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就湿的肉段子小说:我被老头摸了一晚

我不管,他喜欢我就得一直喜欢我,半路上跑了就是不忠! 小丫头噘着嘴不讲道理,老吴也没什么办法,只好随口附和几句,表示自己跟赵静雅同一阵营的立场,来换取小丫头的开心,至少也得是不郁闷。 果然,在他表明立场后,赵静雅心情好多了,然后又提议给老吴洗衣服。 你把衣服

我不管,他喜欢我就得一直喜欢我,半路上跑了就是不忠!

小丫头噘着嘴不讲道理,老吴也没什么办法,只好随口附和几句,表示自己跟赵静雅同一阵营的立场,来换取小丫头的开心,至少也得是不郁闷。

果然,在他表明立场后,赵静雅心情好多了,然后又提议给老吴洗衣服。

你把衣服脱下来吧,我都给你哭湿了,你脱下来我拿去帮你

正准备说洗洗的,然后赵静雅就看到了卫生间里走出的李芬。

她愣了,这个女人,好漂亮啊,而且还有成熟女人特有的气质。

那一瞬间,感受到威胁的赵静雅又不乐意了。

撅着小嘴儿,她当时就吧嗒吧嗒的流眼泪,吴大爷,你也对我不忠,半路上跑了。

老吴给郁闷坏了,自己干啥玩意儿就不忠了,还半路上跑了

他对赵静雅说道:小雅啊,大爷跟你又不是情侣,谈不上不忠这回事的。再说了,大爷总得需要个人照顾啊,你也不想大爷一辈子都光棍着,连个照顾的人也没有吧?

赵静雅抹了把眼泪,我知道,可是你找人了,以后就不需要我照顾了,你也把我抛弃了。

越说越离谱,还抛弃,发生啥关系了就抛弃?

老吴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李芬在旁边笑了。

你别听吴大哥瞎说,我是保姆,不是你想的那样。

赵静雅微愣,你这么漂亮当保姆?说你是个大明星都会有人相信啊,你怎么可能是保姆。

听到质疑,李芬心里偷偷窃喜。

任谁被误会当成大明星,任哪个女人被同性夸赞自己美,心里也会特别高兴的。

李芬自然也不例外,不过她还是谦虚的说道:哪有,我真的是个保姆。

确定了李芬的身份,赵静雅这才高兴起来。

那也就是说,我以后还可以来照顾吴大爷了?

李芬笑这点头,当然,不过这事我说了不算,你吴大爷说了才算,我去干活了。

跟赵静雅打过招呼,李芬就去阳台晾晒她洗的丝袜去了。

在李芬走后,赵静雅突然蹲在老吴近前,一把拽住了他胳膊。

低声审问道:吴大爷,你坦白从宽,是不是给自己找了个小媳妇儿?你看她这么漂亮,身材又那么好,你又没老伴好些年了你俩肯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对于赵静雅这种不忌荤素,老吴早就体会过了,所以并不介意她这么问。

他回道: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就是普通的保姆与主雇关系。

对于老吴的谎言,赵静雅选择摇头,拒绝相信。

我不信,那么漂亮的女人,我看着都心动,你就没点念想?

老吴很是无语,他当然有念想,念想还不小呢,可是这事怎么可能跟赵静雅提出来。

但赵静雅就是不信,再三追问,把老吴追问的都有些急了。

于是老吴忍不住的说道:你还特别漂亮呢,我对你也有念想,就想跟你在一起!

这就是说的气话,只是想怼住赵静雅的询问而已。

哪成想,赵静雅却是沉默了,精致的小脸蛋儿上不再有任何表情。

老吴只当是玩笑开过了,让赵静雅心里不舒服,想着要道歉。

可道歉还没来得及出口的,赵静雅就先他开口了。

她说,吴大爷,我偷偷跟你个事,你不要告诉任何人。

老吴微愣,轻轻点头,你说,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在老吴说完后,赵静雅又沉默了小会儿,这才开口说道:其实我有心里阴影,我不敢跟任何男人在一起。我父亲去世的早,小时候母亲带我改嫁,给我找了个继父。

我那继父就是个畜生,在那六岁那年,趁我母亲不在他竟然想诱骗我做那种事情。幸亏那天爷爷来看我,把我从他手里救了下来所以从那以后,我不敢跟任何男人亲近。

老吴只是随口一句玩笑话而已,没成想却勾起了赵静雅这个小姑娘的隐秘心事。

只是,他不知道赵静雅跟他主动坦白这个,是出于什么原因。

老吴保持沉默,赵静雅自己把原因说了出来。

吴大爷,说了你别取笑我,我喜欢跟你在一起。

赵静雅的这话一出口,老吴只感觉到平地一声惊雷起。

他都懵了,打死也都想不到,赵静雅竟然会跟他说这样的话,喜欢跟自己在一起。

好在不等他说什么的,赵静雅就解释道:你别误会,不是那种在一起,就是像现在这样我跟你待在一起,然后悄悄的说着心里话。因为只有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才会感觉到心安。我觉得你就像是我爷爷那样,能带给我最周到的保护,让我不用惧怕任何危险。

老吴松了口气,可隐隐又有些失落。

哪成想,人家竟然是拿他当爷爷来相处的。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唉,爷爷

这天赵静雅跟老吴说了好多心里话,都是以前老吴没有听到过的。

临走时赵静雅还帮老吴做了康复按摩,要不是刚被李芬给弄过,老吴怕都把持不住。

那双温润的小手,实在是太可人了,尤其是赵静雅那张红润可人的性感小嘴儿,直引诱他犯错误,想把下面给塞到那里面去。

好在意志坚定,不想祸害人家小姑娘,这才好不容易把持住,坚持到赵静雅离开。

当天晚上,李芬帮小童童洗完澡,送去卧室哄他睡着了。

老吴正跟老战友打电话呢,对白天的帮忙进行道谢,并闲聊几句。

途经身旁的李芬示意自己要洗澡,然后就去了浴室。

老吴打着电话,也没起什么花花心思。

可就在不多会儿后,突然‘砰’的一声在浴室内响起。

老吴刚好结束通话,就问发生了什么事情,结果却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赶紧滚动了轮椅去浴室看,然后就发现李芬趴在湿滑的浴室地面上,双手紧捂下面。

老吴匆忙上前,坐在轮椅上伸手把李芬给费力的拉扯起来。

李芬终于站起身来,可双手依旧紧捂着下面,且满脸的痛苦。

老吴问道:芬儿,你怎么了?

李芬很是赧然,似乎不太好意思回答这个问题。

但在老吴的追问下,她终究还是难为情的开口说道:给孩子洗澡弄的地上挺滑的,我进来后一不小心滑倒了,正好磕碰在他的小凳子上

老吴这才顺着李芬的手指注意到,小童童的塑料儿童凳碎裂在一旁。

再看李芬双手捂着的地方,他顿时明白了,这是磕碰到了啊!

竟然把那里给碰到了,一幻想起李芬身下的娇媚地,他忍不住的就兴奋了。

可旖旎的花花心思还没泛起,他就注意到李芬的腿上有鲜红的血液流下。

老吴吓了一跳,你怀孕了啊?把孩子磕掉了?!

李芬大羞,没有,我都三年没跟男人做那事了,怎么可能怀

意识到失言,她赶紧闭嘴。

可血还在流着,她又不得难为情的作出解释。

不是怀孕,凳子的碎片,扎到那里了,所以才会流血。

老吴长松了口气,他就说嘛,李芬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

不过下一刻,他的旖旎花花心思又翻滚了,如同煮沸的开水。

稍一琢磨,老吴就说道:芬儿,你脱下裙子来,我帮你检查检查。

李芬,大羞。

一个女人,又是那么隐私的部位,怎么可能让男人去检查。

李芬羞的很是不好意思,更是隐隐有些嗔怪,怪老吴都什么火候了还想着占便宜。

但老吴却表现的很着急,你赶紧脱啊,我是替你检查伤口,又不是干别的什么。再说了,如果严重的话你得去医院消毒包扎,如果是个男医生,难不成你还不治了?

老吴总是能准确的找到事情侧重点,李芬思来想去,确实觉得老吴说的有道理。

而且她也想了,如果真找个陌生男医生看那里的话,还不如让老吴看呢!

但这只不过是相对比而言,眼下她自己就能检查,不用老吴。

所以不等老吴再劝说些什么的,她就把老吴给轰出去了。

倚靠着被关闭的浴室门,李芬掀翻了短裙,脱掉小裤裤后看到被划伤的那里。

倒是不太严重,就是被划破了一道伤口而已,涂抹点消炎药应该就可以了。

可是,她觉得里面好像还有什么东西。

故意吸气试了下,当时她就疼的冷汗都下来了。

里面针扎似的,只要一收缩,就会被扎到,看来真的有破碎片被扎进去了。

李芬顿时大为焦急,那里面那么娇嫩,万一被扎坏了再感染了,妇科疾病可不是闹着玩的。

她有些恐惧,赶紧弯下腰拿手指伸进去去够。

可那地方又特别敏感,只是稍微触碰下,身子就忍不住的收缩。

而这一收缩,又会导致那里夹紧,再狠狠的扎上一下子,疼的她死去活来的。

问题的关键在于,即便是这样,她的双指也根本够不到那块碎片边缘。

看起来这个问题挺严重的,必须去医院了。

只不过一想起医院里的那些男医生,想起要劈开腿让陌生男人在那拨弄来拨弄去的,李芬就羞到不行不行的。下意识的对比之下,她就想到了老吴。

还是那句话,如果非要让个男人来帮忙的话,她宁可找老吴,至少老吴不会真的不尊重她。

所以在犹豫再三后,尤其是忍不住那种扎肉的痛楚后,李芬喊起了老吴。

将老吴喊到近前后,李芬羞红着脸,很是不好意思。

可身体深处的痛楚又不允许她继续羞涩,所以她只能强忍着羞意开口。

吴大哥,我那里扎进去塑料了,我够不着,你能不能帮、帮帮我

主动说出这样的话来,主动要求老吴扒弄自己那里,李芬羞到要死要活的。

她真心不想这样做,哪怕明知道是为了把东西取出来,可她依旧羞到不行。

只是实在太痛苦了,要是不取出来,她那里真会被扎烂的。

老吴听到李芬的请求,暗地里忍不住的兴奋。

可是一看到她的痛苦表情,心里就又泛起一股子心疼。

芬儿,你放心,我老吴不是畜生,我不会趁机欺负你的,绝不会!

话说的这么绝,这是老吴在警告自己。

可以套路李芬,他也确实想要得到李芬的身子。但是趁机干什么,他不是那种人,他现在就想着赶紧帮助李芬解决痛苦,免得她继续遭受到伤害。

而老吴的表态,则让李芬心中大为温暖。她就知道,选择找老吴求助,是正确的选择!

随后,在老吴的吩咐下,李芬鼓起勇气摒弃羞涩,脱掉了裙子。

雪白的小裤裤都已经染红了,而且剧烈的痛楚让李芬都没有力气去脱掉。

老吴帮助她,伸出了双手。

捏住小裤裤的边缘,老吴给她慢慢的褪了下来。

随着小裤裤的慢慢褪掉,李芬那娇媚的地方也就彻底暴露出来。

很茂盛,让老吴一眼就心颤了。

而且特别的粉嫩,很难想象,这会是生过孩子的女人所拥有的。

李芬特别的紧张,这点老吴从她颤动的那里就能看得出来。

而这种颤动,让他心里忍不住的有种冲动,想要凑上嘴巴去吸吮去舔舐去感受。

只是当惦记起刚才的话后,老吴终究还是压制住了自己邪恶的念头。

伸出手指,他触碰向了李芬的那里。

芬儿,别紧张,我进来了。

老吴不所还好些,一说李芬更紧张了。

她劈开腿搭在洗手台上,让那里的血红的娇媚肆意绽放在老吴视线中,本就羞的要死。

现在又听到老吴说要进去了,就跟要把那狰狞的东西放进去似的,她怎么能不紧张。

只是现在紧张也没用了,毕竟老吴是为了帮她,而且还是她自己给寻求的帮助。

于是李芬只能屏住呼吸咬住牙齿,只为了让自己平静,能不那么敏感。

可当老吴手指真的触碰到那里时,李芬忍不住的就颤动了。

一颤动引发的收缩,导致扎得更痛了,她忍不住的失声痛喊,啊~!

那旖旎的声音,配合手指现在所触摸的地方,直让老吴差点哆嗦出来。

你别叫啊,叫的就好像第一次做那事似的,太刺激我了。

这不怨老吴,手指上黏稠稠的,还触摸着那种温润,他怎能不刺激。

而李芬也感觉到委屈,她羞声解释,我不想叫,可是真的好、好痛啊~!

<<

人已赞赏
小说

炕上雪白肥臀|疯狂吮吸女人奶子

2020-8-2 18:55:47

小说

和爱人在一起的幸福感_夹住了一滴也不能流出来

2020-8-2 18:56:0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