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我们后面来一次_别进来了,太大了,会撑爆的

哼!郑晓月,你别给脸不要脸!梁帆拉下他满脸的横肉在我身后轻声的威胁到:我梁帆今天要你好看。 妈的智障,我在心理暗骂到,也没有理会他。 参加晚宴的人不少,本市好多知名企业都有人来参加,我商业化的和其他企业的人商谈了起来。 终于谈完了,要知道我到现

哼!郑晓月,你别给脸不要脸!梁帆拉下他满脸的横肉在我身后轻声的威胁到:我梁帆今天要你好看。

妈的智障,我在心理暗骂到,也没有理会他。

参加晚宴的人不少,本市好多知名企业都有人来参加,我商业化的和其他企业的人商谈了起来。

终于谈完了,要知道我到现在还没有吃晚饭呢,可是把我饿惨了,好在没有白辛苦,和龙德商务部的谈拢了最近的项目,刚刚有点高兴。

你一言我一语的,商谈完正式也十分无聊,这个时候那个讨厌的梁帆又一脸淫笑走了过来。

我装作没有看见,走向远处去拿东西吃。

恭喜啊,郑小姐,这次谈成了你应该会升职了吧!梁帆皮笑肉不笑的追了过来。

我假笑道:多亏了梁科长呀!

说完,我转过身想要离开,却被梁帆含住。

哎~你讨厌我我知道,我只是想来恭喜你一下。说着梁帆递过来一杯红酒。

看着梁帆假惺惺的样子我就想吐,喝你妹啊!

忽然眼前闪过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不是姐夫吗?

原来姐夫的公司也来参加了这个晚宴,难怪姐夫早上给我留字条。

看到姐夫好开心啊,不知道他注意到我没有,我的妆没有花吧,我还是先去厕所补个妆再去和姐夫打招呼吧,可不能给姐夫丢了脸。

我伸手接过梁帆递过来的酒,一口喝了下去:谢谢梁科长的好意。

真是烦人,我现在指向打发了梁帆去找姐夫。

喝完酒我不理梁帆立马去厕所补了个妆。

嗯,不错,姐夫一定会喜欢的。

我刚走出厕所门就发觉身体有些不对,头怎么好像有点晕晕的,难道是喝多了吗?

我的眼睛越发的变得模糊起来,隐约的我看见一张厌恶的脸在对着我淫笑,这是梁帆?他怎么会在这里?

我并没有完全的失去理智,我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我今天晚上只喝了五杯红酒,平时喝两瓶我都不会头晕,是梁帆在酒里下了药。

我只感觉到双腿瘫软,全身使不上力气,想要痛吗梁帆,可是我现在却连开口求救的力气的没有。

梁帆恶心的脸离我越来越近,我的眼神也感觉到越来越模糊。

一个感觉十分遥远的声音传到了我耳朵里:郑晓月,你没事吧!这是梁帆假嘻嘻的声音。

他扶住了我的肩膀,我感觉身体不受自己的控制,任由梁帆扶着我往电梯里走了进去。

看着他按了二十五楼,我知道不好,这个禽兽居然做出这种事情来,我拼劲全力喊道:梁帆你格王八蛋快放开我!

我希望电梯里的小情侣能意识到我的异样,可没有想到梁帆这个禽兽却对他们笑笑说:我女朋友喝多了,不好意思啊。

那对小情侣居然被他一副虚伪的样子给蒙蔽了,正在我打算再次呼叫的时候电梯到了二十五楼,他一手捂住了我的嘴,一手把我拖出了电梯。

我挣扎的反抗着,可是现在的我根本使不上力气,而且身体还开始异常的燥热了起来。

好热!我忍不住喊道。

梁帆把门打开把我扔到了大床上,淫荡的笑着:看来这个迷药加春药的效果真不错啊,今天晚上老子就把你给办了,看你还怎么在老子面前装高冷。

老子可是忍你很久了。梁帆一脸得意道:真他妈不识趣,非得老子来硬的,过了今天老子就把你变得和吴倩那娘们一样,嘿嘿嘿!

听着梁帆的话我感到绝望,无助,早知道梁帆对我有坏心思,可是没想到,难道我今天晚上要失身于这个猪禽兽了吗?

想到这里,我的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脑子里全是姐夫的样子,姐夫救救我!

小贱人,我来了!

我闭上眼睛不敢去面对这一切,我已经彻底的绝望了。

啪!的一声巨响。

就听见梁帆慌张的声音:你是谁?你他妈的知道你在干嘛吗?

啊~啊只听见一阵霹雳帕拉的声音,接着梁帆哭泣着喊道:别打了,别打了!

给老子滚!以后老子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不知道是谁救了我,可是我现在只觉得全身发热,好难受,我在床上挣扎了起来。

晓月,晓月没事吧!我的身体被摇晃了几下,我睁开了眼睛,一张熟悉的脸映入了我的眼。

居然是姐夫救了我,姐夫难道是听到了我的呼唤吗?

我现在虽然非常高兴,可是身上却热的受不了,全身都在冒汗,我开始脱起了自己的礼服。

晓月你怎么了?姐夫关切的问道。

好热啊!我一下子抱住了姐夫的身体:姐夫,我要!

不等姐夫反应过来,我一下子就吻上了姐夫的唇。

我用舌头撬开了姐夫的嘴,带动着姐夫的情绪,姐夫也开始主动的回应我。

我抚摸着姐夫的身体,我能感觉到姐夫的心跳十分的快,而且姐夫的呼吸也开始紊乱了起来。

我把手往下一伸,被吓了一大跳,姐夫的那里真的好大,隔着裤子我都能清晰的感觉到姐夫的形状。

晓月…没等姐夫说完我又吻了上去,我拉着姐夫的有力的大手放到了我身前的骄傲处。

随着姐夫的指尖划过我的身体,我整个人就像是触电一般,微微一颤,全身就麻酥酥的,可感觉却十分的爽,只想要姐夫更多的触碰我一些。

我再也不能够忍受,我帮姐夫把衣服脱了下来,姐夫那完美的身材就展现在了我的面前。

那厚实的肌肉,忍不住的让我想要咬一口,姐夫浑身都散发出了我不能抗拒的男性荷尔蒙。

我轻轻的在姐夫耳边吹气,舔舐着姐夫的耳朵。

姐夫给我!

姐夫一下就将我的礼服从身上拉了下拉,用力的扯开了我的丝袜,然后将我压在了身下。

我一手搂着姐夫的脖子,一手拉着姐夫的手往我的身下磨去,我此时已经是决堤的洪水,随着姐夫触碰到我的身体。

我居然没人住的轻哼了一声:啊~

不知道是药物的原因还是姐夫的原因,刚被姐夫触碰到敏感部位的我就已经去了一次。

可这样还是不能够使我的身体冷却,反而更加的燥热了起来。

我解开了姐夫的裤子,忍不住的舔了舔嘴唇,终于我要得到姐夫了。

我紧握着姐夫的大家伙,简直就像是活生生的铁棍一般,又烫又硬,还一颤一颤的。

姐夫温柔的俯下身子,抚摸着我的脸,我双手紧紧的抱住了姐夫的后背,我有些紧张,指甲微微刺入了姐夫的皮肉,我闭上了双眼,准备迎接姐夫。

十年之前,你不属于我…

可是就在这种时候,姐夫的手机居然响了起来。

姐夫被吓了一跳,整个人跪坐了起来,我不舍的搂着姐夫的脖子,娇媚的喊道:姐夫~

可姐夫却是停住了动作,看着手中的电话,沉默了几秒后对我比划着嘘的手势:是你姐姐!

什么,姐姐居然在这个时候打来电话!我什么都不想管,用力的抱着姐夫,重重的吻上他的嘴唇。

我腾出手把姐夫的电话挂了,这个时候了,我可不能就这么罢手。

姐夫有些犹豫起来,我加强攻势,一把推倒了姐夫,事到如今,就算用强的我也要得到姐夫,就算事后说起来,也可以说是我被下了药,神志不清。

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

可哪知道,姐夫的电话立马又响了起来,这一次姐夫立马接起了电话。

喂,晓云,怎么了?姐夫平缓着呼吸说道。

你在干嘛?刚刚怎么把电话挂了?我隐约能听到电话中姐姐的质问声。

我深呼吸的一口气,豁出去了,我低下了头,接着就看到姐夫皱着眉头,控制着自己的语气:刚刚在陪领导,没注意就挂了,怎么?你不会是生我气了吧!

我看你能忍多久,我加重了手上的动作,嘴巴也更加的努力起来。

只见姐夫的表情愈发的凝重,电话中还一边在哄姐姐。

好吧!我就是想说想你了!姐姐发出娇柔的声音,我能听出来姐姐出差这几天渴望姐夫了。

我也想你了!

终于姐夫一只手止住了我的动作,轻轻的嗯了一声。

领导在叫我,我晚点再回你电话,好么宝贝!姐夫催促着姐姐,想要挂掉电话。

算了,我明天还要早起,明天你要记得给我电话!姐姐不舍的说着。

好的,宝贝!姐夫连忙挂掉电话,把手机扔到了一边去。

我能感觉到姐夫就快不行了,可哪知道姐夫连忙躲开了我的攻势,一下子把我抱到了浴室里面。

姐夫这是要做什么,难道是…我本来就滚烫的脸更加热了起来。

姐夫~我咬了咬嘴唇,迷离的看着姐夫。

只见姐夫把抱着的我放进了浴缸,接着就开始放水。

水从头上哗的一下淋了下来,我感觉整个人的脑子都清醒了许多!

淋着温水感觉舒服多了,我摇了摇头,可还是感觉身上还是火辣辣的,想要。

我知道我的药效发作了,尽管姐夫想要通过这种方式让我解脱,可是欲望却渐渐的又占据了我的意识。

我搂住姐夫的脖子,用力一拉,一下子把他给拉进了浴缸里。

姐夫整个人就压在了我的身上,一只手还抓住了我身前的丰满,惹得我嗯了一声。

姐夫也顺着手上的动作开始搓揉起来,身前传来的快感让我闭上眼和姐夫炙热的亲吻在了一起。

我能感受到姐夫的身体也滚烫了起来,我也热切的回应着姐夫,抚摸起了姐夫的身体。

啊~

姐夫的手往我的身下摸去,身体的空虚像是被填满了一般,十分舒服。

我扶着姐夫结实的手臂,感受着姐夫手上的动作,随着摆动起了我的身体。

晓月…

我能感受到姐夫想要说什么,我迷离的看了姐夫一眼,只见他深锁着着眉头,身下传来的快感让我不再去管姐夫的表情,只是专注的享受起来。

随着姐夫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我一声长哼。

姐夫停住了手上的动作:晓月,你现在好点没有!

我的脑子清醒了许多,出了一身汗以后感觉整个人没有这么燥热了,现在则是十分的害羞,只得地下头轻声的答道:嗯,谢谢姐夫!

那就好,你先缓缓,我出去抽根烟!

说着姐夫转身离开了浴室。

看着姐夫的背影我感到些许的寂寞,没想到在我和姐夫就差一步的时候被姐姐的电话给破坏了,最后居然是姐夫用手帮我…

想到这里我的脸愈发的滚烫了起来,就感觉十分的不好意思,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我毕竟被下药了,我安慰着自己。

等到我的心情平复下来以后,才红着脸探出脑袋偷看姐夫。

姐夫此时正深邃的看着窗外,不知道现在正在想着什么,只是深吸了一口烟然后缓缓吐出。

看着姐夫高大的背影,我轻声的向姐夫走了过去,扣着手指:姐夫~你…谢谢你!

姐夫转过头抿了抿嘴,对着我微微的一笑:没事了吧!

嗯!看着姐夫用温柔的目光看着我,我突然的感觉到一股幸福感。

姐夫按熄了手中的烟,一手拍了拍我的肩膀:那赶快整理下,我们回家吧!

这一刻我觉得回家两个字居然如此的美好,特别是和姐夫一起回家。

整理好了一切,姐夫脱下了他的西装外套,绅士的给我披在了身上,我抱住了姐夫的左臂,紧紧的贴靠在了他的身上。

只觉得一种莫名的安心感传来,我故意用我身前的傲人去贴住姐夫,姐夫只是轻轻的咳了一声,就带着我继续往停车场走了。

坐上在姐夫的小豹子上,我偷偷的看着姐夫的开车的样子,只觉得好帅!好有味道!

我渐渐看得有些入迷了,姐夫一开始是哪方面吸引了我,可现在我的心中居然有一些妒忌姐姐,为什么姐夫是我的姐夫呢?

怎么了?姐夫好像是发现了我在看他,突然的转过头问道。

被姐夫突然的一问,我心中有些慌张,就想是做错事的小孩一样,害怕刚刚我心中所想被姐夫给发现。

我就是在想姐夫你怎么会这么及时的出现救了我?我连忙转移话题,好奇的看着姐夫。

哦,这个啊!姐夫淡淡的笑了笑:我当时看见你了,刚准备去和你打招呼,就看见你去了厕所!

后来我也跟着去了厕所,哪知道你刚出来就被那头肥猪给抱住了,一开始我还以为是你男朋友呢!?

得知了姐夫是关心我的,我的心里都快要乐开了花,只是姐夫最后还是没有碰我,要不是姐姐的电话,会不会?

我连忙摇了摇头,我怎么能这么想!

我眼光有那么差么!我嘟起嘴,生气的锤了姐夫一下。

姐夫连忙解释道:所以后来我才跟着你们去到了房间,并且发现了他对你下药的事情!

接着我就把他狠狠的打了一顿,要真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姐夫语气中有些自责。

我看姐夫紧张的样子,心中不免一阵窃喜,原来我在姐夫的心是有分量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们到了家,下车时姐夫是抱着我上楼的,我其实早再中途就醒了过来,只不过想要更多的霸占姐夫一会,我就继续装睡。

姐夫把我轻轻的放在了床上,我微微的偷看着姐夫,他温柔的给我盖好了被子,我的心扑哧扑哧的跳动着,享受着这种感觉,不被姐夫发现而能够享受他给我的温柔。

见姐夫准备要走,我一下子就拉住了姐夫的手,姐夫的手好厚实,好温柔。

姐夫被我这么一拉也愣住了,接着我全身颤抖着,装作被之前的事情给吓到害怕的样子,其实从姐夫出现的时候我就再也不怕了,现在只不过为了留住姐夫。

人已赞赏
小说

下面难受腿张开就好点|如何知道自己会不会鲤鱼吸水

2020-8-2 18:50:37

小说

婬乱男女全文阅读|给女朋友戴蝴蝶让她出门

2020-8-2 18:50:5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