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给我们看内衣裤|疼h为什么越快越想叫

夏晓彤长长松了口气,显然老陈拦她的意思跟她想的不一样。 但她还是想要拒绝,毕竟刚才发生了那么旖旎的事情,再在一起真的不太合适。 可就在话要出口的时候,她又想到之前被老陈揍的那些社会青年,如果再来怎么办? 所以最终她还是答应下来,再锁上店门后,老陈骑着电瓶车把她给送了回去。 送到学校门口老陈就走了,夏

夏晓彤长长松了口气,显然老陈拦她的意思跟她想的不一样。

但她还是想要拒绝,毕竟刚才发生了那么旖旎的事情,再在一起真的不太合适。

可就在话要出口的时候,她又想到之前被老陈揍的那些社会青年,如果再来怎么办?

所以最终她还是答应下来,再锁上店门后,老陈骑着电瓶车把她给送了回去。

送到学校门口老陈就走了,夏晓彤自己回到了宿舍内。

回到宿舍后,室友们正在激烈的讨论着哪个男明星的那东西更大些。

每天都是这种话题,夏晓彤以前还羞羞的挺有好奇心,但是今天真没了。

她已经对这种事情不再好奇,哪个大明星的那个大,能有老陈的那个大?

她可不单是亲眼见过,更是用身前感受过了,老陈的那个是真的好大。

大家聊了会儿,聊着聊着不知道怎么的大家就关注到了夏晓彤的身上。

晓彤,你今天怎么不说话啦,你以前不是特别爱偷偷的问这些事情吗?

当室友问起的时候,夏晓彤羞到俏脸微红,你瞎说什么,我哪有。

一看到夏晓彤的脸这么红,大家就纷纷好奇,说,你是不是背着我们做什么了,不然的话为什么一提起这个话题,你脸红的这么厉害?

当大家说起这点后,夏晓彤连忙否认,表示自己并没有。

但是她根本不擅长说谎,一说谎就磕磕巴巴的,室友们早就摸透了她这毛病,顿时严刑逼供,一窝蜂的冲了上去,有摸她大腿的,有伸手抓她身前那两蓬娇媚的,更有过分的直接掏她裙底,在她那儿使劲的磨蹭着。

这群女室友一窝蜂的上来折腾,直弄的夏晓彤死去活来的,不要,不要!

要不要的,哪还是她夏晓彤说了算的,大家一通狂摸,直摸的她本能反应超级强烈。

但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负责掏裙底的女生忽然瞪大了眼睛,将手从夏晓彤那掏了出来。

我的天,晓彤竟然出来了,大家块看呐,她被我们弄的水汪汪的了!

还真是,快来快来,咱们一起把晓彤的裙子和小裤扒拉,看看她那儿现在是什么样的!

夏晓彤当即羞到不行不行的,不要啊,不要!!!

要不要这种事情,可不是夏晓彤说了算的。

下一刻,女室友们就一窝蜂冲上前,将她的裙子给扒了,还要扒开她的小裤。

夏晓彤吓坏了,连忙告饶,我说我说,我都说,我的确是有事情瞒着大家

听到夏晓彤的确有事情,大家这才停手。

随后的时间里,夏晓彤就把今天经历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大家,没有丁点隐瞒。

当大家得知所有的事情后,顿时兴奋到不行不行的。

她们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夏晓彤同学竟然会在今天遇到这么旖旎的事情。

她们很兴奋,兴奋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尤其是得知老陈竟然还是身下有个巨无霸的存在后,就更加的亢奋了。

有同学甚至提议,我们明天要一起去看看!

下一瞬,这个提议就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同,纷纷表明有好东西必要分享。

夏晓彤都羞急眼了,我这个怎么跟人老陈说啊,难不成告诉他,让大家看他的巨无霸?

大家可不管这些,只管要求夏晓彤必须答应,如不答应的话就继续搞她。

大家可不只是说说而已,更是再度下手,有个女同学的手指都钻进她小裤里去了,近距离的抚摸着,直弄出啪叽啪叽的水声,还威胁着要戳进去。

夏晓彤害怕真的被同学给戳进去,毕竟第一次还在,所以赶紧答应下来。

在夏晓彤答应过后,同学们这才放过她。

只是随后夏晓彤就愁人了,明天怎么跟老陈说呀

关于夏晓彤在宿舍内的事情,老陈当然不知道了,他现在正在骑着电瓶车往赵媚那赶去。

一天都没见赵媚了,也不知赵媚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说实话她有些担心。

毕竟赵媚昨晚说过要杀了丈夫,今早又说希望来个贼杀了她,她的情绪让老陈不放心。

电瓶车最终来到赵媚家楼下,老陈锁上车子就上楼了。

只是刚刚来到门前后,刚好听到里面传出气呼呼的叫骂声,去尼玛的,我就跟那个女人过了,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明天早上要是不去离婚,咱们就打官司!

这是赵媚丈夫的声音,老陈以前跟他打过交道不多,但也能够分辨出来。

判断他要出门后,老陈就赶紧躲到楼梯间。

果然,随后赵媚的丈夫就出门了,连门都不屑于闭,关门就往外走。

在他离开后,老陈从楼梯间出来,然后进入了赵媚家中,随手把门给带上。

下一刻,他就在客厅里见到了赵媚。

这个时候的赵媚穿着宽松T恤,正窝腿坐在沙发上,那是那双修长的玉腿上仅套着黑色丝袜,除了丝袜跟里面的白色小裤外,再也没有其他衣服,看起来特别的性感,性感到老陈第一时间就想把脑袋趴进她当中间,用舌头好好感受下属于赵媚的迷人与性感。

端着红酒杯,赵媚扭头看了眼老陈,随即又回转过头,根本不再看他。

她现在根本没有心情搭理老陈,老陈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事她甚至都不介意告诉老陈。

如果你愿意的话,现在就可以把我丝袜再抠破,然后把你的大XX塞进我的小XX里面,我会很配合你的,你想我怎么叫我就怎么叫,保证伺候的你舒舒服服的。

为表示自己不是开玩笑,赵媚甚至还故意岔开双腿,伸手指了指身下。

对,就是这,用力弄进来就好。

赵媚的话让老陈觉得过瘾,赵媚的那个地方更是让老陈眼睛通红通红的。

他忍不住的往赵媚那走去,来到近前后更是不自禁的趴了下去。

下一刻,他凑了嘴巴,往赵媚那娇媚迷人的地方凑了过去

凑到赵媚那性感的地方,老陈深深的吸了一鼻子。

我的天,真香,慢慢的都是属于赵媚迷人的味道。

偏偏在这时候,赵媚还抬起了她那双修长的玉腿,直接搭在了老陈肩膀上。

看起来她并不介意老陈现在对她所做的事情,她甚至反倒很还欢迎。

只是老陈终究也没有伤口亲吻她,因为在最终关头他看到了赵媚的脸蛋儿。

在那张迷人的脸蛋儿上,此刻充盈着酒醉的红润,那是喝酒喝多了的征兆。

老陈并不想缠着酒醉欺负赵媚,所以他终究也只是在恋恋不舍的又闻了一鼻子后,就卸下赵媚那双裹在黑色丝袜里的玉腿,然后望向了赵媚,你喝了多少?

赵媚撇嘴,根本不搭理她,只管继续喝酒,哪怕丝袜玉腿在老陈手里抚摸她也不在乎。

老陈深吸口气,强忍住对赵媚的冲动对她说道:我扶你进屋睡觉。

赵媚不想进屋睡觉,第一时间就把老陈给推开,一边去,不要打扰我喝酒!

老陈怎么可能真的不管赵媚,他干脆也不走了,一屁股坐在了赵媚的身旁。

赵媚也不反感,看来此刻只要不耽误她喝酒,老陈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包括跟她干那个。

老陈阻止赵媚喝酒了,也不要让她去睡觉了,仅是在旁注视着她。

老板娘,我喜欢你很久了,我打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喜欢上了你,我

趁着赵媚酒醉的状态,老陈跟她告白,只是告白刚开口呢,赵媚就接话了。

你打第一眼见到我的时候就想上我?老陈,你真是个流氓!

老陈很无语,我是喜欢上你!

赵媚嗤笑,想上我和喜欢上我还不是一回事啊,还喜欢上我,好像你上过我似的。

老陈不说了,跟醉酒的人没法讲道理,有这讲道的工夫,还不如研究研究赵媚的身子呢,黑丝袜大长腿,小裤低下优美动人的轮廓,看着多性感,多带劲!

可就在他低着头打量赵媚那性感地方的时候,却突然发现了异样。

因为他渐渐发现,那条雪白的小裤竟然见湿了,他都没动赵媚,赵媚怎么会这样呢?

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怀疑赵媚是不是尿了,可随后就发现赵媚并不是尿了,而是红了。

那条原本雪白的小裤,渐渐有了红润的迹象,最终渗出了血丝。

老陈当时就给吓坏了,老板娘,你别喝了,你都喝的尿血了!

啊?赵媚愣愣的低头看了眼,随即在醉酒中咯咯娇笑,你傻不傻呀你,大姨妈!

死样儿,这么大年纪了连女人会来大姨妈都不知道,你以为都跟你们男人似的,一辈子都不放血,跟个活王八似的呀,你可真有意

话正说着呢,赵媚就发现老陈裤子上也粘着血,于是她就诧异了,你也来大姨妈了?!

老陈相当相当的无语,我那是伤好不好,不是来女人的那个了!!!

不再搭理赵媚,老陈直接把她酒杯夺下,然后强行将她抱起带回了屋内。

赵媚酒红着小脸儿各种抗拒,但就是挣脱不了老陈的怀抱。

她都急了,老陈你是不是人,我都来大姨妈了你还要跟我做,你是畜生!

被骂的老陈直接把赵媚给丢到了大床上,都懒得搭理她。

我告诉你,我老陈是正儿八经的男人,你别以为我跟你丈夫似的,他才是畜生!

严重抗议郑重声明过后,老陈就弯腰扒拉起了赵媚的丝袜。

这时候赵媚也不反抗了,尽管让老陈给她拽下丝袜后又脱小裤。

男人啊男人,一个个都是口是心非的狗东西,有一个算一个,都是狗东西,畜生!

赵媚骂赵媚的,老陈干老陈的,对于赵媚说什么他充耳不闻。

在把赵媚的小裤扒掉后,他第一时间就看到了那性感的旖旎处。

真的好诱惑人,他不知多少次想要进去这里面,去感受属于赵媚的温柔与娇媚,如果换做平常他可能也就忍不住的脱裤子往里闯了,但是今天他并没有,毕竟他不是真的畜生。

看了眼闭上眼睛躺在床上一副任人鱼肉的赵媚,老陈直接转身往衣柜走去。

各种翻弄各种找,最终还是在赵媚的包里找到了姨妈巾,当然,还有之前那条白色小裤。

看来赵媚挺喜欢白色小裤的,刚刚脱下那条也是白色的,只不过那条见红了,这条见湿了。

重新回到赵媚屋内,老陈来到床前,然后就低着头研究姨妈巾。

这玩意儿他又没用过,当然得研究了。

醉醺醺的赵媚却在这时候睁开了眼睛,望着老陈忙碌的身影。

随后,她就见到老陈把姨妈巾上的贴纸给撕开了,随即更是在她身下比划了比划,然后给贴了上去,看起来还怕贴的不平整,又拿手给按了按,捋平了。

赵媚很是无语,老陈,你是傻吗?

老陈刚贴完呢,就听到了赵媚的评价,他很郁闷,我怕你弄脏了床单,你应该谢谢我!

赵媚直接伸手捂住了眼睛,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老陈了。

但事实情况还是要告诉老陈的,于是她对老陈说道:姨妈巾是贴在小裤上的,不是贴在我那里,你这样给我贴上,我撕下来的时候不会痛吗?你难道没有拿胶带纸粘过腿毛?

老陈还真没拿胶带纸粘过腿毛,不过想想好像的确是挺有道理的。

给赵媚贴在那个地方,到时候狠狠用力一撕,那胶带上面会不会有些东西啊

做错事情就得赶紧改,想着还没粘紧,于是老陈又伸手给赵媚‘哧啦’一下子撕了一半下来。

赵媚当时就痛的夹紧了双腿,老陈,你混蛋!!!

呃呃这事就尴尬了,虽然上面的确沾了些东西,可才撕了一半呢,剩下的撕不撕啊?

当老陈问起赵媚的时候,赵媚没有回答。

只是在稍稍沉默过后一把抓住姨妈巾,用力将另一半也给撕落下来。

下一刻,那姨妈巾就被她挥手摔在了老陈脸上。

还挺痛,老陈抹了把脸,卧槽,姨妈巾这么重,都给我打出血来了?!

赵媚又好气又好气,但酒醉上头的她实在睁不开眼睛了,只是迷糊着嘟哝,我的。

老陈这才回过神来,好像是赵媚的。

他就说嘛,姨妈巾又不是什么杀伤性武器,怎么还能打出血来呢

随后的时间里,老陈就给赵媚找了条新小裤,还真都是白的。

把姨妈巾贴好,然后帮赵媚穿在了身上,又把原本褪到一半的黑丝袜给赵媚提了上去。

一切都收拾利索后,老陈这才站起身来,准备去卫生间洗个手。

可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却有只小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下一刻,赵媚含糊不清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老陈,别走,我要你留下来陪我。

回转过身,看到赵媚酒醉的模样老陈有些心疼。

他所稀罕的女人,在人家那却弃之如敝履,把人给伤成这样,真是

所以最终他也没走,仅是脱光衣服,然后就将赵媚搂在了怀里。

他没有什么旖旎的心思,就是想单纯的搂着赵媚,给予她温暖。

可是温暖的好像有些过了,赵媚似乎嫌弃太温暖,直接把T恤脱了,连胸杯都被甩飞。

随后,她就重新扎如老陈的怀抱,紧紧的拥抱着老陈沉沉睡去。

她是睡的香了,可老陈睡不着了,那两蓬娇媚在他身前零隔阂的贴着,好难受。

而这种难受也反应在了身下,不由自主的就崛起了,更是顶在了赵媚那儿

这一晚上了是把老陈给熬坏了,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

直至过了两个多小时,这还好容易睡着,原因是他双腿夹住了赵媚那条裹在黑色丝袜里的美腿,蹭了几下还挺舒服的,虽然没有弄出来,可至少也算是聊以宽慰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老陈正睡的舒服,突然有嗷的一声尖叫把他给吓醒。

下一刻,他就看到赵媚坐在床上,双手捂住胸前,惊慌又带着羞愤的注视着老陈。

你怎么进来的,你为什么跟我睡在一个床上,臭混蛋,大流氓!

老陈被骂的好冤枉,老板娘,昨晚的事情你一点都不记得了?

赵媚还真不记得,不过好在在随后老陈的提醒下,她这才隐隐约约回忆起来。

尤其是看到自己小裤上的卫生巾后,就彻底回想起来了,的确是老陈说的那么回事。

想到自己冤枉了老陈,赵媚有些不好意思。

只不过就在这时候,她无意中看大了老陈腿上包扎的伤口,于是她很诧异,你腿怎么了,难道是在昨天晚上我弄的?

赵媚都有些不敢相信,不敢相信酒醉后的自己竟然那么狂暴,把人老陈腿都给弄伤了。

老陈本想打趣她一下借机承认,但想想赵媚已经这么倒霉了,再打趣她有些不合适,于是就对她说出了实情,表明是为了救那个新来的夏晓彤被混混给扎伤的。

赵媚看了眼伤口,还挺吓人的,但想想老陈都伤成这样了还惦记着自己,心里又暖暖的。

想想自家丈夫那个畜生,再对比下老陈,赵媚觉得老陈真是个好人。

可就在她这么想的时候,老陈却伸手摸向了她的身前,老板娘,你真美,哪都美。

老陈也不是故意的,可就是忍不住,毕竟赵媚刚才松开手了,任那儿绽放出来,他实在受不了那唯美的诱惑,因此也就伸手摸了上去。

赵媚好羞,虽然不是第一次被老陈摸了,可毕竟也没到多么熟悉的地步。

所以只让老陈摸了几把,她就羞羞的将老陈手给打开,别摸了,怪难受的,我来大姨妈了。

老陈明白赵媚的意思,她是说大姨妈来了,万一摸的她上火了也不方便解决。

可是明白是一回事,能不能这样做就是另外一回事。

将被子彻底掀开,老陈将自己的暴躁展现出来,你看,我昨晚怎么过的。

哪还用老陈说,赵媚第一眼就看到了,老陈那好凶,看起来老陈昨晚也是憋闷到不行。

想想自己不让老陈走,老陈被憋闷成这个样子,赵媚心里就觉得有些对不起老陈。

那、那我用手帮你吧,你看着我的身子就好,别动了,我难受

接下来的事情,那自然就是顺理成章了,老陈在赵媚的小手伺候下,好好享受了一番。

但赵媚何尝又不享受,足足半个多小时呢,还没给老陈弄出来,手脖子都酸了,而且说好的只看看,老陈根本不干,对她身前又吃又抹的,让她难受的要死要活的。

最终更是旖旎的央求着老陈,让老陈别再动了,不然她就要死了。

终究老陈也没再继续动下去,而赵媚也没有继续动下去。

因为在这个过程中赵媚又接到了小三的电话,小三让她赶紧死过去离婚,别当癞皮狗。

这是小三的原话,让赵媚很是生气。

但她终究还是决定离婚,对于一个出轨又无能的丈夫,她没什么可眷恋的,连赌气都不想!

只是就在赵媚起身准备下床的时候,老陈却猛地一把将她给扑倒,随即又在她身前吃了起来。

赵媚都急了,哎呀老陈,你别弄了,我好难受,好难受

老陈终究也没能在赵媚那获取到更多,毕竟赵媚有大姨妈保护着。

在穿好衣服一同下口后,老陈骑上了电动车,而赵媚则打开车门准备上车。

不过在上车前,赵媚思来想去还是留给了老陈一句话——

我们之间的事情,就当是对于那天晚上在你家的结束,以后不会再有这方面关系的。

话说完,赵媚就开车走人了。

她知道老陈是个好人,也记起来老陈昨晚说喜欢她的事情,可她并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哪怕晚上独自一人的时候她会动手自我解决,但那毕竟是她自己的隐私,不涉及到道德层面上。

深吸口气,赵媚不再多想,收敛心情开车前往民政局。

老陈坐在电动车上,心中也琢磨不透赵媚到底在想什么。

但既然他还是羽毛球馆的教练,那么他完全有理由相信,跟赵媚的关系绝不会到此结束。

门都打开了,贼会不进去?怎么可能

接下来的一天时间里,老陈就在羽毛球馆各种忙碌着。

这一忙碌就是一整天,连吃饭都是叫外卖,没有多少空闲。

这还是腿伤着的了缘故,不然的话还得陪练,会更累。

而这整整一天的时间里,赵媚也没有过来,料想应该是离婚的事情让她心情不爽。

到了晚上的时候,老陈送走了最后一位客人,然后又叽叽喳喳的一群人过来了。

老远看都是些女孩,穿的挺青春靓丽,到近前后才发现竟然是夏晓彤个她的女同学。

大叔好!

一群漂亮女生跟老陈打过招呼后,夏晓彤就对老陈说道:大叔,我想请你帮个忙。

这忙还用说呀,老陈当时就猜到了,打羽毛球是吧,没关系的,上去吧!

不就是晚关会儿门吗?无所谓的事情,反正也不消耗些什么,毕竟夏晓彤在这工作呢,相信就是赵媚在这里,也会痛快答应下来的,他们俩都是很热情的人。

但夏晓彤却是选择摇头,而且看起来脸上还有些羞赧。

不是的大叔,我想请你帮的忙,不是这个。

老陈很诧异,不知道夏晓彤带着好几个漂亮女孩过来,让自己帮的忙会是什么。

随后他猜测着是不是夏晓彤需要请客了,但是身上没钱,但夏晓彤继续摇头否认,却也不说具体帮忙的事情是什么。

老陈猜不透了,转身就要离开,你不说我可回家了,忙活一天挺累的。

见老陈要走,夏晓彤当时就急眼了,老陈真要是走了,那今晚她回宿舍还不被室友们给活活折腾死,她当然不愿意接受这种事情了。

因而在下一刻,夏晓彤就强忍着心头羞意,对老陈说道:大叔,我想、我想

我想让你脱下裤子来让我的室友们看看你的伤口,我们都是外科的学生,这会让我们增加很多实践性的知识,所以请大叔你帮帮吧,拜托了!

说着,夏晓彤就把脑袋低下去,羞红着脸不敢看老陈。

老陈也是懵了,六个女学生,个个年轻又漂亮,其中三个还小丝袜大长腿的,看着特别的性感,他这要当着六个女学生的面把裤子给脱了,夏晓彤跟她们还要研究他,这

大叔,你就让我们看看嘛,我们考试快要不及格了,会被开除的。

大叔,您不要害羞啦,我们都不害羞,您还害什么羞呀!

快点吧大叔,您快脱下裤子来给我们看看,我们都迫不及待了

人已赞赏
小说

宠文多肉到处做/污小说片段宠妃密多汁

2020-8-2 18:55:20

小说

奶是不是越吸越舒服:四个人一起换着做刺激文章

2020-8-2 18:55:3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