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交是几根手指/尿太深了磨撞开宫口

她拿着那包药,就用杯子泡开了,然后把那杯水递到了李大牛面前,想着李大牛喝下去的场景,李梅情不自禁就咯咯的笑了起来:大牛啊,你喝一下试试吧,梅姐不会骗你的! 此刻的李梅,十分靠近自己,她还在给孩子喂乃呢,这时候的李大牛,简直是把李梅那里给看了个一清二楚,特别是李梅笑得发颤的

她拿着那包药,就用杯子泡开了,然后把那杯水递到了李大牛面前,想着李大牛喝下去的场景,李梅情不自禁就咯咯的笑了起来:大牛啊,你喝一下试试吧,梅姐不会骗你的!

此刻的李梅,十分靠近自己,她还在给孩子喂乃呢,这时候的李大牛,简直是把李梅那里给看了个一清二楚,特别是李梅笑得发颤的时候,那胸口也跟着一起发颤,就跟个水蜜桃似的,特别的诱人,让李大牛恨不得狠狠的咬一口。

不过李大牛可没那胆子,最多也就是心里想想罢了。

他端起那杯水,有些纳闷,想到这是治疗肾脏的,他脸色发苦,迟迟都喝不下去。

但李梅却眼巴巴的看着呢,见到李大牛还没喝,她的心脏忽然砰砰跳了起来,有种干坏事的刺激感,这傻小子咋还不喝啊,她还等着看笑话呢!

她开口说:大牛,咋啦?你快喝啊,姐都帮你泡好了,喝下去就知道效果好不好了。

李梅的催促,让李大牛一咬牙,便把那杯水一股脑的喝了下去。

咕咚咕咚。

看着李大牛全部喝了下去,李梅心情大好,她咯咯的笑了起来,这傻小子,待会就让你出洋相。

怎么样啊,这药的味道不错吧,十分钟内见效,大牛你就在这里等一会儿吧。李梅轻笑起来,脸上露出怪怪的表情。

李大牛见李梅那么奇怪,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不过也说不上来到底哪里不对劲,没过几分钟,李大牛就感觉从腹部突然冒出一团火,一直往脑袋上冲,冲得他脑袋晕晕的,他情不自禁的问道:梅姐,这药是肾药吗?怎么脑袋怪晕的。

啥肾药啊,这是增强那啥的药呢,脑袋不晕才怪,李梅痴痴的笑了起来,看向李大牛的裤裆,她发现已经有一点成长的趋势了,这惹得她更加想笑了。

大牛啊,这不是肾药这是啥啊,难道姐还会害你不成?你现在是不是感觉浑身都发热?李梅稀奇的问道。

真是奇了怪了,还真就是这样,李大牛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越来越热,甚至额头上都开始冒出细密的汗水了,这回他望着李梅那地方,竟然产生了一股极其强烈的邪念,让他想要伸手就抓过去。

而且这种想法,越来越浓烈,李大牛完全控制不住。

这下,李大牛纳闷了,这到底是啥啊,怎么喝完之后,就浑身发热呢。

见李大牛那一副难受的表情,李梅憋着笑,又看了李大牛的裤裆一眼,发现那里越来越大了,都支撑起一个小帐篷了,看着那变化,饶是李梅的脸都有些红了,这小子的本钱还不小呢,估计比自己丈夫还要大一点。

而就在这时候,李大牛突然哎哟一声,一手拄着盲杖,一手在空中摸索,最后,好巧不巧的碰在了李梅的两团上。

李大牛这是故意的,不知道为啥,他现在看到李梅那雪白的前面,就特别想伸手过去试试看,所以就假装看不见,一手直接碰到了李梅。

那简直让李大牛浑身一颤,那种想要的感觉来的更加强烈了。

放在平时,李大牛是不敢这么猖狂的,因为李梅的老公是村里出了名的壮汉,这要是被他看到,非得扒了李大牛的皮不可,可李大牛喝了那药之后,就啥也不想管了,满脑子都是李梅的身子。

放上去后,他又碰了碰。

李大牛装作一副疑惑的模样,说:梅姐,我这是抓到你们店的面包了吧?咋软乎乎的,跟个馒头似的啊?

李梅耳根子都红了,但那种舒适的感觉却是让她呼吸一促,又听到李大牛说这是面包馒头,她忍不住想,这傻小子,长到二十多岁估计还没碰过女人吧,这东西是啥都不知道,自己那里,能是馒头和面包能比的吗?

不过,被自己丈夫以外的男人一碰,那种感觉还挺刺激的,出于女人的本能,李梅是应该后退一步,赶紧遮住的,可一想到这小子是个瞎子,啥都看不到,既然他想要把这当做面包馒头,那就让他这么以为呗,正好自己也能借着他舒服舒服。

反正他也不知道这是啥,更不会说出去。

怎么样,这面包香不香啊?要不要买一个回去?李梅脸色微红,暗道自己真是羞耻啊,连一个瞎子的便宜都占。

李大牛可是看了个通透,一见到李梅居然没闪躲,反而还用面包馒头来骗自己,他内心偷偷的笑,这回可不是你占我便宜,而是我占你便宜了。

他早就知道李梅在村里水性杨花了,可村里谁都没占到她的便宜,反倒是自己领先了,李大牛心中能不偷着乐吗?原本只想抓一下的,可是见李梅这一副模样,李大牛哪会就此罢手啊。

他点了点头道:好像是有一股香味啊,这面包咋卖啊?

说着的功夫,李大牛又趁机碰了几下,同时露出惊讶道:哎,这会儿咋变得跟豆腐似的,这东西能吃吗?

听着李大牛的话,李梅脸都红透了,但被李大牛那样折腾几下后,一阵阵的舒服刺激着她的大脑,她心想着,这不仅能吃,而且还是多少男人都求不来的啊,这下全便宜你这小子了,还问自己这样的弱智问题。

肯定能吃啊,这个面包可比一般的面包要好吃多了。李梅回答道。

李大牛内心更是火热,这李梅表面挺正经的,没想到内心这么风搔,他望着李梅,因为药效的作用,他现在雄心大起,看见女人就想往身上扑,不过李大牛碰碰可以,如果真想直接扑李梅身上去,那他还没那个胆子。

但是能过过手瘾也不错啊,李大牛也装的一本正经,像是掂量物品似的,掂量着李梅那里,说:还不轻呢,这面包估计挺贵的吧?

李梅被他掂了几下,脸色愈发红润了,她甚至被刺激得都想要轻哼出声了,可是李大牛只是瞎,听力可好着呢,万一被他发现,她可咋做人啊,所以她只能强行硬憋着,默默的享受。

低头的一刹,李梅还想看看,这药物在李大牛身上发挥得咋样了,只不过,当她看向李大牛的裤裆,顿时就被惊讶到了,她连忙捂住嘴,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之前还没这么大呢,这么一小会儿功夫,就这么大了?药物的效果这么厉害吗?可是她不是没给自己老公用过,还是一样的大小啊。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性,这臭小子的,原本就有这么大。

李梅惊讶的合不拢嘴,她老公的虽然也不小,但完全满足不了她,她情不自禁在想,李大牛这玩意儿这么大,能不能让自己兴奋呢?

这个念想一出,李梅顿时觉得更加羞耻,但这个想法却愈演愈烈,她看着李大牛的裤裆,有些失神了。

梅姐,你在干啥呢?怎么不回我话啊?李大牛早就看到李梅那失神的模样了,但他却假装看不见,他想听听李梅到底会说啥。

而且这个时候,李大牛的药性也发展到了极致,导致他下面涨得特别厉害,望着李梅,他就老是有一种冲动。

啊?没什么,那面包虽然挺贵的,但你可以尝尝,如果觉得好吃的话,你再买,怎么样?

见识了李大牛的那里,李梅突然芳心大乱,越看李大牛越是觉得顺眼了,再加上那种舒适的感觉,让她情不自禁就说出了这番话。

说完后,李梅就感觉自己好像在勾引男人似的,虽然很耻辱,但却令她激动,兴奋

李大牛心中同样也火热无比,李梅那句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想要他去尝尝啊

也幸亏李梅的老公大壮不在家,否则自己哪有这样的好事啊。

大壮仗着自己高大威武,就经常瞧不起李大牛这个瞎子,见到李大牛总要嘲笑几句,这回,他老婆主动要给李大牛占便宜,李大牛能不答应?

他越想就越激动,但也不能表现得太快了,假装迟疑的说:万一我待会尝了,你非要逼着我买咋办啊?

不会的,姐像是那种人吗?我都已经说过了,你可以尝尝,觉得好吃再买,你不买的话,我也不强求的。见李大牛迟疑,李梅心中顿时急了起来,这臭小子,果真是没尝过女人味啊,摆在你面前的就是最好的东西,你居然还不想吃。

见李梅急切,李大牛心中愈发爽快,更加扭捏的说:先说好了啊,你们不能强买强卖。

李梅气得都想跺脚了,心底暗骂李大牛简直是个傻子,但却又对他无可奈何,只能平静下来,点头说:好,这一点你放心吧,姐不是大壮,不会那样的。

李大牛点头,勉为其难的说:那好吧,那我就尝尝,看看这面包到底啥味的。

眼见着就勾搭成功了,李梅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更是想到李大牛尝尝那里的样子,她更是羞愧欲死,不过却十分期待。

为了不露馅,李梅又做了许多准备措施,目的就是不想让李大牛发现,这不是面包,而是她

准备好了后,李梅才开口说:好了,你尝尝吧。

望着面前那姣好的脸蛋,李大牛只觉得口干舌燥,他心想着,大壮啊大壮,你欺负我那么多次,没想到这回轮到我欺负你了吧?

大壮一直很疼爱李梅,要是他知道李梅居然背着他,给自己吃那个,大壮会是什么表情呢?真是想想就解恨啊。

李大牛把脸凑过去,李梅连忙迎合,生怕露出一丝纰漏。

梅梅,我回来了。

突然,小卖部外面传来一声粗狂的大叫。

李大牛和李梅心中,顿时异口同声的冒出一句。

不好!

李梅吓得连忙慌张的把李大牛给推开,然后说:大牛啊,大壮回来了,这面包别尝了,不然他待会看见了,非得逼你买不可。

李大牛虽然觉得有些可惜,但能这样,他也已经满足了,听到大壮的脚步声,他也连忙后退几步,趁着李梅惊慌失措之际,他又往柜台抽屉里抓了一包药,赶紧放进口袋里,这才罢休。

李梅慌张的整理好衣服后,也正好看见了李大牛抓了一包药放进口袋,不过还没来得及多想,她老公大壮就进来了。

大壮一来,见到李大牛也在,他哟呵一声道:瞎子,你现在认得清小卖部的路了?

李大牛没敢和大壮正面冲突,但他心中却在冷笑,大壮你等着吧,迟早有一天,我得把你老婆给睡了。

怎么说话的呢?大壮,你注意一点啊。李梅维护李大牛,又赶紧给李大牛说:大牛啊,你大壮哥就这样,别往心里去啊!

咋地?梅梅,你还给这瞎子说话啊?我今儿个还就跟这瞎子杠上了。大壮见自己老婆不帮着自己说话,反而还偏向李大牛,顿时肚子里的火一下就上来了。

一个瞎子而已,大壮还真没把他放在心上。

李梅和李大牛做了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这时候也不敢跟大壮顶嘴,便嘟囔道:我也不管了,你爱咋地那就咋地,不过你也别欺负人家看不见。

说到底,李梅还是偏向于李大牛的。

自己丈夫有手有脚健健康康的,怎么就这么小气和李大牛杠上了,反观人家李大牛啥也没说,而且还弄得自己舒舒服服的,比大壮要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你也不嫌丢人!李梅继续说道。

大壮一听也是,自己跟这个瞎子计较什么,要是让村里人知道了的话肯定会笑掉大牙,他哼了一声道:算你小子走运,我回家喝口水就出门。

李大牛从头到尾都没说话,他本来已经想离开小卖部,可听到大壮喝口水就走,便乐呵呵跟个傻子似的坐在小卖部门口。刚才他尝到了李梅的甜头,心想李梅也是个小骚浪蹄子,说不定待会真能把大壮老婆给办了。

果然,没过一会儿大壮就出门了,不过出门之前他还瞪了眼李大牛。

李大牛就像是个瞎子似的傻呵呵地坐在那儿笑,大壮见状也知道是自己想多了,李大牛还没有那个能耐欺负他呢。

梅姐,没什么事情的话那我就先走了啊,不然待会大壮哥回来又要欺负人家。李大牛假装起身要离开,心中却是期待着李梅能挽留自己。

可李梅刚才的确是被突然回来的大壮吓得不轻,她见李大牛要走不禁焦急起来,错过这次机会可就没有下次了,更何况李大牛那家伙是真的大,比大壮的要大上一个尺寸,要是能让李大牛干一回自己的话,肯定能舒服上天。

李大牛见李梅没有挽留自己,转身就要走,心中不免有许多遗憾,直到这时候他嘴里还回味着李梅‘大馒头’的美味,就在这时候李梅忽然出声道:大牛,你还要不要吃馒头了,姐刚才还说要给你吃点更好的呢!

说完这句话,李梅都羞红了脸。

她也就是欺负李大牛这瞎子没经历过男女之间的事情,要不然换做其他男人的话她还真没脸说出这种话来,一想到李大牛那个大家伙,李梅双腿之间就湿得不行,就连大腿都在发软。

李大牛面露喜色,转过身来之后脸上却是露出了惊疑不定之色,道:梅姐,你该不会是要强买强卖吧,要是待会大壮哥还没走远的话,我不是要死定了?我身上可没啥钱!

李梅噗嗤一声笑出声来,看来李大牛还是不知道自己给他吃的到底是啥玩意,不过这样也好,她压低声音道:姐给你吃的这东西以后还有,不过你可不许跟其他人说起,要不然的话姐会生你的气,以后再也不许你吃了,明白了没有?

人已赞赏
小说

珍珠内裤珍珠放在缝缝里/被粗长顶起微突的小腹

2020-8-2 18:46:25

小说

她的娇小吞吐着他的硕大|军训期间校花被

2020-8-2 18:46:2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