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在男主人胯下含着|他们三个人折腾了我一晚上

凶什么凶?刚刚在我身下怎么不凶?还发着浪,情哥哥,我想…老夏后面学着她的声音说。 你滚…我不想见到你。林熙发飙了,对着老夏就抓挠。 老夏那浇筑铁筒般的身体再次多了几道爪印,还有鲜红的血液印了出来,这女人的指甲没剪,很是锋

凶什么凶?刚刚在我身下怎么不凶?还发着浪,情哥哥,我想…老夏后面学着她的声音说。

你滚…我不想见到你。林熙发飙了,对着老夏就抓挠。

老夏那浇筑铁筒般的身体再次多了几道爪印,还有鲜红的血液印了出来,这女人的指甲没剪,很是锋利。

这一次,老夏没有再依着她,一把推开她,怒道:你这疯女人,放开。

林熙被他推开一点,又要上前来抓老夏的脸,她的双眸里充满了愤怒,恨不得把老夏碎尸万段。

你疯了吗?再这样别怪我不客气。老夏一边阻挡她锋利的指甲,一边说道。

这女人发起疯来真是可怕,老夏只能抓着她的手,把她推倒在床上,压住她的双腿,让她动弹不得。

老夏喘着粗气,看着身下的女人,所有的春光一览无余,这三十多岁的女人,还保养得如此细皮嫩肉,啧啧…

下身再次强硬起来,头脑发热,想到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要了这娘们,让她嘚瑟。

老夏嘴角咧开,微翘着勾勒出一副坏坏的笑容,一直盯着林熙看,把林熙看得直打哆嗦。

你,你要干什么?她害怕地问道,可惜,老夏根本不回她。

她没了之前那种凶狠,看着在她身上的男人,似乎他变了,不再像学校那般怕她,她有些搞不懂面前这个男人,怎么突然变成了这样?

老夏,我可警告你,要是敢对我做出半分过分的事,我就让你后悔,你别忘了,我是你的领导。直到这时候,林熙还不忘摆出领导的架子欺负老夏。

但是,老夏不为所动,看着身下这个女人,他突然把头低下去,与林熙只有一公分的距离。

他吐的热气都能喷在林熙的脸上,林熙挣扎一下,可惜根本都是徒劳的。

是吗?我怎么觉得你很想要呢?你不是很喜欢我这身体吗?可以告诉你,那里更厉害。嘿嘿…老夏毫不客气地回击,把林熙说得面色潮红,羞愧得不敢直视老夏的眼睛。

一时间,林熙不知道在说什么,她有一种无力感,想到之前不知道是老夏的时候,她对这身体很着迷。

你不是要跟我没完吗?想到怎么整我了吗?如果还没想到,那就可惜了,我要让你先付出一点代价。老夏后面的字咬得很重,一字一字吐出来。

林熙听着老夏的话,打了一个冷颤,见他那表情不像是说谎,她有些害怕,身体有些颤抖。

有话好好说,我,我没有想整…唔…

老夏没等她说完,直接用大嘴堵住她富有弹性湿润的小嘴,强壮的身体压了下去,他这是要霸王硬上弓的举动。

林熙睁着大大的双眸,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被老夏强吻了。

她努力地挣扎着,想挣脱老夏的控制,奈何老夏身强体壮力大,不是她这具小身板能挣脱的,别看她白天凶的很,要不是老夏碍于身份让着她,一个女人又能翻起多大风浪?

老夏一旦耍起流氓来,仿佛把这些年单身孤寂都给发泄出来,紧紧地顶着林熙。

可以说,现在的林熙被老夏给占尽便宜,脸上早就多了一份潮红和羞愤。

就在要最后一步的时候,门铃声响起…

"靠"

老夏愤怒地扭头看向门口,谁这么不长眼睛,这个时候来打扰。

林熙睁开迷离的双眸,也听见了门铃声,停顿几秒,她脸上勾勒出一丝微笑,随后又有一些慌张,她掩饰得很好,也没有被老夏看到。

老夏没有过去开门的意思,狠狠盯了几眼,希望外面那个家伙识趣走开。

果然,响过几次,没见房间里人回答,又恢复了平静。

老夏看着身下的女人,吞了吞口水,再次要,这一次,清醒过来的林熙有些躲闪。

她也收回了腿,双腿紧紧靠在一起,还想拉过被子遮挡着。

老夏面色一沉,粗鲁地一把抓过被子扔在床下。

林熙更加的紧张和害怕,她很想叫,但是,又怕门外的人听见,隐隐约约之间,她觉得门外的人是她情人来了。

如果让他知道,两人肯定会就此结束,说不定还会…

想到这里,林熙强忍着不发出声音。

老夏双手搭在她的双腿之上,林熙紧张害怕有些颤抖,被老夏给分开,还被他拖拽靠近,双腿在老夏的腰间。

接下来的事,不言而喻,林熙纵然很不想这样,但是,却又无法摆脱。

就在这时,林熙掉在地上的手机响起,老夏眉头微皱。

做这种事情的时候,最烦就是被打扰,老夏深吸一口气,只是随意扫视一眼手机,准备继续进行下一步。

然而,门外的门铃再次响起,还是连续响,大有不开门,就一直按门铃的架势。

老夏今晚好不容易豁出去,要就地正法她,却被接二连三的打扰,让他很是愤怒。

林熙抬起头来,看到手机上的备注,她的脸色变了,更加的肯定门外之人就是她的情人。

老夏松开林熙,准备对着门外吼,被林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小手给堵住。

在他愣神之际,林熙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悄声对着老夏说道:老夏,别出声,是他来了。

老夏疑惑地看着林熙,随后,他也反应过来,之前林熙就是把他误以为是她的情人。

他冷哼道:"是你老相好吧!"

林熙没有反驳,那个敲门的人正是她情人,她咬着下唇点点头。

老夏看着她这么性感的身子摆在面前,近在眼前,那么诱人,却不能弄,心有不甘。

他喉咙滚动了好几次,容不得他多想,不但是按门铃的声音,更是有一个男人粗犷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亲爱的,在吗?快开门…"

林熙下意识一惊慌,身体一动,不自觉朝着老夏靠近,当那里触碰到老夏那里时,林熙身体一颤,反应过来,往后挣扎,躲过那隐蔽处,不过,大腿根部却是被老夏顶着,磨蹭着。

啊…林熙情不自禁一声娇喘,连忙用手捂着小嘴。

被老夏搂住的林熙,就没他这么淡定,脸上变化不定,林熙以这种不雅观的姿势被老夏搂抱着,早已羞涩一片。

门外的声音依旧响起,老夏重重地呼吸几口,他没有松手的意思。

老夏,我求你了,放了我好吗?求你了,放过我这次好吗?林熙苦苦的哀求,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老夏好不容易逮着这么一个机会,怎么会这么容易放手呢?

门外的声音更加急促,显得很是着急的样子,电话停了又响,还有撞门的声音。

林熙更加的害怕了,她咬着嘴唇似乎在下决心一样:老夏,这次你放过我,之前的事,咱们一笔勾销。

见老夏没有任何的反应,她又说道:好,你不就是想弄我吗?可以,但是,不是今天,过几天我会给你。

她说的一本正经,不像是在说谎。

老夏的嘴角微微上扬,本来被门外的人打扰,他已经无法再对林熙下手,没想到林熙会这么说,这倒是符合他的想法。

他把林熙搂近一点,在她的耳边悄悄说道:好,你可要记住你今天所说的话。

林熙没有反驳,那个敲门的人正是她情人,她咬着下唇点点头。

老夏看着她光溜溜的身子,这么性感的身子摆在面前,近在眼前,那么诱人,却不能弄,心有不甘。

他喉咙滚动了好几次,容不得他多想,不但是按门铃的声音,更是有一个男人粗犷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亲爱的,在吗?快开门…"

林熙下意识一惊慌,身体一动,不自觉朝着老夏靠近,当那里触碰到老夏坚硬处时,林熙身体一颤,反应过来,往后挣扎,躲过那隐蔽处,不过,大腿根部却是被老夏顶着,磨蹭着。

啊…林熙情不自禁一声娇喘,连忙用手捂着小嘴。

被老夏搂住的林熙,就没他这么淡定,脸上变化不定,林熙以这种不雅观的姿势被老夏搂抱着,早已羞涩一片。

门外的声音依旧响起,老夏重重地呼吸几口,他没有松手的意思。

老夏,我求你了,放了我好吗?求你了,放过我这次好吗?林熙苦苦的哀求,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老夏好不容易逮着这么一个机会,怎么会这么容易放手呢?

门外的声音更加急促,显得很是着急的样子,电话停了又响,还有撞门的声音。

林熙更加的害怕了,她咬着嘴唇似乎在下决心一样:老夏,这次你放过我,之前的事,咱们一笔勾销。

见老夏没有任何的反应,她又说道:好,你不就是想弄我吗?可以,但是,不是今天,过几天我会给你。

她说的一本正经,不像是在说谎。

老夏的嘴角微微上扬,本来被门外的人打扰,他已经无法再对林熙下手,没想到林熙会这么说,这倒是符合他的想法。

他把林熙搂近一点,在她的耳边悄悄说道:好,你可要记住你今天所说的话。

老夏把她放下来,然后在她p股上拍一巴掌,这才意犹未尽地穿上衣服,藏了起来。

林熙看着老夏藏在窗外的位置,有些走神,也有些后悔,刚刚嘴太快。

当她稳住心神之后,心想反正也不是自己男人,女人说话从来不是算数的,她打定主意赖账。

她穿上衣服装出一副慵懒疲惫很困的样子,才慢悠悠去开门。

从门外进来一位五大三粗的男人,看这体格有些接近老夏,难怪林熙之前把老夏误认为是他的老相好。

男人走进房间就东张西望,到处寻找蛛丝马迹。

林熙既紧张害怕,又不得不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娇斥道:喂!范茂,你找什么?

范茂就像是没有听见一样,还在寻找,他走到窗边,可把林熙吓了一跳。

她连忙上去拉住范茂的手,怒道:你要干什么?

范茂没有回答…

女人的力气始终还是没有男人的力气大,范茂把窗帘拉开。

林熙的心跳加速一倍不止,甚至闭上了眼睛,她是真的不敢看,心里念叨着,完了完了。

过了大约半分钟的时间,似乎一点动静都没有,她才缓慢的睁开眼睛,并没有看到老夏的身影。

她才稍微松了一口气,刚刚真是要被吓死了。

亲爱的,你很热吗?怎么有这么多汗水?

哼!懒得理你。林熙有些心虚,不愿意再看他,转身朝着床走去。

范茂咬咬牙,又扫视一眼窗边,他总觉得今晚有一点问题,他不着痕迹的走到卫生间,悄悄的打开,装作上卫生间的样子。

在里面又寻找了一下,似乎也没有发现其他男人的身影。

正在他疑惑的时候,林熙拎着她的包包朝着外面走去,只有这样老夏才有可能离开。

范茂看到她出去,立马冲了出去拦住林熙,他今晚过来就是要弄这女情人的,还没得手,怎么会让她就这样走?

让开。林熙冷着脸说道。

她今晚的心情有些不好,范茂这个时候拦住,刚好成她发泄对象。

两人对峙了一会儿,范茂还是让开了,林熙这个女人比较强势。

本来范茂是想质问林熙的,可林熙的气场把他压了下去。

他离开的时候还不忘朝着房间看了一眼,这才追上林熙跟在她的后面。

老夏躲在空调架上,直到他们都离开之后,他才下来回到房间。

林熙他们之间的对话老夏是听见的,知道林熙离开对两人都好。

次日…

老夏待在屋里,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起身开门后,迎面而来一个婀娜多姿的女人,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个女人是林熙…

老夏没有让她进屋,淡淡地说:林大主任,有事吗?

我们之间的事还没完。林熙恶狠狠地说道。

她那句话威胁性很强,也有些意味深长,她这是要在学校报复老夏?

这女人真是够计较的,老夏都想着算了,昨晚上占她便宜,现在回想起来,还有些害怕,暗自庆幸还好没有弄了她。

老夏无奈地摇摇头,看来与林熙那个母老虎之间的恩怨恐怕会越来越深了。

也不知道等待他的是何等暴风雨…

跟我走。她凶巴巴地说道。

老夏心里一禀,知道林熙找麻烦来了,要整他。

原来是叫他去修水管,破裂处喷洒出很多水,这事本来就不归老夏管,只是那个维修工请假几天还没回来。

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接头处突然松了,喷洒在林熙的身上,把她那一身白色长裙淋湿紧紧贴着身体,特别是那高耸的部位,更加凸显出来。

从老夏那位置看过去前凸、后翘的,这女人的身材真是不赖,纤细的腰一点都不输于那些练舞蹈的大姑娘们,而胸前的高耸以及她身上成熟的女人味,却是那些姑娘们比不了的。

他的偷瞄,林熙没有发现,依旧用手拍打着身上的水。

如果不是这女人经常找老夏的麻烦,老夏还是乐意跟她交朋友。

还杵在那里干什么?赶紧修啊!林熙扭头对老夏没好气地说道。

她本来心里就有一点气,见老夏在那里偷笑,心里更加的不爽。

老夏朝着四周打量一眼,见没有人,胆子有些大,直勾勾盯着林熙凸起部分看,一脸坏坏的笑容。

林熙也发现了不对,又想起昨晚上老夏那么对她,更加的不爽,老虎不发威,还真把她当病猫?好欺负?怒道:你要干什么?

老夏没过多说话,一步步逼近林熙,林熙只能后退几步靠墙,他做了一个壁咚的动作。

两人之间近距离相视,连心跳声都能听见,鼻子,嘴里呼出的热气都喷到对方身上脸上,弄得林熙脸上泛起一抹红晕。

林熙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胸前的柔软也随之颤动,甚是好看。

老夏比林熙要高一些,被她那里晃动,眼珠子早就盯了过去,从领口处往里面看那白花花的一片,口水吞了好几次。

你让开,听到了吗?

让开?no,no,no,你说要是现在把你就地正法会多刺激?老夏不怀好意的看着林熙,想到之前被她威胁的时候,自己是多么的憋屈,现在终于反过来了,想想都很爽。

林熙扫视一眼这偏僻的一角,四周都没有人,心里不自觉有些紧张害怕,身体轻微的颤抖。

看着老夏不怀好意的脸,她心想着,老夏应该不会就在这动手吧?因为这里毕竟是在学校。万一有学生或者老师经过,被看到了,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她偷偷打量老夏,觉得老夏是在吓唬她,想通了这一点,也就不再怕老夏,反而狠狠的瞪着他,站起来,朝着他迎了上去。

好啊,有本事你就把我就地正法,如果做不到,你就不是男人。

她的这句话有些狠,让老夏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本来就是吓唬林熙的,现在被林熙这么一顶撞,更是心里一慌。

老夏不停地后退,他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别退呀,你不是说要把我就地正法吗?怎么,做不到吗?女人?林熙嘲讽起老夏来,竟然说老夏是女人。

老夏的脸色更加难堪,一个大老爷们居然被一个女人说成是女人,这让大老爷们的面子何在?<<

人已赞赏
小说

h黄爽文小说_每次都深入到喉咙里

2020-8-2 18:35:54

小说

大狼狗卡在里面了_腿都张这么开了,还不来上我

2020-8-2 18:36:1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