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闺蜜跟男朋友一起做|女友被别人在室外调教

这个场景,老张看过好多次了,却是百看不厌。 白天几乎摸遍了杨芳的全身上下,就差她下面那里了,现在看看总是可以的。 杨芳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么晚了,会有人看她。 她也是睡不着,心里空落落的,天气又热,就出来冲澡了。 她的手摸过自己的胸部和大腿的时候,忽然感觉比以前强烈好多。 杨芳脑海里,不由浮现起白天在

这个场景,老张看过好多次了,却是百看不厌。

白天几乎摸遍了杨芳的全身上下,就差她下面那里了,现在看看总是可以的。

杨芳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么晚了,会有人看她。

她也是睡不着,心里空落落的,天气又热,就出来冲澡了。

她的手摸过自己的胸部和大腿的时候,忽然感觉比以前强烈好多。

杨芳脑海里,不由浮现起白天在老张这里治病的情景,一种羞耻感让她感到心慌意乱的。

这样摸索了一会儿后,杨芳有了强烈的感觉,她闭着眼,回忆着被老张抚摸的快感,渐渐的她把手伸到两腿间的芳草地,用手指磨蹭了起来。

嗯,张医生,用力

老张目睹着这一幕,瞬间就硬了,她居然在叫他的名字,难不成,她是在幻想他跟她做那事吗?

望着杨芳那赤身裸体湿漉漉的样子,在夜色里,是那么的撩人,浑身充满了诱惑力。

尤其是她那紧绷的翘臀,还有她销魂的呻吟,无不让老张浑身血脉贲张。

老张真的想从墙洞里钻过去,抱着杨芳那成熟女人芳香的身体,和她狠狠的缠绵欢爱。

他忍不住,把手伸到了自己的裤子里,开始幻想起来。

啊,张医生,好舒服,你为什么没有继续摸进来,嗯

杨芳闭着眼,回忆着和老张所做的事,此刻脑海里也在想象着,和老张在欢爱。

幻想老张扯掉了她的内衣内裤,压在了她的身上,非常温柔的对待她,和她云雨一番。

越是这样,杨芳越觉得浑身酥麻难忍,手指也在自己两腿间更加的用力。

院子里,回荡着她动听的叫声,她冒了一身的汗水,两腿颤抖了起来。

终于,杨芳有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喷涌而来,她张着小嘴大口的娇喘着。

可是这样过后,她却是感到很羞耻。

怎么可以想这些呢,我可是有丈夫的呀,我不是个好女人的,羞死人了。

杨芳捂着脸,连忙擦干身上的水迹,朝隔壁老张这边看了一眼,急匆匆的回房间去了。

老张此刻简直快爆炸了,他多想把杨芳留下来,抱着她到自己房间去。

看来,这个女人,果然让喜欢上我的按摩推拿了,只要她愿意来,那么就有机会得到她了,那滋味一定特别的美好。

老张浑身焦躁火热,心中的欲念久久不能平息。

他去冲了冷水澡,也觉得难以降温,一晚上都没有睡好,甚至还梦到和杨芳一起干那种事。

早上一觉醒来,老张发现自己居然梦遗了,裤子还湿了。

老张很惊讶,自己一大把年纪了,居然还会有这样的冲动,看来自己这是老当益壮啊,好像回到了少年时代那样,让老张很欣喜,红光满面的。

老张知道自己太想女人了,去门口朝隔壁看看杨芳,没看见她。

故意走到她门口,看到她小孩在院子里玩泥巴,问了问,得知杨芳没在家。

老张有些郁闷,莫非她是去城里治病了,那样可就泡汤了。

老张只好回去,一直到中午了,也没有见到杨芳,老张有些失望了。

午饭后,没人来看病,老张躺在家里的竹床上翻来覆去的。

天气又热,他干脆就穿着裤衩,回想着杨芳那丰满的身体,还有那个美妙的年轻姑娘莫晓梅,老张下面又挺起来了,真的是有点难受啊。

张医生你在家吗?

忽然间,杨芳熟悉的声音传来,老张一下坐起来了,心里暗喜。

在,在呢。老张立刻跑出去,却忘了自己只穿着短裤衩呢。

哎呀,张医生,你干嘛呢。

杨芳脸蛋一红,却是看见了老张雄起的裤子。

她暗暗心惊,真没想到,他这么大年纪了,那里居然那么雄伟。

杨芳心里砰砰跳,回想起昨夜在院子里洗澡,幻想和老张做那事,她越发脸红了,难为情的低着头。

老张也有点尴尬了,立刻回去穿了衣服,可是裤子里的那货根本无法软下去。

可是他心急想见到杨芳,所以就过来了。

你找我,还是看病的吗?

对呀,张医生,我上午去田里割草,我这胸口还是憋的喘不过气来,好像更严重了,本来昨天,你帮我治疗后,好了很多的。

杨芳叹口气,微微皱眉,眼神闪烁,朝老张下面瞥了一眼,又连忙不看了。

老张很有自信,毕竟昨晚他都亲眼目睹了杨芳洗澡的一幕。

何况杨芳的眼神告诉他,她似乎有那方面的意思。

老张干脆挺了挺腰,好像要故意让杨芳知道他强壮的身体。他决定冒险试试看。

你躺下来,我给你检查。

噢,好的。杨芳躺在了床上,心里却慌慌的。

还是这里吧?

当老张用手按着她的胸的时候,杨芳根本没有心思想病情了,却想到了那种事。

嗯呢,张医生,还要按摩用药推拿的吗?

对呀,只是,你一个女人,不方便,我怕村里人说闲话,要不然这样吧,我叫村里来个女人,我教她帮你弄,按照我的方法来。

老张是故意这样说,这样免得到时候杨芳不情愿。

哎呀,那不好的,你才是医生。杨芳说出这话后,更加脸红,心情很复杂,她都不清楚,是想让老张按摩还是想感受那舒服的触觉。

这样吗,那我可能要帮你按全身上下,你可不要想歪了。老张知道她这是上当了,不过却是心里话。

好呀,你开始吧。杨芳胸脯随着呼吸上下起伏,居然有一些期待的闭着眼睛。

老张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就去关了门,看着她雪白的大腿,直接把她的裙子给掀开了,伸手就朝杨芳的内裤摸过去,直接用力的开始揉捏她的芳草地了。

杨芳没想到老张会这样直接,虽然她最期待的是老张按她这里,可是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那种羞辱感和触电感油然而生,让她浑身哆嗦,张着小嘴就发出了快乐的叫声。

哎呀,嗯,张医生你这是在干嘛,这里不可以摸的。

老张却微微的一笑,他当然是故意直奔主题的,就知道杨芳会这样的反应,他已经摸透了这女人的心思了。

刚才你自己答应的,现在又不让我摸了,那我怎么给你治病?

老张嘴上这样说,手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还加快了速度磨蹭她两腿间。

这弄的杨芳浑身瘫软,不停的发抖了。

啊,张医生你轻点,我不知道治病还要按这里的,为什么呀。

杨芳半推半就,伸手轻轻的按着老张的手。

说了你也不明白,你胸脯和这里是相通的,都是属于女人的特征部位,这里是阴气过重需要排泄,这里通了,你胸部也不会胀痛了,懂不懂?

老张说的头头是道,让杨芳听的云里雾里。

事实上,老张很清楚,杨芳没什么病,她不过是疲惫过度加上天气炎热导致的,注意降暑消热就好了。

这样呀,那好吧,可是你慢点,人家,啊

杨芳何时受过这样的刺激,几年了,没有让男人碰过这里,太敏感太羞耻了,她一开始还夹着老张的手,后来干脆把两腿张开了,慢慢的享受这样的快感。

老张觉得快要得手了,为了更加激发杨芳压抑多年的欲望,他一手伸到她胸前去揉捏,一手伸到了她的内裤里。

终于,摸到了她那湿漉漉的芳草地,这里是村里多少男人想要接触的地方呀。

曾几何时,老张也是那么渴望触碰这里,如今终于实现。

老张的手指都在颤抖,当他碰到了杨芳那肉缝后,杨芳一下叫出声来,娇喘吁吁的,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了,心里想的不是治病,而是对男人的渴求。

嗯张医生,好热,你别这样。

杨芳眼神变得迷离,欲望差点的战胜了理智,整个人软绵绵的,目光,聚集在了老张的裤子上,还舔了舔红红的舌头,是那么的诱人。

老张也知道是时候了,他故意把身子靠近杨芳,隔着裤子,摩擦她的手。

杨芳好久没有碰到男人这里坚硬的东西了,她心里很清楚,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这个。

但是,身为人妇,她一时半会过不了内心那一关。

好几次,她都想伸手去摸老张那里,但是却强忍着身体里传来的快感。

老张开始加速,手指已经伸到她身体里面了,在她那湿润的芳草地探索着,抽送进出,让杨芳的欲望达到了巅峰值。

随后他干脆把杨芳的手抓住了,按在了自己的裤子上摩挲。

呀,张医生你干嘛,不要这样子,不可以的。

杨芳嘴上这样说,可是身体却很诚实,尤其当她发现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握住了老张那粗壮的阳物的时候,整个人都颤抖了。

她下意识的用手套弄着,好热好烫又好大的,让她充满了渴求。

如果,可以和老张现在欢爱缠绵,让他填满自己的身体,那该多好呀。

杨芳脑海里不停的提示这个声音,整个人脸颊醉红,快要滴出水来了。

可是,我有丈夫的,这样做对不起他,我是个坏女人,不行的。

又一个声音提醒杨芳,她快要崩溃了。

就在此时,老张突然说道:你这是干什么,你摸我这里做什么,你怎么是这样的女人?

张医生,我,我

杨芳无言以对,惭愧的闭着眼,简直无地自容,连忙松开了老张的巨大,恨不得藏起来。

我就知道你会想歪的,还好,村里人没有看见,否则我真的是掉进黄河都洗不清了,你走吧,我可不想给你治疗了。

老张忽然把手指从她两腿间抽出来了,假装很生气的样子。

张医生,我,我不是故意的,你别这样。杨芳越发羞涩了,都不敢看老张。

老张却还在演戏,说道:哎,这也怪我,没有考虑那么多,也对,你男人好几年都躺着,也没办法给你一个女人正常的夫妻生活,你有这样的想法也不奇怪,放心吧,我不会告诉村里人这件事的。

听老张这样说,杨芳忽然有些心酸和感动,但是身体却也非常空虚,刚才强烈的快感,让她意犹未尽。

杨芳又羞又急的,眼泪汪汪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好了,既然事情都发生了,我可不怪你,医者仁心,要不然,我就帮你继续治吧?

嗯,你真是个好人。杨芳忽然间对老张完全放下戒备,甚至有了太多好感,非常信任他了。

老张要的就是这效果,就说道:你把眼睛闭着,待会儿不管怎么样都别睁开,我尽量快一些。

杨芳点头答应了,感觉老张把她两腿分开了,她还是羞的不行,闭着眼捂着脸。

忽然间,她觉得身子下面,被塞满了什么,非常的炙热温暖,又很粗大,直接进入了她的芳草地里。

杨芳只觉得一阵酥麻传遍了全身,从两腿间蔓延开来,那种久违的快感,让她张嘴发出了诱惑的呻吟来。

嗯张医生你对我做什么了?

杨芳觉得这种感觉又熟悉又陌生,就好像,是男人在占有她的滋味。

可是她又不好往那方面去想,难不成是老张在对她做那种事吗?

可是,张医生那么一本正经的,只是在给自己治病,为什么会有男欢女爱的感受呢?

在给你治疗啊,现在是不是觉得舒服多了?

老张哪里是在治疗,他早就忍不住,将自己下面那坚硬雄壮的东西,进入了杨芳的身子里了。

憋了那么久了,终于得到了这个丰满性感的美少妇,真的是让他飘飘欲仙。

只不过,是为了让杨芳在不知不觉中,以为是在被治疗而已。

毕竟,这样做,老张算是做贼心虚的。

他疯狂的挺着腰杆,猛烈的撞击她的身体,一下又一下的,似乎要融化了一般。

啊,张医生,你能不能再,再快点。

杨芳的快高越来越强烈,喉咙里发出有节奏的嘤咛,开始颤抖了起来。

而她的芳草地,如同溪流潺潺,早已经是春水泛滥了。

老张也是更加的卖力了,很快他感觉杨芳那里一阵收缩,最后爆发了。

很显然,这个几年没有得到滋润的美少妇,被他给弄的来了高潮了。

张医生,你好棒,为什么你的治疗那么舒服,你怎么做到的?

杨芳真的确切的感受到,老张是在占有她了。

她睁开迷离的双眼,娇喘吁吁的,朝两腿间看过去。

可是却发觉,老张却是在一本正经的给她按摩推拿,哪里是在得到她呢?

但是刚刚那种奇妙的愉悦感,分明就是男人的滋味呀。

人已赞赏
小说

女朋友不听话带憋尿锁|男朋友狂亲奶头的感觉

2020-8-2 18:43:42

小说

小黄文les|男技师舌滑是什么意思

2020-8-2 18:43:5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