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狼狗卡在里面了_腿都张这么开了,还不来上我

相比来说还是孙文斌的武器更威猛一些,并且他那娴熟的技巧光是咬耳垂就让李慧有些受不了了,更别提被孙文斌拥在怀里亲吻,揉捏的感觉了。 两人各怀心思,很快进入了状态,甚至连准备好的工具都没有用。 李慧见丈夫猴急的样子,本来还想矜持下,但崔杰笑嘻嘻的看着她,说:这次你的感觉来的好快啊,老婆。&

相比来说还是孙文斌的武器更威猛一些,并且他那娴熟的技巧光是咬耳垂就让李慧有些受不了了,更别提被孙文斌拥在怀里亲吻,揉捏的感觉了。

两人各怀心思,很快进入了状态,甚至连准备好的工具都没有用。

李慧见丈夫猴急的样子,本来还想矜持下,但崔杰笑嘻嘻的看着她,说:这次你的感觉来的好快啊,老婆。

瞧着崔杰似笑非笑的样子,李慧索性就不计较了,她轻轻咬着红唇,一声嘤咛,闭上了眼睛,一副任君采颉的模样。

崔杰本来就猴急,动作也粗鲁。

李慧本来还咬着红唇轻轻的嘤咛,结果一下就坚持不住了,身子一软,上身直接瘫在床上。

崔杰没有放过李慧的意思,他此刻想着孙文斌是不是也占了妻子的便宜,然后幻想着李慧刚才被孙文斌挑逗兴奋的画面,就倍感刺激。

尤其是崔杰也想尝尝董依人的味道。

在这样极度龌龊的幻想中,崔杰格外的卖力,加上事先约好了玩点儿另类的,所以之前都有喝酒,所以战斗力也有倍增!

数分钟过去了,李慧的喘息越来越粗重,甚至有些口不择言了,而崔杰看着妻子的模样,忍不住暴喝一声,终于全部释放了出来!

老公。李慧得意喘息,无比娇媚的喊道。

崔杰则特有成就感的压在了李慧身上,抱着她的身子,说:老婆,我再问你一遍,刚才孙文斌是不是进我们的房间了?

是李慧犹豫了一下,答道。

发生什么了吗?崔杰问。

没有。李慧眼神一躲,不再去看崔杰。

但崔杰看着李慧躲闪的神色,却更加肯定了心中的想法。

崔杰带着沉重的心情睡下了,李慧就穿了泳衣拉崔杰去海滩。

不过刚到海滩崔杰看到有人在冲浪,就跑去冲浪了。

留着李慧一人无聊的坐在躺椅上,没一会就见到孙文斌带着董依人也来了。

李慧打了一声招呼,就撞上了孙文斌那一双盯着自己炙热的目光,李慧黛眉微微一皱,见到董依人让孙文斌给她摸防晒油。

李慧这才想起,刚才因为太凉快,自己忘记抹防晒油了。

依人,王哥,我去下洗手间。李慧站起道。

用不用陪你去啊?董依人问。

不用

李慧说完,就从包里摸出来防晒,朝着洗手间走去了。

本来可以光明正大的自己摸的,但李慧一想起孙文斌那坏坏的眼神,心里就一阵发憷,身上的这件泳布料实在太少了,她不想在孙文斌面前做一些举胳膊撩腿的性感动作。

想着,就一路快步走到了卫生间,选了一个没人的小隔间,李慧开始自己抹防晒。

可也不知道怎么的,泳衣下面很是不舒服,加上刚才走路的摩擦,没抹几下呢,李慧就有些受不了了。

昨晚发生的事情也比较刺激,抹了一会儿防晒油后,李慧有些不舒服,她美眸紧闭,手指开始动了

但李慧没有注意到,这洗手间的隔板并不高,就在她闭上眼睛轻轻享受的时候,一个熟悉的面孔露了出来。

看清楚里面的情况之后,孙文斌觉得倍感刺激,连呼吸都忍住了,悄悄摸摸的就从兜里拿出了手机,对着李慧开始偷拍。

他此刻有点害怕李慧睁开眼睛,所以镜头直接放在最重要的部位拍摄了几下之后,就去拍李慧的脸

几秒后,证据已经留下,苏浩彬顿时大胆了很多,他就这么踩着水管趴在隔板上看着李慧的每个动作,并记录下来。

至于李慧本人,此刻正沉溺在自己的幻想中,也不知道是内裤不舒服的原因,还是昨晚的事情在她心里留下了种子,总之,她觉得自己有些反常。

但没有办法,身体里发出的渴望,并不是那么容易忍住的。

李慧一边想着,脸蛋就开始止不住的发红,她这时候连睁开眼睛的勇气都没有,真想快点结果了这异样的感觉。

而孙文斌瞧的眼睛都直了,他没有想到李慧这么投入。

拍照模式已经改成了摄影模式,孙文斌将李慧的每个动作,表情,全部都记录在手机里之后,然后就从水果上下来,然后准备去帮助李慧。

叮叮叮咚。

就在孙文斌刚下来的时候,手机就忽然的响了起来,一看来电人,居然是董依人。

妈的,这么好的机会就要错过了。孙文斌暗骂一声,刚才尾随李慧时,他只是对董依人说要去买几瓶冰镇啤酒喝,想来是董依人等急了。

想着,孙文斌就推开隔板的门,快步的离开了,反正视频和照片在手,以后不愁没机会。

另一边,李慧被手机铃声吓得一颤,眼睛也猛地睁开,吓得都差点儿要摔倒。

好在孙文斌用的是苹果手机,来电铃声也是最原始的铃声,加上李慧做贼心虚压根就不敢打开门往外看,所以也没有发现是谁在隔壁。

刚才,我应该没有发出很大的声音吧

李慧俏脸羞的红扑扑的,心里也很是忐忑,一时间心里的欲望就被吓得无影无踪了,如果自己在厕所偷偷的办坏事被人发现,那可就没脸出去了。

心里乱乱的想着,李慧也顾不得防晒油是否抹匀了,先拿着纸巾把下面擦干净,就急忙跑出来了。

回到原处,崔杰还没有回来,也不知道冲浪冲到哪里了?倒是罗伊人喝了半瓶冰啤酒后,就解开上衣的扣子,趴着在躺椅上光着背部开始晒日光浴。

而孙文斌则笑的很开心,他昂起脑袋,灌了几大口啤酒,然后笑着对李慧说;要不要来一瓶,很饥渴哦。

解渴两个字,孙文斌特地加了重音,尤其是说着两个字的时候,眼睛更是肆无忌惮的朝着李慧的小腹处直勾勾的瞧了过去。

居然没有丝毫忌讳

不用了,我不可渴。李慧拒绝道。

是吗?孙文斌笑了笑,接着拿出手机自己点了几下,他看了看趴在一边的董依人,确定妻子没有注意后,这才点开了一张照片,对着李慧扭转了屏幕!

这照片,正是李慧刚走在厕所时的照片。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孙文斌居然跟踪甚至还偷拍她。

而孙文斌却不管李慧的震惊,继续坏笑着滑动手机里的照片,第二张,第三张,第四张

看着那一张张赤果果的照片,李慧的俏脸唰的一下变得通红,脸上火辣辣的,就好像浑身的血液全部涌上来一般,慌乱,窘迫,愤怒,羞耻,种种情绪全部集中在一起。

但孙文斌却没有放过李慧的意思,他就直勾勾的看着李慧,甚至还伸出中指在空中使劲的揉了揉,脸上做着十分舒服的样子给她看。

这一下,可差点儿把李慧给气晕过去。

但她也没有办法发作,被人直接发现在公共卫生间做那种事情,李慧哪儿还有勇气揭穿孙文斌?再者,董依人可是李慧最好的闺蜜,她也不想闹得难么难堪!

正在李慧左右踌躇时,崔杰掂着冲浪装备回来了:老婆,发什么呆呢?

崔杰刚冲浪回来,浑身还带着水珠,小麦色皮肤在太阳的照耀下有些闪闪反光,李慧看着自己的丈夫忽然回来,委屈的差点哭了出来,心中也有了一丝丝踏实。

怎么了?崔杰看见李慧眼里的泪雾,忙蹲下来问道。

我忽然有些不舒服,你陪我回酒店吧。李慧说。

到底怎么了?崔杰一慌,急忙来瞧李慧。

可能太热了吧浑身无力。李慧不敢看崔杰的目光,直接用手抚住了额头,有气无力道。

见状,董依人也急忙问:慧慧,你不要紧吧?要不去医院看看?

没什么,就是浑身无力。李慧说着,余光又瞧见孙文斌在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当即一皱黛眉,说:老公,我们走。

好。崔杰也跟着皱了皱眉头,他觉得妻子今天有些反常,但又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将冲浪装备直接丢在了地上,崔杰摆脱孙文斌帮他带回去,接着就扶住李慧的玉臂,说:那我们先回酒店休息吧。

恩。李慧点点头,恨不得立刻逃离这里。

沙滩离酒店并不远,李慧也没去换衣服,直接从包里找了裙子和薄衫套上,只是那泳裤实在不舒服,回去的路上,李慧还由崔杰搀扶着。

老婆,你到底怎么了?崔杰忍不住道。

还不都是怨你你!李慧白了崔杰一眼。

我?我怎么了?崔杰疑惑道,但李慧也不细说,只是让他走快些。

五分钟左右的路程,没一会儿李慧和崔杰就回到了房间,此刻李慧终于松了一口气,忙迫不及待的坐在床上,裙子也没脱就先把泳裤给拽了出来,这时再一看,才发现与自己神秘地方接触的地方正好有个硬疙瘩鼓起来,估计是生产的时候因为疏忽造成的!

怪不得走起路来那么的难受,该死的崔杰,买东西也不认真看看,李慧心中怒道。

看你干的好事!李慧看着硬疙瘩上面的液体,气的一把将泳裤甩在了崔杰的脸上。

咋回事?崔杰愣了一下,等从脸上将泳裤拿开一看的后,又立刻笑了:怪不得味道香香的,居然是流水了,老婆嘿嘿嘿,你在沙滩上的时候,有没有偷偷的摸自己?

一边说着,崔杰的手已经伸了过去。

李慧也是忍不住的嘤咛一声,在崔杰那火热的掌心包裹侠,李慧美眸紧闭,脸上带着一阵阵的舒畅。

老婆,是不是很想要?崔杰脸上带着坏笑问道。

之前,李慧已经被泳裤上的那个硬疙瘩折磨的够呛,甚至还偷跑到了洗手间自己弄

结果弄到一半又被孙文斌的手机铃声吓停了,当时李慧的心里又难受,又慌张,心里虽然瘙痒难耐,但却也不敢再继续了,只能干忍着。

一直忍到现在,好不容易被自己的老公抱住,李慧一反常态,平时的矜持早就不知道丢到哪儿去了,直接娇声要求道:想!

崔杰感受着李慧的难耐,心里更是欢喜,他也不急着去满足她,而是问:刚才在沙滩上‘难受’的时,有没有幻想过突然来个男人来满足你?

没有。李慧红着脸道。

我不信,你都湿成这样了,真没想过?

李慧忍不住再次娇呼一声,脸上的红晕更是像充血一样,双颊火热火热的,连眼神也变得迷离起来。

告诉我,刚才在沙滩上难受的时,有没有幻想过突然来个男人来满足你?崔杰继续问。

李慧红唇微张,正要回答:没

结果一个字刚吐出口,崔杰的手掌却离开了。

本来那地方被崔杰的手掌包裹的很舒服,猛一下离开那温热的掌心,李慧几乎是下意识的加紧了双腿,急促道;我有,有幻想过

得到李慧的回答,崔杰这才心满意足的笑了,结婚两年来,崔杰早就厌烦了正常的欢愉状态,自从昨晚他和孙文斌都走错房间后,心里就一直在幻想着,如果有一晚能试试孙文斌的老婆,那该有多好?

但这种事情发生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纵然如此,崔杰也想用语言去刺激下李慧,以此来满足自己心里那荒唐的想法。

你可真淫啊。崔杰说说:老婆,我们去窗边

不要了。李慧眼睛都没睁开,身体已经没了力气。

去不去?崔杰见李慧似乎是受不了了,就重新抱紧她,在她身后咬着她的耳垂问道。

李慧最敏感的就是耳垂,昨天被孙文斌一咬就有些受不了,现在又被丈夫故技重施,只好喘息着说:去,老公,给我!

两年的夫妻感情,就在性生活快要变成了例行公事的时候,居然有了新鲜的反转?

崔杰听着李慧那软糯糯的声音,不禁想起了妻子平时的那副大女人样子,这下心里别提多澎湃了!

老婆!崔杰喊着,直接将李慧猛地抱起,也没有抽出来,一路走到了窗户旁。

窗户是开着的,窗台下有不到一米的墙体挡着下半身,并不至于完全走光,但李慧的心里却无比慌张,在这里和丈夫欢愉,总有种会被全世界盯着的羞耻感。

如果此时,正好有人在看自己呢?李慧心里想着,脑海里不禁浮现了自己在厕所时,被孙文斌偷窥的画面。

想着这些,李慧就觉得更加窘迫和羞耻,而身后的崔杰,已经按耐不住心里的澎湃了。

他开始,每一次都深深的刺入,

李慧娇呼一声,刺激的连红唇都要咬破了,眼里带媚丝,她一边享受着,一边看着酒店门口的小广场上的人群。

人群来来往往的,有的还在抬头晚上看着

这让李慧的心里觉得更加刺激,也更羞耻!

而那刺激和羞耻的感觉,直接通过身体传达了出来。

身后的崔杰,感受着李慧身体上的变化,心起来也是欢快无比的,结婚这么久,崔杰都不知道李慧可以有这么多的水,甚至每隔几秒都能听见有水声滴答的落在地板上

崔杰听着声音,更加的卖力了!

不行了,我们站不住了老公,回床上吧?

声音传入崔杰的耳朵里,犹如最好的药剂。相比李慧的担心受怕,崔杰可没有想那么多,这里可是七楼,下本身又被窗户下面的墙壁挡着,谁视力这么好会发现自己?

李慧咬紧红唇,强忍着那脱口欲出的娇呼,她的腿越来越软,大脑一片空白。

良久,崔杰也是常常的呼了一口热气,因为刚才那动作实在太疯狂了,似乎身体也有些透支了,他直接抱着李慧的翘臀,问:老婆,这一次可真美啊!

李慧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叮咚。

门铃忽然响了,这让透支崔杰不禁皱了皱眉头,心道对谁啊?

心里想着,崔杰还是强打这精神去开门。而李慧却没反应过来,仍旧瘫软在窗户旁。

将门锁拉开,崔杰一拉木门,就看见了孙文斌和董依人。

慧慧呢,她没事吧?董依人问。

没,只是有点轻微中暑而已。崔杰说。

中暑?怎么搞得!我进去看看她董依人也没想那么多,直接往里走。

崔杰在想拦,已经晚了而孙文斌见妻子进去了,也就跟着进去。

酒店的房间就那么大,董依人和孙文斌一挤进去后,就看见李慧浑身无力趴在窗边,而地板上还有一滩亮晶晶的东西。

啊?董依人没有料到是这个情况。

她见李慧没注意自己,赶紧扭头就往外走,这哪儿是中暑啊?分明是刚欢愉结束好吧!

董依人心里想着,只觉得倍感尴尬,拉住孙文斌就赶紧走。

只是孙文斌看着地上那一滩亮晶晶的东西,眼神就一直在地板上还有李慧的臀部上不断的徘徊,那炽热的眼神,似乎都想要将李慧的身体瞧个彻底才甘心。

下一秒

孙文斌的眼神和崔杰对上了。

兄兄弟,冒昧打扰,我们先走了。孙文斌面色微微一干干,赶紧收回目光向崔杰歉道。

崔杰心中虽然很是蛋疼,但昨晚他毕竟也光了董依人的身子,当下也只好道:是嫂子关心慧慧而已,没啥你们早些回去歇息吧。

呃,是啊孙文斌找到台阶,赶紧跟着董依人来开了。

幸亏还穿着裙子,也不至于走光,至于地上的东西,夫妻间欢愉留点痕迹也没啥的!崔杰心里自我安慰道。

再说孙文斌和董依人回到房间后,董依人直接就去洗澡了,而孙文斌就开始思考这两天所有事情的经过。

昨晚,孙文斌和李慧在一起的时候,董依人也是刚洗完澡,因为崔杰的闯入直接紧张的连浴巾都掉了,直接被崔杰看了个光光

当时的孙文斌除了恼怒之外,更多的想法,是搞李慧一次!

莫非,崔杰也在打我老婆的注意?忽然想起崔杰与自己对视之后的目光,孙文斌眉头一皱。

男人,都是一样的动物!

好个崔杰啊,真没有看出来你也不老实不过,我有你老婆的把柄,等你不在的时候,有的是机会!孙文斌想着,就拿出了手机,点开李慧在厕所里自己安慰的视频,一边看着一边回味着当时的情况,没多久,他就膨胀了。

老婆,一起洗啊!孙文斌关掉手机,直接一脱衣服,就气昂昂的朝着浴室里走去!十几秒后,里面就传来了不断的撞击声和喘息声。

感受着丈夫的热情,加上浴室里热气腾腾的,水花四溅,董依人只觉得美妙无比,没多久,也就颤抖了起来!

这一幕,又让李慧气的急促的呼吸起来,因为太过气愤,呼吸的时候,胸口一高一低的。

第二天,李慧醒来的时候,发现崔杰在收拾他的衣物。

怎么了,一大早就起来收拾?李慧不解道。

昨天晚上领导给我打电话,说运往宁辰市的那批货出了问题,客户正大发雷霆呢,让我赶过去瞧瞧是咋回事。崔杰说着,继续收拾。

昨晚李慧身体有些脱虚,便早早的睡了,崔杰接电话时她并不知道。

可李慧蹙着黛眉,问:宁辰市离这里一千多公里呢,什么时候回来呀?

没准!崔杰也是有些烦恼,好不容易有个假期出来玩一趟,结果遇见了这种事情,他很是抱歉的走过去抱住李慧,道:老婆,我尽量早些赶回来你乖乖的。

可我有点害怕。李慧颇为担心道。

怕什么呀,咱们是跟团来旅游的,今天也是最后一天了有事就找依人帮忙,实在不行给我打电话。崔杰柔声道。

闻言,李慧也不好再说什么。

机票昨晚已经在网上买好了,崔杰收拾好东西,就抱住李慧很是热情的亲吻了一阵,之后又急急忙忙的出去。

李慧跟在崔杰身后,将他送上出租车,回来的时候正好碰见孙文斌。

孙文斌的手里提着两份早餐,看到李慧后,眼睛一亮,就径直的走了过来,试探道:慧慧,崔杰呢?

他他还在房间里睡觉。李慧有些慌道。

是吗?孙文斌扬起嘴唇邪邪的一笑,说:莫不是你需求太大,把他给榨干了?

话一出口,李慧的脸色骤然变的通红,但很快就冷冷道:孙文斌,我可是依人的好朋友,你别太过分!

我怎么过分了?孙文斌笑了笑,拿出手机,点开了加密相册,很随意的滑动着。

这情景,让孙文斌更兴奋起来。

他大胆的直接抱住李慧,低声说:如果不想让我把照片传到网上,你就给我乖乖的。

你李慧气的浑身发抖,道:你就不怕我告诉依人?

手机上的照片我随时可以删除,到时候我来个死不承认但是你,如果捅开这件事情,照片我就上传到网上给全世界的人欣赏!孙文斌威胁道。

李慧气的想咬人。

见李慧沉默了,孙文斌胆子更大,直接伸出一只手抓在了她的翘臀上,大力的捏着。

李慧疼的眉头只皱,正要将孙文斌推开的时候,对方却又用一根坚硬的东西抵在了她的腹部,并且使劲的摩擦了几下。

昨天你被崔浩玩坏了吧?孙文斌很是流氓道。

你无耻!

嘿嘿脸皮厚吃个够,无耻一点怎么了?孙文斌的大手继续侵犯者李慧,脸上带着淫邪的表情。

李慧心里愤怒至极,但一时间也不敢表现出来,她没有想到,丈夫刚一走,孙文斌就对自己下手了。

孙文斌见李慧抖了一下,脸上带着难忍的表情,于是笑道:挺敏感的嘛!下次一定要找个合适的时间好好玩弄你几次!

说完,孙文斌也不等李回去开头,直接过去咬住她的嘴唇,舌头猛地撬了进去。

他的大舌头在李慧的口腔里横冲直撞,带着浓烈的烟草味道,这让李慧觉得很不舒服,但孙文斌不管不顾,上下其手,疯狂的占尽便宜后才松开了她。

呼!孙文斌的嘴巴松开,李慧立刻急剧的喘息起来。

她的俏脸涨的通红,孙文斌的强烈占有欲,让李慧觉得愤怒,羞耻,不甘

今天先到这里,我还要给依人送早餐回去,再见!孙文斌还是没有理会她的愤怒,反而是笑着看着李慧,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似乎是实在回味李慧的味道。

无耻!李慧无力的骂道。

孙文斌还是笑笑,今天碰到李慧本来挺意外的,说真的,他心里也有些担心李慧会不受控制!

不过看今天早上李慧的表现,她心里应该是挺柔弱的,比较好操控!

心里想着,孙文斌不禁又觉得有些可惜,这么好的机会如果董依人不在就好了。

看着孙文斌离开的背影,李慧连酒店都不敢回了,刚才她说崔杰还在睡觉,孙文斌都敢调戏自己,那他如果知道崔杰已经离开了,那又是怎样的得寸进尺呢?

李慧不敢想下去了

站在原地踌躇了良久,李慧便决定先四处转转,等晚上才回去好了。

她走到路边,心里倍感委屈,于是拿出手机拨通了崔杰的电话。

老婆,是不是想我了?崔杰在电话那边笑道。

李慧站在马路边,听着丈夫的声音,一下就委屈的哭了出来,结婚这么久,李慧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依赖过自己的丈夫。

听到李慧的哭声,崔杰一下也懵了,忙问:老婆,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没什么,就是觉得有点孤单,刚刚才还滑了一跤,所以就有点想哭!李慧撒谎道。<<

人已赞赏
小说

跪在男主人胯下含着|他们三个人折腾了我一晚上

2020-8-2 18:36:06

小说

宝贝,自己坐起来 小说/男人从上面亲到下面

2020-8-2 18:36:2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