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雪臀耸动娇喘|老师你下面好紧h文

回房间把衣服换下,他刚准备换上干爽的睡衣,一道熟悉的声音,却突然在背后响起。 老公,你怎么在家里? 王秋云站在门口,一脸狐疑地盯着江城。 刚才江暖暖那个死丫头让她陪她去买东西,谁知道,她下楼下了一半儿,居然忘带钱包了,一回来,就看到老公在房间里。 她明明没看见有人上来过啊

回房间把衣服换下,他刚准备换上干爽的睡衣,一道熟悉的声音,却突然在背后响起。

老公,你怎么在家里?

王秋云站在门口,一脸狐疑地盯着江城。

刚才江暖暖那个死丫头让她陪她去买东西,谁知道,她下楼下了一半儿,居然忘带钱包了,一回来,就看到老公在房间里。

她明明没看见有人上来过啊,老公怎么突然出现在家里了呢?

王秋云越想越不对劲,看着江城的眼神,也愈发古怪。

江城被王秋云看的头皮发麻,他讪讪地笑了笑。

老婆,你看错了吧?我确实是刚到家呀?

你这衣服上,怎么全是水?

王秋云走到江城面前,拿起他换下的shīlùlù的西服问道。

我今天和朋友去钓鱼来着,不小心把衣服弄湿了。

江城心不在焉地回应,瞧着王秋云还要说些什么,男人开始不耐烦。

哎呀,我这天天上班累都累死了,回来还要接受你的盘问,你爱信不信,不信就算了

老公你别生气嘛~我就是随便问问。

王秋云的态度,一下子软了下来,她谄媚地朝江城一笑,粗壮的胳膊,直接抱上男人精壮的腰。

带着淡淡腥臭气息的嘴唇,也开始往江城脸上蹭。

嗯~老公,我们都好久没有过了~

王秋云直接把江城摁在了床上,手也迫不及待地开始解自己的衣服。

衣服一解开,硕大的两团立刻在江城眼前晃颤起来。

虽然王秋云这对东西确实很大,但并不坚挺。

没等江城反应过来,王秋云便迎面而来,两大团软下垂的东西,立刻呼在江城的脸上。

王秋云这样的女人自然不能和她女儿相提并论,尤其是刚刚品尝过江暖暖的两团傲物之后,江城更觉得她这对东西难以忍受。

我累了。江城立刻黑着脸把王秋云推开,一脸的不耐烦。

一盆冷水劈头浇来,王秋云燥热的身子突然冰凉。

虽说平时江城对她的xìng趣确实没那么浓厚,几乎每次都是她主动求欢,但是今天他的反应却比往常冷落的多。

女人的直觉,让王秋云有了危机感。

但她在这种事情上异常聪明,并不会当面质问,暂时收起心中疑云,立刻晃dàng起了前面的两个丰硕之物,媚笑道:人家知道你累,要不你躺着,我骑上去自己动?

你特么一天不挨干下边就不舒服吗?江城黑着脸揶揄道。

一句话怼得王秋云面红耳赤,又委屈又恼火。

可惜,敢怒不敢言。

王秋云继续故作娇媚地笑道:老公,要不我用嘴让你舒服舒服?

江城下意识地看了眼王秋云的嘴巴。

王秋云不算难看,否则江城肯定死也不会娶了她。

而且,就算她那张嘴远远不如江暖暖的xìng感小唇,那她这嘴巴的技术也确实让江城折服。

只不过,他现在脑子里全是江暖暖,根本没心情享受她的红唇。

还是算了。江城犹豫了几秒之后还是给出了拒绝的答案。

王秋云眼里的期待立刻成灰。

好吧,那你那你休息吧老公。王秋云bī着自己露出善解人意的甜笑,转身的瞬间,眼里闪过一道冷凛。

今天老公太不正常了,难道他外边有人了?

要让我知道哪个狐狸精勾引了我男人,我非把她bī撕扯了不可!

王秋云恶狠狠地想道。

夜里,江城做了个美美的梦,在梦里,他付出江暖暖的滚圆粉臀,卖力地冲击着她的花园,花园湿润而温热,每一秒都在空中翱翔似的刺激无比。

可惜醒来之后,现实里不能像梦里那般摁住江暖暖随便怼的落差感,反倒让江城心里失落的很。

起床后,江城揉着惺忪的睡眼出了卧室的门。

一出来,便飘来阵阵香气。

江暖暖穿着吊带纱织睡裙正在做饭。

肥硕的两团香软傲立于前,睡裙的吊带似乎都要承受不住这对庞物的重量,随时都要崩开,将香软呼之yù出,令人心潮澎湃。

裙摆下一双白润妙美的双腿,发着迷人的光泽,惹人垂涎。

纱织睡裙多少还有些透明,江城定睛一看,险些喷出鼻血来。

裙里滚圆的粉臀若隐若现,伴随着江暖暖炒菜的动作轻颤,动感十足。

一大早就要受这样的致命诱惑,江城顿时口干舌燥。

你妈妈呢?江城回头看了眼客厅和卫生间的方向,问道。

江暖暖一颤,回头看了眼江城之后,像是触电一般立刻避开,俏脸也刹那红润:妈妈去去买油条了。

江城喜上心头,若无其事地走到江暖暖身后,盯着裙子里依稀可见的粉润圆臀,心不在焉道:暖暖,昨天晚上的事

话刚说了一半,江暖暖立刻色变,诚惶诚恐道:叔叔,我求你千万别告诉我妈妈好不好,求你了

哈,本来还担心这丫头乱说,看来她比他还要怕人知道。

江城心下狂喜,胆子也立刻大了许多,吞咽着口水,慢慢抚向江暖暖翘圆的粉臀,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轻轻地婆娑起来。

纱织的裙子摸上去滑不溜丢,加上粉臀的弹xìng,手感十足。

叔叔别这样

江暖暖轻轻一震,紧张地唤了一声,这嗓音酥酥软软,听着便让人骨酥筋软。

昨天一宿她都没睡好,辗转反侧,满脑子都是江叔叔的身影,还有他的手指在里面折腾时候的感觉。

那感觉那滋味,让她犹如腾云驾雾,翱翔天空。

可是一想到江叔叔是妈妈的老公,她这心里又自责的要死。

十七岁不再是小孩子了,基本的lún理道德,她还是很清楚的。

本来都拿定主意,以后一定一定要和江叔叔保持距离,哪儿知道,一大早他就过来这样。

暖暖,你说要是叔叔真的想求你帮忙,你真的忍心拒绝吗?江城不理会江暖暖的拒绝,附耳过去,柔声细语地问道。

人已赞赏
小说

她的娇小吞吐着他的硕大|军训期间校花被

2020-8-2 18:46:28

小说

毛笔花缝污发生的过程的文字_被男生用嘴亲下面小说

2020-8-2 18:46:3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