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那么多水了还那么紧|污下面流水

刘悦姐,这个是治病的家伙,你要是想一次性治好,我就用这玩意儿来弄,只是第一次用的话,你要受点儿罪,要是不想用,咱们可以慢慢来,从按摩开始做起。 李耐眼珠一转,笑眯眯道。 耐子,按摩能治这种病吗?我想试试按摩。 那大家伙让刘悦心惊不已

刘悦姐,这个是治病的家伙,你要是想一次性治好,我就用这玩意儿来弄,只是第一次用的话,你要受点儿罪,要是不想用,咱们可以慢慢来,从按摩开始做起。

  李耐眼珠一转,笑眯眯道。

  耐子,按摩能治这种病吗?我想试试按摩。

  那大家伙让刘悦心惊不已,哪里还敢随意尝试?如果按摩能治好,自然要选择轻松一些的方法,就凭李耐这双有力的大手,说不定,还能按得很舒服嘞?

  李耐心知急躁不得,便点了点头,将手缓缓伸向那,轻轻地抚摸起来。

  刘悦俏脸通红,想要躲闪,无奈两只长腿被李耐抓着,根本没法挣扎。

  触碰到的瞬间,异样的感觉让刘悦忍不住哼了一声:耐子你,你为啥要摸这里?

  小悦姐,我不是说了嘛,哪里出问题就要从哪里治,是这里面的问题,自然要按摩这里。

  李耐满口跑火车地忽悠着,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不知不觉中,竟然误入了那处

  嗯

  刘悦眼波似水,身子早就瘫软成了一滩烂泥,发出了一声惹人遐想的声音。

  这声音更让李耐兴奋:小悦姐,坚持住,就是要靠这种按摩刺激,才能治好你不生孩子的病。

  刘悦忍住身体里的酸胀感和酥麻感,红着小脸微微点头。

  其实她虽然未经人事,但也不傻,李耐的话有几分可信度,她怎会不知道?

  没有阻止李耐的主要原因,是这种她从来没有体会过的奇妙感觉,自家丈夫的家伙还没有手指头大,哪里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刺激?

  耐子,俺有点儿疼,不会弄裂开了吧?刘悦皱起黛眉,气喘吁吁地轻声问道。

  李耐的手指被束缚着,听到刘悦问话,不禁又是一笑:放心吧姐,多弄几次就好些了,以后生娃娃都还要从这里出来呢,不适应一下怎么行?

  刘悦满脸潮红,娇躯已经在微微颤抖了:行耐子,你,你动一下不动的话我更难受。

  李耐知道她来感觉了,受到了莫大的鼓舞也缓缓活动起来。

  起初,刘悦只是小声哼唧,但随着李耐的动作,她的声音也逐渐高亢,忍不住夹紧了双腿。

  受不了了,耐子,姐受不了了

  刘悦红润的小嘴微张,娇躯簌簌颤抖,某一刻,她忽地弓起身子,一阵颤抖过后,彻底瘫了下来。

  李耐强忍着心底那股火,嘶哑着开口问道:姐,感觉怎么样?

  刘悦喘息了许久,身体上的潮红才逐渐褪去,最终回过了神来,急忙再次夹紧了双腿。

  挺挺舒服的。耐子,这是不是说明按摩治疗出效果了?

  李耐微笑着点了点头:当然,舒服了,自然是有效果了。小悦姐,每有一次这种感觉,就算是一个疗程,这第一个疗程算是做完了。

  第一个疗程,这意思不是,还有第二个,第三个,甚至第四个疗程?

  刘悦本能地想要拒绝,但忽然间想起什么,俏脸更红,到嘴边的话又生生咽了回去,竟然鬼使神差般点了点头。

  就在她准备穿衣服的时候,外面却忽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李耐忍不住嘀咕一句,怎么每次做这种事都有人来打扰?

  小悦姐,快钻到被子里,虽然是治病,但让人看见也不好!

  敲门声愈发急促,李耐急忙道。

  刘悦早吓坏了,俏脸煞白,不用李耐提醒,她就抓着衣服藏进了被子里。

  李耐深吸口气平复了下心情,又简单收拾了一下,才去开门。

  当看到敲门之人时,李耐吃了一惊,差点被吓得一哆嗦,竟然是村主任的儿子,刘悦的丈夫,高壮!

  这小子虽然名字里带个壮字,可其实身形并不是很高大,却常年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让李耐有种想狠狠抽他的冲动。

  大壮哥,来买点儿啥?我去给你拿。

  耐子,这大白天的,你自个儿躲家里干啥呢?

  门一开,高壮就一脚迈了进来,丝毫没有避讳,就像进了自家后花园一般。

  李耐翻了个白眼,心里怒骂,当这儿是你自己家了啊?

  看到炕上的被子鼓囊囊的,高壮意味深长地猥琐一笑,伸手就要去抓:耐子,你这里边藏了啥货啊,也不给我看看呢?

  李耐吓了一大跳,急忙冲上去抓住了高壮的胳膊。

  大壮哥,这个不能动

  有啥不能动的?高壮一脸不爽。

  李耐心中一沉,决定铤而走险,便笑嘻嘻开口解释道:大壮哥,我也不小了,这不是有那方面的需求嘛,被子里嘿嘿,没想到让大壮哥撞上了,怪不好意思的。

  女孩子家家的,脸皮薄,大壮哥你看李耐一脸为难之色。

  高壮愣了愣才听懂了,敢情这小子是找了个对象,大白天干那事啊?

  耐子,哥不动,哥就帮忙看看,你这对象长得咋样,能不能配得上咱村的大学生!

  李耐本以为这么说,这家伙就不会继续了,没想到高壮却忽然间再次伸手,一脸淫邪之色。

  李耐瞳孔猛然一缩,心跳都漏了一拍。

眼看着高壮的手捏住了被子一角,李耐的心也彻底沉到了谷底,刘悦被发现,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柳沟村里,谁不知道高壮这家伙心眼儿小,睚眦必报?到时候就算能用看病的理由解释,他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就在李耐的大脑一片空白时,高壮却忽然间松开了被角,然后缩回了手,嘿嘿一笑:耐子,看把你吓的脸都白了,跟你开玩笑的!

年轻人嘛,喜欢弄很正常,但以后还是别在白天乱搞了。高壮用力拍了拍李耐的肩膀:到了晚上,随便你们怎么折腾,是不?

是是是!李耐急忙点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回去,嘴角也忍不住露出了一抹笑意。

到了晚上随便折腾?如果这家伙知道被子里藏着的是他媳妇儿,会是啥表情?

正想着,高壮开口道:耐子,走,跟哥去喝点酒吧。

说着,他又笑吟吟地冲着被子里的人叫道:弟妹,待会你帮耐子看门!

被子里,刘悦早就听出外面的人是自己丈夫了,吓得花容失色,好在没有暴露。此时又听他这么说,心里有些好笑。

大壮哥,我不会喝酒的,还是别了吧

李耐苦笑着推辞道,眼珠子又转了转,心里不知盘算着什么。

哎,老爷们不喝酒怎么行?

高壮红着鼻子吼道:喝酒喝不开,怎么做一家之主,怎么催女人干活?

说着话,一股腥臭的酒气便从他嘴里飘散了出来,李耐皱了皱眉头,这家伙一大早就喝酒了?

我跟你说,我家那个不要脸的婆娘,整天就他娘的知道往外跑,今天连饭都没给老子做让我逮到,看我不抽死她!

娘的,害得老子只能喝酒解闷,这B娘们,孩子生不了,干活也不好好干,指不定是和哪个野男人私会去了!

李耐顿时就乐了:大壮哥,其实事情未必像你想的那么糟行吧,既然你想喝,那老弟就陪你喝两盅。

说着便翻箱倒柜找了瓶白酒,拉着高壮到了外面,俩人坐到门口就开始喝。

高壮本来就喝了一些,这会儿又尝到酒香,顿时心花怒放,两杯下肚,就大大咧咧吹起了牛皮:耐子,哥不知道你啥眼光你,你看那隔壁村的小翠儿,漂亮不?

漂亮啊!

李耐一愣,下意识地回答道。

小翠也是附近村里有名的水灵姑娘,虽然不及杨小雪漂亮,可也看得过去高壮怎么突然提到她了?

难道说,这高壮居然在背地里,和那小翠儿有染不成?

大壮哥,你不会和小翠儿好上了吧?厉害呀!

李耐眼珠滴溜溜一转,假装佩服地问道。

但他心里想的是,如果高壮和其它女人有染,不就等于是背叛了刘悦?

在早些年,李耐可是把刘悦当作姐姐一样的,现在刘悦嫁到高壮家里,可是受了不少的委屈,何况这些委屈大多都是冤枉下来的。

如今高壮不但打骂刘悦,还背着刘悦和别的女人偷情?他有什么脸面怀疑刘悦偷男人?

李耐不能忍了,心中暗道一定要好好治一治高壮,让他吃上点儿苦头,也算替刘悦姐出口恶气嗯,这个理由很正当。

你不知道,小翠儿的屁股有多大,我背着我爹给她偷偷送去十斤苞米,她就让俺摸了一把。啧啧,那叫一个舒服!你要知道,哥最不缺的就是苞米。

就是她总骂我,说进不去,你说这不是羞辱我吗?你是学医的,这儿有没有啥药能让俺那方面厉害一点儿?

李耐一听,顿时乐得一拍腿:这你可找对人儿了,大壮哥,你等等,我去给你找找。

说着,李耐就起身进屋,翻起角落里的一个木箱,边翻边笑吟吟道:老爹为我娶媳妇准备,留了不少名贵药材,都在这里边,全是宝贝。

大壮哥,你可

李耐还没说完,高壮就借着酒劲冲了上来,劈手夺过了一把黑乎乎的东西,直接塞进嘴里,然后猛灌了一口酒。

耐子,哥就谢谢你了。我这就去找小翠儿,让那小娘皮尝尝我的厉害,看她还不敢不敢瞎说!

哥,你喝多了,还是我带你去吧。

李耐急忙扶住高壮向外面走去,同时抽了抽嘴,这喝了也没多少,就醉成这样了?还以为这家伙有多厉害呢。

更让他无奈的是,那药本就性烈,只要泡酒的时候加一点儿就足够金枪不倒了,没想到高壮居然吞了一大把这要是发作起来可咋办?

出了门,正发愁怎么安置高壮,却忽然间看到隔壁张桂芳家的牛棚敞开着,老母牛肥硕的屁股正冲着外面,李耐顿时眼睛一亮,计上心来。

大壮哥,你看,小翠儿在那儿呢。

李耐叫了一声,指了指牛棚的方向。

高壮揉揉眼睛看了过去,顿时大喜:老弟,我没吹牛皮吧?都告诉过你了,小翠儿的屁股就是大!

说着,他便跌跌撞撞地走了过去,看着老牛的屁股,迷离的双眼中满是情欲:翠儿啊,咋连姿势都摆好了呢?

嘿嘿,你放心,我明天就拉一车苞米给你送过去现在,先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听到这里,李耐就知道,这家伙要遭殃了。

憋着笑等待了片刻,果然,一声惨叫忽然间从牛棚里传出,高壮被老牛踢了出来,疼得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

这小翠儿咋这么大力气?高壮哀嚎。

这一踢把他肚子里的酒都踢出来了,忍不住脸色一青,又趴在地上大吐特吐了一番。

大壮哥,你咋这么不小心,这牛的屁股你怎么能认成小翠儿呢?

李耐叹了一口气,心里却乐开了花。

这下动静可就闹大了,很快的,不少人都发现高壮被牛踢了,一群人前来围观,也有好事儿的村民跑去通知了村主任高文虎。

村主任一来,便扑进了人群,满脸惊慌失措:大壮,你这是咋了啊,是被谁给打成这样了啊?

李耐上前一步,哭丧着脸开口道:高主任,大壮哥来找我喝酒,他自己喝多了,就去摸牛屁股,说是摸起来比女人的还要舒服。

儿啊,你咋这么蠢呢,牛屁股是你能摸得来的吗?

高文虎一阵心疼,又不知该如何责骂,便将矛头转向了李耐。

李耐,你跟我说实话,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在搞鬼?高文虎一瞪眼睛,质问道。

李耐摇摇头:主任,你这就是冤枉人了!他自己要喝酒,我也没得办法,摸牛屁股的时候,我可拦他了呀!

高文虎心里门清,这里面一定有李耐的原因,否则自家儿子再怎么糊涂,也不会无缘无故把牛当作女人,还去摸牛屁股,这不是找死吗?

可他偏偏说不上什么理来,只得冷哼了一声,扶着儿子回家了。

李耐才懒得理会,这老流氓惦记杨小雪,他可是记在心里呢,幸好杨小雪冰雪聪明,看出了高文虎的猥琐意图,才没有中了他的奸计。

随着高文虎的离开,围观的众人也开始唏嘘起来。

大壮真是越来越没出息了,整天喝酒打牌,还把牛屁股当成女人的屁股,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哎,还不是被那小媳妇克的,妖精上了身?别提了,免得得罪人。

怕啥,现在村里谁不是在骂刘悦的?要不是这个小妖精,嫁进去的就是我家闺女,哪还会出这么多事儿。

李耐听闻,不禁脸色一僵,这群人真是愚昧迷信,什么妖精上身都扯出来了,索性也不去辩解。

谁会去和这些只会在背后嚼舌根的傻子争呢?

人已赞赏
小说

红樱桃污污软件|男男超污

2020-8-2 18:57:43

小说

地主硬上家里丫鬟|超级yin荡的高中女校花

2020-8-2 18:57:5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