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后门一起进感觉|又粗又长进美妇后菊

李香虽然上了年纪,但胜在保养不错,肌肤稍显暗淡,但也不差,此刻脸红脖粉的样子颇有几分大姑娘的韵味。而且从气质上,陈川能感觉到李香要比蒋楠成熟得太多,要说蒋楠是刚刚熟透的红苹果的话,那李香就是一夺绽放正艳的火红玫瑰。 两者各有各的味道,各有各的特色。 蒋楠胜在年轻,无论是身材还是颜值都要胜过李香一筹,

李香虽然上了年纪,但胜在保养不错,肌肤稍显暗淡,但也不差,此刻脸红脖粉的样子颇有几分大姑娘的韵味。而且从气质上,陈川能感觉到李香要比蒋楠成熟得太多,要说蒋楠是刚刚熟透的红苹果的话,那李香就是一夺绽放正艳的火红玫瑰。

两者各有各的味道,各有各的特色。

蒋楠胜在年轻,无论是身材还是颜值都要胜过李香一筹,但就论气质的话,蒋楠要比李香弱上那么几分。

哦。蒋楠轻哦了一声:可能是妈您刚来不太习惯城里的气候吧,城里要比我们老家热很多的,等习惯一段时间就好了。

嗯,妈也是这样觉得的。对了,王海呢?李香四下看了看,并没有见到女婿的身影。

他出去买酒和醋去了。

咔吧正说着,房门就被打开了,王海拧着几瓶酒走了进来。

瞧着人都在,他连忙笑了笑,看向蒋楠道:老婆,可以开饭了。

嗯,我去拿碗筷。

陈兄弟,你喝酒的吧,我陪你喝两杯?坐到餐桌上,王海拧开刚买的五粮液,给陈川满了一杯。

本来陈川是不喝酒的,但是架不住王海的客气,他点了点头:那就喝一点儿吧,但是王大哥你得着我点,我酒量不大好。

没事,我也不好,图个气氛嘛。来陈兄弟,我敬你一杯。王海举起了酒杯和陈川碰了一下,一两白酒瞬间就下了两人的肚子。

王海倒好一点,因为工作的关系,他经常出差什么的,应酬方面总离不开酒,一杯酒下肚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陈川可不就那么好了,平时他都不怎么喝白酒,这一两白酒下肚,直感觉喉咙到胃都是一阵火辣辣的。

陈兄弟,酒量不错啊。来,再走一个。王海又满上敬了陈川一杯。

一来二去的很快三杯酒就下肚,陈川发现自己脑袋开始有些泛迷糊了,晕晕的,肚子还特别难受。果然,他这点小酒量是架不住半斤白酒的,现在已经开始在醉了。

而那边王海还在劝着酒。

不行了王大哥,我不能再喝了,再喝就得醉了。陈川红着眼说道。

成,那你少喝一点,吃菜。王海倒也没有压陈川酒,看得出来陈川酒量确实不行,别把人搞醉了,回头遭老婆骂。他自己自斟自饮起来。

见王海没有压他酒,陈川总算送了口气,刚准备夹菜,忽然的,他感觉自己的脚上被人轻轻踩了两下。陈川连忙低头看去,就见坐在对面的蒋楠伸着一只脚丫子正轻轻在踩他的脚。

一只小巧的拖鞋正搁在他脚旁边,蒋楠是光着脚丫的,清晰可见她漂亮迷人而精致的脚趾。

他和王海坐在一起,李香和蒋楠坐在他们的对面。很明显,蒋楠这时候轻踩他的脚,是提醒他别逞能,喝不下去就别喝了。

陈川心里一暖,刚想用眼神或者用脚也挠一下蒋楠回应她,但是眼神在扫到一旁的李香时,陈川立马愣住了。

此刻李香的腿并没有并拢在一起,岔开不少。穿着的又是特别短裙子,这一岔开来,陈川立马就看到了李香裙底

这女人居然还穿着刚才那条小裤!这样的发现让陈川大吃了一惊,白色的丝织小裤上的小地图清晰可见,甚至看得仔细了,还能看到

正在吃饭的李香,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被人偷看了,还在津津有味的吃着菜。

忽然她感觉到有些不舒服,这时,她把手伸到了餐桌底下,双腿岔开,偷偷在上面挠了挠。

噗!"

看到李香如此的操作,陈川差点没将眼珠子给瞪出来。这女人也太那个啥了吧?竟然吃饭的时候挠那里!

陈川一眨不眨的盯着李香的手,不过遗憾的是,李香并没有挠太久,就把手抽了回去,同时也把腿合拢上了。除了两条丰腴的大腿以外,其他的啥都看不到了。

呼陈川深吸了一口气,有些惋惜的将头抬了起来,夹了一块鸡肉扔进嘴里,但却嚼不出鸡肉的味道来。

他此刻心里别提多不安生了,只感觉一阵口干舌燥,胸口像是包了一团特别炙热的火焰,特别需要发泄。加之刚才又喝了酒,此间滋味,更是浓烈翻倍。

喝了酒的男人,对于那方面的事情,往往要比平时不喝酒浓烈数倍。

看着近在眼前的母女花,陈川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再看了看一旁的王海,见他正闷头喝酒,于是乎,一个大胆的念头突兀出现,陈川仰头将杯子里的酒给灌进肚里,然后大胆的将手从餐桌底下朝对面的蒋楠伸了过去

很快的,他就摸到了蒋楠的小腿,肌肤滑腻,手感极佳。

正在吃饭的蒋楠,忽然感觉自己的小腿被人抓住了,顿时身体一震,脸色当即煞白,眼里布满了惊恐,她的小嘴张大,想要惊叫,但是看到对面坐着的老公后,立马又吓得吞了回去。

低头一看,陈川那家伙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攀到了她的小腿上,正往上肆虐着。

那种异样的刺激之感,传入她的肌肤,渗透到中枢神经,让她特别兴奋。同时又特别惊恐,这要是让李香和老公王海发现的话,那可如何是好!

嗯偏就在这时,蒋楠感觉裙底一热,全身紧绷,一种特别兴奋的感觉涌上心头,她情不自禁的发出了声音。

天呀,陈川这家伙竟然把手伸到了

小楠,你怎么了?叫得那么怪,是被鱼刺卡到了吗?李香还不知道蒋楠是怎么回事,还以为是被鱼刺卡到喉咙了呢,立马关心道。

啊没,没事。刚刚不小心被噎到了。蒋楠吓了一跳,脸色瞬间由白转红,心虚的解释道。

噎到了?哦那注意一点儿啊,吃饭别太急了。李香表面这么说。但是心底有些不信,要是被噎到的话,脸色能是红的?到底怎么回事?

她眼睛狐疑转了两圈,然后扫了扫对面的陈川,见陈川表情相当享受,一股不好的感觉立马涌上心头,她下意识的低头一看,瞬间就被眼前所呈现的一幕惊得瞠目结舌!

陈川这家伙竟然把手伸到了女儿大腿上!天!

李香懵了,顷刻间脑袋一片空白。她根本想不到一向保守的女儿,竟然和陈川有这种关系。难怪刚才进屋的时候没有穿小衣,她就觉得奇怪呢,现在看来,她哪里是走得着急忘记穿了,根本就是让陈川这家伙给扒掉了!

怎么办?我应该揭穿还是装作没看到?李香艰难的在心底抉择着。

揭穿吧,闹不好王海会和女儿离婚,因此可能导致陈川和王海大打出手。不揭穿吧,她心底又特别气愤。

很是矛盾,几番犹豫后,李香深吸了口气,最终她还是决定装作不知情的样子。

女儿大了,她有她的想法,这种事要是当面揭穿的话,弄不好会惹出麻烦。

但是也不能看着他这样欺负闺女,必须给这家伙一点警告。

李香在心底沉吟了一下,然后提脚就踹了陈川一脚,然后目光冷冷的盯着他。那意思:王八蛋!你再敢胡来,可别怪老娘对你不客气了。

正在兴头上的陈川,忽然挨了李香一脚,当时差点没把他魂给吓出来。手里的动作连忙停了下来,一看,李香正用吃人般的目光瞪着他。

他立马就明白了,他的举动被李香识破了啊,李香踢他是在警告他呢。

我去,这么隐秘的动作,没想到会被李香发现。陈川感觉有些慌慌的,可不是吗?当着人老公和老妈的面,调戏蒋楠,被人妈妈发现,要是他不心慌那才是怪事了。

可是

陈川思考了一下,很快他就明白了过来,李香虽然识破了他的动机,但是没把这事挑明,只是踢了他一脚,说明李香不想拆穿他。

这样的话,那就没什么可担心了啊。

把问题关键想清楚以后,陈川心底放宽了不少,作祟心理的驱使下,陈川非但没有收手,反而更加大胆的把手转移到了李香的腿上

正低头吃饭的李香,感觉到大腿传来一阵异样之感,忽然身躯一震,瞳孔放大,吃惊的看着陈川。

这家伙也太放肆了吧?调戏了她女儿不算,现在又调戏起她来了!

感觉到那只有些粗糙而滚烫的大手,正逐渐毕竟她的要处,李香身体一颤,连忙用双腿将陈川作恶的手给夹住,阻止他前进。

一颗心都紧张到了嗓子眼。

嗯?

陈川没想到李香反应会如此之快,竟然用腿将他的手给夹住了,他在心底嘿嘿笑了笑,并没有因此而退缩。而是用力的将李香腿给撑开了,然后顺势就伸了过去。

触手就感觉到一种淡淡的温热,陈川并没有着急着大肆挑逗李香,而是轻轻的在上面画着圈圈。

瞬间,一种痒痒的,特别煎熬的感觉就涌入李香心头,在这样的情况下,李香没忍住情不自禁的将双腿分开了不少。

脸上随即呈现出一副不知道是享受还是痛苦的表情。

她大眼睛紧张的看着陈川,用力的摇着头,提醒陈川别乱来。陈川置若盲闻,继续着。

他能感觉到李香要比蒋楠敏感得多,身体颤抖幅度很大,这让他特别兴奋。

让你刚才踢我,看我怎么收拾你。陈川在心底坏笑了两声,然后伸出两根手指,轻轻将丝织裤挑开了

感觉到陈川的动作,李香如坐针毡,身体抖动幅度愈发强烈起来,他惊恐的看着陈川,这一刻身体紧绷如弓,十指紧紧抓着座椅。

她能清晰的感觉到陈川的手指好像

嗯某一刻,李香忽然将下巴扬得高高的,发出一声沉闷的音调。整个人靠在座椅上抖做一碗水,浑身像是散架了一把,瘫软无力。

妈,您怎么了?察觉到李香的异样,一旁的蒋楠连忙关心的问道。

没,没怎么。就是感觉身体有些,有些不太舒服。蒋楠抿着嘴唇,忍着心底那种极度兴奋的感觉,心虚的解释着。

她可不敢让女儿发现这一幕。

陈川也不敢玩得太过,此刻连忙把手抽了回来,装作一没事人的样子。偷偷打量着李香。

此刻的李香,面红似霞,大眼睛水汪汪的,那模样别提多惹人眼了。

我,我先回房间休息去了,李香不敢多待,担心会被女儿姑爷发现出她的异样,连忙匆匆站了起来,回了房间。

妈可能是感冒了,让她休息一会儿吧,明儿个我去给她买点药。王海根本不知道丈母狼是因为什么而身体不舒服,看她的样子以为是感冒了呢。

嗯。我们继续吃吧。蒋楠嗯了一句,说道。

来,陈兄弟。我们再喝两杯。

好,我敬你王大哥。

陈川又和王海喝上了,边喝边聊,蒋楠在一旁静静的听着。

很快的,两瓶五粮液就见了底,其中有一瓶多都进了王海的肚子。不得不说,王海的酒量确实大得吓人,要是跟他硬拼的话,就算两个陈川也喝不过他一个王海。

所以陈川很聪明的每次在和王海喝酒的时候都只喝一口,而王海则是一喝喝一杯。

这不,这会儿王海应该是喝多了,说话也开始胡言乱语起来。

陈兄弟,看你挺帅气的,在学校里估计没少被女生追吧?我跟你说,不是大哥我吹牛,想当初我上大学那会儿,那可是名副其实的系草,有很多女学生嚷嚷着要跟我生孩子处对象,我嫌她们屁股太小了,生不出来儿子,所以没答应她们

你别看我现在是搞IT的,其实我以前是个文青,唱歌跳舞喝酒嫖妹不能说是嫖,应该说是把,对就是把。我可是样样精通。只是砰

没有只是了,王海脑袋一偏躺桌上了。大兄弟这是喝高了啊,怎么什么话都瞎说呢。

陈川恶汗不已。都说酒醉的男人胆子大,这可不就是一活生生的例子吗?

蒋楠早已生气得俏脸发白,就差拧着王海的耳朵,问他一声:你嫖的哪个妹子!带我去看看!

楠姐,你别生气。王大哥这是喝高了啊。看着蒋楠生气的表情,陈川帮王海说了句好话。

哼!就知道喝,喝多了就吹。他有这能耐,用得着一个月领那五六千块钱!蒋楠没好气的骂道了一句,然后起身开始收拾餐桌。

人已赞赏
小说

深深地挺进处女子宫|老板让我上班带跳蚤

2020-8-2 18:54:00

小说

污污污污出水小故事/皇上被臣子压在龙椅上鲤鱼乡

2020-8-2 18:54:2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