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能让人湿到不行的漫画|好紧好湿含着它h

目送徐浩和梅香先回去房间,等他们跌跌撞撞的进去,我才酒意一消,冷着脸往外面走。 旅馆外,赵飞见我出来,立马在阴暗处招了招手。 东西都拿到手了,这个能让她昏死上最少两个小时,神不知鬼不觉。这玩意更厉害,女人吃了圣女也扛不住,怎么样,我这些东西还行吧,晚上有你小子舒服的了。赵

目送徐浩和梅香先回去房间,等他们跌跌撞撞的进去,我才酒意一消,冷着脸往外面走。

旅馆外,赵飞见我出来,立马在阴暗处招了招手。

东西都拿到手了,这个能让她昏死上最少两个小时,神不知鬼不觉。这玩意更厉害,女人吃了圣女也扛不住,怎么样,我这些东西还行吧,晚上有你小子舒服的了。赵飞把两小瓶药塞给了我,为以防万一,连里面的药都是双份的。

我眼睛一亮,把药收好,又问他:那明天的事

赵飞没耐心等我把话说话,猛地推了推我:你放一百个心,现在你最重要的就是快回去,你今天要是睡不了那女人,过几天我们就都得死!

我也把所有担心都放回了肚子里去,船到桥头自然直,先顾眼前吧。

返身回了旅馆,明明还有房间的,这两人偏偏就开一个房间,艹他妈的!

要是只有梅香,我有的是手段炮制她。但有徐浩在一旁,虽说他也喝了很多酒,但这会他绝对还有意识,并没有彻底喝醉,有他在旁边,我怕是很多事都做不了。

我心中有些抓狂,有心找个借口让徐浩先去其他房间睡,但等我进去房间时,徐浩已经倒在靠里面的床上呼呼大睡。

这会,梅香反倒有些清醒过来,坐在另一张床上有些不舒服的摇着头。

要不,我们换个房间睡?我试探道。

换什么换,不用钱啊。梅香显得很是不耐烦,见我坐近了些,更是对我横眉竖眼:你走开点,别碰着我,晚上你跟徐浩挤一张床好了。

凭什么啊,你不是我老婆吗。我梗着脖子不愿意。

那也要等我们结婚后再说吧,我清清白白的身子,还不都是你的。梅香还显得理直气壮,我甚至还听到里面床突然发出一声憋不住的笑。

这徐浩根本就他妈的没睡!

而梅香又是这么个态度,我能怎么整?

我一时有些抓狂,要是今天晚上不睡了她,过几天黄彪怕是就要带人来找我麻烦了。

艹他妈的!

要不是有赵飞送来的药,今天晚上我只怕还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不过现在嘛

我眼睛眯了眯,假意道:喝了白酒,现在好渴,我先喝点水再睡。

我从旁边拿出三个杯子,然后分别倒上温水。

听到哗哗的水声,梅香也有些口干的舔了舔嘴唇。

我背身挡着两人的视线,将情药和迷.药,分别放进了其中的一杯水里面。然后端起了另外一杯,特大声的喝了几口。

给我也喝点。梅香忍不住道。

我将装了情药的水给梅香递去,很快,梅香便将一杯水都给喝光。

我又把另一杯水端去给徐浩,徐浩迷迷糊糊的睁开醉眼看了我一眼:我刚喝了,现在不渴。

我心中咯噔就是一下,艹!他不喝的话,我晚上怎么办事?!

我真想拿个枕头把徐浩闷死算了,当然,这也只能在心里想想。我咬了咬牙,干脆回身把水给倒了,这水放着可能还会成为证据,反正我每种药都还有一份,要用随时都有。

我要睡了,你别过来。梅香慵懒的伸了个懒腰,也是酒劲上来,也没脱.衣服,就这样合衣在床上躺下睡了。

我们也睡吧。徐浩带着酒意,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我装作也喝多了的样子,晃了晃脑袋,起身把灯和门都给关了。

然后,我便摸着床,走到了徐浩旁边去,也合衣躺下装睡。

我是装醉,而他们晚上,却都喝了不少酒,虽一时还能强撑,但真等挨到床上,却很快便沉沉昏睡过去。

我侧身躺着,等了足足快半个小时,确定徐浩睡着了,这才一咬牙,轻手轻脚的爬下床,往另一张床上的梅香偷偷摸去。

黑暗中,我只觉得自己心跳的很快。

在今天之前,我还是个处男。不久前,我更老实巴交的,连跟女人说话,都会脸红心跳。

而现在,我就要做下我生命中的第一件惊天壮举,我他妈的要将梅香变成真正的女人!

我呼吸急促,身体都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

我没有急着去碰梅香,而是先在她身旁的床上躺了下来。

旅馆的床不大,也就最多并排睡下两人,梅香背对着我,呼吸微微有些局促。

我虽然心慌的很,但这时我已经没有丝毫退路,我努力稳住自己的呼吸,然后慢慢的伸手,一点一点的往梅香的身上摸去,而当我的手终于成功摸到了梅香的腰线时,我瞬间便惊住了。

烫!

透着惊人的热力!

梅香浑身滚烫,如同火炉。而当我的手落到她身上时,她也只是稍稍扭动了下身子,嘴里发出有些不舒服的呢喃声。

药力起作用了。

我心中一动,手稍稍加力,隔着衣服,摸了下梅香的胸部。

唔~

梅香娇哼一声,却依旧闭着眼睛。显然,喝了太多酒的她,这会已经陷入了深度睡眠,而那些情药却激发了她的情欲,让她的身体变得滚烫,及时睡着了,身体也变得极为敏感。

我胆子瞬间就变大起来,一旁的床上还躺着徐浩,我必须快点动手,以免夜长梦多。

我开始给梅香解衬衫的扣子,起先几个还解的比较顺利,到了后来或许是因为衣服撑着的关系,竟是怎么解都解不了,我心中一恼,干脆把用了点蛮力把几个扣子全都给崩开。

接下来,我又将梅香的皮带解开,褪下她裤子时,浑身燥热的梅香甚至舒服的轻叫了一声,吓得我僵在那里半天,直到确定徐浩没醒,这才更加小心的帮她把长裤给完全脱了去。

外衣外裤全都给我扒光,一时间,躺在床上的梅香只剩下了贴身的内衣内.裤,她呼吸如喘,美极了的婀娜曲线在我眼前不停起伏。

我自己这会也兴奋的不行,不等将梅香全部脱.光,我便先把自己的衣服和裤子全部脱.光,然后光溜溜的再次爬上了床。

梅香身上滚烫的厉害,我的手摸了一下她的脸蛋,刚刚碰到,就听得一声轻哼,梅香浑身难受的蹙紧了眉头。

放心吧,我马上就来帮你!

这个时候,没有什么比实际行动更实在。

我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情愫,直接压在了梅香滚烫如火的身上。

我无心去感受太多的滋味,这个时候,我必须速战速决才行。

我一边吻着她,一边很快将她脱了个精光。

我放开了她的嘴巴,朝下面看了一眼,正想找找方位,却没想到梅香竟在这个时候突然情动的叫出了声:徐浩徐浩

艹她妈的!

我心中又是害怕又是狂怒,这贱女人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上还想着那个小白脸,她分明是做春梦,梦到了那个小白脸!

隔壁床上传来一丝异动,虽黑暗中看不真切,但我还是不由得浑身一颤。

要是被徐浩这个时候起来撞破,那不管事后如何弥补,我想再让梅香变成我的女人,都是千难万难。

这一刻,我的脑子竟是前所未有的灵光,徐浩求财,他对梅香就算有感情,也就顶多是抱着玩玩的态度,他更喜欢或者说更想娶的,应该是徐馨才对。

只是瞬息之间,我便有了主意。

我伸出两个指头进入梅香的嘴里,让她帮我吮吸指头以至于没空再乱说话。然后我才仿佛是在对梅香说话般,轻语道:放心吧,徐浩听不到的,我们轻一点就行。你是我老婆又有什么好害羞的,我跟你好不就是天经地义的吗?老婆,你放心,我明天早上就把字给签了,到时候房子什么的统统都给你!

旁边床的呼吸一下子重了起来,原本蠢蠢欲动的身形,也终于不再有动静。

我冷冽一笑,徐浩啊徐浩,你果然是醒着,不过就算被你看到又能怎样,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你想要的女人,是如何变成我的人吧!

我再没丝毫犹豫,即便我是菜鸟,但有了以前与徐燕的不成功经验,现在的我,早已找到了失败她母亲。

只是一下,我便进入了一个温暖的天地!

睡梦中的梅香痛呼了一声,我心中却是更喜,果然还是个雏,这次他妈的赚大发了!

隔壁床上,似乎又传来了些响动,徐浩似乎听到了梅香的痛呼,他是在不甘心?

管他去死!

梅香,我什么都给你,房子,还有地,我什么都原意写给你,明天,明天我们就去。

我又最后承诺了一次,似乎是说给梅香听的,实际上却让躁动的徐浩终于彻底按捺了下来。

听吧,既然那么喜欢偷听,你就在旁边好好的听着吧!

我狞笑一声,再无犹豫,在木板床铺上疯狂驰骋起来。

二十多分钟后,风收雨歇。

但你以为就这样完了?

还早的很呢!

只喘息了几口气,我的骡子便再次昂然而起,战意熊熊。

老子以前被你们叫做牲口,今天晚上,我就让你徐浩知道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牲口!

床铺继续开始摇晃,吱呀吱呀声一直响了一个多小时。

我只觉得酣畅淋漓,无数个挺着骡子,苦挨着的日日夜夜,我都幻想着有这么一天。

当这么一天终于到来时,我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无比美好起来。

连续要了她三次,等完事后,她都快累瘫了。

情药这会也早就失去了效果,一丝.不挂的她瘫软在了我怀里,嘴角带着甜美的笑,像个孩子在做着美梦。

也不知道出现在她梦里的,会是我还是那个小白脸徐浩?

我不无恶意的想了想,但结果令我有些沮丧又有些变态般的快.感。就算你真的在梦里和徐浩好了又怎样,你的身子是我得到的,你到了最后,终究是属于我一个人的!

旁边床上,徐浩早就没了动静,鬼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反正只要我能得到梅香,一切就都有了转机。

想要房子?做梦去吧!

抱着女人汗水淋漓的滑腻身子,摸着她如凝脂般的肌肤,我这会也感受到了一丝疲惫,眼皮慢慢变重,裹着一条薄被,搂着梅香软的身子,沉沉进入了梦乡。

因为心里还装着事,因此我睡得格外警觉。

似乎是到了早上,窗帘子外已经有些影影绰绰的斑斓光线。

怀中的女人动了下,长长的睫毛眨了眨,然后她睁开了眼。

宿醉和一宿欢好,让她疲惫欲死,刚看到自己光着身子缩在我怀里时,她甚至还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直到隔了一小会,她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嘴巴张开就要大叫起来。

早就有所准备的我,在她耳旁冷声道:别乱叫,徐浩还躺旁边床上睡觉,你想被他听到?

梅香如遭雷击,脑子这会还没完全清醒的她,一时间竟只想到不要让徐浩知道这事。

她傻我可不傻,晨起的大好时候,我的骡子早就迫不及待了!

不是我沉迷于此,而是我要让他们之间的裂痕更深!

梅香心里装的可是徐浩,而一旦让她知道,徐浩就在旁边看着她,却始终对她的一切,完全无动于衷,她又会是什么想法?

有了昨晚的几次经验,在女人这方面我也算初步入门,熟门熟路的直接找准了方位。

唔!痛!梅香的俏脸都颤了一下,挣扎着想要反抗,我一把将她按在床上,抱着她的脑袋在她耳旁道:老婆轻点,别让徐浩给听见了。

她无比惊恐的看着我,因为在说话的同时,我的下面也开始了攻击。

晨练果然是最好的运动,我不顾梅香眼神怨恨的看着我,低头直接就吻住了她的嘴巴。

天雷勾地火,一开始我还带着一些强迫,但后来或许是她认了命,破罐子破摔,她也开始变得主动起来。

<<

人已赞赏
小说

不许穿内裤私奴|很污看湿的师生恋黄文

2020-8-2 18:50:20

小说

男朋友甜我下面好爽|老子要把你做到喷水

2020-8-2 18:50:3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