢的,退下了她的内裤,看着她那诱人的芳草地,那样白皙丰盈,引入神往。

他已经难以忍受,迫切的想去占有那个地方。

而且他已经硬邦邦的了,他握着莫晓梅的手,放在他那里。

呀,张医生你这里又肿了呢,是不是又被我传染了?真是对不起呢。

莫晓梅有些自责,用手抚摸了起来。

是呀,不过没关系的,你多摸几下就会好点。

她的手很温暖很细腻,虽然她动作有些笨拙,但是也让老张快要爆炸了。

这样好些了吗,可是我怎么觉得,好像更严重了呢?莫晓梅朝老张那里看了看他那根东西,感觉怪怪的。

帮你治病,我受点苦是应该的,不必担心。

老张的手已经伸到了她两腿间开始游走,他能够感觉到,莫晓梅身体的需求变得越来越强烈了,那里已经很湿润了。

嗯呢,那我帮你一下吧。

莫晓梅半蹲在老张面前,主动的张嘴,含着他那里,轻轻的舔了起来。

老张幸福又快乐,飘飘欲仙的,真没有想到,这个年轻少女,居然无师自通了。

比起第一次,她更熟练,更加小心翼翼的,还边吸允边抬头望着老张,那么的纯真无暇。

老张都有点不好意思对视她的眼神,总觉得,他这样做有点亏心。

可是,欲望战胜了他的理智,他只希望,能够快点发泄。

捧着她的脸蛋,老张开始挺起了腰杆。

这并不能满足老张全部的欲望,他想要更多,今天,这个好机会,是莫晓梅自己送上门的。

所以,要趁机得到她,有了第一次之后,第二次就容易多了。

到时候,就不会那么寂寞了。

老张让莫晓梅松开了小嘴,分开了她修长的美腿。

你还记得,我们要怎么做,才可以彻底治好你的病吗?

老张有些担心的问莫晓梅,必须要征求她的同意,万一她不愿意,那总不能强行去,可不能让这到手的美食泡汤了。

嗯,记得呢,用你这里,放进我这里面,我就会好了,张医生,你快点吧,我不怕疼,我忍得住,我昨天晚上做梦,还和你这样做了呢。

莫晓梅微微闭着眼,手抓住床单,咬紧了嘴唇。

好,我要来了噢,你忍着点。

老张打算速战速决,这次机会要是错过了,不知道下次要等什么时候。

于是,他立刻对准了她美腿间的缝隙,一下就挺身,进入了一大半。

老张只觉得莫晓梅那里实在是太紧凑了,而且她有特别紧张,夹的那样紧,还不停的喊疼,叫声让他有点心虚了。

你别出声,马上就好了。

老张缓缓的抽送一份,就觉得容易多了,变得润滑。

他终于一狠心,完全进去了,一直到底了。

莫晓梅疼的眼泪汪汪的,一下叫的很大声,手指抓破了老张的两腿,浑身颤抖了起来。

不行,张医生好痛的,我受不了,你可不可以慢点。

莫晓梅难以忍受,想推开老张。

别,过一分钟就好了,我尽量加快速度。

老张正享受此刻的美妙,品尝着这年轻少女的身子,如梦似幻,他简直要醉了。

几年了,没有这样的感觉了,这滋味,简直是妙不可言,无法言喻的。

不可以的,张医生,真的好疼,求你了。

可是莫晓梅或许是因为第一次的缘故,而且又很害怕,也可能处于一种女人的本能,所以,开始踢打老张,反应有些激烈。

老张有点担心,万一惹毛了莫晓梅,那就没得玩了。

这种事急不得,要慢慢来,她既然这样相信他,迟早可以和她好好的欢爱一场。

老张只好停下来了,离开了她的身子。

莫晓梅连忙用手捂着下面,她发现居然有一些血丝,越发的紧张了。

哎呀,怎么回事呀张医生,为什么这样?

老张当然不会解释,告诉她真相,她的那层膜刚才被他给破坏了。

只是,还没有来得及感受,很是舍不得。

更何况,现在老张更加憋坏了,很不甘心,就假装说道:你这个,病情好像更严重了,需要马上治疗,要不然,有非常大的危险。

可是,我太疼了,怎么办呢。莫晓梅摇摇头,眼里还含着泪水。

你是怕疼呢,还是不怕死?老张继续吓唬她,现在,他只想和她继续。

莫晓梅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有点担心。

老张就把她抱在怀里,一边抚摸她一边在她身上蹭着,尽量挑逗她的欲望。

现在呢,是不是好多了,舒服点了没有?

嗯,舒服了呢,心里慌慌的,感觉越来越热了。莫晓梅又开始轻轻的娇喘了。

老张觉得有戏,就从她后面,悄悄的进入她的身子。

那我们再来吧,你就咬牙忍几分钟,保证治好了。

好吧,那,那你轻点呢。莫晓梅点点头。

老张嘴上答应,心里却高兴坏了,果然还是很好哄的。

他很清楚,只要度过前面的适应期后,莫晓梅会觉得特别舒服,甚至是一种享受。

这个年轻少女,只怕以后还会爱上这样的感觉,说不定每天都要来缠着让他给她治病呢。

老张再次尝试弄进去,因为有了前面一次基础,这一次,很容易他就完全没入体内了。

老张疯狂的动了几下,莫晓梅疼的掉眼泪了,一会儿娇喘一会儿哭。

老张可不打算现在怜香惜玉,他要让她爱上这个滋味,本来想猛烈的冲击。

谁知道,外面有个女人在喊。

张医生,你在吗?

坏了,又麻烦了。

老张连忙捂着莫晓梅的嘴巴。

在呢,什么事?

我来找你看看病,你怎么还关着门呢。女人说道。

马上来。

老张知道,今天是和莫晓梅弄不成了,对她的身子虽然特别依恋,但是只好改天了。

今天的事,还是别告诉任何人懂了吗?

我知道的,会传染给别人嘛,我现在舒服很多了。

莫晓梅也觉得奇怪,现在浑身酥麻麻的,有点飘飘欲仙的滋味。

张医生的医术真的很高明,也不知道你怎么办到的。

老张好笑一声,等把衣服都穿好了,他这才去开门。

外面,那女人让他眼前一亮。

这不是隔壁住的女人杨芳吗。

杨芳今年三十出头,身材饱满,尤其是胸前那两只大白兔,随着走路上下起伏。

村里很多男人都惦记她,她算是村里女人中数一数二的了,皮肤白,屁股也翘。

更关键的是,杨芳的男人长期卧病瘫痪在床,几乎是半个废人了,所以男人们背后都说,杨芳好几年没有和男人同房过了,心里和身体都很寂寞。

老张让莫晓梅先回去,改天再来找她。

是给你看病呢,还是给你男人看,你坐。

老张给杨芳搬了个椅子。

杨芳坐下来,裙子下的两条玉腿很惹眼。

老张站在她跟前,居高临下的看,可以看见她胸前的乳沟,特别诱人。

原本老张刚和莫晓梅正火热,他身体里的那股火还没有熄灭,看见杨芳这身材,又忍不住把裤子顶起来了。

现在他真想扑上去,搂着杨芳占有她,发泄身体的浴火。

杨芳不经意的瞥了一眼,顿时脸红了,眼神有些惊讶,连忙扭过头去。

是给我看看,我不知道在了,胸口有些闷的慌,一直堵着气呢。

胸口?提起这个,老张越发的渴望了,忍不住朝她那里盯着看。

因为住在隔壁,老张可没少偷看过杨芳洗澡,她那胸脯沉甸甸的,老张好多次都想入非非,幻想能够捏在手心把玩,只是苦于没机会。

要是能够得到杨芳,和她欢爱一场,肯定很快乐的。

现在,这个机会摆在眼前了,老张灵机一动,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你这里不舒服还是这里?

人已赞赏
小说

sm女校花虐乳穿环|半夜看闺蜜和男朋友做

2020-8-2 18:58:37

小说

舔住它吸好不好 宝贝儿|不疼 好浪啊,继续好烫扶着坐了下去

2020-8-2 18:58:5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