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娇小吞吐着他的硕大|军训期间校花被

皱着眉,迈克疑惑的满场寻找,硬是没有马婷婷任何的踪迹。 难不成这小妮子昨天晚上太过于兴奋,以至于今天早晨没起来,迈克震惊的想到。 那怎么能行?这可是在上课,她马上就要高考了,一天都不能耽误。 迈克不敢往下想,顺着这条路,照着那个熟悉的方向一路走下去。 中途一个不起眼的小胡同,迈克本未多想,谁知一声惊

皱着眉,迈克疑惑的满场寻找,硬是没有马婷婷任何的踪迹。

难不成这小妮子昨天晚上太过于兴奋,以至于今天早晨没起来,迈克震惊的想到。

那怎么能行?这可是在上课,她马上就要高考了,一天都不能耽误。

迈克不敢往下想,顺着这条路,照着那个熟悉的方向一路走下去。

中途一个不起眼的小胡同,迈克本未多想,谁知一声惊呼,引起他全部的注意力。

住手!你要是在动我,我就叫人了,别以为这里少有人来,我就不敢呼救。

迈克微微一愣,这个场景似乎十分熟悉,前两天和范玲玲同出一辙。

声音的主人,迈克也是知晓,正是马婷婷。

躲在一旁的树木,这树木生得高大,恰恰好好能把迈克挡的,严严实实,漏不出一点痕迹。

迈克虽然是白人,但是身在暗处,没有灯光照射,也让人难以瞧清。

露出一只眼睛,迈克静静地观看那边的场景。

只见一个流氓混混,双眼冒着精光,不时的瞅着面前的马婷婷,正在与她交谈。

马婷婷一看,对这个流氓混混没什么好感,几乎看都不看他一眼,满脸的嫌弃,厌恶,只想着赶快逃走,不要在这里多待。

马婷婷一边说着,一边摆动着双手,阻挡了流氓混混,想要进一步侵袭的动作。

通红着双眼,马婷婷一张小脸微红,一反常态,变得硬朗起来,伸手搭在流氓混混的身上,倔强的与之动手。

周云天,你要是再敢对我动手动脚,我就要直接呼救,到时候把人招过来,后果你可是知道的。

周云天,绰号四眼,和刘强属于一种货色。

只是为人比刘强略显收敛,不敢大动手脚,只敢在暗处,找一些初高中女学生,搞些小动作,满足一下,微微跳动的心。

周云天的手从未离开过马婷婷的身上。

而马婷婷的一张脸,愈来越红明显。

她之前对周云天说的那些,人家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周云天仗着,马婷婷就是一个高中的女学生,不会有什么胆量来反抗。

他大胆的,一把伸出手抓住她半截光滑的小臂,眉毛一抬,丑陋的嘴脸一览无遗。

你叫啊,我倒要听听你能叫的多大声,到把这周围的所有人都叫过来才好,大不了咱们鱼死网破,我把你扒个干净,让那些人都瞧瞧,

看你以后怎么从这儿生活下去。

迈克一听,心中大叫一声:不好!

果真,马婷婷的气势比刚才小多了。

没想到,周云天竟能如此不要脸,这种话轻而易举就能说出口。

惹得马婷婷是满脸通红,憋着嘴,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乖,这就对了嘛,让哥哥我来好好的疼爱你一番。咱们两个快快乐乐做一对儿活神仙,也好,叫人羡慕不是。

周云天心中的想法,全都展现在脸上,顾不上马婷婷一边走一边与他的推推攘攘,拽着她的手臂,不由分说,朝着更深的方向走去。

那里四周三面围墙,漆黑的角落,叫马婷婷只是看了一眼,就浑身瑟瑟发抖,想着若是自己今天被拖了去,该是怎样的后果。

不,我不去!你让我走!马婷婷也不知是哪来的勇气,大吼了一声,随后打了周云天一下。

周云天吃痛,不觉叫喊一声,手条件反射松开。

马婷婷抓准时机,朝着明亮的地方逃去。

臭婊子今天不把你弄到手,我就不姓周!

周云天也是愤怒不已,伸手拽住马婷婷的马尾辫儿,向后扯。

马婷婷吃痛,感觉整个头皮都要被周云天扯下来。

周云天几乎是将马婷婷拖在地面,一路向后走。

马婷婷的叫声分外凄惨,奈何这里只是个小胡同,四面隔音,若不是迈克今日恰巧撞见,马婷婷的后果可想而知。

住手,放开那个女孩儿。

迈克终于忍不住出手,像上一次,一拳打在了周云天的鼻梁骨上。

这一声叫喊,可比刚才要好听的多。

马婷婷还在想着是谁解救自己,一抬眼就瞧见迈克满脸怒火,昂这头,像英雄一样站在她的面前。

一句话不说,一双宽厚的手,即时伸过来,在她的面前摊开。

马婷婷心中倍感温暖,像是今日的阳光,全都照进自己的心中。

这时候也顾不上害羞,伦理,马婷婷红着脸,将自己的小手,搭在迈克的手上。

迈克也不含糊,双臂用力,马婷婷整个人,向着他的方向倒去,中间毫无阻力。

没事吧?迈克趁着安慰马婷婷的功夫,在她的小臂上来回摩擦。

光滑的手感让他心旷神怡,觉得今天一早上等待都值了。

马婷婷飞快的摇着头,害羞的她,一句话不多说。

只是将小身子藏在迈克的身后,露出的一只眼睛,害怕而又愤怒地盯着跪在地上,捂着鼻子,嗷嗷直叫唤的周云天。

靠,你这个死洋鬼子,难不成不想活了,胆敢打你老子,我现在我让你知道知道,你老子我的厉害。

周云天只是抬眼瞧见迈克半个影子,已经不知天高地厚,冲着他大声吼叫。

迈克冷哼一声,也不留什么情面,双手揪着周云天的头发,像刚才一样,向上拽起。

强迫偶同自己对视,手掌拍打在他的侧脸,像鼓点,铿锵有力。

下次说话最好干净点,现在你睁开眼睛看看,在你面前的究竟是谁?

周云天还想嘴硬,迈克接下来两巴掌打的他是昏天黑地,鼻孔直往外冒着血。

周云天久而久之,支撑不住,双眼冒着金星,双腿有些发软。

若不是迈克拽着他的衣领,周云天直接双膝跪地,给二人跪下。

迈克可没留情,那两下子只不过几盏茶的功夫,周云天就已经有些受不了了。

得,好汉不吃眼前亏,大丈夫能屈能伸。

对着迈克,给他不住的磕头,向他说道。

对不起,这位大哥,我实在不知道原来您这么厉害,您放心,我以后再也不敢惹这位小姑娘了。

马婷婷一向是息事宁人,虽说是受了委屈,但现对方的认错态度还算是可以。

再加上她不想欠迈克太多的人情,故而劝退迈克。

你看人家也都诚恳的认错了,要不这件事情就算了。

迈克可没她这么好的脾气。

哼了一声,抬眼望了旁边的周云天,盯着他那双熠熠发光的双眼,厉声吼道。

今天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你必须磕下来,好好的给这名姑娘道个歉。否则后果你是知道的。

给这个小姑娘道歉?这是哪有的事儿,我一个大男人,不可能。

周云天刚想这么说,一抬头就看见对方双眼里的火星。

这回周云天也学乖了,老老实实的跪在地上,虽心中仍带有不愿,但还是听话的对着马婷婷的方向,磕了几个头,略带一些赌气般说

道。

对不起,这件事是我错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来烦你了。

马婷婷见周云天靠近自己,心有余辜,往迈克身后躲了又躲,身子无意当中擦碰迈克的后背,那柔软让迈克心中微微一动,有

些暗自出神。

赶紧滚蛋,别再让我看见你。

只可惜前方的周云天始终是个灯泡,有他在,迈克不好意思对马婷婷做出什么,只好让周云天离开。

周云天巴不得等着这句话,连滚带爬消失在二人眼前,回归小胡同一个安宁。

我说你怎么这么笨呢?上个学都能被这种人骚扰的,以后可怎么整。

说是愤怒,实则关心,转过头对着马婷婷好一顿指责。

马婷婷又怎会听不出来这言外之意,感激而又庆幸的看着迈克。

真没想到我之前都已经那么拒绝他了,没想到他竟然还不计前嫌,想要来帮我,看来天底下也还是有好人的,怪不得,妈妈会那么中

意他。

迈克的大度马婷婷的担忧烟消云散,更快融入到他的节奏当中,微笑着摇了摇头,用清澈的目光向他告诉,自己的安宁。

迈克看的心中一阵悸动,刚想把手伸过去,在与马婷婷做些什么。

谁知那边及时打响的上课铃,竟然响彻到,这边听个一清二楚。

马婷婷如梦初醒,赶紧向学校方向跑去,匆匆忙忙留给迈克一句:放学再见。

迈克刚刚感到悔恨,怎么没早点儿动手,这最后的一句话让他重新振作起来。

细细想着,或许这是马婷婷留给自己的念想。

放学,迈克如约而至。

一打眼儿就在人群中,看见马婷婷的身影。

或许也是这二人太有缘分。

马婷婷正值青春靓丽之时,梳着高马尾,一蹦一跳,背着小书包,白色的衬衫,阳光下显得更加干净整洁,整个人也变得熠熠生辉。

老师,你来了。

马婷婷整天还在忧心,迈克会不会按照自己的约定,放学来到这里。

谁知门口那高大的人影,让马婷婷所有的忧愁得到了解脱。

在同学们羡慕而又妒忌的目光中,马婷婷微笑着走到迈克的面前。

轻轻踮起脚脚,似乎要与迈克平视。

迈克看出马婷婷的心思,主动向后退了半步,和马婷婷相差不太多,伸出手摸了摸她头顶的碎发。

当然了,我们的小公主殿下,主动要求我接你放学,我这个老管家怎敢不从。

迈克说笑着,绅士般向他伸出自己的右手,马婷婷先是一脸的震惊,随后嬉笑的,捏起指尖,在迈克的皮上轻轻揪下一块,左右

一拧。

痛感让迈克瞪大双眼吱哇乱叫:公主殿下可得饶命啊。

二人说笑着,一路上十分欢快往家走去,一直在讨论今天学校里发生的种种。

许是今天马婷婷的心情格外美好,话也比平日多了许多。

可以和迈克一起探讨题目,也可以像朋友一样,吐槽学校老师种种。

阳光之下,看着马婷婷一脸的笑意,迈克顿时感觉年轻了好几十岁,忍不住跟着她一起蹦蹦跳跳。

打开门,家中的宁静让迈克放下心来,还好,孙玉梅现在不在家。

马婷婷最近十分的上进,几乎不给自己留任何休息的时间,主动要求和迈克快一点进入今日的课程。

求知不得,主动领着马婷婷坐到书桌前,为她摆好作业题单,详细的讲解。

迈克自然这个老师除了为人色一点儿,但讲的还真是没的说。

马婷婷看着那滑动的笔尖,在卷面上留下干净整洁的字迹,忍不住从心中赞叹。

听的认真,马婷婷忽略了迈克那贪婪的目光,不停地在自己的身上上下来回扫视。

目光时而划过白皙的小臂,时而飘到大腿,每一处都是那样的美好。

久而久之,迈克有些失神,讲的也是零七散八,还好,马婷婷的基础差,听不出来。

望着身边不断散发出香肉气息的马婷婷,迈克终于有些忍不住了,主动的探过去,一只手搭在马婷婷的身上,小心地磨挲。

马婷婷虽然神经大条,但还是感受到迈克的动作。

她心中一惊,脸色一变,拒绝迈克。

迈克老师,我想我之前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既然你已经要和我妈妈在一起了,我就希望你能自觉一点儿,不要和任何的女生扯

关系,当然也包括我。

马婷婷说出的最后一句话,心中一阵疼痛,仿佛一把刀子狠狠的扎在她的心上,左右划开,将伤口无辜放大,往上撒一把盐。

整个人生疼的蜷缩在一起,动都不能动。

迈克心说,你这小妮子还跟我客气什么,难不成你以为你做那些事情我都不知道吗。

既然心中明明有我,何苦在意这些呢?

<<

人已赞赏
小说

手交是几根手指/尿太深了磨撞开宫口

2020-8-2 18:46:26

小说

美妇雪臀耸动娇喘|老师你下面好紧h文

2020-8-2 18:46:3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