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硬好难受我和老师做/啊再用力再深点两男

刘琳将手中的酒瓶举到了老周的面前,眼角带着满满的笑意。 你悠着点儿,明天还要上班儿呢,你那个变态上司指不定怎么找你,麻烦你最好有点心理准备。 老周眉头一皱,有一些担忧的看着面前的刘琳说到,刘琳倒是毫不在意,摇了摇头:管他呢,咱们今天喝咱们得,说好了,这些话谁

刘琳将手中的酒瓶举到了老周的面前,眼角带着满满的笑意。

你悠着点儿,明天还要上班儿呢,你那个变态上司指不定怎么找你,麻烦你最好有点心理准备。

老周眉头一皱,有一些担忧的看着面前的刘琳说到,刘琳倒是毫不在意,摇了摇头:管他呢,咱们今天喝咱们得,说好了,这些话谁也不许再提。

说完,刘琳为了提倡,主动举起一瓶啤酒,两口,一瓶啤酒直接清空,舒爽的啊了一声,打了一个饱嗝,面色微红满足的看着老周。

老周作为男人,知道如果喝了这么快,身子一定有些受不了,皱了一下眉头,握着刘琳的手腕说道。

别喝了,身子要紧,你现在成什么样子?

周伯你不用拦我,我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我现在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我跟你说,你别看我每天光鲜亮丽的活着,实际上只有我才知道,自己每天过的简直就是猪狗不如。

刘琳说话之间,又喝光一瓶啤酒,看着老周面前,光秃秃的一片,刘琳有些不高兴,强行揽过老周的肩膀,压着他,对他说道。

周伯你这是做什么?难不成是瞧不起我?我都已经跟你说了,今天晚上咱们不醉不归,你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说完,刘琳或许有些醉了,举起一瓶啤酒,塞到了老周的手里,肩膀微微晃悠,和老周举杯共饮。

老周有些心疼,看着刘琳,他忽然明白过来,为什么刘琳今天有些异样,想必一定是今天晚上那件事情闹得,想着想着,老周对那个张总越发没有好感。

老周咬了咬牙,顾不上自己年龄有些大了,决定舍命陪君子,敞开肚皮和刘琳把酒言欢。

两个人来来回回喝了好几个回合,一看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在看桌子上摆满了一瓶接着一瓶的啤酒,那些菜倒是没动几口。

老周的酒量一向是极好的,只是年老了有些不大舒服,所以平常一般是不喝的,今天都是被逼到份儿上。

咚咚咚,五瓶下肚,老周一点事儿也没有,再看面前的刘琳,通红着一张小脸,拄着头,左右摇晃,眼睛微微张开,迷糊之间还说着一两句梦话。

喝,继续给我喝。

因为刘琳嘴角微张,一两滴酒顺着她的嘴角,一路下滑,流过她细长的脖颈,滑进了她的事业线,留下一长条湿润的痕迹,嘴角还带着一两滴晶莹的液体,很是诱惑。

老周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刘琳酒量明明没多少,非得要自作主张,瞧瞧,现在喝的神魂颠倒,还得自己把她送回去。

好了,咱们不喝了,回家。

就像是在哄着一个乖巧听话的孩子,老周语气温顺,对着刘琳说道,一边把帐结了,一边揽过她那香香软软的身子,揉进自己的怀中。

别看刘琳身子瘦小,毕竟还是一个人的重量,死命的赖在那里,就是不肯跟老周走,老周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能在老板的帮助下,背着刘琳,一步一步回到自己的民宿。

刘琳胸前那两坨柔软的肉,压在老周宽厚的臂膀上,虽然是隔着一层衣服,老周还是能够明显的感受到,因为寒冷,刘琳胸前的凸起。

猛的一下,老周的下身又开始微微发涨,只可惜现在走在外面,他又对刘琳做不了什么,只能一边强行忍耐,一边带着刘琳回到民宿,将她安放在自己的床上。

感受到床上的温暖,刘琳嘤咛了一声,然后将自己的小身子,包裹进了温暖的被子中。

可又过了一会的时间,或许刘琳的酒劲儿上来了,让她觉得自己身体微微发烫,皱着眉头将自己的被子踢到一旁,强行将自己身上的衣服向下拉扯,两侧完美的肌肤裸露,两条洁白的长腿摆成大字型。

裙子本来就够短,根本遮挡不住什么,如今刘琳在睡梦中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形象,内衣裤分别露出一角,却足以吸引老周全部的注意。

老周吞咽了一下口水,明显的感觉道,一种燥热在自己的喉咙间蔓延,喉咙两侧的干燥,让老周瞳孔放大,尽管心中已在告诉自己这样做是不对的,但老周还是不自主,将一双手伸了出去。

阴差阳错,老周的手还是放在刘琳身体的曲线上,那柔软的触感,像是一种电流,直接刺激老周的皮肤,让他浑身颤抖,瞳孔放大,盯着面前的刘琳。

刘琳也同样在睡梦中有所触动,嘤咛了两声,再次转换了一个姿势,让她身体完美的弧度,更加明显的显现在老周的面前。

她还不时吞咽两下口水,两半红润的嘴唇微微张开,似乎有气体,从她的两瓣红唇中吐出,温热的气体,打在床单上,竟有一片湿润。

老周一边从心中告诫自己,这样做是违法的,可他还是在刘琳的身上按压了两下,刘琳身体的柔软,让老周叹为观止,真没想到竟然真会有如此佳人。

别看刘琳已经是已婚人士,可她身子的弹性可不比那些十八岁花季少女差,正因为她保养的好,皮肤雪白,上面还带着沐浴露的香气,淡淡的女子香,传进老周的鼻孔里,让他心神荡漾,不自主,将一瓣嘴唇,搭在了她那柔软的手背上,轻轻地嘬了一下,留下一个红印,但是很浅的唇印。

刘琳迷迷糊糊,感受到有人在抱着自己,对方身子传来浓厚的雄性荷尔蒙气息,刘琳一点都不想推开对方,反而想要紧紧抱住他。

刘琳感受对方的手劲,竟也十分的恰好,好像是蚂蚁的触角,顺着自己的脚背一路向上,痒痒的,让她忍不住摩擦着双腿,眼睛微微颤抖,睫毛像蝴蝶两瓣翅膀,在光的映衬下,小心的颤动着,留下一片阴影。

我好想。

刘琳不自主,吐出这三个字,让老周心中一惊,慌忙之间把自己的手收了回来,眼神当中写着慌乱,看着刘琳,发现他并未从睡梦中清醒,老周松了一口气,看来刚才一定是刘琳,梦到了什么。

刘琳的动作是越来越大,身上的衣服几乎遮不住什么,老周心思烦乱,整个房间的气氛,烘托的异常暧昧。

所幸今天周建南因为加班,不可能回来那么早,老周才能大着胆子,做出这些事来。

刘琳又是一个翻身,将雪白的棉被,夹在自己两腿中央,似有若无的摩擦着,她的动作被无限放大,映在老周的眼中,就是一张活春图。

老周感觉自己身子,正在散发着滚烫的气体,下身的某一处也在猛涨,裤子限制住了它的尺寸,紧绷绷的有些难受。

不行,她可是自己的邻居,她那么相信自己,自己怎么可能对她做出这种事情?

老周一边想着,一边在心中埋怨自己是一个无耻之徒,狠狠地咬了一下下唇,鲜血充斥着他的口腔疼痛,让老周暂时清醒,最后看了一眼还在昏睡的刘琳,老周暗自叹气,转身离开,只能浇灌着凉水,将自己浑身的欲望冲刷。

刘琳第二天早晨起来,头脑微涨,太阳穴传来阵阵疼痛,一边皱着眉头,抚摸着自己的太阳穴,刘琳一边吃力的从床上坐着了自己的身体。

忽然发现自己衬衫裙的前两个扣子张开,露出深深的沟壑,两侧雪白的肌肤不断的向外喷涌,而自己的下身,白色的内裤清晰可见,裙子早就被撩到了腰间,皱皱巴巴的。

刘琳心中暗惊,第一反应,还以为是昨天晚上自己喝多了,出了什么事,可是见自己除了衣服,有些破损,其他都是完好无损,而且房间的空气冷冷清清,也没有什么异样,刘琳这才松下一口气。

简单的洗了一个澡,重新换上一件黑色略显保守的连衣裙,画好了妆,刘琳这才拿着背包,飞快的下楼。

周伯,昨天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可就出丑出大发了。

就算昨天的酒精刺激着刘琳,让她有些事已经忘记了,可是老周不顾自己的安危,跑到江景城救她出来,最后还把她背回来的这些事,在刘琳的脑中就像是过电影一样重现,映在她的心中,深深的刻在那里。

嗨,你这孩子有什么客气的,来把这个喝了。

老周早就已经想到,刘琳今天起来肯定会头脑昏花,身子有些不大舒服,所以早就把准备好的醒酒药,放在了刘琳的面前。

刘琳略显感激,看着老周,第一次觉得,原来老周是这样的贴心。

刘琳一边带着一脸的笑容,一边一口气将那醒酒汤全部灌进肚里,抹了一下嘴巴,接过了老周为她早就已经准备的早餐,又踏上了上班的征途。

直到路上,刘琳才忽然想起来,昨天张总无辜被老周打了一顿,想必一定气愤,不过就是不知道,那个张总会不会把这种愤怒强加在自己的身上。

刘琳甚至来不及多想,已经一路赶来公司,踏上最后一班电梯,匆匆忙忙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还没有进来,就听见里面有一个人狂吼的声音。

这个人呢?怎么还没来到底去哪儿了?

刘琳心中暗惊站在门口,她已经听出来,这个人的声音分明是属于张总的。

刘琳长叹了一口气,看来这个张总还真是够记仇的,竟然找自己都找找上门来了,也罢,看自己如何会会他。

刘琳自认为,凭借自己的貌美与绝美的身材,在男人面前还从来没有认输过,撩了一下头发,站在门口,临了,往身上喷了两下香水,带着绝美的体型,刘琳踩着高跟鞋,一脸笑意走进了门:张总,怎么一大早就发这么大的火?

当着所有人的面,刘琳敲着自己的兰花指,故意在张总的胸脯上转了两圈,最后停留在某一处,轻点两下。

张总原本还满怀怒火,本想着今天一大早,就给刘琳一个下马威,可谁曾想,刘琳撩男人的功底实在是太厉害了,才两下的功夫,就已经让张总神魂颠倒,昨天晚上的那股怒火,早就抛之脑后,再也记不得了。

你今天才刚刚来公司,怎么就能迟到呢?张总总算想起自己在公司的身份,身旁还有那么多人看着,他咳嗽了两声,强行把自己思绪拉了回来,看着面前的刘琳,故意皱着眉头,有一些不满问着他。

我这不是担心,你早上没吃早餐,身体不大舒服,特地去给您买早餐了吗?您看这可是我亲手做的爱心便当,宁可一定要吃光光啊。

刘琳故意捏着嗓子,卖萌对着张总说道,顺手把老周为自己准备好的便当盒,送到了张总的面前。

张总被刘丽刚才那撒娇的语气,弄的不分东西,哪里还在乎昨天发生的一切,早就晕晕乎乎的,接过了便当盒,说是指责,实际上是在调情,捏了一下刘琳的鼻子,在上面刮了一下。

你呀你,这是最后一次,下回可不许这么任性了,好了,赶紧去工作吧!

是张总。刘琳抛了一个媚眼,扭着自己的腰肢,带动着圆滚滚的屁股,回到座椅上,旁边的同志,虽然都用不齿的目光看着她,但不得不说刘丽实在是太美了,让所有人都移不开双眼。

好了,你们大家认真工作,要是一会儿,等我回来看见你们从那里偷懒,我可是饶不了你们的。张总,天也是心情大好,不再像刚才那样满脸的火气,对着众人吩咐说道。

众人听后纷纷点头,目送张总离开,交谈了两下,便又开始继续工作了。

刘琳期间,就算不用抬头,也能够猜出大家一定在对她指指点点,但这又有什么呢?反正这对于自己来说也不是第一次了,他们长的没有自己漂亮,技不如人,任凭他们说去呗!

刘琳耸了一下肩膀,满不在乎地笑着,转身投入到自己一天的工作当中。

再说了,张总手里拿着便当,和一脸痴汉笑,直到走出去了好几步,张总才恍然之间反应过来,自己今天刚出门时,可是下了决心,一定要给刘琳一个教训,怎么现在反倒给忘记了呢?

唉,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看来自己也不过如此嘛。

不行,自己可不能让刘琳给骗了过去,这个臭丫头,别看她当着全公司的面,和自己调情,实际上心里是怎么想的,还以为自己不知道么?

她想要独善其身,没门,长得这么漂亮,天生就是被人压在身下的命。

张总一边露出一脸猥琐的笑意,一边用那油腻的大手,抚摸自己长满痘痘的下巴,看着手里的便当,和幻想着刘琳的身子,勾着嘴角,贪婪的目光,想要把刘琳整个人全部吞到肚子里。

哼,我倒要看看这回你该怎么逃。

张总的心中已经想出一系列报复刘琳的办法,他幻想着,这一次一定要让刘琳对自己俯首称臣,到时候自己可得好好的把今天所有的委屈,从刘琳的身上找回来。

暗下决心,张总一路哼着歌,心情十分的要好,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拿起电话,把自己的秘书叫了过来。

张总的小秘也是一个绝美的女孩,穿着低胸装,内衣全部露了出来,踩着高跟鞋,一边摇着自己的腰,一边走到张总的面前,都不等张总同意,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张总半侧腿上,勾住他宽厚的肩膀,直接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一个唇印,一边抛着媚眼儿,一边调情的说道。

张总,您可是好久都没有找人家了,今天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呀?

张总哪里受得了这些,伸出自己一双咸猪手,直接在小秘圆翘的屁股上捏了一把,紧实的肉感,让张总心中十分满意。

刘胜伟这个人你还记得吧?

当然,那个老东西没什么钱,还想挑最好的,都来咱们公司好几次了,光是销售员就已经换了十个,可他还是没有一个满意的,真是气死人了,我上一次连看家的本领都使出来了,人家硬是连看都没看。

小秘一想起刘胜伟,这个自己一生的黑点,就怒火重生,她自认为自己长相貌美,只要是男的看见了,一定全身酥软,谁知那个刘胜伟,竟然连一眼都没有多瞧自己,让小秘心中不悦,故此,才记恨了他这么久。

你打电话告诉他,我们公司为他安排了一个新的销售员,这回一定能让他满意的。

小秘有一些惊讶,公司里的那几个货,她还不知道么?这个刘胜伟是出名的挑剔,全公司上下的人,就连张总都拿他没办法,她就不相信还有哪路神仙,能把这么一个货给拿下。

张总,这件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

你放心吧,听我的。张总拍了拍小秘的屁股,示意她可以走了。

小秘皱着眉头思索了片刻,但张总的话,她无法反驳,也只能听从,和刘胜伟约定下午见面。

中午,刘琳才刚刚把自己的便当盒拿出来,还未拆开,一股熟悉的味道,就充斥着她的鼻孔。

刘琳微皱着眉头,可是随即抬起头,就已经换了另外一张脸,笑脸盈盈,看着面前的张总说道:呦,张总您大中午的,怎么有时间来找我?难不成是有什么工作任务吗?

聪明。张总捏了两下刘琳的鼻子,再她那一张光滑的小脸上掐了两下,这才心满意足,拍拍自己的屁股,坐在了刘琳的桌子上,压的刘琳桌子微微有些翘起。

这个人叫做刘胜伟,是我们公司的一个隐藏级大客户,为了提高一下你的销售额,我决定把这个人交给你去处理,记得一定要让我满意啊。

说完,张总转身离开,刘琳接过刘胜伟的资料,上面显示他是一个知名的企业家,年过五十,家有一妻和两个孩子。

刘琳有些奇怪,她本来以为,张总一定会因为昨天的事情迁怒自己,给自己穿小鞋,可是看今天的架势,他给自己找了一个好说话的买家,这明显是为了凑成自己这个月的业绩,他真有这么好心吗?

还没等刘琳放下资料,那边她的一个同事,就已经手端茶杯走过来,悄咪咪的趴在刘丽的耳旁说道:我可跟你说,这个张总没安好心。

这说的是哪的话?刘琳有一些好奇,看着自己这个同事是一个长相普通的女人,除了胸稍微大一点,没什么其他的优势了。

你知不知道这个刘胜伟,在我们公司都已经三个月了?可是一套房都没有相中,光是业务员就已经换了十多个,要么嫌人家太罗嗦,要么嫌人家太沉闷,总是鸡蛋里挑骨头,一单都没有做成。

本来大家都已经放弃了,张总就是欺负你是新来的,想要给你一个下马尾,所以才把这个硬骨头扔给你的。

听见同事这么一说,刘琳立马就明白了,怪不得呢,自己刚才还在怀疑这个张总,怎么可能会这么好心,把这大手大手好的资源全部让给自己。

原来他心中早有定数,想必他一定是认为自己完不成这次任务,到时候再去求他,他指不定会又怎样肮脏的交易来威胁自己。

刘琳心中越是这样想着,心中对那个张总越是感到不耻,自己这回一定要让他好好的瞧一瞧,看看什么才叫做金牌销售。

中午一过,刘琳就开始忙着自己的任务。

她从同事那里找到了刘胜伟联系的方式,刘胜伟本来在公司工作,突然接到电话,一接起来,对方却是一个甜美的女性,一下子就吸引了刘胜伟的注意。

当刘琳自报家门,刘胜伟恍然大悟,看来你们公司是打算使用美人计了!

刘胜伟也是一个爽快人,直接明面儿向刘琳讲道。

刘琳一点都不在意:您要是这么认为,我也没有办法,不如您给我一个机会,也是相当于给自己一个机会,咱们在规定的时间见面,您放心,我一定会给你找到一个满意的房源的。

好,你这个小丫头口气还真是大,你的上司难道没有告诉你,你们那十个同事都已经被我解雇了吗?我就不相信你一个初出茅庐,小丫头还能有什么法子?

刘胜伟虽然对刘琳的声音很感兴趣,心中认为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美女,可是在某些方面,他并不是那种看脸的人,所以对待刘琳也没有想象中的友好。

刘琳丝毫不在意,只是把时间,地点和刘胜伟约定好后,便兴致勃勃地换上一件新的衣服,长相貌美的她离开公司,直奔交易地点。

刘胜伟放下电话思索了一会儿,觉得刘琳说的有几分道理,竟然心中多了几分感慨,把手中的任务,暂时交给他人去做,自己也很快走出了房间。

三十分钟后,刘胜伟站在商场的牌匾下,有一些焦急以及不耐烦,看着自己手腕上的手表,距离两个人约定见面的时间,还有剩下不到十分钟,可是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刘胜伟始终找不到那个电话里的甜美女人。

她不会是在诓骗自己吧?

刘胜伟心中闪过一抹诧异,难不成是他们公司认为自己实在是太难缠了,所以特地跟自己开个玩笑?

那他们的做法简直是太可耻了,刘胜伟跺了一下脚,转身刚想走就听见后面传来熟悉的声音。

想必您就是刘先生吧。

刘胜伟回过头看着黑色连衣裙的刘琳,瞳孔不禁放大,虽然他心中已经有定数,知道刘琳是一个长相艳丽的女子。

可是当他真正看见刘琳的那一瞬间,一颗心还是忍不住停下了,他没有想到,刘琳的样子竟然达到如此地步,简直是天仙下凡。

如果我没有猜错,您就是刘琳,刘小姐吧。刘胜伟对刘琳忽然起了很大的兴趣,笑着走到了刘琳的面前,轻声向他说道。

刘琳点了点头:刘先生多谢您,能省时间抽出空来答应我的请求,现在我就邀请您一起去看一看,我们公司为您准备的新房源。

刘琳通过资料了解到,这个刘胜伟是想找一个离自己公司比较近的地方,价格不是问题,重点房源的采光好,而且足够隐秘,让人难以发现。

根据这些特点,刘琳给刘胜伟选的是一个富豪小区,里面的安保十分到位,如果没有门禁卡,哪怕你是里面的老住户,安保人员也不会让你进去的。

两个人乘着电梯,一路来到了七楼,刘胜伟一打开房门,房间淡淡的香气,直接扑面而来。

刘胜伟有一些疑惑,皱着眉头走了进去,发现自己到的这个房间,和平日去的那些有了很大的不同。

之前去过那些房子,虽然也是新房,可是一进去,不是木头的腐朽味儿,就是刚装修的甲醛味,也正是因为这些,才让刘胜伟心情觉得有些不愉悦,所以才全部拒绝。

可是自己面前的这套房子,由内至外散发的都是淡淡的清香,桌面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摆上了一整盆花,想必这清香,就是由这盆花里发出来的。

人已赞赏
小说

高污绑在刑架上虐乳小说|脱内衣一件都不留视频

2020-8-2 18:56:19

小说

宝贝帮我拉开拉链它想你了|盘在腰上猛烈的顶弄np

2020-8-2 18:56:2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