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甜我下面好爽|老子要把你做到喷水

程冰云眉梢挑了挑,瞬间想起当时的场景,记得刘子轩说若是他被诬陷的,就要当众与程冰云接吻 忘记了么?用不用我来提醒你一下呢?刘子轩大手慢慢放在了程冰云的长腿上面。 记得!程冰云赶忙说道:&ldq

程冰云眉梢挑了挑,瞬间想起当时的场景,记得刘子轩说若是他被诬陷的,就要当众与程冰云接吻

  

  忘记了么?用不用我来提醒你一下呢?刘子轩大手慢慢放在了程冰云的长腿上面。

  

  记得!程冰云赶忙说道:可是你已经亲过我了!

  

  我当时说的是当众亲吻!刘子轩眯着眼睛笑道。

  

  此时的刘子轩就仿若是恶魔一般,手心里掌控着程冰云的生死,只要有所反抗,那绝对接下来的就是一阵‘血雨腥风’!

  

  程冰云娇眸晃动了几下,随即螓首微点:好,好,我答应你!你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

  

  刘子轩起身站了起来,可有了之前的教训,哪里还会给程冰云偷袭的机会,直接大手一用力吧她拽了起来,并且用之前的手铐给她铐住了。

  

  在其耳边吹了口气,玩味的笑道:漂亮的女警姐姐,不要想着挣扎哟。

  

  呼!

  

  呼!

  

  程冰云使劲调节着自己的情绪,眼下情况对她不妙,绝对不能在冲动,否则面前的这个恶魔绝对会做出那些无耻的事情。

  

  慢慢打开了审讯室的门,二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本来刚刚出警完毕,几乎好多警察都在走廊里走来走去的忙碌着。

  

  而以往程冰云教训罪犯本来就是众人用来解闷的一个节目,眼下更多人在关注着这一切。所以当他们出来之后,无数人都朝着这边看来。

  

  原本已经有人想好了,被程冰云教训过的,那基本都是躺着出来的,要么就是被打的根本爹娘都不认识出来的。

  

  可令所有人都为之震惊的是,刘子轩表面并未有被打的迹象,反倒是程冰云有些狼狈。

  

  领口的口子敞开着,不由让人隐约能够看到一丝丝的白嫩肌肤。

  

  好了,既然人都差不多了,那咱们就开始吧。刘子轩说着话,直接将程冰云推在了墙边,用手挑起了她的下巴。

  

  程冰云知道,现在她根本就毫无还手之力,若是此时她让周围的人来帮忙,那依照刘子轩的性格,可能会做出更加过分的事情。所以此时,除了默默的承受,别无其他!

  

  不过,心里是无比的不甘心啊!当着这么多同事的面,竟然就要被这个无耻的家伙亲吻!

  

  程冰云娇眸微微紧闭起来,感觉到一种由内心而散发出的无力感,却又想吼几句。

  

  感受着那男人气息距离他越来越重的时候,程冰云终于开口了:刘子轩,此生此世!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要抓住你犯错误的证据,不论天涯海角!都会报今天的仇!

  

  刘子轩嘴角微微上扬,便作势朝着程冰云吻了过去。

  

  此时他们周围都陷入了极度的安静之中,再傻的人都能看出这俩人要做什么了!

  

  不过也让他们真正的震惊了一次,因为刘子轩非但没有受伤,反而出来之后还要与程冰云接吻!

  

  这绝对是史无前例的事情啊!

  

  程冰云屏住呼吸,想让自己陷入一种空明的阶段里面,不去想面前的人!

  

  一秒两秒

  

  时间放佛被禁止了一般,可能过去了一分钟,又或者一个小时,程冰云久久都没有感受到刘子轩的气息。

  

  慢慢睁开了眸子,突然看见面前早已经空空如也,而那些周边的同事也开始转过身子准备离开了!

  

  原来,刘子轩并没有再去占她的便宜,而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早就脚底抹油开溜了!

  

  而这些同事离开,无非也是照顾程冰云的面子,若是得知他们看到了什么,这个大队长一发火,那众人绝对都得遭殃!

  

  娇眸含煞,怒意十足,不仅一次的在心底嘶吼道:刘子轩,此生此世,我程冰云定要光明正大的找你报仇!

  夕阳西下,一抹余晖透过枝叶化作斑斑点点。

  

  从警局走出的刘子轩大步走在人行道上,看着面前一辆辆豪车上面乘坐着靓丽的美女,绕有一些心痒的感觉。

  

  倒不是因为那些惹眼的美女,而是那一辆辆价值不菲的车子。

  

  低头看了看双腿,喃喃道:看来得找个机会买辆车子啊,不然这11路公交到哪里都有些费事!

  

  从路口打了一辆车子之后,径直回到了北林市的医院。

  

  刚一进门,荣老便迎了过来,好像等了好久似的。

  

  子轩,你没事吧?荣老跑过来关切的问道。

  

  没事啊。刘子轩摊了摊手,倒有些好奇荣老这般献殷勤的态度。

  

  那个有个事情要跟你说一下荣老搓了搓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好事坏事?

  

  当然是好事了,而且还是大大的好事呢!荣老人畜无害的笑道。

  

  说来听听。李子轩说着,两手环抱,眯着眼睛斜视着荣老。

  

  因为警局那边没有你的联系方式,所以刚刚给我打来了电话,让我告诉你一声有空你需要去趟警局,配合他们破掉一个案子。

  

  刘子轩闻言当下就不悦了:拜托,我是医生!破案那是警察的事情好不好!

  

  你听我说完嘛!荣老赶忙拦住刘子轩,苦口婆心的说道:是这样的,刚刚他们说今天来这里的两个大汉身份并不简单,他们之前偷窃了一个富商的保险柜,那里面有着一百多根金条以及价值两千多的一颗夜明珠,和一千万的现金!

  

  刘子轩听着这些宝贝,不由眸子里闪过一抹亮光,着实有些动摇了!

  

  看着刘子轩并未在离开,荣老才说道:但是现在一个大汉死了,另外一个大汉虽然被抓,因为你之前与他们见过不止一次,所以想要你简单的协助一下。

  

  有奖金不?刘子轩比较关心这些。

  

  自然是有的,所以我才会跟你说是好事嘛,而且你获得的奖金全部归你,这个不算做给你师傅的钱。荣老大度的笑道。

  

  刘子轩摸着下巴琢磨了一下:不应该啊,就算是我与他们有过几次见面,也帮不了什么大忙啊,我也不知道他们宝贝藏在哪里了!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警方说原本他们在通往北林市的一个宾馆里准备交易的,结果因为搞错门牌号,错把你和另外一个女孩子抓了起来,倒是失去了最好的抓捕时间。

  

  听着荣老的话,刘子轩却听出一丝丝埋怨的意味,好像警方之前没有抓住那两个大汉是因为他与唐语嫣住在那个破宾馆导致的一般!

  

  不过刘子轩到没有生气,价值那么高的几个宝贝以及现金,那他提供帮助铁定给予的奖金会很多,这样一来买车的钱可就有了!

  

  有了车子,那泡妞就更加容易了咳,对此时刘子轩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行,这个忙我可以帮,不过呢我有个条件!刘子轩点燃了一支香烟,浅浅的吸了一口,烟云吐雾的笑道。

  

  我就知道你小子有条件,说吧,只要不是太过分都可以的。荣老一副看透他的样子。

  

  我不会去警局的,让他们来医院找我。

  

  这恐怕不太好吧,哪有取证到医院来的,都是直接去警局啊!荣老露出一抹为难的神色。

  

  刘子轩扬了扬头,叼着烟:我给自己算了一卦,明天去警局影响我接下来七天内泡妞成功率的指数,所以不能去!若是他们能答应过来就过来,不能的话让他们另找其他!

  

  好一副,小爷我不伺候的了架势!

  

  荣老脸上浮现出尴尬的神色:那我怎么跟他们说啊,说你这个理由肯定不行啊!

  

  怎么不行了?影响我泡妞等于影响我娶媳妇,影响我娶媳妇那等于生育后代,影响后代就等于我这医术就会失传,我医术失传了那华夏就找不出第二个神医了!

  

  听着这一套大理论,荣老彻底懵逼在原地,琢磨了好一阵刚准备反驳的时候,刘子轩早已经没有了身影。

  

  回到了科室之后,此时里面就只有王志兵在里面,腿上因为之前被扎了一刀,此时将那条腿架在一个椅子上面,整个人靠在另外一把椅子上面,很舒适的样子。

  

  喂,那个谁,去帮我倒杯水!听到科室里有动静,王志兵眼睛眯开了一条缝隙嘟囔道。

  

  刘子轩眼眸一横,随即嘴角慢慢扬了起来,从王志兵桌子上拿起水杯便走了出去。

  

  不过,刘子轩并没有去水房,而是走向了另外一个方向——医院食堂。

  

  他趁着厨师没在,直接走进了厨房里,看着面前的瓶瓶罐罐全部都拿了起来,辣椒面,芥末油,辣椒油,麻椒末几乎融合了十多种材料倒进了杯子里面,然后才折返回到了水房里面,到了一杯滚烫的热水再度回到科室。

  

  怎么这么长时间?王志兵睁开眼睛有些不悦的说道。

  

  刘子轩佯装出一副恭敬的样子说道:这不是看到主任受伤了嘛,想着给您打一杯正好喝的水,免得您在等着!

  

  你小子要是来的时候也这么谦逊就好了嘛!王志兵颇有赞赏味道的看着刘子轩,意味深长的笑道:还有那天你看见我和护士的事情

  

  我什么都没有看见!刘子轩虽然这么回答着,但心底却早已经笑开了花儿!并且还把杯子往前推了他:主任赶紧喝吧,我弄得是正好的水,一会儿该凉了!

  

  王志兵点了点头,便端起杯子,因为刚刚刘子轩表现的特别听话,所以倒也没有犹豫,甚至那眼睛还是半迷瞪着的样子,直接大口的喝了起来。

  

  噗!第一口几乎是没有防备的直接咽了下去,可是第二口刚刚到嘴里的时候,立马就有种异样感从他的胃里传遍全身。

  

  紧跟着脸色立马变得涨红起来,额头的汗珠流淌而下,张开嘴使劲忽闪了几下,冲着刘子轩大骂道:你特么这里给我放了什么!

  王志兵的话音落下,刘子轩早已经开始捧腹大笑了,并且样子表现的特别夸张,前仰后合的好一副欠揍的模样。

  

  可是那又如何,王志兵哪里有力气去打他呢?

  

  胃里火烧火燎的,嗓子里火辣辣的好似要喷出火焰似的,王志兵左右看了看根本就没有能解决的东西,只能他去找水了。

  

  可是焦急之下,却忽略了受伤的腿,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恰好跪在了刘子轩的面前。

  

  刘子轩愣了一下,强忍着笑意,冲着王志兵摆了摆手;大老王,虽然我给你打了一杯水,可你也不用行此大礼来感谢我吧。这样我会不好意思的。

  

  讲真,此时王志兵想死的心情都有了,从地上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也不知道是去找水还是做什么了。

  

  刘子轩坐回了位置上面,看了看桌子上摆放的几本西医的书,直接甩手丢在了地上。

  

  洋人那些玩意,他根本就看不上!

  

  从兜里拿出一本看起来特别古典的书,此书约莫有四五厘米之厚,是牛皮纸那种材料,在右下角的地方有着一个角褶皱起来,好像被无数人翻越过似的。

  

  而封面上则是写着大大的三个字:圣医典。

  

  据白云子所说,圣医典绝非凡物,饶是他长达数十年的钻研都没有完全了解透里面的东西。

  

  但也仅仅是白云子参透的那一点点,也造就了他一生的传奇!让他站在了隐世神医行列的巅峰!

  

  不过,自从他把圣医典传授给刘子轩之后才发现,他那点成就不过也是一抹光芒川隙过云间,二人根本毫无可比之处。

  

  短短三年时间刘子轩的医术就已经超越了白云子,不过医术只是一方面,白云子却还有另外一个神秘的身份,有着高深莫测的武功,让刘子轩着实不能对那个老家伙怎样!

  

  师父曾说,这圣医典后半部分已经超乎人类所想,可是我翻越许久还是未曾摸透其中门槛儿,难不成还是骗我不成?

  

  刘子轩独自喃喃着,锐利的眸子却是在盯着上面的文字与插画。

  

  一句句诘屈聱牙的话语,以及那一幅幅令人看上去像是聊斋漫画的图片,着实深奥不已。

  

  看了一会儿之后,刘子轩从包里拿出来一枚银针,真是他之前所用的冰魄银针,按照刚刚所看的部分,开始用银针在他的身体外面比划起来。

  

  想不通。刘子轩皱了皱眉头,还是没有办法继续参悟下去。

  

  虽然医术已经超越了白云子,但刘子轩并未满足,据白云子所说,若是能够完全参悟这本圣医典,恐怕医术真的能达到银针破穴入,白骨成活人,起死回生的地步!

  

  不过,他倒是也不着急,毕竟时间漫漫,总有一天能够完全参悟的!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急匆匆跑进来一个护士模样的女孩儿,看着刘子轩上气不接下气的问道:王王主任呢?

  

  不知道啊,怎么了?刘子轩把圣医典放回了包里,抬头问道。

  

  外面来了一个重伤员,需要马上手术。护士焦急的说道。

  

  刘子轩这才想起,荣老把安排在了外科里,这里难免就会遇见那些重伤者的出现。随即,刘子轩便起身站了起来:我随你去看看。

  

  不用找主任了?护士有些担忧的说道。

  

  不管王志兵怎样,但在外科里也算是一个主任来着,毕竟是权威的象征,这么极具难度的手术可不是随随便便找个医生就能做的。

  

  刘子轩笑了笑:如果你想找可以继续去找啊。

  

  说着他本人则是从墙上取下来属于他的白大褂,虽然不太喜欢这种服装,但也比用他自己衣服好,外科里有好多都是流血的伤者,若是弄上洗不掉的血迹,那刘子轩可是会心疼的。

  

  到了前面之后,问了一下前台,说人已经送到了抢救室了。刘子轩没有停留便直奔抢救室而去。

  

  此时抢救室里面乱哄哄的,一些护士在旁边着急的摆弄一些东西。

  

  刘子轩到了抢救台旁边,看见上面躺着一个跟他年龄差不多的男子,不过块头倒是比他大不少,胸口起伏波动很大,但脸色苍白还有虚汗渗透出来。

  

  耳朵旁边有血迹溢出,肚子上也有血迹溢出,不过肚子上显然是最为严重的地方。

  

  这男子右手垂落在一旁,而左手则是紧紧握着一块板砖!

  

  没错,就是工地上盖楼的砖头。

  

  不过,让刘子轩略微好奇的是,那板砖上面竟然一丝丝的血迹都没有,看样子不像是打架造成的。

  

  剪刀。刘子轩对旁边的护士说道。

  

  啊?护士愣了一下,说道现在病人信息还没有录入,而且您看仪器上面显示各项生命指标都在急速下降,这么严重的伤是肯定要做手术的,必须先通知家属前来签字。

  

  那谁送他来得?刘子轩皱眉问道。

  

  他就是咱们医院的一个打杂的,刚刚二楼的一个窗户坏掉了,他上去修不小心从楼上摔落下来,外面一个栏杆恰好刺进了他的肚子里。

  

  护士有些鄙夷的看了一眼男子,随后又说道:而且这家伙就是一个穷比,无父无母,就有一个病怏怏的妹妹,就算是不用家属签字,他也没有那么多的钱给治疗费用啊!

  

  非得用钱才救人吗?刘子轩听着护士的话,脸色已经渐渐阴沉了下来。

  

  为什么现在社会上会出现那么多抢救不及时而死去的人,并不是只有抢救时间不对,也并不是因为真的回天乏力,就是因为一些医院只知道利益,一而再再而三的看见钱之后才会去救人,那不死人才怪呢!

  

  说实话,对于旁边这个护士的举动,刘子轩已经厌恶到了极点。

  

  可能也是因为他的声音有些大,女护士立马就变得有些委屈模样了,似是抽泣一声,说道你冲我吼什么吼,你不过也是一个实习医生而已,若是真的让你救人,你能救回来吗?救不回来,你承担的起后果吗?

  

  好嘛,原来在这儿等着刘子轩呢!

  听着女护士的话,刘子轩突然好笑的咧了咧嘴,从她的眼眸里能够看到那浓浓的鄙夷以及讥讽!这倒是让刘子轩更为不爽。

  

  救救救我,若是若是我死了,那这个世界上就就没有人照顾我妹妹了!这时抢救床上的男子颤颤巍巍的开口了,用一股哀求的语气说道。

  

  刘子轩拍了拍男子的肩膀:放心吧,我一定会救你的。

  

  哥哥!哥哥!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声音,说话间便有着一个面色苍白,看起来软弱无力的女孩儿跑了进来。

  

  尽管她看上去那么的弱不禁风,可门口两个护士都没有把她拦在门外,径直扑在了抢救床旁边,眼泪就如同那决堤的洪水一般流淌了下来。

  

  哥哥,你可不能出事啊,否则我怎么办啊!

  

  哥哥没事!好着呢!男子强忍着身上的疼痛感,露出一抹勉强的微笑。

  

  出去赶紧出去,抢救室重地不是你能进来的。之前与刘子轩对话的女护士当下脸色阴沉了下来,几乎动用蛮力在驱赶这个小女孩儿。

  

  求求你们,救救我哥哥。小女孩儿并未生气,而是哀求的拽着女护士得手腕。

  

  做这一个手术少说都需要过万的金额,你拿的起吗?真是晦气,今天就不应该让这个混蛋进这个抢救室,干脆死在外面算了!女护士唾弃的骂道。

  

  够了!

  

  刘子轩从来不喜欢对女人发火,但此时真的是忍无可忍了,那小女孩儿都是在哀求了,并且从那小女孩儿的眼神里,刘子轩看到的是无尽的渴望以及绝望!

人已赞赏
小说

看了能让人湿到不行的漫画|好紧好湿含着它h

2020-8-2 18:50:27

小说

老师我们后面来一次_别进来了,太大了,会撑爆的

2020-8-2 18:50:4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