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奶又被男朋友揉大了|小浪货腿张开水好多啊

这些是笔录,你看看,没问题就签个字吧。吴晓燕过了眼记录员手中的材料后,递给了老马。 那个,能否告知我邱兰馨现在的状况?你们有人照顾她吗?她老公不在家,一个人怪可怜的 老马说着说着,居然发现吴晓燕看自己的眼光含着笑

这些是笔录,你看看,没问题就签个字吧。吴晓燕过了眼记录员手中的材料后,递给了老马。

那个,能否告知我邱兰馨现在的状况?你们有人照顾她吗?她老公不在家,一个人怪可怜的

老马说着说着,居然发现吴晓燕看自己的眼光含着笑意了,嘴里的话便不由的打住。

无可奉告,现在你所交代的每一句话都会成为呈堂证供,等我们把事情调查清楚

记录员的话还未说完,审讯室里的扩音器就响了起来,吴队长,出来一下。

吴晓燕闻言,便起身走了出去。

近距离的观摩下,老马发现吴晓燕的两条长腿十分笔直,走起路来,风情万千。

老马恍然失神,当年那个漂亮的清纯女孩,如今已是浑身散发着妩媚味道的熟女了!

喂喂,瞎看什么看,老实点!记录员敲了敲桌面,他早就发现老马的目光不正常了,同为男人,自然知道心里都想着什么,更何况,吴晓燕可是局子里公认的警花御姐。

被记录员警告,老马尴尬的笑了笑,脱口而出,我好像认识她,挺眼熟的。

记录员是个年轻小伙,在局子里最憎恶的就是那种猥亵女性的嫌疑人,这也是从一开始,他就对老马感到反感的原因。

听到老马这么说,年轻小伙轻蔑的一笑,嗤之以鼻道,你省省吧,别在我们的面前耍把戏,像你这样的,局子里一抓一大把。

老马不服气了,他总觉得年轻小伙特别针对他,直言不讳的说,同志,你什么意思啊,我有必要耍把戏吗?我说我认识她怎么了?你别总戴有色眼镜看人好吧?

年轻小伙没想到老马还会狡辩,愠怒道,你知道你犯什么事吗?猥亵妇女!你这样的人还跟我谈有色眼镜?到时候关在里面再去找人探讨吧!

老马急了,这家伙都给他定性了,当下气急败坏的喝道,胡说八道!我刚才都交代过了,这事不是我做的,我是受委托去找人的啊!

年轻小伙还准备说什么,却见门开了,吴晓燕像风一样走了进来,对老马抱以歉意的说,不好意思呀,马云波,感谢你的配合,你现在可以离开了。

真的吗?那小子抓到了?老马十分惊诧,他没想到吴晓燕办事效率这么快。

目前正在全力搜捕,不过邱兰馨已经醒过来了,我们的人和她了解过,你的口供属实,所以,你现在可以回家了。

吴晓燕收拾了桌子物什,准备送老马出门。

老马稍微的愣了一下,就从椅子上很轻松的走了下来,如今案情水落石出,他刚才暴躁的情绪瞬间没了。

瞥了眼无语的年轻小伙,老马对吴晓燕点头笑道,这件事就麻烦你了,有什么情况可以随时通知我,我会积极配合你们的检查!

吴晓燕亲自把老马送出了警局,不是愧疚,而是因为那种莫名的相熟感,只是一时半会儿却记不起来,不过她并没有表现出来,也没有多问老马一个字。

老马也一样,出门前一直和吴晓燕说着客套话,中途有几次差点问起来,可话到嘴边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依依不舍的告别了吴晓燕,老马径直去往医院,在病房里见到了一脸苍白的邱兰馨。

一夜不见,邱兰馨似乎又消瘦了,两只大眼睛毫无昔日的风采,目光呆滞的盯着天花板。

兰馨,好点了吗?老马心疼不已,刚准备捋顺邱兰馨额前的刘海,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

见到老马来了,邱兰馨无助的眼神大发光彩,旋即又俏脸一红,吞吞吐吐的说,马叔叔,你,你没事吧?

她想到了昨晚的情景,想想都没脸见人了。

老马并不在意,此刻,憔悴的邱兰馨让他内心一阵怜惜,他甚至都有些内疚了,如果昨晚不去牛大江的家里喝酒,他就会在家里陪着邱兰馨,那么或许酒吧里的事就不会发生了。

老马真是越想越惭愧了。

兰馨,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昨晚那个人是谁?你怎么会和他去了酒吧?老马心中有愧,对此事就更加耿耿于怀,他恨不得马上去亲自抓住那小子,将他绳之以法。

马叔叔,我邱兰馨欲言又止,两只玉手紧紧攥在一起,如葱的手指捏的有些发白。

老马见了邱兰馨这个样子,连声说道,不想说咱就别说了,你肚子饿了吗?我回去给你做点好吃的。

成熟的男人在面对女人时,不仅会察言观色,而且一开口就能直达心灵,这是一种难得的体贴,恰巧邱兰馨在张小军那里很缺乏,当下鼻子一酸,轻声抽泣。

老马最怕的就是女人哭,尤其是自己钟意的女人。

他急忙坐上床沿,用纸巾给邱兰馨揩泪,并极其温柔的安慰着,兰馨,没事了,你别哭,这不是有叔叔在吗?啊,别怕!

邱兰馨哪里感受过这般厚爱,转眼间梨花带雨,哭得更为凶猛,似乎要把心中的委屈全部用泪水流出来。

老马这下是真慌了,他一把搂住邱兰馨,一双大手在邱兰馨的后背上轻轻摩挲着,像哄小孩子一样念叨着,兰馨乖,咱没事,啊,别哭了,哭花了眼睛就不好看了哦。

邱兰馨依偎在老马结实的胸膛,心底徒然升起一股莫名的安全感,两只藕臂情不自禁的环抱住老马的腰躯,不一会儿就停止了抽泣。

由于昨夜在医院里呕吐过,邱兰馨身上的裙子脏了,今天一早就在护士的帮助下,换了一套新病服,里面却挂着真空。

此时,邱兰馨紧紧的抱着老马,两人的上身贴在一起,使得老马不知不觉身体有了反应!

这可是在医院啊,虽然病房里只有邱兰馨一个人,但是在这种公共场所下,老马还是相当顾忌的,他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反应后,赶紧松开了邱兰馨,以免失态。

然而,老马松手了,邱兰馨却依然抱着他的腰躯,紧紧不放。

丫头这是?老马不禁有些纳闷,可转念一想,邱兰馨刚经历了一场变故,又独自一人在医院熬了整夜,心灵上肯定极度受创。

老马顿生怜悯,又重新搂住了邱兰馨,想着给她疗伤。

可是刚搂入怀里,邱兰馨就贴了上来。

马叔叔邱兰馨娇嗔一声,在老马的怀里扭捏着。

老马一下子就忍不住了,低头去看邱兰馨,那张绝美的脸蛋上已然红晕,此刻她微微的扬起头,眯着眼睑,一张红唇娇艳的翕张,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兰馨!老马如梦般呓语,情不自禁的把嘴凑了下去

眼见彼此的嘴唇即将贴在一起,身后却突然传来一道声响,一名女护士推着仪器走进病房,19号床的病人该做检查了,家属请回避。

两人赶紧分开,老马尴尬的笑了笑,兰馨,我先回去给你煲汤,你检查完了好好休息。

邱兰馨双颊绯红,羞答答的点点头。

老马刚走出医院,便接到了张小军的电话,他在电话里显得十分焦急,马叔,你在哪儿?打你好多电话都没打通啊!

老马这才想起来,昨晚在警局里关了一夜,手机什么的全被没收了,今天一大早放出来,只顾着来医院探望邱兰馨,却忘了给张小军回电话。

小军啊,我手机出点故障,刚修好呢。见张小军还蒙在鼓里,老马心里就有数了,自然不会把昨晚的事告诉他,毕竟不光彩,还影响夫妻感情。

马叔,兰馨人呢?我一直联系不上啊,昨晚你去酒吧找到她了么?张小军已经焦头烂额了,并没有怀疑老马。

哦哦,你说兰馨啊,昨晚我去酒吧没见着,回来的时候发现她已经在家了。老马心里虚,但嘴上却很流利。

咦?那不对啊,她的手机到现在还没有开机呢!张小军顿了顿,又说,马叔,你回去了帮我带句话,要她给我回个电话,谢了。

说完,张小军就挂了,似乎是对邱兰馨的行为有些生气。

老马抹了抹嘴,老脸忒红,他还是第一次帮人圆谎,内心忐忑不安,如芒在背,感觉就像是自己做了坏事一样,为以防万一,老马又折回了病房。

进门的时候,女护士刚走,邱兰馨的病床边拉上了围帘,老马顺手撩开帘子,兰馨啊,我跟你说个事

话没说完,一具火辣的胴体就呈现在眼前。

邱兰馨光着身子坐在床沿上换衣服

这简直就是人间极品啊!

老马从未见过如此完美的娇躯,白里透红的肌肤,仿佛吹弹可破。

相比之下,昨晚酒吧里的光线太昏暗,老马并没有看清楚,而今天却恰恰相反,病房内阳光充沛,视线极佳,邱兰馨的娇躯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像一件圣洁的女神雕塑,让老马叹为观止。

邱兰馨最先反应过来,她神情紧张的盖好被子,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望着老马,脸蛋发烫。

兰馨,我,我老马心跳急促,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遮住身体后,邱兰馨很快平静下来,不慌不忙的问道,马叔叔,怎么了?

见邱兰馨没有计较,老马也释然了,反正他又不是第一次撞见了,于是清了清嗓子,便把张小军打电话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邱兰馨。

老马的行为让邱兰馨万分感动,她没想到这个房东叔叔为她考虑的如此周全,当下,神色激动的坐起身来,对老马说,马叔叔,谢谢你!你真好!

的确,自从邱兰馨醒过来后,她就一直忧心忡忡,发生了这样难以启齿的事,她最怕面对的那个人,就是张小军了。

如今,深思熟虑的老马却为她一马当先,轻松解决了她的心病,如此一来,她也好找个理由搪塞过去。

激动的心情难以言喻,一时间,邱兰馨竟忘了自己还光着身子,从被窝里猛的坐起后,赤裸的上半身也就露了出来。

老马看得心潮涌动,赶忙别过头去,结结巴巴的说,兰馨,你,你先把衣服穿上

邱兰馨的脸颊刷的红了,急忙又缩进了被窝,只露出一双大眼睛在外边。

此刻,病房里的气氛变得很微妙了,两个人大眼瞪小眼,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老马毕竟是过来人,缓了缓,也就梳理好了心绪,他装作若无其事的笑着说,兰馨,你赶紧给小军回个电话吧,时候不早了,我就先回去忙了。

邱兰馨躲在被窝里点了点头,目送老马出了病房,她这才起身换上了衣服,而后打开手机,拨通了张小军的电话。

幸好这一次有老马帮她圆谎,否则还真是纸包不住火了,邱兰馨随便找个理由,然后又在电话里撒了几句娇,这才安抚好张小军的心。

挂了电话,邱兰馨如释重负,脑海里渐渐的浮现出老马的身影,这个房东叔叔不但细心入微,而且处事有方,和他相处总叫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适感。

老马刚进小区大院,就瞧见牛大江带着儿子从单元楼里出来,牛大江大老远的就叫了声,老马,你丫的昨晚咋一声不吭就跑了?

老马吓了一跳,想起和赵雅婷的冲动事儿,心虚了,佯装问道,怎么了,大江?

牛大江嘿嘿一笑,老哥我都喝趴下了,你的酒杯还没见底!

老马顿时舒了一口气,原来牛大江是在说喝酒的事呢,弄明白情况后,老马拍了拍牛大江的肩膀,说,不好意思啊,大江,昨晚的事怪我咯,这样,下次我请你搓一顿!

要得!昨晚的酒也得补上!牛大江哈哈大笑,钻进了小轿车里。

回到家后,老马在厨房里忙活了起来,他路上买了新鲜的脊骨,打算炖锅骨头汤送去医院,给邱兰馨补补身子。

快到晌午的时候,老马准备随便吃点饭就出去,没想到赵雅婷却来窜门了,她一进屋就闻到满屋的肉汤味,顺着香味就走进了厨房。

老马哥,生活不错嘛,一个人在家吃香喝辣呀!赵雅婷揭开锅盖,看到一大锅子的脊骨汤,颇为惊讶。

她以前是风尘女子,说话做事都很大大咧咧,况且昨晚和老马都有肌肤之亲了,此时来到了老马家里,就跟在自家一样随意,顺手就挖了一勺尝了尝。

啧啧,味道可真不错哟!喝了一勺,赵雅婷赞不绝口。

雅婷,你吃饭了没有?要不一起吃?想着到了饭点,老马客气的说。

好啊,那个老废物带儿子去乡下看望老母亲了,今天没人做饭,就在你这里解决吧!赵雅婷毫不客气的笑道,扭着翘臀就坐上了沙发。

老马郁闷了,他没想到赵雅婷还真留了下来,虽说两家之间经常互相蹭饭,但是今天是非常时期,老马还要去医院照顾邱兰馨呢。

无奈,老马只好又匆匆忙忙炒了两道菜,端上桌后,又把赵雅婷的碗盛上饭,喊道,雅婷,好了,快来吃吧。

赵雅婷上桌后,看到老马把饭都给盛上了,不高兴的撅起小嘴,光吃饭多没意思呀,人家陪你整点呗。

老马心里乱糟糟的,他都计划好了,抓紧时间吃完饭,然后就把骨头汤送去医院,邱兰馨还等着自己呢。

见老马没有表态,赵雅婷又娇声道,老马哥,人家今天陪你喝两口白的哦。

平时两家在一块儿吃饭,赵雅婷喝得最多的就是啤酒,老马也从来没有见她沾过白酒,如今,她都把话说到这种份上,老马便推辞不过了。

从酒柜里拿出没整完的半瓶二锅头,老马递给赵雅婷一只小酒杯,讪笑道,雅婷,我不知道你的酒量啊,你先喝点试试。

赵雅婷幽幽一笑,老马哥,你也太小看人家了,人家可是专门想陪你整两口的呀!

老马有些受宠若惊,这小娘们儿今天是抽哪门子风?大中午的过来蹭饭,居然还要喝白酒!

那行!看我不把你灌翻了!老马心头暗自叹道,很快就给赵雅婷换了一个大酒杯,并满上。

他要速战速决,邱兰馨还等着喝他的骨头汤呢!

<<

人已赞赏
小说

将军绳结磨穴r|男人睡完你后还想睡你

2020-8-2 18:52:00

小说

被操文章让你湿到不行的故事/出去买烟女友被摄影师全文小说

2020-8-2 18:52:1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