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在地下室的三个萝莉|强撕美女蕾丝小内内

老王的话让李玉婷好羞人,说的太直白了,而那只在她丝袜玉腿上磨蹭的手掌,更是让她不自禁的回味起白天被老王亲吻那里时的躁动感受,直感觉那种渴望又要到来。 于是她赶紧红着脸将老王的手从大腿上拿开,你干什么,被人值班的护士看到不好。 也不知是李玉婷的嘴开光了还是怎么的,她话刚说呢

老王的话让李玉婷好羞人,说的太直白了,而那只在她丝袜玉腿上磨蹭的手掌,更是让她不自禁的回味起白天被老王亲吻那里时的躁动感受,直感觉那种渴望又要到来。

于是她赶紧红着脸将老王的手从大腿上拿开,你干什么,被人值班的护士看到不好。

也不知是李玉婷的嘴开光了还是怎么的,她话刚说呢,值班的护士就出现了。

老王也不好再继续摸下去,只能坐旁边老老实实的看李玉婷吃着东西。

不过当护士走远后,他那颗不安分的心还是躁动起来了。

他凑到李玉婷的小耳朵旁说道:我今天白天亲你那里的时候,真的好香甜啊,我特别喜欢,你要是不让我进去的话,那再让吃一下好吗?老板娘你是个好人,你就帮帮我吧!

李玉婷要羞死了,本来就难受的厉害,老王又故意提起白天那旖旎的事儿。

饭她都没心情吃了,只能收拾收拾赶紧放回屋子里面。

进屋了,老王也就不好再针对李玉婷说些什么了,毕竟老太太还躺病床上呢!

不过不能说话,并不代表他就不能干点什么,譬如李玉婷那只裹在透明丝袜里的性感小脚丫,就被老王拿在手里,各种抚摸各种亲吻,最后甚至更是解开了裤链,拿住李玉婷的那两只丝袜小脚丫,将他那儿给扣住套弄

李玉婷哪干过这个呀,真的是被老王撩到羞死个人了。

可同样也因为没干过的缘故,所以她才觉得刺激,尤其是看到老王那儿那么残暴,真是觊觎,她都忍不住的吞了口唾沫,不自禁的想着自己这辈子第一次的欲望满足,是不是就寄托在了老王这里。如果不抓住机会的话,她都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再有了。

而老王在给李玉婷带上套路之后,任李玉婷那双性感的小脚丫自己套弄着,他获得解放的双手又贪婪的钻进了李玉婷的上衣里面,然后在李玉婷羞赧的拒绝声声中,触摸上了高峰

这天晚上,李玉婷累到不行不行的,几次想要放弃,但都坚持下来了。

这不光是因为她心中欲望的觊觎,更是因为老王那火热的眼神。

她很清楚,如果松开小脚丫的话,那欲焰焚身的老王,极有可能在这就把她给那样儿了。同样的,她也知道自己如果脱离了老王那儿,也会忍不住的被诱惑到,渴求着那事儿的发生。

所以最终在坚持了一个多小时后,她终于成功收获了湿漉漉的小脚丫。

而且最要命的是,身前都快被老王给玩肿了。

讨厌你,你看你给我把脚弄的,还怎么穿鞋呀,湿湿的。

李玉婷羞声抱怨着老王,老王却是趁李玉婷不注意,伸手入裙狠撩了她一把,直撩的李玉婷哼哼着直打哆嗦,跟触电了似的,被刺激到不行不行的。

但随后更羞人的事情就到来了,老王把湿润的手指放到了她面前,这湿了都不耽误你继续穿着贴身衣服,你还怕小脚丫湿了啊?

李玉婷要羞死了,而今晚显然没有最羞只有更羞,因为随后老王就把湿润的手指递进了嘴巴里

最终老王被李玉婷给轰了出去,真的是轰出去的。

不轰不行了,如果不把老王轰出去,她今晚可能就得当着她母亲的面弄那事儿了。

老王的流氓劲儿,她是真心的受不了,整个人都难受的厉害。

也万幸她把老王给轰走了,因为随后她母亲就从熟睡中醒来,更是疑惑的抽抽鼻子。

这屋子里,什么味儿啊?

还能是什么味儿,当然是李玉婷那里的味道,以及老王留在她小脚丫上的味道了。

李玉婷赶紧把湿润的小脚丫放进鞋子里面,然后走一步就打滑,一打滑就忍不住想起老王那儿,哎呀,她觉得自己都要羞死了,也要被老王那儿给馋死了。

如果母亲不是在住院的话,她今晚非得把老王带去酒店不可。

这辈子最能体会到女人快乐的机会,她绝对不允许放过,绝不!

所以她想好了,等母亲出院后,一定要跟老王弄那事儿,好好舒服一次,过瘾一次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老王都规规矩矩的饭店和家中两点一线,哪都没有去。

他在家里期待着能够等到李晴,但是事实却让他很是失望,李晴并没有回来。

这八成是出大事了,于是老王不想再等下去,他决定等今天晚上下班后,去李晴家看看什么,看看李晴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

晚上八点多下班后,徒弟们还留在店内,身为大师傅的老王就可以走人了。

他借了徒弟的一辆车,开着往李晴的老家赶去。

只是刚刚赶到半路的,手机铃声竟然响了起来,拿起手机一看,屏幕上却是李晴的名字。

王大爷,你还没有下班吗?我现在在家里

老王心里这个郁闷啊,在家等两天没消息,结果这都准备去她村里找了,她反倒回来了。

不过能回来就好,老王把情况大概说了下,然后就驾车掉头往回赶。

当老王回到家中,已经是近半个小时以后的事儿了。

看到老王风尘仆仆的归来,李晴心里说不出的感激。

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老王竟然还这么惦记着她,甚至刚才还在去她家的路上。

非亲非故的,老王竟然这么帮她,这么惦记她的安危,这真的让她很感动。

王大爷

念及老王带给她的感动,李晴忍不住的落眼泪,但她落眼泪也不全然是为了感动。

老王赶紧上前,轻轻拍打着李晴的后背,别哭了别哭了,回来就好,吃饭了吗?

他这温柔的劝慰,让李晴鼻子更是酸的厉害,也不知想到了什么,情绪瞬间崩溃。

见李晴哭的歇斯底里的,老王都懵住了,这显然不光是感动的事,还有别的问题。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在老王轻轻拥抱着李晴劝慰了好一会儿后,李晴的情绪这才稍稍稳定,随即老王就轻声问道:跟我说说,到底碰上什么事了,没准我能帮上忙也说不定。

李晴摇摇头,你帮不上忙的。

这什么事情都还没说呢,怎么就确定自己帮不上忙呢?

老王坚持追问,李晴最后实在是被追问到没招了,这才开口说出了事情经过——

那天李晴刚到饭店准备上班,结果就接到了家里的电话。

家里来电话说,他哥哥出车祸了,挺严重的,让她赶紧回去。

李晴听到这话当时就吓坏了,既然挺严重的肯定很需要钱,但是她的工资发完多都打给家里,只留个几百块当生活费,这都月底了身上哪还有多余的钱,连路费都不够。

于是她就向领班借了五百块钱,着急忙慌的往家里赶。

可是当她赶到家里后,却发现哥哥正生龙活虎的在那擦着小轿车,那小轿车还挺新的。

李晴当时就愣住了,哥哥这不好好的在这吗?哪像是出车祸的样子?

随后进家门询问父母,她这才知道家里人只是想骗她回来而已。

小晴啊,女人大了终归是得嫁人的,嫁给谁还不一样呢?娘作为过来人跟你说一句,其实男人啊都一样,还不就是晚上拉上灯的那么点事儿。

所以你就嫁给刘强吧,刘强他妈可是给了10万的聘礼呢,你哥这小轿车就是那10块钱买的。而且这10万块钱还不是全部,只要你们定亲登记,他们家再给40万,有了这40万,咱们家再添补点,你哥也就能在城里买楼,也就有女朋友了

来自母亲的一通劝慰,让李晴终于了解自己被喊回来的原因。

刘强她认识,她太认识了,全村不认识刘强的根本没几个,有名的傻子,是真的傻子,整天张着大嘴流着哈喇子在街头晃悠,见谁都傻笑,前脚抓完下面后脚就把手指塞进嘴里抠牙的主,这样的傻子,李晴是无论如何也看不上的啊!

但是刘强家里有钱,以前的时候也没钱,跟李晴家里一样穷,不过最近刘强他爸在矿上打工被埋了,矿上不敢把这事上报怕被封矿,所以就把20万的死亡赔偿金提高到了50万,买刘强家里人闭嘴。

刘强母亲也确实收下这笔钱了,尽管她也想要丈夫回来,可既然人已经不能回来了,那么自然还是得多为活人考虑下。于是她就用这笔钱,准备买李晴当儿媳,好好伺候刘强。

李晴当然不干了,我凭什么要把自己卖掉,还卖给一个傻子!

她的反抗引起了她爸的吩咐,‘啪’的就是一个大耳刮子,还凭什么,那你说,老子凭什么把你养活这么大,你以为我养着你玩呢?我告诉你,我养你就跟养头猪差不多,现在有人出好价钱了,当然是得把你卖掉然后给你哥买楼娶媳妇,身为农村女人,连这点规矩都不懂?!

打心眼里李晴的父亲就不喜欢她,这人一直重男轻女,所以说话很是直接。

而李晴的母亲则瞪了她父亲一眼,随即把李晴拉到一旁温柔的劝慰着,小晴啊,听娘的话,娘不会害你的,你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娘怎么会不疼你呢?

娘都替你想好了,这傻子吧是不好听,可是老实啊,他不会打你骂你,他也不会背着你出去找女人,而且等你嫁过去后他家里有什么事,他娘只能跟你商议

李晴的母亲强调了好些个好处,但李晴就是不答应。

于是李晴的母亲也急了,难道你就愿意眼睁睁看着你哥连个媳妇都娶不到,就这样打一辈子光棍?难道你非得把我逼的跳井才肯甘心?还是说你想让我跪下来求你?

她可不只是说说而已,她还真跪,更是随后闹着要跳井不活了。

李晴对这个家实在是伤心到极致了,所以也就死了心的答应了下来

王大爷,我借着领工资收拾东西的由头回来,其实、其实

话说到这,李晴就羞红着小脸儿,将身上的衣服扣子解开了。

其实我想把第一次交给你,你是个好人,我愿意给你,来吧!

老王都愣住了,他正为李晴的遭遇而愤怒呢,没成想李晴却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如果单是说说也就罢了,但并没有,李晴不光是说说,随后更是脱掉衣服,扑了过来

李晴的行为看起来有些放浪,但实际上她的想法却很简单。

她就是单纯觉得老王是个好人,在傻子跟老王之间,她更愿意把第一次交给老王。况且老王还快憋出病来了,还能顺势救下老王,所以这衣服脱的也就理所当然了。

在脱掉上衣后,李晴更是撤掉了身前贴身小衣服,直接把老王给扑倒在了床上。

老王本就对李晴那具娇媚的小身子馋到不行,这会儿感受到了李晴的娇媚在身前,更是这么主动,顿时让他心里面充满了暴躁的冲动。

这种冲动最终更是化为他手头上的动作,在李晴那具娇媚的身子上放肆的游动着,感受着属于李晴的美好,而李晴也在这时候疯狂亲吻着老王。

什么羞人什么害臊,她全都顾不得了,都要嫁给一个傻子了,她哪还会在乎这个。

所以都不用老王动手的,她就主动把短裙掀翻,更是将贴身小衣服给一把拽了下来。

随后,她就握住老王的是后,往她那娇躯最为渴望的地方抚摸过去

老王虽然兴奋,可是心里还是有些不得劲儿,人家李晴都遇到这事了,他竟然还上手,不合适。可就在他认为这事不应该的时候,李晴已经带着他的手掌抚摸向了那里。

这种亲密接触的刺激感,让他整个人都暴躁起来了,恨不能立刻把李晴给强行占有,手掌更是贪婪的感受着属于李晴的娇媚美好。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却突然感受到了指尖的黏稠。

这种黏稠不是因为李晴有了那方面的反应,而是因为李晴来亲戚了。

这一点,老王从手指上的鲜红就能看的出来。

所以他当时就急了,小晴,你怎么能这样啊!

面对老王的急眼,李晴有些赧然,你是嫌弃我这样会很脏吗?

老王当然不是嫌弃小晴脏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告诉你,你这样会伤了身子得病的!

李晴当时就忍不住的落下了眼泪,她就知道老王是真正在乎她的人。

想想老王,再想想家里人,这种明显的态度对比,让李晴心里实在说不出种什么感觉。

但是有一点她却很清楚,她找对人了,她把第一次寄托给老王,是完全正确的决定。

换成别的男人,肯定是迫不及待的就要了她,绝不会在乎她是不是来那种事。只有老王,只有老王是真正的关心她,爱护她,发自内心的替她考虑着。

所以她也越发的坚定信心,今天必须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老王。

于是下一刻,她就主动摩挲着老王的身子,尽可能的带给他最诱惑的刺激,然后满足老王。

就在她这么想的时候,老王却再一次的阻止了她,并且义正严词的警告李晴绝对不可以。

如果今晚你跟我做了,你会有很大的可能性得妇科病,这可是一辈子的事情!

老王坚决不肯跟李晴发生关系,李晴知道了那种行为可能带来的恶劣后果,也就不再坚持了。

但是她心里有她的想法,等她的亲戚走后,她还是会把第一次交给老王的。

除了老王,她心里根本没有第二个值得拥有她的第一次,谁也不行!

这天晚上,老王留在了李晴的屋子里面,陪她躺了一宿。

真的是躺着,睡是肯定睡不着了,这么娇滴滴的美人在身旁,尤其是拥抱在怀中,这得多大的心才能够睡着。而且他也担心着李晴的未来,难道真的让她嫁给一个傻子吗?

老王劝到李晴,要不你就逃离家里好了,不要再回去了。

李晴却是摇摇头,不可能的,我妈都说了,如果我跑了,她就没脸见人了,还不如跳井。

老王真想说一句让她跳井得了,这女人八成是在吓唬李晴。可是这终究是李晴的母亲,不是他的母亲,所以这话他是不能说的,万一人真跳井了呢?

深吸口气后,老王又问到李晴,那照这么看,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找来五十万让你哥哥有钱讨老婆,是吗?

李晴苦笑着应了一声,办法是正确的,可难度在她看来却是比天还高,她去哪弄50万啊!

不要想了,没事的,在我们那里定亲结婚还是有段时间的,最起码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有太多复杂的规矩要做,所以我有时间。

李晴的意思是,她有时间可以等到把第一次交给老王。

可是老王却没有听明白这点,他眼下就一个心思,那就是该在这一个月时间内凑齐50万。

他倒是有个十几万,可还差三十多万呢,去哪淘换,难不成问李玉婷借钱?

且不说有徐正亮这么个抠货能否借出来,即便真借出来,他又凭什么去还给人家李玉婷呢?

这天晚上,老王搂着李晴憋闷了一宿,心里想不出个答案,以至于身子憋的难受,心也难受。足足煎熬到了清早四点多,他这才回过沉沉的睡去

早上八点多的时候,老王正在睡着呢,突然就被人给推醒了,更是听到哭声。

他当时就下意识的认为李晴又伤心了,想要起身来哄她。

可就在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站在他身旁哭泣的并不是李晴,而是武娟。

再看看屋内,哪还有李晴的影子,甚至连属于李晴的行李箱都不见了。

老王当时就意识到,李晴趁他睡着的时候走了!

可他还是不甘心,赶紧一把拽住武娟胳膊,李晴呢,你有没有看到她?

老王的着急询问,换来的却是武娟的委屈的哭诉。

我怎么知道她去哪了,我又不是被拴在她裤腰带上的,你就只知道关心李晴,也不关心我!

老王很是无语,他现在是真没心思关心武娟了。

忙掏出手机拨打李晴电话,可无论如何也打不通

老王没招了,他确定李晴已经走了,所以心里特别恼火。

他也不知道恼火什么,反正就是很不爽,超级的愤怒。

所以下一刻,他就把冒火的目光投射在武娟那张光有哭腔压根没有眼泪的小脸上。

武娟看到了老王的目光,心里有些害怕,她满心以为,老王是要动手打她。

但事实上还真没有,因为下一刻老王就一把拽过她来,粗暴的扯破了她身前的衣服,在把她娇媚身子压倒在床上拿嘴巴狠狠亲吻着的时候,两只大手更是粗暴的扯向她身下的丝袜底档,哧啦一下子就给扯破了,甚至连小裤都给拽了出来。

下一瞬,都不等武娟作出什么反应的,他就疯狂的挺动身子,以最蛮横的暴力冲撞过去

武娟当时就急眼了,她是喜欢跟老王做那种事情,可是没想到老王竟然会这么粗暴霸道的给她,让她抗拒都来不及。而且她心里还有事呢,她来是想跟老王说事的。

可是老王根本不听她说什么,只管把心头的怒火发泄在武娟身上。

那一通暴力的对待,直把武娟给折磨的死去活来的,但是那种难以描述的刺激感却是无比的真实,直让她感觉到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

一通暴力的蛮横冲撞,终于结束了,不仅发泄出了老王身子里的欲焰,更是将心中闷气发泄出来,可以说他在武娟的小身子上,得到了彻底的发泄,这会儿心情很舒畅。

可是武娟感觉一点都不舒畅,整个人都要死掉似的。

她是真的被老王给折磨死了,起初的时候说实话还挺舒服的,可渐渐的她就受不了了。

老王的霸道让她痛不欲生,哪怕这会儿已经结束了,身体依旧不停的打着摆子。

在痛到拿手捂住那里的时候,更是因为捂的太紧而让那儿更痛了。

于是她气急败坏的骂道:老王你混蛋,你都快要把我给活活弄死了!

老王可不管这个,他舒服了就行了,哪还管武娟的死活呢!

在老王躺在床上休息的时候,武娟去了厕所,再回来后还是直嘟哝。

哪有你这样的,弄的尿尿都不利索了,真是气人

这话让老王有些想笑,怎么不利索了,难不成你还尿在裤子上了?

武娟懒得搭理老王,双腿发软的她赶紧躺在床上,尽可能的在休息中恢复体力,因为她还有别的重要事情要做呢,哪有心情老惦记这事。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老王真的好棒

在休息了一会儿后,武娟就望向了老王,对了,你刚才跟我打听小晴去哪了,小晴怎么了?

提起李晴,老王刚才那点好心情就没了,于是他没好气的说道:你关心她个贱货干什么?

这可不是老王骂李晴,而是拿之前武娟骂过的话讽刺武娟。

武娟当然听的出这种讽刺了,她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我不就是误会小晴了嘛!

我昨天晚上见到刘新宇了,你都不知道,那个王八蛋竟然跟别的女人勾勾搭搭的,在勾搭的时候还骂我,说我是个傻子,他稍微一挑拨我就来找小晴麻烦。

现在想想我真是个傻子,竟然觉得小晴会勾搭刘新宇个傻壁,唉

总之,我已经跟刘新宇分手了,再也不会有任何关系,对了,你还没说小晴怎么了呢!

武娟既然已经得知了事情真相,老王自然也就不再瞒她了,没准说完武娟还能有办法呢!

于是他也顾不得抱怨武娟,直接开口把李晴遭遇的事情说了下。

当武娟得知李晴要嫁给一个傻子后,也就只是‘哦’了一声,然后没个下文了,仿佛嫁给傻子像是理所当然似的,这让老王很不满意她的态度。

当老王拿眼睛瞪武娟的时候,武娟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别瞪我呀,又不是我让小晴嫁给傻子的。

而且你没在我们村,自然不知道我们那边的情况。我这么跟你说吧,我也就是早早的离开了家,不然我现在都可能嫁给六十多岁的老光棍了!在我们那边,女孩子就不是人

随后武娟就告诉老王,在他们那边女孩子都不被重视,嫁给老光棍、死瘸子、臭傻子的人有的是,当然这是她的原话,也能从她语气中听出对这种人的鄙夷。

不过老王不惦记这个了,他现在就惦记一件事情,那小晴怎么办,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武娟耸耸肩,跑呗,最好的办法就是跑,可她要是不愿意跑的话,那就没招了,只能嫁给傻子,反正村里也不止她一个人嫁给傻子瘸子老光棍的,这都不是事儿。

武娟这种习以为常的态度,让老王实在是没办法接受。

但这事不论他接受不接受,都是个事实,更大的事实是武娟也没招,所以他只能自己愁。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却突然有汽车鸣笛的声音响起,随后武娟的电话也响了。

电话接通,然后武娟的声音就变得格外兴奋,好嘞,好嘞好嘞,老公你等我呀!

老公?不是跟刘新宇个王八蛋分手了吗?

正诧异的时候,武娟就兴冲冲的对老王说道:我今天过来找你,就是想跟你说说我以后不在这住啦,你刚才弄我一次也不错,也算是让我舒服了好久。

但是以后咱们可不能在一起啦,我男朋友可是富二代,家里有的是钱,我可得好好把他给拴住了,绝对不能因为这点小事惹的他不高兴再跟我分开,拜拜啦老王,亲亲!

话说完,武娟就在老王嘴巴上亲了一口,然后兴冲冲的离开了。

老王都有些懵,完全不知道到底怎么个情况,下意识的就跟了出去。

当武娟开门的时候,老王一眼就看到了停在外面的那辆宝马小跑车,看起来很豪华的样子。

老王这才意识到,武娟是真的找了个有钱的男朋友。

于是他赶紧对武娟说道:武娟,你既然找了这么个有钱的男朋友,让他出钱帮帮李晴啊!

武娟当时就吓的赶紧把老王推回了院子内,更是着急的小声说道:你要死呀你?你这么大声干什么!李晴长的那么漂亮,身材也比我好,万一被我男朋友看上喜欢上了,那还有我什么事?我发现你真是个糟糕的死老头儿,一门的坏心思,以后不准烦我了,滚!

前一刻还恩恩爱爱亲亲我我,这一刻武娟就彻底暴露出了她势利眼的本性。

这种本性让老王很是无语,以前可没发现武娟竟然是这种货,根本不关注李晴的死活。

而事实上武娟还真就不关心李晴的死活,她就关心自己的富二代男朋友千万别飞了。

下一刻,武娟就花枝招展的跑向了跑车那儿,上车就对富二代亲了一口,好老公,我们快走吧,我可再也不想待在这种糟糕的下贱地方了

跑车一脚油门急驰而去,留下的只有一阵强鼻的汽油味道,或许对武娟来说,这味道挺香吧?

老王是不知道了,他只知道武娟对李晴这个好闺蜜是彻底的放弃了,死活于其无关紧要

唉!

长长叹息一声,老王回到了院子里,一脚把并不碍事的铁桶给踢飞了。

他就是心情不好,原本还觉得武娟会帮助李晴呢,哪成想武娟竟然怀着那种心思。

很无奈,看来这件事情,似乎只能找机会去跟老板娘说说了

在家里稍稍收拾过后,老王就开着徒弟的车回到了店里。

车子交还给徒弟,然后老王刚从厨房出来,就见到了老板娘李玉婷出现在饭店内。

他很诧异,你不用在医院陪床吗?

李玉婷摇摇头,不用了,大姐已经把我妈给接了过去,在她家照顾着。

噢,这倒是个好事,省下老王上门去找李玉婷了。

随后他就凑上前去,准备跟李玉婷说说李晴的事情,希望李玉婷能有办法。

但事情的发展显然不是他想的那么顺利,因为随后李玉婷就先他开口,我准备上去找徐正亮离婚,哪怕净身出户我也必须要跟他离婚,这事绝对没商量,等回头咱们再聊啊!

话说完,李玉婷就往楼上去了,徒留老王在原地干瞪眼。

他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竟然会出现这种状况。

李玉婷竟然要净身出户,那她还问个什么劲儿啊,人家都净身出户了,哪有钱给那50万。

很无奈,老王只能老老实实的回厨房里待着,看着徒弟们做菜

中午忙碌过去后,老王正准备跟徒弟们一起吃饭却有服务员来喊他,说老板娘喊他去办公室。

老王放下刚拿起的筷子,脱掉厨师大褂后上楼了,随即就上楼去了李玉婷的办公室。

当他打开房门后,李玉婷正坐在椅子上,脸上也看不出个什么表情来。

闭上门。

在李玉婷的示意下,老王把房门给闭上了,随即就来到了李玉婷的桌子对面站着。

而这个时候,李玉婷则满脸郁闷的起身朝他走来,想必是离婚的事情不顺,不然不用郁闷。

但意外的是,就在李玉婷来到老王近前后,却猛地一把探进了老王裤子里,那只白皙温润的小手更是死命的摸索着,就如同李玉婷那张斥满媚然的小脸儿一样,充满了渴望的味道。

而且刚才的郁闷劲儿也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迫切的兴奋感。

老王,他已经答应离婚了,以后我就是自由的人了,我想要你,打那次见到你那儿的时候,我就想要你,你那里让我感觉到好想要,每次见到你我都好痒好难受,我想让你进来。

心里的话,李玉婷全部都当着老王的面说出了口。

不是她不害臊,而是她现在可以恢复自由身了,没有了道德束缚,心理很轻松。所以在这种轻松又自由的状态下,她有些放纵自我,有些想要追求爱的渴望。

正如她随后说的那样,我这辈子还没有尝试过女人的舒服是什么,你帮帮我,好吗?

这种帮忙的请求本身就很诱惑人,尤其是李玉婷这么漂亮的少妇,说出来后更是充满了撩骚的迷人诱惑,让老王整个人的魂儿都要飞出身体了,但他的魂儿舍不得飞,因为李玉婷的小手还在他那儿不停的套弄着,刺激的他好销魂。

只是想起李晴来,老王又没心情干那个了,他现在更关注李玉婷离婚有没有分到财产。如果有的话,又肯帮助李晴的话,他愿意以自己的名义来借钱,以后慢慢偿还。

可是这会儿已经选择放纵自我的李玉婷根本不允许老王开口,在一只手套弄着老王那儿的时候,另一只手已经迫不及待的掀翻了上衣,更是顺手把贴身小衣服给拽了上去。

在拽上去的瞬间,她身前的美景颤颤巍巍的样子,真是把老王诱惑到死去活来的。

偏偏李玉婷还不停手,另一只手拿住老王的大手,直接往上面覆盖了过去。

老王

李玉婷的旖旎李玉婷的美李玉婷的性感,在此刻展现到了淋漓尽致,尤其是那种致命的诱惑力,直接就让老王魂飞天外。他再也顾不得其他了,眼下还是先征服了李玉婷吧!

只要把李玉婷征服了,想必之后再提借钱的事情,也会容易许多,毕竟有了这层关系。

心里这么想着,老王也就这样做了,真个人顿时暴躁起来。

一把将李玉婷压倒在办公桌上,随即老王就趴低脑袋在了李玉婷的身前,放肆享受着。

李玉婷也在这种享受中爆发出了迷离的欢声,她真的好喜欢,真的好爱,尤其是丝袜美腿感受到老王那里的强势粗暴后,更是喜欢到不行不行的

对李玉婷的身前玩弄了一会儿后,老王就迫不及待的掀起了她的裙摆。

他已经等不及了,尽管李玉婷全身上下每一处都很美很诱惑,可是最诱惑的还是那儿。

所以他迫不及待的拽掉裤子,随即就往李玉婷那摸去,准备拽掉小裤后给予李玉婷暴力的捅杀,非得把李玉婷这具娇媚的小身子,送到最高的云端不可,让她好好舒服舒服的同时,也让自己好好感受下属于李玉婷迷人醉魂的妩媚!

可就在老王刚刚触碰到李玉婷那里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服务员的称呼声,徐总。

徐总,显然就是徐正亮了!

徐正亮往这来了,老王哪还能继续干这个,要知道现在俩人只是商定离婚,还没离呢!

<<

人已赞赏
小说

摸下面全过程小说|亲亲时突然要解内衣

2020-8-2 18:58:17

小说

肉小说+百合_托起臀部每走一步撞击

2020-8-2 18:58:2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