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下面全过程小说|亲亲时突然要解内衣

张圆圆一愣,还没有反应过来刘江话中的意思就被他扑倒在床上,张圆圆被吓坏了,她老公还在旁边睡着呢,万一把这家伙吵醒就糟糕了。 可是一回头,就触及到刘江那炙热的眼神,张圆圆内心紧张不已,她艰难的抿了抿嘴唇:刘叔,别这样,我老公还在这呢,先别,下次行吗? 说着,她紧张的看了一眼

张圆圆一愣,还没有反应过来刘江话中的意思就被他扑倒在床上,张圆圆被吓坏了,她老公还在旁边睡着呢,万一把这家伙吵醒就糟糕了。

可是一回头,就触及到刘江那炙热的眼神,张圆圆内心紧张不已,她艰难的抿了抿嘴唇:刘叔,别这样,我老公还在这呢,先别,下次行吗?

说着,她紧张的看了一眼胡建林,见他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烂醉如泥,并没有醒来,她紧张的心总算放松了不少。

没事的,他喝醉了,喝醉了的男人容易嗜睡,我们说什么他听不见的,圆圆,我现在就想要你!

刘江再也忍不住了,将张圆圆狠狠的压在下面。

他的手也不安分的从她睡裙领口里滑了进去,开始肆虐的摸着张圆圆的肌肤和令人垂涎的饱满。

这一切来得太快了,快得张圆圆还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惊恐极了。

连忙伸手去推刘江,焦急道:刘叔,别这样,我求你了,我老公还在呢呀

说话间,刘江一只手已经滑到了她的腰处,往上在掀她的裙子,张圆圆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拽着裙子,不让刘江得逞。

刘叔,你快停手啊,我求你了。张圆圆都快急哭了。

老公胡建林就躺在她的身边,而她正和一个男人做着这样的事,这要是让老公发现的话,那该如何是好。

没事的,他短时间不会醒来,圆圆你就答应我吧,你看李叔都这样了,我快一点十分钟就能好,行吗?一边说一边抓住张圆圆的一只手放在自己涨的生痛的那东西上

此刻的刘江,在欲望的麻痹下,已经顾不得什么了,他心底就一个念头:得到这个女人!

看着刘江这般急切的样子,张圆圆面如死灰,她和老公其实还是有感情的,现在在他面前,真的有些后悔做出这种事了,这下好了,不是引狼入室吗。

她反抗的力度在刘江这样一大男人面前,完全不够看的,相反,越反抗越刺激着刘江那种强烈的欲望。

张圆圆见没办法了,不得已只能妥协了。

刘叔,我求你快一点,我真怕她哆嗦着说道。

嗯。

刘江终于取得了胜利,高兴的应了一声,迫不及待的将张圆圆的睡裙掀了起来,然后便压了上去

对不起,老公。张圆圆默默的在心底叹道。

然后双眼再接触到刘江那令人恐惧的东西时,她吓得闭上了双眼,双手紧紧攥着床单,害怕,紧张,不安,兴奋

种种情绪涌入脑海。

既然已经达到了目的,刘江也不敢太过分,毕竟这里可是别人家,张圆圆的老公就躺在他的旁边。

只见他收拢心神,往前一撞

顿时,刘江就感觉到,一种特别紧致的温暖将他紧紧包裹,那种感觉是刘江好几十年都没有体会过的,特别令人舒服和兴奋。

张圆圆尖叫了一声啊,脸庞因为疼痛紧紧扭曲在一块儿,她的嘴唇死死抿着,想象当中的痛苦远比真实要痛得多。

刘叔,轻点儿,我我痛。

嗯。

遥遥扶女纱,曳曳渡玉家。

疼痛过后,带给张圆圆的就是一阵阵强烈的快感!

爽不爽,圆圆?刘江趴在张圆圆身上快速耸动屁股,那个东西不停的在她身体里进进出出。

刘叔我的宝贝大不大?比你老公怎么样?

你的大啊啊刘叔你太厉害了

你老公干你舒服,还是刘叔我干你舒服?

你干我舒服我我要舒服死了

张圆圆用力捣住嘴,可偶尔还是会发出声音。

张圆圆从来没有像如此这般享受疯狂过,要不是担心此刻的叫声会引起胡建林的警觉,她早已忍不住失声痛鸣起来,那一波接着一波的激浪快将她摧毁了,这种极力忍受的感觉,真是令她既爱又怕。

而得到张圆圆的肯定之后的刘江却干劲十足,十多年没有发泄过的精力好像要一股脑释放出来一样

某一刻,刘江脑袋忽然一阵天旋地转,一种畅酣淋漓的感觉悠然自生,下意识的他抓紧了张圆圆的纤腰。

察觉到刘江的异样,张圆圆连忙惊醒了过来,推了刘江一把,惊呼:刘叔,别别弄里面,会怀上的,快出去呀!

可是兴头上的刘江哪里听得进去,他紧紧抓着张圆圆的腰和她结合在了一起。

水,我要喝水。

也就在这时,忽然的一直烂醉不醒的胡建林,翻滚着身体,说道着什么。

刘江吓了一跳,张圆圆也被吓了一跳,两人同时瞪大眼睛惊恐的撇过头来盯着胡建林。

只见胡建林虽然翻滚,嘴里嚷嚷着要喝水,四肢乱舞,但是眼睛却一直紧闭着。

呼刘江这才松了口气,要是胡建林醒来看到这一幕的话,那可就玩大发了。

尴尬的是这时候,他和张圆圆还紧紧的负距离贴在一起,还没有分开来。

刘江一动,紧张中的张圆圆嘴唇张大,发出一声舒服的颤鸣。

这家伙真是太恐怖了

圆圆,我,我去给建林接杯水去刘江匆匆整理好衣服,紧张的又看了一眼胡建林说道。

张圆圆轻声嗯了一句,连忙整理好衣服,过去把胡建林搀扶坐了起来,她的脸红扑扑的,胸口因为剧烈呼吸而颤动得厉害,哪怕激情已过,但是韵味犹在。

一想到刘江刚才那霸道的样儿,张圆圆心底就直打摆子。

刚才刘江差点没把她折腾晕了,就这会儿仍然是火辣辣的一阵生疼,估计都得肿了。

要紧的是这个老混蛋竟然把那东西弄里面去了,万一要是怀上的话怎么办?

看来明天得去药店买盒避孕药了。

很快的,刘江就接了一杯水进来,张圆圆把水喂给胡建林喝。

咕噜咕噜此刻的胡建林嘴巴一接触到水,张嘴就是一阵牛饮,像是渴极了似的,不到三秒钟,满满一大杯子水就被他喝了个精光。

砰喝完水以后,胡建林又一跟头栽倒过去,很快睡着了。

圆圆,时候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你早点休息。看了看时间,快接近十点了,刘江告辞道。

说实在的,这时候欲火发泄了大半,他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这当着人老公的面就把她给上了,待在这确实够尴尬的。

嗯。张圆圆害羞道。

她心底此刻特别乱,也害怕见到刘江。刘江是她除了老公胡建林以外的第二个男人,刘江又是邻居,和他发生这种关系,她心底很是内疚,觉得很对不起老公。

刘江走后,张圆圆便进了浴室,洗了个澡,才回房休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却是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里全是刚才刘江和她的那一幕

第二天中午。

刘江昨晚兴奋地睡不着,直到现在才起来,一出房门,就听到厨房里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我深吸了几口气,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

爸,你起来了。儿媳妇从厨房里出来,刘江发现她今天换上了一件又宽又大的薄衬衫,袖子撂到臂弯,下身一条简单的白色一片裙,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脚趾从拖鞋前端探弄着。

头发胡乱的用一个发卡聚拢在脑后,眉目间似乎透着魅惑。

饶是这么一个简单的打扮,还是让刘江的邪火升腾不已,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嗯,起来了。

那你先等一下,一会儿饭就做好了,今天人家做你最爱吃的溏心蛋呢。秦梅咯咯一笑,转身又进了厨房。

刘江突然发现,儿媳妇以前跟自己说话,都是我我我的,今天居然改成了人家这种自称,反倒像是和恋人撒娇的小女人一样。

这种转变让他感觉一股电流瞬间从胯下传来,大兄弟一下子就硬了起来。

很快,儿媳就把做好的饭菜端上来,同时招呼刘江一声:爸,吃饭咯。

来了。刘江急忙做到了桌子前,虽然满桌子都是香味诱人的饭菜,不过他的注意力却落在了儿媳的身上。

爸,我给你盛碗汤。儿媳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弯腰俯身,帮他盛了一碗汤。

由于她衬衫的第一个钮扣没有扣,弯下腰的动作使得门户大开,娇嫩雪白饱涨的山峰半显半露。

刘江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时机,眼光直捣她那丰满却又不算太大的胸脯,胯下的大兄弟一阵阵跳动。

他不知道儿媳似乎发现他的动作,两眼还是一直盯着她胸罩所包裹不住的部份。

爸,看什么呢看得这么入神儿媳有些嗔怪的说道,然后把汤碗放在刘江跟前,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小手收回去的时候,居然把刘江的筷子碰到了地上去。

她急忙惊呼一声:哎呀,爸我把你筷子弄掉了,我帮你捡。

刘江摇摇头:没事,我自己来就好,你先坐下来吧。

儿媳一屁股就坐了下来,刘江弯腰到桌子去捡筷子,却发现筷子落到了桌下的中间,他只好半个身子蹲下来,刚抓住筷子,却看到儿媳妇那小巧玲珑的脚趾头就在他的跟前。

刘江下意识的把目光顺着她的脚趾头往上看,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居然把两腿略微张开,让刘江有机可乘,一窥芳泽。

刘江忍不住两眼直视着儿媳妇下身露出两条白皙大腿中间的风景。

他突然发现,儿媳妇的里面居然穿着白色几近透明的薄纱丁字内内,只能免强遮住那一条缝隙,两边的毛发都露了出来。

可能是察觉到刘江在偷看她了,儿媳妇居然又将双腿张开得更大些,让裙子敞开,不自主的蠕动着臀部,两腿之间的风景差点就一览无余。

这让刘江的心里燥热不断,捡了筷子就急忙出来。

这个小妖精大概也是憋不住了,所以想通了,开始主动勾引起自己来了!

刘江一边心不在焉的喝着汤,一边暗中打量她,但她依旧脸色平静如旧,完全看不出有任何不对付的地方。

这时候,刘江突然想起曾在网络上看到的公公和儿媳妇秘史文章里的煽人情景,立马恨不得吃完饭就把这个小妖精摁在身下,一顿猛攻。

突然,秦梅开口道:爸我想

看着她一脸娇羞的模样,刘江心里更加燥热难安,当即恨不得将这个小妖精摁在身下狠狠的发泄一通。

刘江深吸一口气,努力把心中的想法隐藏起来,笑着问道:怎么了?

我最近想要出去跑步,锻炼锻炼身子,可是一个人的话又不安全,所以想问问你能不能陪陪我

秦梅目光柔柔的看着刘江,也不知道是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不过这显然也是他们相处的一个好时机啊,于是刘江当即点点头道:那当然可以,你一个女孩子出门跑步多少是有点不方便的。

接着,为了试探一下她的反应,刘江的语言也跟着更加挑逗和露骨起来:要是被风吹到了别人的怀里,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人家可是不会还给我的。

就是咯。秦梅抿嘴一笑:我就是怕人家不会还,所以才叫你跟我一起的嘛,要不我们今晚上就开始吧。

好啊,身子还是要多多锻炼一下,要不然可是会很容易就生病了。刘江心里暗道,他晚上跑步的那个地方都是比较昏暗,要是做出点什么动作出来,估计也没有人能看到。

而且那个地方晚上就经常有不少的小情侣在里面搂搂抱抱的,动作更是大胆火辣,言语之间让人心神荡漾的,他一个半老的老头子都感觉有些露骨,也不知道这些小年轻是怎么可以做到的。

那我们吃饭吧。

秦梅站起来给刘江打了碗汤:爸,这可是我今早上买的,听说还是大补呢,你多喝点,要不然别人又该说我虐待你了。

大补

看着她这千娇百媚的样子,还真是让人心跳加快,连带着刘江的血液也跟着阵阵加快,要不是那什么,他恨不得现在就把她摁在地上。

没有询问这大补的汤补的是什么,但从秦梅的眼神里,刘江感觉这肯定是补的某个地方,或许能让他更加生龙活虎,也不知道这个小浪蹄子是不是觉得他老了,嫌弃他体力不够了!

之后秦梅又从汤里夹了一些菜放到刘江的碗里,笑嘻嘻的说道:爸,你也多吃一点,晚上还要做别的呢。

听到她的话后,刘江心里更加的活络,这晚上还要做别的,难道是说除了跑步之外还有什么别的活动

这句话就像是启动了他心里的小恶魔,刘江一边胡乱往嘴里扒拉饭菜,一边揶揄的笑道:你说的做别的做什么

当然是做你爱做的事情了。说完之后,秦梅还给刘江一个让人看上去有些暧昧的眼神。

仅仅只是看到这个眼神,就足以让刘江这些年沉寂的那些欲望瞬间又翻涌出来。

这一餐饭吃得他几近神魂颠倒,不可否认,这个青春靓丽的女人已经成功把他所有的战斗欲望释放出来了。

就像是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一样,直到吃饭以后,他还有些没回过神来。

直到刘江走到阳台上准备抽根烟时,看到儿媳妇正准备晾晒的床单,他这才彻底魂回体内。

此时,秦梅正在晾晒的就是他卧室里的床单,上面还残留着他们昨天早上战斗时留下的印记。

刘江看了,笑眯眯的道:梅梅啊,今天真是辛苦你了,一大中午的既要照顾我儿子又要给我洗床单,不过,我记得这床单前两天不是才刚洗过的吗?怎么又要洗啊?

前两天洗过的就不能洗了吗儿媳妇俏脸上升起两抹浮云,千娇百媚的白了他一眼,道:也不知道怎么了,床单上全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水渍,爸,你晚上是不是尿床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的,可是刘江看她的神情却并没有责怪的意思。

要说这女人的心思啊,一般都是比较特别,尽管有些事情明明想着要去做,却还要绕一大圈子。

有句老话说得好,女人心海底针嘛,所以,女孩子的心思你别去猜。

刘江嘿嘿一笑:这不是昨晚做了好梦嘛,所以可能有有些反应了。

是什么样的好梦呢儿媳把手里的被单摊开,然后娇滴滴的喊了一声:爸,你来帮帮人家好不好

这一句人家弄得刘江几乎就要魂出体外,也不知道现在的小年轻是怎么想出这些词的,但无一例外地都撩拨着人的心弦,光是一听上去就足以让人把持不住,更别说是还有那勾人的小眼神。

也不知道是不是刘江的错觉,竟发现儿媳看向他的眼神里充溢着那种几乎无法掩饰的挑逗。

仅仅是那一颦一笑,就让人几度疯狂,更别说她那短裤下白花花的大长腿。

他现在突然理解那些小年轻说的腿玩年是什么意思了。

好嘞。刘江应了一声,便和儿媳妇一起把床单拉开,然后晾晒上面。

对了爸,你还没告诉我做了什么好梦呢。儿媳隔着床单问道。

即便是被床单遮住她姣好的身子,但俏脸的脸庞仍让人心神荡漾,恨不得伸手过去轻轻捏住。

毫不怀疑,即使是轻轻一捏,估计这小脸蛋都能捏住水来。

刘江笑了笑,道:我昨晚梦见你变成女骑士,骑在一匹烈马上驰聘疆场呢。

那后来那匹马被驯服了吗儿媳跟着问道:我变成女骑士和你说的什么反应有什么关系吗

她现在完全就是装的,要是刘江这都看不出来,那他这几十年也算是白混了。

刘江嘿嘿一笑:因为你变成了女骑士,所以我也跟着跑得一身都是汗。

儿媳妇娇媚的白了他一眼,道:爸,你什么时候也学会了说谎不眨眼睛的那分明不是汗。

不是汗那是什么

哼,不理你了。儿媳妇提着空桶回到了屋里去。

恍惚之间,刘江仿佛又回到了和妻子刚谈恋爱的时候,要不是身材和体型不一样,他真的就以为是妻子回来了。

又摸出一支烟,在阳台上抽起来,隔着隔间的玻璃,刘江看到儿媳妇盘腿坐在沙发上,那慵懒的样子让人真是恨不得立马搂在怀里狠狠怜惜

说实话,有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那儿子究竟是好运还是霉运。

说好运吧,他居然能娶到秦梅这么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女来;说霉运吧,他才享受没多久就成了植物人,结果让老婆守了活寡!

刘江这么想着,已经没了嫉妒的心理,有的就是多年来一直压抑的可怕的欲望,简直就像是核弹一样。

把手里的烟头一丢,便起身返回屋里,看了一眼正在沙发上盘腿坐着的儿媳妇,犹豫着要不要过去继续挑逗。

人已赞赏
小说

按着她的头插肉捧|一滴都不许漏出来 主人女尊

2020-8-2 18:58:05

小说

养在地下室的三个萝莉|强撕美女蕾丝小内内

2020-8-2 18:58:2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