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毕业给室友口|宝贝乖让我待在你里面H

而林嘉怡似乎也意识到现在还是在医务室外面,随时都可能会有人过来看病,想到了刚才那般奔放的表现,她的脸颊红得跟火烧似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张张老师,有人要来了,我得走了。 看着她惊慌失措仓皇离去的倩影,也不知道是何缘故,我心里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紧张刺激

而林嘉怡似乎也意识到现在还是在医务室外面,随时都可能会有人过来看病,想到了刚才那般奔放的表现,她的脸颊红得跟火烧似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张张老师,有人要来了,我得走了。

看着她惊慌失措仓皇离去的倩影,也不知道是何缘故,我心里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紧张刺激感油然而生。

或许是因为我们两个人身份悬殊的缘故,她是这所学校的学生,而我是这所学校的校医,也算是半个老师,这种别样的禁忌关系,总是能够最大限度的刺激一个人的荷尔蒙。

而且刚刚跟她在医务室门口的这番激情,像极了一对偷换的男女。

不过这刺激归刺激,但我知道我跟林嘉怡的这种关系绝不可以在人前曝光。

毕竟我能不能留在这所学校继续任职还两说,再者,林嘉怡可是学校公认的校花,郁金香中学品学兼优的代表。

如果被学校知道了她跟我搅和在了一起,我丢掉工作是小,但让林嘉怡成为众矢之的那可就罪过了。

如此一来,以后在学校公共场合,至少明面上还是得跟这妮子适当的保持距离了。

医务室。

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后,我整个下午都在发呆,因为我满脑子都是林嘉怡那挥之不去的娇羞笑脸。

也不知道为什么,相比沈清这种已经熟透了的极品美女,我对林嘉怡这类青涩的小女生更加感兴趣。

或许是我在皇城上班的那会,见多了各种各样风情万种的女人吧。

林嘉怡对我而言,更让我有种初恋的感觉。

时间分秒即逝,很快就到了下班的点。

方佳佳跟夏欣换掉工作服后,招呼也不打一声就闪人了。

因为郁金香是一所私立高中,晚上也没有上自习的说法,所以这两个小妮子从来都是准时下班。

我看了下手机,离沈清约定的点还有不少时间。

趁着这个间隙,我先去外面的餐馆里点了两个湘菜随便对付了下。

我这边刚吃完,沈清那边就发来了短信,短信的内容是一个地址:金水小区3栋!

我心想,这个所谓的金水小区应该就是沈清住的那个小区。

回家洗了个澡,我看完两集电视,见时间差不多了,我便往约定地点赶了过去。

大概半个小时后,我出现在了金水小区。

因为小区安保措施做的很好,所有的进出口都设置了门禁,我是跟在一个住户的屁股后面这才混了进来。

走到小区3栋的位置,正当我准备给沈清发条信息,一个带着一副蛤蟆镜和口罩的黑衣女人忽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了我跟前。

还没等我看清她的真实面容,这个黑衣女人就拉住我的手往地下停车库走去。

在这种黑灯瞎火的环境下,虽然压根就看不清脸,但我还是一眼认出了这个黑衣女人就是沈清。

哪怕她已经全副武装,全身上下都包裹得密不透风严严实实的,但不管她怎么掩藏,她那前凸后翘的魔鬼身材以及要优于一般女人的身高已经将她的身份给暴露了出来。

毕竟,也不是每一个女人都有像沈清这般高挑性感的完美身材。

把我拽到了小区地下车库的一辆私家车里之后,砰的一声,却是沈清将车门给关上了。

见沈清做贼般的一系列操作,搞得还跟偷情似的,心里就忍不住有些想笑。

但我事后仔细想一想,这可不就是在偷情吗?

沈清原本就是赵明诚的情妇,现在又跟我偷偷摸摸的勾搭在了一起。

别说,这种事情还真得谨慎一点。

坐在私家车的后座位置,我往后排的沙发上随意一躺,而这时,沈清也刚好把口罩给拉开。

一摘掉那副蛤蟆镜,她就不由分说地把我压在车座上。

与此同时,她那双堪比模特级别的性感大长腿已经岔开坐在了我的腰部。

这一系列的动作行云流水,完全是一气呵成。

再加上她那满是渴望的热切眼神与粗重的呼吸声,难以想象,她究竟是有多么的饥渴。

你个冤家,自从上午你给我按了那么一下,我满脑子都是你的影子,你知不知道我等现在这一刻等得好苦

说完这句话,沈清便将小手顺着我的领口摸进了我的胸膛,一张小嘴宛如小鸡觅食般的对着我的嘴唇凑了过来。

而就当她准备对我展开疯狂索取的攻势,我右手悠然伸出,直接做了一个捂住她嘴巴的动作。

张张诚你这是在干嘛?沈清见她的动作没有得到我的迎合,一把将我的手给拿开,然后满脸不解的对我问道。

清姐,你不会是打算跟我就在车里来吧?这要是被人发现了那就惨了?嘴上这般说着,我的视线不由放在了她微微喘息着香气的诱人香唇以及跨坐在我腰身的美腿上,语气颇为无奈道:再者说,我们不是事先都讲好了吗,我这次过来只负责按摩的,可我一上车你就恨不得把我吃了,也不知道你这是要闹哪样啊?

话音刚落,只见她那张姣好的面容上瞬间浮现了一丝尴尬,脸色更是有些难堪。

因为事先打过了预防针的缘故,沈清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没有像刚才那般继续坐在我身上,抱歉啊张诚,我刚刚也是太冲动了,一时间没忍住。

我心底一阵苦笑,你刚刚这般阵状,哪里像是一时没忍住的样子,估计是一整天都没忍住吧。

摇了摇头,我松了口气的同时,不由提议道:还有清姐,我看咱们还是找个相对安全点的地方再开始吧,我总觉得在车上还是有点不太保险。

沈清这次倒是没有理会我的提议,只是对我露出了一丝神秘的笑容,其实我就是特意要在车上进行的,你不觉得在这里做特别的刺激吗?

见我皱起了眉头,沈清这才耐着性子对我解释道:你放心好了,我这辆车的车窗是单面车窗玻璃,里面虽然可以看到外面,但外面是绝对看不见里面的,你以为我傻啊,你能考虑到的我会考虑不到?

话音刚落,为了验证她这番话的真伪,我立马朝窗外看去。

果不其然,虽说有好几个行人从这辆车旁经过,但却没有一个人朝车里面看,即便是车子里面正在上演着堪称限制级的香艳戏码。

好了,这下你总该放心了吧,事不宜迟,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说着,沈清当着我的面直接就脱掉了她的那件黑色大风衣,毫不避讳的对我展现着她那副堪称完美的性感娇躯。

兴许是为了这一刻提前做了准备,她那件黑色风衣下,竟然是真空上阵,里面一件衣服都没有穿。

我擦,这女人究竟是空旷了多久啊。

一时之间,我瞬间有种进了狼窝的感觉。

这个女人,不会是想趁着我答应给她按摩的这个间隙,直接把我吃了吧。

就当我心中思绪万千的同时,沈清却已经在后排的真皮座椅上躺好了。

看她躺在那里的诱人姿势,我瞬间就就联想到了小电影里面的某些剧情。

她身子只要一动,胸口也会随之起伏。

而就是这么一动,我的心肝差点都要从身体里面跳出来了。

深吸一口气,我强行将心头的躁意驱散。

在她满怀期待的目光注视下,我把手置放在了她袒露在外没有丝毫赘肉的肚子上。

顺着她的肚子往上缓缓滑动,在手指刚刚触及到胸口的时候,我却并没有继续动作下去,而是表现出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原本沈清早就已经做好了被我服务的准备,在我刚刚触及到她肌肤的那一刻,她就已经闭上了眼睛。

但见我迟迟没有下文,沈清睁开眼眸,满脸疑惑的看着我问道:怎么了张诚,你怎么还不开始,就像白天那样按啊。

我装出了一副纠结的模样,叹气道:清姐,抱歉,刚刚想到了一些事情,所以一不小心就走神了。

眉头微微一簇,沈清突然坐直身子朝我这边凑了过来,她毫不避讳的挨在了我的背后,对我安慰道,你怎么了,今天白天不是还好好的吗?

与她那双澄澈的目光对视片刻,我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道:清姐,可能我以后要离开东海市了。

啊,你要离开东海市,这怎么会沈清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安和不舍,她伸手拖住了我的脸颊,言语之中满是愧疚,是不是因为我拒绝了你转正申请的缘故?

我连忙摇了摇头,语气悲凉道:不,跟你无关,是赵明诚,这个人睚眦必报,当年我只不过是偶然撞破了他跟别的女人偷欢,他就一直在打压我,哪怕我不再继续担任校医,他也不会让我在东海待下去的。

我这话一说完,沈清就不再说话了,车内瞬即陷入了一阵沉默,似乎是因为拒绝我转正申请的事情而感到自责。

毕竟,在配合赵明诚打压我的这件事情里面,她也出了一份力。

张诚,对不起,我原本是不该配合赵明诚来一起打压你的,可是沈清突然搂住了我的肩膀,想说什么,但却欲言又止,最终只是说了一句满怀歉意的话。

望着她眼眶微红,一脸纠结的模样,我伸手抹去了她眼角的泪水,出言安慰道:清姐,我都知道,这不能怪你,即便你没有按照赵明诚的指示办,他也会想出别的办法让我待不下去的。

沉吟片刻,我抚摸着她的秀发,轻声问道:清姐,你知道有没有办法能够让赵明诚回心转意?

一听我提到赵明诚,我看到她的脸上明显闪过一丝慌乱。

她偷偷的看了我一眼,见到我的视线一直在她身上停留,连忙又低下头去,脸上满是愧疚。

从她这副表情我就知道,今天晚上答应了她的邀约是个十分明智的选择。

沈清一定是知道些什么信息,但又因为某种原因,不太愿意告诉我。

如此一来,只要能够突破沈清心理的那一道防线,我今天晚上绝对可以在她这里有所收获。

见她此刻的情绪有些低落,我捏了捏她的身前,柔声说道:好了清姐,既然你有难言之隐的话,我们就不讨论这个了,你是我张诚在东海市接待的最后一位客人,接下来,我会用我这辈子最好的手法来为你服务。

沈清一听完我这话,脸上的惭愧之意更浓。

不过,她还是听从我的吩咐,先将身体躺好,而我则是开始拿出我最专业的手法在她的全身进行按压

整个过程,持续了将近一个半钟头。

一个半小时后。

擦了擦额头上滴落下来的汗液,见沈清双目迷离,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我不由提醒道:清姐,已经好了,我也是时候告辞了。

张张诚都已经到这种地步了,你难道就一点也不想和我发生点什么吗?你知道我是不可能拒绝你的,你是不是嫌弃我?

在说出这些话的同时,沈清的眼中却突然泛起了泪光。

我连忙摇了摇头,安慰道:清姐,你知道我没有这个意思的,我马上就要离开东海市了,如果再这样纠缠下去的,对我们两个人都不好,我怕一旦对你动了真感情的话,我会忘不掉你的。

而我这话一说,沈清反而还哭得更凶了。

她哭着哭着,忽然朝我扯出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呵呵,赵明诚包养了我三年,但我跟他只存在身体上的交易,可我跟你前后认识还不到一天,竟然对你动了情,张诚你觉得可不可笑?

说话的同时,沈清已经将那件黑色风衣披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一脸真诚的看着我,道:张诚,虽然才跟你接触不到一天,但不得不承认我对你已经有了好感,你这个人很真实,不像其他男人那般虚伪

沈清对我的这番评价很高,但如果让她知道了我是抱有目的性,不知道她会作何感想。

正当我准备从她嘴里面打听出赵明诚的一些关键信息,沈清却突然说道:今天是我这么多年以来最开心的一天,张诚,谢谢你,你走吧。

由于沈清现在的情绪不是很稳定,我知道,今晚想从她嘴里面套出一点有用的信息已经不太可能了。

我整理了一下衣服,跟她打了声招呼,直接就下了车,离开了金水小区。

一想起沈清刚才对我真情流露的样子,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内心竟是有种莫名的忧伤。

可就在这个时候,手机突然传来一阵震动,却是沈清发来了一条短信。

而短信的内容,则是一个不记名的手机号码!

看到这个手机号码,起初我还没反应过来,而且还纳闷沈清给我发一个号码是什么意思。

人已赞赏
小说

农村性事 小说全集|老扒二次上船乱欲老师

2020-8-2 18:52:27

小说

啊,受不了了高H肉宠文bl&肉美攻壮受bl高H肉

2020-8-2 18:52:4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