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喊,我慢慢,进去就不难受了小说|特别污的小说情节

钟叔扔掉胸衣,李洁的丰满显在空气中。 啊!钟叔!你做什么! 李洁忽然觉得不对经,睁开眼睛瞧见钟叔张嘴凑了上来,李洁虽然有预感,但是没想到钟叔居然这么直接。 还没等李洁反应过来,钟军一只手直接将李洁的小裤裤扒到大腿内侧,身子一挺,要进入…… 李洁的大

钟叔扔掉胸衣,李洁的丰满显在空气中。

啊!钟叔!你做什么!

李洁忽然觉得不对经,睁开眼睛瞧见钟叔张嘴凑了上来,李洁虽然有预感,但是没想到钟叔居然这么直接。

还没等李洁反应过来,钟军一只手直接将李洁的小裤裤扒到大腿内侧,身子一挺,要进入……

李洁的大脑一片空白,心里面居然生不起反抗的心思,这不同于上午李昊的侵犯,如果要在李昊和房东钟叔两个人这种选一个人上床的话,李洁绝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钟叔。

容不得李洁想太多,钟叔就像饿虎下山,疯狂的索取着,下身则是在微微的耸动着。

李洁简直快要喘不过气了,身体滚烫无比,娇艳欲滴的两片红唇上下开合,发出令所有男人都疯狂的声音。

钟叔轻点咬好疼

李洁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说出那么羞耻的话,但现在身体的反应已经容不得她思考了,今天一整天,她的反应都没断过,尤其是现在,已经彻底沦陷,迫切需要钟叔来抚慰自己。

李洁双手环抱住钟叔的脑袋,修长的双腿安放,只能踢着空气,来回动弹,她的脸色像熟透的苹果,娇艳欲滴!

下面的反应极其强烈,浑身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撕咬一样,酥麻难耐。

钟叔

李洁像是无意识的发出一声呼喊,原本埋在李洁身前的钟叔抬起头来,两个人目光对视,像是天雷勾动地火!

钟叔面红耳赤,精壮的身躯就像烤红的烙铁一样,那儿轻轻的在在她那儿磨蹭,李洁顿时紧紧的抓住钟叔的后背,也顾不得自己的美甲,这种感觉实在太煎熬了。

想不想要?

钟叔身子往前一挺,攻占器神秘区域的制高点,李洁整个人像触电一样,猛地颤抖,胸脯上下起伏,丰满的柔软也随着动作来回抖动,李洁甚至能够感受到城门险些失守,

虽然只是一点,但还是令李洁脑子发麻。

李洁不敢张开红唇说话,只能动作上点点头。

我早就看你想要了,先前那那奇怪的气味就是你那儿

散发出来的吧?

钟叔似乎有意调戏,又轻轻的往前动了一下。

李洁整个身子抖如筛糠,娇艳欲滴的红唇也是微张,露出贝齿。

不行!她忍不了了!

李洁感觉整个人都快烧了起来!脸更是滚烫无比,她张开嘴,殷红的两片红唇上下开合,近乎渴求一样的说道:我要!给我!快给我!

钟叔似乎得到了很大的成就感,动了动身子,尽管是很轻微的动作,但还是让李洁的身子再次颤抖起来。

既然你都求我了,那你叔叔我今天就满足你!

钟叔用力的抓了一下李洁的丰满,然后弓起身子,调整好位置,就要往前…..

啊!

随着钟叔的动作,那充实的感觉险些让李洁晕厥过去!

现在李洁满脑子就一个字,大!

李洁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眼角甚至冒出晶莹的泪光。

一年了,她终于再次尝到了做女人的滋味!这种滋味可不是深夜寂寞自己用手解决可以相媲美的,简直就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

她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苦尽甘来,但这一次,没有任何被强迫的意思,这是李洁发自心底的欢愉。

钟叔就像是勤劳耕作的公牛,李洁就是那块闲置了一年的荒地。

啊啊

钟叔每一次挺身,李洁都会触电一样颤抖着身子!脸颊娇艳欲滴,李洁彻底放开,她在这一刻,不再想有什么心理负担,她只需要好好的被满足!

李洁开始放肆的叫了起来,一声高过一声。

快点!快一点!

李洁猛然间用力抓了一下钟叔的后背,大声喊道,钟叔就像是被火星点燃的油桶,被这一句话给点爆了,疯狂的动作起来。

啊!李洁一声尖叫,体内一波一波的爽感将她淹没。

她居然丢了!短短两分钟就到达了极乐世界!

钟叔停了下来,看着李洁,而李洁小腹不断起伏,她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脑子还在发麻之中,那余留下来的快感还让她恋恋不舍。

满足了么?

钟叔开口问道,他还没有退出来,充实的感觉让李洁脑子都是空白的。

你满足了,那该我了!

钟叔没有得到李洁的回答,直接上手擒住了李洁的柔软,又开始动作起来。

卫生间里,两具肤色相反的身体融合在一起,那撞击的声音,仿佛在谱写人世间最动听的乐章,每一个音符,都将卫生间里的温度升高一些。

李洁不知道钟叔什么时候才退出去的,她也不知道自己沉浸在极乐世界中多久,她只知道,她找回了之前那种做女人的快乐,同时她心底也对钟叔产生了依赖感。

她清楚,一旦体验了这种感觉,那么深夜寂寞时候的右手,就显得那么的无力。

由细入粗易,由粗入细难

李洁就那么沉浸在这种快感之中,等到最后一次之后,钟叔趴在了她的身前,李洁也带着满足的笑容,睡了过去。

李洁再次醒来的时候,顿觉全身的肌肉都好像灌了醋一样,酸胀无比,而且钟叔竟然还没退出来,李洁摸了摸钟叔那棱角分明的脸庞,轻声喊道:钟叔,起来了

钟叔?

然而,李洁叫了两次,钟叔依旧纹丝未动,就像死了一样

李洁慌了,彻底慌了,也顾不上下面的内裤穿没穿,连忙坐起身,不过腰背的撕裂一样的疼痛却是让李洁疼的琼鼻微皱。

钟叔!钟叔你醒一醒!

李洁忍着疼痛摇晃着钟叔,眼眶通红,简直都快要哭了起来。

可就在这时,钟叔忽然间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李洁被吓的一头撞在了墙上。

惊不惊喜!钟叔一笑,露出两排大白牙。

李洁捂着头呆愣了好一会儿,然后哭了起来。

钟叔见状,微微靠近,把李洁揽进怀中,轻轻拍打。

钟叔的胸膛给李洁一种很踏实的感觉,原本惊吓的心也瞬间就安心了。

李洁像一只小猫一样,蜷缩在钟叔的环抱中,提着的心放了下来,一股倦意像潮水一样袭来,李洁渐渐的闭上了眼睛。

李洁察觉到身子的异样,那极致的快乐让她迅速醒过来,睁开眼睛就看见钟叔面色潮红的看着自己,一只手抱着自己,另一只手则在自己身前游走。

嗯李洁的脸‘唰’的一下就通红起来,钟叔身子一挺,李洁身子颤抖不已,嘴巴微张,发出一声极其销魂的叫声。

人已赞赏
小说

农村大炕乱配小说|宝贝花核流好甜

2020-8-2 18:47:37

小说

大长腿被肏性奴虐待小说|毛坯房阳台干售楼女

2020-8-2 18:47:5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