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污污污出水小故事/皇上被臣子压在龙椅上鲤鱼乡

小菇还是很害怕的样子,微微抬头看卢畊弘一眼,然后灵蛇吐信一样快速的把他的外套抓过去把身子包起来,接着还蜷成一团。 卢畊弘皱眉看她,虽然只是惊鸿一瞥,卢畊弘还是看到她脸上的泪痕,还有那惊恐过度的表情,这不像演戏呀! 而且,之前自己那样对她,她都没哭。怎么停个电,她反而哭了呢?这里面有古怪。 就在这时,

小菇还是很害怕的样子,微微抬头看卢畊弘一眼,然后灵蛇吐信一样快速的把他的外套抓过去把身子包起来,接着还蜷成一团。

卢畊弘皱眉看她,虽然只是惊鸿一瞥,卢畊弘还是看到她脸上的泪痕,还有那惊恐过度的表情,这不像演戏呀!

而且,之前自己那样对她,她都没哭。怎么停个电,她反而哭了呢?这里面有古怪。

就在这时,手机亮屏到时自动关闭了,电梯里又变成一团漆黑。

小菇的尖叫声随着黑暗的到来又响了起来。

卢畊弘难受的闭眼承受,却听止音的小菇带着哀求的语气跟他说:你能不能一直开着手机?

为什么?问完卢畊弘还是把手机屏幕按亮了,接着开锁打开手电功能。

手电功能一开,电梯里顿时亮了许多。

小菇抬头看着光源,再往四周扫视,声音发颤的跟卢畊弘说:我有幽闭恐惧症,不能长时间呆在封闭的空间,要不然会紧张,呼吸困难。你快打电话叫人来帮忙,我要出去。

卢畊弘恍然说道:我已经按紧急按钮了,应该很快就有人来。

你是猪啊?你就不能打电话叫人吗?那样不是更快?她说的话虽然强势,但声音更像是撒娇,哀求。

卢畊弘赞同的点了点头,怕她出事赖在自己头上,心里对她的奇怪表现也有些发毛,倒不怕她出去后报警,因为她肯定也怕自己供出她的秘密。

他拨了电梯里的紧急号码,谁知一直没人接。

打着打着,突然手机响起没电关机的声音,卢畊弘看着一愣,跟她说:没电了。

我知道。这次她倒没叫,但害怕的语气非常明显,又缩成了一团。

卢畊弘安慰她说:别怕,有我在呢,检修的应该很快就来了。男人对女人天生就有保护欲,尽管卢畊弘知道她不是好女人。

谁知这一等就是半个多小时,卢畊弘在电梯里大吼大叫也没听到外面有丝毫动静。

电梯里呼吸不畅,小菇就像死了一样,幸好卢畊弘埋怨咒骂的时候听见她弱弱的说:你能不能过来一下?

啊?卢畊弘应声过去,正想问她怎么了,突然一个热烘烘软绵绵的身子贴过来,紧紧的抱住了卢畊弘。

卢畊弘一愣,自然猜到那是小菇,只是想不通她为什么要抱自己,难不成她想自己弄她,借以驱散内心的恐惧?

卢畊弘不知道幽闭恐惧症有多可怕,在电影里也只了解了个大概,倒是知道她现在很脆弱。

卢畊弘都想变身了,突然感觉裤子底下一片清凉,往下一摸,奇怪自语:哪来的水。

小菇身子一颤,更紧的抱住了他。

卢畊弘突然就悟了,揶揄问她说:这是不是你的

小菇身子一颤,一口就咬在了他的手臂上,疼得他呲牙咧嘴的,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都疼成那样了他居然还觉得好笑,嗤的一声刚笑出一半,就被小茹喝止了。

不许笑。

终于逮到机会了,卢畊弘待她松口了坏笑着跟她说:不笑也行,你把单子还给我。

这是卢畊弘重遇她后第一次找到昨晚跟她在酒店时的感觉,像是朋友一样,尽管自己跟她不熟。

一当她是朋友,卢畊弘就又想到了一件事。

貌似小菇这种情况,用聊天分散她的注意力有助于减少她内心的恐惧吧?

卢畊弘打算一直逗她说话。

想的美,你刚才那样对我,等我出去了,我就报警让警察抓你。

卢畊弘一听就不干了:那你别抱我,咱们保持距离。装模作样谁不会呀?

不要。小菇紧紧的搂着他的手臂,一点放开的意思都没有。

感觉到手臂被她那对夹着,卢畊弘意志动摇的说:你再这样我就把刚才没做完的事做了。

你敢。

话是这么说,卢畊弘还是感觉到了小菇的心虚。她心虚什么呀?自己做哪行的,心里没数吗?

卢畊弘开玩笑在她头发上嗅了下,说:你这么香一个大美女抱着我,我就是不敢也控制不住啊!

卢畊弘作势要动手,小菇慌忙松口说:好吧,我答应你。说完带着哭腔跟卢畊弘说:你这样算什么男人,就会欺负女人。她这会儿的表现哪还像个坐台的,这戏演得太过了。按着昨晚她的表现,卢畊弘调戏她,她应该更强势调戏回来才是。难道她喜欢角色扮演?

没跑了,要不然今天怎么是女强呢?

卢畊弘跟她叫屈说:我算什么男人呀?我之前都被你欺负成那样了,就差哭着嚎着求你放过我了。你以为我想像现在这样呀?我也是没办法。我又要供楼又要供车的,很需要这份工作。你把我饭碗砸了,我总得挽救一下吧?对不起!来之前我喝了点酒,没控制住自己。

小菇陷入沉默。

卢畊弘没绷住,把心里憋了许久的疑问说了出来:你为什么要装作不认识我?咱们昨晚明明见过面的。你是伍医生的朋友,我也是伍医生的朋友,你为什么要搅黄我的事?你是不是气我昨晚……昨晚对你的魅力免疫?他挺尴尬的。

你怎么老提昨晚?昨晚我们见过面?在哪里?小菇的语气挺不耐烦的。

卢畊弘无语道:不是说了在花园酒店了吗?

怎么可能,我昨晚明明……等等,你刚刚说什么?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有人喊:里面有人吗?

卢畊弘忙站起回应说:有人,你们老总在这里,你赶紧把电梯打开。

啊?我们老总在里面?马上,马上,我马上打开,您稍等。

小菇挺奇怪的,她根本不管来了救星,只缠着卢畊弘问昨晚的事,卢畊弘却无暇理她,一心催外面的赶快把电梯门弄开,因为在电梯里憋久了他也难受啊!

门被撬开道小缝的时候,卢畊弘突然想到一事,于是把卫衣脱了,叫小菇让开一步,然后把卫衣扔地上擦干了地上的污物。

小菇闷声不向的看着他忙,他想到小茹的上衣都让自己撕成条了,幸好裙子没事,就叫她裹紧外套以防走光,自己光着上身也顾不上了。

门开,他们俩出去,保安见卢畊弘那样,毕恭毕敬的喊了小茹一声白总,然后脸色古怪的看他们。

卢畊弘喝斥他说:别瞎想,你们白总有幽闭恐惧症,一害怕就会浑身发冷。我衣服都给她了,这件让她吐脏了,没法穿。

保安恍然,小菇却红了脸,喊了卢畊弘一声率先走了。

卢畊弘追上以后,她瞪卢畊弘一眼说:今天的事谁都不许说,听到没有?

卢畊弘见她恢复了强势总裁范,还挺怵她的,点头道:没问题。

走远了她奇怪的没有再追问卢畊弘有关昨晚的事,却是回头跟卢畊弘说:你做的策划案我看过了,确实比之前的好很多。明天你代表蓝色闪电跟我去一趟宏文吧,你主讲比较好一点。我会打电话叫你们洪总恢复你的职位的。

卢畊弘向她表示感谢,她叫卢畊弘不要跟着她,然后自己走了。

失而复得,卢畊弘高兴的握了下拳,忽见她又回头,问卢畊弘说: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卢畊弘一愣说:卢畊弘。

那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小茹问他。

卢畊弘挠头自言自语般说:那保安管你叫白总,伍医生叫你小茹,你叫白小茹吗?

小茹吗?小茹低头重复了一遍卢畊弘的话,然后抬头跟卢畊弘说:我叫白晶,记住了。说完没再理卢畊弘,直接走了。

卢畊弘觉得她莫名其妙的,但也没多想,以为她是不想自己在正规场合喊她的风尘艺名。

到家卢畊弘果然接到了洪韬的电话,第二天一早回公司,洪韬把他喊去问话,他闭口不谈跟小菇是白晶,不谈他跟白晶那一波三折的故事,只说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洪韬好像信了,突然跟卢畊弘说:你知道我这么早叫你回来干嘛吗?

卢畊弘说不知道,洪韬就直说了。

叫你早点回来,是想让你给胡伟明讲一下那策划案。这个案子就不用你跟了,我怕你再去还会得罪人。这本来就是胡伟明的单子,后续事项就让胡伟明跟进吧。

卢畊弘急了,争辩说:可是天祥那边指定让我过去。

洪韬嗤笑道:你还真当你是个人物呢?天祥那边之所以这么说,还不是因为是你带着新的策划案过去的。我会跟他们说这案子是胡伟明做的,那就没问题了。

卢畊弘都让他的无耻惊呆了。

为了扶他小舅子,这是打算脸都不要了啊!

在此之前,卢畊弘还没想过要主导这案子,是白晶引起了他的兴趣。

现在案子交回给胡伟明,他自是不愿意,但洪韬是什么人他也清楚,肯定是没得谈了,于是冷哼一声说:行,案子我可以还回给胡伟明,但是抽成我还是有的吧?这是他跟一帮同事熬了一夜的成果,不想白白便宜了胡伟明。

你想什么呢?洪韬嗤笑道:这本来就是胡伟明的单子,你只是在他原有的基础上加了点东西,真当都是你的功劳呢?加班费可以给你算,抽成没有,本来也没打算给你。还有,从今天开始,你组长的职位被撤了,工资减五百。要是愿意,你就留下。要是觉得不满,你可以辞职。

卢畊弘气得握紧拳头,这货为了给他小舅子扫清障碍(卢畊弘跟他小舅子在争空缺的设计总监的位置。),竟做出这么无耻的事。

卢畊弘承认单子是胡伟明的,但什么在原有的基础上修改云云就是扯淡,他们一帮同事赶出来的案子跟胡伟明原来那个根本就不是一回事,虽然有些地方保留了,但占比连一成都没有。

最气人的是,洪韬还趁机给自己降职降薪,卢畊弘都想不干了。

想到自己生活压力实在太大,不宜意气用事,卢畊弘才按下了火气,跟洪韬说:行,希望你不会后悔。直觉告诉他,胡伟明还会搞砸。

你这是跟领导说话的语气吗?赶紧给我滚出去,胡伟明已经在等你了。你要敢藏私,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卢畊弘气极而笑,出去时用力扯了下门,撞墙上嘭一声响,洪韬在后面骂娘他都没理。

公司让这样的人把持,想不倒闭都难。

卢畊弘人一走,洪韬一声冷笑,拿起座机拨了个号,说:伟明,案子我帮你拿回来了,你过去给我好好表现,这单子做好了,我保你做总监。

知道了姐夫,我一定好好表现。

电话放下,体型跟洪韬几乎一模一样而只是年轻了近十岁的胡伟明松了口气。

昨天案子被打回来,他着实挨了顿喷。

没办法他才求姐夫调卢畊弘给他救火,原以为自己已经无缘染指那案子了,没想到峰回路转,天祥那边打电话叫炒卢畊弘鱿鱼,他才刚笑出来,天祥又叫恢复卢畊弘的职务,要不是他姐夫力保,说一定给他抢回来,他都要哭了。

谁升总监,这案子很重要。

他姐夫给到他手上,十拿九稳都让他搞砸了,可见他能力有多渣。

见到卢畊弘,他得意洋洋的说:怎么样?我就说这总监我升定了吧?你还不信。

胡伟明的贴身跟班齐骆在旁边煽风点火:恭喜胡组长,以后就要叫你胡总监了。

胡伟明哈哈大笑:那我也得恭喜你一声,只要我上去了,这组长的位置就是你的。

卢畊弘没理他们,也没给下绊子,老老实实把案子需要重点关注的地方告诉胡伟明了,主要他觉得以胡伟明的智商,是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吃透这些东西。

胡伟明经过紧急培训趾高气昂的离开,卢畊弘干脆请假回家休息,说之前熬的夜精神还没恢复。

洪韬没拦他,直接就批了。

卢畊弘一出公司就接到了伍苇静的电话,安全起见,她叫卢畊弘去医院再做些检查,测一下身体各项指标正不正常。

卢畊弘见到伍苇静心情才好起来,还以为她又会叫自己给她看,谁知她只是给开了个单子,递过来说:你去找小米,她在护士站那边。你让她带你去做检查,完了你回来我有话跟你说。

卢畊弘一听就明白了,她这是在给自己跟潘小米制造独处的机会。

卢畊弘找到潘小米还挺尴尬的,她也有点不好意思,不敢看卢畊弘,轻声说:你跟我来吧。

卢畊弘在后面看着她的臀又是一番激动,尤其想到昨天自己曾看着她爆发。

一项项的做着检查,每一项等待的间隙潘小米都离卢畊弘很远,卢畊弘也没好意思跟她说话。

直到把所有检查都做完,他们说的话加起来都没两句完整的。

回到伍苇静的办公室,她把门关了,过来笑眯眯问卢畊弘说:怎么样?刚才有仔细看小米吧?不瞒你说,她是我们科室长得最漂亮,身材最好的姑娘,想追她的人多着呢。你要是对她有兴趣,我帮你约她,

她这话卢畊弘不爱听,反驳说:谁说的?我觉得你们科室你最漂亮。

伍苇静脸一红说:我说的是未婚的。

已婚怎么了?已婚就没有选美权了吗?我说你是最漂亮的,那你就是最漂亮的,别人都比不了。卢畊弘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激动,说着说着,看着伍苇静红艳艳的香唇,还有那对挺在自己面前的高山,他一下子就失控了,欺身搂着伍苇静就吻起来。

卢畊弘的性子本来挺内向的,从来都没试过对女人这样,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碰到伍苇静,他就像着了魔一样,变得都不像自己了。

伍苇静都惊呆了,卢畊弘吻了她好一会儿她才惊醒过来,猛的推开卢畊弘说:你干嘛呢?我是你嫂子。

屁!我明天就跟徐岱川绝交。

说着卢畊弘又冲过去想亲,却被伍苇静啪的打了一巴掌。

她脸上又青又白的,骂卢畊弘说:你怎么可以这样?我是你哥们的老婆。

卢畊弘捂着脸不肯认错:哥们的老婆又怎么样?我看他挺不尊重你的,在外人面前对你呼呼喝喝,使唤来使唤去的。

伍苇静愣了下才开始争辩:我是他老婆,他不使唤我使唤谁?

不是一回事。使唤自己老婆跟使唤佣人不是一个概念。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伍苇静听完黯然,卢畊弘知道说中她心事了,于是加把劲说:我知道你对我也是有感觉的,要不然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不会老偷偷看我。还有昨天晚上,你要是对我没感觉,你怎么可能那样帮我治病?

他这可不是胡编乱造,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伍苇静确实经常偷偷看他,有点像在向他抛媚眼,要不然他也不会那么快沦陷。

没有,你别瞎说。我只是觉得你像一个我认识的人,所以才看多了几眼。至于昨晚……我……我……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单纯的想帮你治病。

撒谎。卢畊弘见她眼神闪烁就知道她言不由衷。

伍苇静被他一再逼迫,终于撑不住了,强行把他推出去说:你走吧,等化验结果出来我会通知你的。

门开着,卢畊弘要继续闹,对她名声不好,所以只得恨恨的甩手说:行,那我先走了。

难得这么有勇气向她表白,卢畊弘没想到会以失败告终。但也不算全无收获,起码卢畊弘认定了她跟徐岱川的感情真出问题了。

胡伟明信心满满的去到天祥,他先去找了陆胜今,陆胜今诧异问他说:怎么是你?昨天那姓卢的呢?

胡伟明从公文包里拿出条烟,笑眯眯的放在他桌面上说:我姐夫叫我过来的,麻烦你关照一下。

陆胜今打开盒子看了一眼,有些为难的说:可是我们白总指定了让姓卢的跟她去宏文。

胡伟明又从公文包里拿出条烟放下说:陆总您能力这么强,肯定能说服你们白总的。姓卢的算什么?他在我们公司只是个小喽啰,你们白总点他名字没什么特殊意义,之前不还叫我们老板炒他的鱿鱼吗?

陆胜今把两条烟扫进抽屉里,这好处费够了,他自是笑脸相迎说:那行,我帮你说说,应该没问题的。

带着胡伟明去见白晶,白晶一见是陌生面孔,放下笔皱眉问陆胜今说:他是谁?蓝色闪电的人到了吗?

陆胜今陪着笑说:这位就是蓝色闪电的,姓胡,叫胡伟明。案子就是他做的,昨天因为没空,才交给那个姓卢的带过来。

胡伟明第一次来的时候没见着白晶,单子是陆胜今看都不看,直接采用提交上去的,只是无意间被白晶看到,这才打了回来。

他介绍胡伟明的时候也有点战战兢兢的,因为这年轻女总脾气不好他是领教过的。

胡伟明却不了解情况,见白晶是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他眼睛一亮,就直勾勾的盯着看,尤其在白晶的臀线跟山巅上流连,殊不知已经引起白晶的不快。

白晶一声冷哼说:你把姓卢的找过来,我只跟姓卢的过去。

陆胜今看一眼胡伟明,为难的跟白晶说:联系不上。我给他打过电话了,他不接。

胡伟明觉得自己表现的机会到了,就跳出来附和说:那家伙有点不服管教,他仗着自己有点本事,经常连我们老板都不放在眼里,可能是昨晚又跑去喝酒喝通宵了,现在都没醒吧。

胡伟明丝毫没意识到自己这样贬低自己的同事,等同于抹黑公司,他还洋洋得意的,仿佛自己是劳模一样。

白晶一听,脸却是红了。

她想到昨晚卢畊弘喝醉酒冒犯她的事,尤其今天早上她赶回来到保安室调监控录像,从视频里看到卢畊弘那可怕的规模,她吓得腿都软了。

昨晚要是让卢畊弘得逞,只怕命都没了。

那家伙没头没脑的,居然不知道电梯里是有摄像头的,幸好保安没有时时刻刻盯着看,才让他躲过当场被抓的命运。

她也是早上才想起这回事,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居然不舍得删,只把视频记录那一段抽出来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过。

按说应该是没有的,要不然公司早传开了。像这种视频记录,一般情况下除非当场看到,要不然事后很少有人翻看,除非有特殊情况。

胡伟明还以为白晶脸红是因为自己,正想再吹嘘几句,却听白晶问他说:这案子真是你做的?

不知道怎么回事,白晶突然有点怵见卢畊弘,所以打算给个机会给眼前这个有点讨厌的人。

胡伟明一挺腰杆说:当然。

那你说说你的设计理念是什么,我看你解说水平怎么样。

胡伟明对自己的口才还是挺有自信的,他把自己能在蓝色闪电混得风生水起归功于自己口才好。

他打开文件夹侃侃而谈,开始还像模像样的,只是越往后就越磕巴。

人的记忆是有限的,如果是自己做的东西,怎么都会有个大概的印象。但如果不是自己做的,像胡伟明这样临急抱佛脚,总会有些东西讲不明白,越到最后,印象就会越模糊,这就是卢畊弘不怕教他的主要原因。

见胡伟明越讲越慢,陆胜今察言观色,见白晶在皱眉,他都急了。

早知道洪韬这小舅子是这种货色,他说什么也不敢帮忙。现在后悔也迟了,只好打断胡伟明跟白晶说:白总,讲这么多就行了吧,全讲完太耽误功夫了,宏文那边催着呢。

谁知白晶摆手问胡伟明说:这案子真是你做的?

胡伟明还不知道自己露馅了,他以为天祥的美女老总想赞他呢,所以得意洋洋的说:对啊!这案子花了我很多功夫,要是时间能再长一点的话,我能做得更好。

白晶点头说:那你把文件夹合上,我问你几个问题。

陆胜今一听,汗都下来了。

胡伟明还挺自信的,合上文件夹微笑着看白晶。

白晶翻着自己手上的备份文案接连提了几个问题,胡伟明一个都答不上,竟还笑呵呵的说:白总,案子虽然是我做的,但不代表我就能全部背下来吧?你这样我没办法发挥出水平呀!

白晶眯着眼看他,倒是没发火,只是冷冷的跟他说:限你一个小时内把你们公司的卢畊弘叫过来,如果你们蓝色闪电连这点诚意都没有,咱们也没必要合作了。

人已赞赏
小说

前后门一起进感觉|又粗又长进美妇后菊

2020-8-2 18:54:24

小说

和校花教室激情|美妇抬高肥白的大屁股

2020-8-2 18:54:3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