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 跪 撅屁股 调教の偏僻农村的性事校花小雪

穆驰曾经设想过多次,他再见到小贞会是怎样一种情境。郁烈的怨恨和扭曲的爱欲折磨着他,在遇到秦贞之前的那些年里,他几乎一直在想。他躲在战壕里满身泥泞的时候在想,远走他乡的时候在想,满身是血奄奄一息的时候在想。求而不得的痛苦反倒将这种情绪放大。令他一度不知道自己再见到小贞的时候,是会一刀割破他的喉咙,还是

穆驰曾经设想过多次,他再见到小贞会是怎样一种情境。郁烈的怨恨和扭曲的爱欲折磨着他,在遇到秦贞之前的那些年里,他几乎一直在想。他躲在战壕里满身泥泞的时候在想,远走他乡的时候在想,满身是血奄奄一息的时候在想。求而不得的痛苦反倒将这种情绪放大。令他一度不知道自己再见到小贞的时候,是会一刀割破他的喉咙,还是会将人按倒在无人发现的隔间里,不由分说吃拆入腹。然而都没有,当他知道了小贞被卖到学园的消息时,他刚刚退伍回乡。他和小贞决裂,正好时隔五年。啊!我觉得吻技课老师好赞!嘴唇超性感,而且一看在床上的技巧就很棒啊!我还是觉得校医室两国医师更帅啦,而且他不是老师哦,性格又那么冷漠,这才叫求之不得的神秘感。小贞你说呢?欸?我小贞乖巧地双手把书抱在胸前,还是以前那种白净澄澈的样子,此时正和几个同学下课穿过走廊。却腾地愣住了。小贞?一起走着的男生嬉笑着往前又走了几步,才发现小贞在身后钉在了原地。刚刚那个问题在他脸上染出的红晕未退,然而嘴唇却白了。穆驰在走廊的另一端看着他。他又长高了些,鼓胀的肌肉把衬衫撑得饱满好看。皮肤晒成古铜色,头发是很短的板寸,看起来男人味简直扑面而来。小贞抿了抿嘴唇,眼神变得冷漠,低下头跟上了同学。哇,那个人好帅,有同学低声惊呼道,是新来的老师吗?看来有得期待了耶。小贞,是认识的人??小贞冷冷地摇摇头。穆驰还在看他,灼热的眼神像是刀子。他随意地靠在墙角,双手插在裤袋里,脸上毫无表情。然而那热得发烫的眼神小贞却再熟悉不过了,不必抬头他就感受得到。小贞,发什么呆啊!身边高出他一个头的棕发男生笑嘻嘻地勾住他脖子,亲昵地用拳头揉揉他的头发,刚刚问题还没回答。你觉得最期待哪个老师来上sex实技课啊。小贞本来不想回答,但余光又被穆驰蛰了一下,当即别过目光,语气生硬地梗着脖子答道,不都是男人吗?有什么差别。谁都可以啊。周围男生全被他的大胆发言吓到一愣,反应最快的那个棕发男生噗嗤一笑,一掌拍向小贞的脑袋,不错嘛你,深藏不露啊喂。兄弟还以为你多纯情。在众人的哄笑声中小贞总觉得哪里不对,但又说不出来。隔了一会,他还是装作不经意地抬起头,然而穆驰已经不在了。那股灼热的目光消失了。

时隔五年的再一次相见,明明相隔的距离那么近,然而却似乎更远了。穆驰这样觉得,小贞虽然粗心,然而在那一刻,他也无端地这样觉得了。**小贞是他从记事起就爱着的人,是轻视他而折磨他的人。他习惯了求而不得,习惯了上下求索,以至于现在突然间有些恐惧和空虚。穆驰坐在小贞的病床旁,慢慢收回思绪。3838号病房采光良好,上午10点的阳光已经渐渐热起来。穆驰看到小贞的鼻尖上起了一层晶莹的薄汗。那张好看的脸上波澜不惊,像是一张不带色彩的皮囊。里面既没有小贞,也没有秦贞。空泛得令他的心也无端跟着空泛起来。他这样骄傲而无畏的人,战场上勇猛得如同疯狗,本能和嗅觉强大得如同嗜血的野兽。同伴们信赖他,下士们仰慕他,他是个可以在战场上把后背交付的男人。此刻却觉得恐惧。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少想起小贞了。二十多年来像是基因一样刻录在身体里的习惯,近来变得越来越稀薄。明明曾经那样的煎熬和痛苦,现在居然只剩下怀念。或者是比怀念还要浅的颜色。另一点也让他觉得恐惧。刚刚在辨别出的那一瞬间,他第一感觉到的居然不是又得到小贞的狂喜,而是秦贞又消失了的紧张。自从遇到秦贞之后,他像是做了一场荒谬无比的梦。梦里秦贞像是过于浓烈的颜色一般攻城略地,将他身心都牢牢锁走,但又永远抓不住。现在梦醒了回到现实,面前是睡而不醒睡美人一般的小贞。秦贞像是蒸发了。他存在过吗?穆驰掏出一支烟,叼在嘴角。医院里显然禁烟,所以他并没点燃。太阳又升高了一点,蒸得房间里更热。穆驰停下深思,站起身来走到床畔把百叶窗拉上。正当此时,身后突然传来挠门的声音,捞大唔窝精来了穆驰皱着眉头转过身,挠门的声音还在继续,像是某种半人高的巨型犬猴急着要进来。穆驰一时想不到来人会是谁,又恐对秦贞不利,于是手脚轻快地闪身至门边,防备着将门打开一条缝。噗通。门外那人整个跌落进来,后面还有人恨铁不成钢地扯着他帽子捂住他嘴巴。那人突然跌倒地上,手上捂着的嘴巴一时防备不紧,那声完整的哀嚎终于洪亮地爆发出来。老大我进来了!!!穆驰定睛一看,尹乐?!欸?尹乐还趴在地上,抬起脑袋愣愣地抹了抹鼻涕,歪头盯着穆驰看了几秒,突然捂住小心口蹭蹭蹭缩到墙角,艾艾艾玛!穆穆驰老师?!穆驰点头,是我。你怎么来了?艾玛穆驰老师你不是——尹乐吓得如同白日见鬼,一张小脸煞白,抖抖索索地声音越来越低,死——了——么——他是谁?一声低沉而明显带着敌意的问句响起。一双长腿不由分说地挡在尹乐和穆驰之间。夏宇早就不爽久了,本来自家媳妇为了别的男人这么上心已经让他不高兴了半天,结果缺心眼的媳妇还在别人医院里挠门喜极而泣。进门而入不小心扑到别的男人怀里不说,这会又还被这男人吓得半死。夏宇三分愤怒对着尹乐,三分对着秦贞,剩下四分全化成眼刀瞪向穆驰。穆驰莫名其妙,但对于敌意当然毫不相让,两人大眼瞪小眼,尹乐在后面犹自抽抽,三人居然就这样又僵持数秒。良久,穆驰像是想起了什么,圈手靠唇,轻声一咳,打破僵局,你这个小鬼,我想起来了,是牛郎科的孩子吧?叫什么来着?跟你有什么关系?夏宇挑衅似地下巴一挑,漂亮的眼睛眯起斜睨着他。是没什么关系。穆驰薄薄的唇角一勾,锋利低沉的眼光里全是那就给我快滚啊的信号。夏宇刚想发作——等等!尹乐扯住夏宇裤脚,没出息地侧漏出半个脑袋,老师,你你你到底是人是鬼啊?穆驰一脸黑线,你看我像鬼么?尹乐还不大信,抖抖索索伸了一只爪子出来,碰碰穆驰长腿,发现居然不能直穿,当下大为惊讶,老师,你不是鬼啊!你当时不是跟着我们老大殉情去了么?结果不但老大穿回来了,结果你也跟着穿回来了么?你们这简直太混乱了,尹乐皱着脸往后一瘫,一副晕得快哭了的表情,坐在地上仍起不来,我自以为对于**穿越的知识够丰富的了,结果简直每天起床都看见下限被刷新!我要回去啊玛蛋!夏宇人本来聪明,这时候虽然敌意不减,但好歹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于是蹲身下来安慰媳妇,不哭了媳妇,那咱们这就回家。做点爱做的事吧。做你妹尹乐愤愤然地抽搐,谁要跟你回去,我要回我以前的世界。还我的新番泡面泡面番啊啊啊啊夏宇勾起嘴角,伸出手指滑过尹乐的下巴,沉声说道,看来你还是欲丨求丨不丨满。欸?下次你让我停下来的时候,我一定不会听你的了。欸?!这是什么神思维?!走吧,乖,别管他们了,我们回家。顺道买一点你喜欢的道具。道具?!哦呵呵呵呵男神啊没想到你还有这种恶趣味,尹乐身为腐男多年,听风是雨,脑中简直天下大同,听这句当然就知道了他言下之意。此时尹乐无意间插满了flag,预感今天又要菊花不保,当下惨兮兮地开始转移话题,男神,我觉得你身在医院的时候比在家里帅多了。有种莫名的气场,就像——是么?那我们就在这里做吧。不!我是说——穆驰在一边听得不耐烦,直接将两人领子一拎,统统丢出门外,嘭地一声将病房门关上。**十分钟后,尹乐夏宇并排坐在小贞床前,脑门上还肿着大包。穆驰一脸低气压地抱臂站在旁边,低头扫视着两坐一躺三人。该死,有种再来单挑。夏宇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狠狠地卷袖子要站起来。却被尹乐眼泪汪汪地一把拉住。随时欢迎。穆驰嘲讽地朝他欠了欠身,两臂还抱在胸前,根本没有放开。啊啊啊男神啊哈哈哈,尹乐赶快傻笑着打圆场,我我我们还是赶快说正事。夏宇穆驰各自哼了一声,穆驰冷着脸开口道,所以就是刚刚跟你们说的这个情况了。还有什么问题么?所以说——尹乐往椅子上一缩,瞪圆了眼睛打量床上小贞,这人不是老大,而是一开始我在学园里碰到那个人啊!尹乐想了想不对,于是抬眼看着穆驰,这两个人简直比双胞胎还像,也就说话坐走的时候可以分辨出是两个人,这时候正昏迷着,你怎么分辨出来的?秦贞右腰处有一个记号,小贞没有。尹乐怔怔地想了一会,脸色有些严肃,老师,我问你一个问题行么?你不是一直在问么?这两个人,你到底喜欢谁啊?穆驰一怔,眸子有些深。他走闷不做声地走向门边的挂钩处,把外套取下,往肩膀上一批,背对着两人,闷声答道,重要么?尹乐拼命点点头,急切地看着穆驰,很重要!戚,小鬼,天天把喜欢喜欢挂在嘴边,穆驰不屑地哼了一声,你们继续呆在这吧。既然有可靠的人在这里看护,我也可以走了。你去哪里?我?穆驰自失地一笑,既然这两个人证实了秦贞确实存在过,那么发生的一切也就不是自己的梦境。他见过了小贞,像是终于了解了一段心结,他猛地发现他那么多年执着的也只是一个说法而已,而现在,他已经不那么在乎了,我要去把秦贞找回来。尹乐似乎松了一口气,语调也莫名地轻快了起来,果然是这样!你果然在意的还是秦贞吧!现在的小鬼都是这副德行么?穆驰冷冷地哼了一声,把那根烟放在嘴角叼起来,又走到墙角把一个黑色的帆布大包扛在身上,那包里隐隐传出机械撞击的声音。穆驰站直起身子,随便你怎么想了,我——老师等等!尹乐猴急地打断穆驰,你不想知道秦贞的下落么?什么?穆驰一怔,不由地把没点着的烟从唇边拿下来,犀利的眼神扫回去尹乐那里。然而后者现在一脸发现新大陆般的狂热,根本没被他吓到,你知道秦贞在哪?本来不知道,现在知道了,尹乐右拳捶上左手,目光炯炯,而且既然你是真心喜欢老大,那也就可以放心告诉你。尹乐戳戳夏宇腹肌,傻呵呵地笑着说,男神,你说吧。夏宇依旧语气不善地哼了一声,一脸不情愿地压低声音说:我媳妇从发现学园和医院有蹊跷了之后,就一直在监视两处的监控录像——那现在我们这么说话真的安全么?尹乐耸耸肩,既然整个系统都没黑了,当然可以替换掉这段时间内这个房间的监控录像啊,除非有人闯进来,或是人工监听,那就没有办法了。穆驰点点头,示意夏宇继续说下去,却是尹乐抢先接过话头,我们先是发现了这个医院里出现了老大的身影,后来又在校医务室发现老大出现了一瞬。尹乐这时候突然像幼犬一般耷拉下脑袋,不过这之后我没能打败学园里那个黑客高手,不能再截获学园的监控录像了。所以我用可靠的线路和两国医师通过电话,夏宇结果话头,抱臂皱着眉头说道,他只承认学园里昏迷的小贞醒过来了,其他的都不肯透露。所以我们就想亲自来确认哪一个才是真的秦贞。尹乐直跪在自家男神身侧,下巴抵在夏宇肩膀上,兴奋地头如捣蒜,所以既然你说这里的这个是小贞,那么秦贞真身也就在学园里啦!然而穆驰却没有尹乐预期中的兴奋。欸?尹乐怔怔地呆在原处,老师你肿么了?穆驰沉默地把大包从肩膀上卸下来,眼神有些颤抖,额上青筋暴起。他把烟从嘴角取下来,拉一把椅子在病床旁坐下,十指相对抵在额中开始思考。我还以为你听到之后会跳起来直接冲到学园去。尹乐呆着脸紧张兮兮地问道。穆驰没有回答,面上没有表情,心里却隐隐有些受伤地自失一笑——所以这就是你的回答么?秦贞?再一次的不告而别,将自己替换成小贞。这是在试探我么?穆驰握紧了拳头,眼神里略微腾出怒火。那么你也在看着我么?结果满意了么?!**秦贞,你确定要这么做?秦大倌人笑脸盈盈地转过脸,看着两国。后者一脸严肃将口罩和医用塑胶手套戴上。在紧紧拉着窗帘的密闭小屋里安防好治疗床。怎么?师兄你倒还舍不得小生我了?秦贞笑嘻嘻地摇着扇子,一步一踱地缓缓走过来斜靠在治疗床上,满脸都是满不在乎的笑容。待到站定,秦贞啪地把扇子一收,就这扇柄挑起两国的下巴,师兄你难不成爱上我了?除非母猪上树,两国哼了一声,抬手把他折扇挥开,低头继续准备必要的器械,你小子少不知好歹了。有道是玩火之人必**,常在河边走,谁能不湿鞋。你要以身涉险,总要想清后果。秦贞又哗啦一声把折扇打开,悠悠地扇着,眼睛没什么焦距地看着远处,似笑非笑地说,师兄你在这待了多年,其中利害应该比小生清楚得多。学园长手里的东西如果不能得到,后果你也能想象。两国沉默了一会,并没有接着这个话题说下去。那个叫穆驰的怎么办?什么?秦贞倒是一惊,瞪着眼睛瞧着两国。得了,你师兄我又不傻。两国摇摇头,严厉地瞪了秦贞一眼,只要问过永福,再稍作调查推断,也就不难知道这一点了。秦贞没有答话,嘴角笑着,眼神却头一次有些茫然。你们两个相爱吧?有考虑过他的感受么?哪能啊,秦贞扯出一个笑容,吊儿郎当地对着两国媚笑一通,手中折扇倒是扇得飞快,小生跟他门不登户不对,您这鸳鸯谱可是点到天边去了。是不是乱点的鸳鸯谱,你自己心里清楚。两国严厉地说道,一边站起身子来,你要是执意这样做下去,彻底失去他也不要紧么?隔了半晌。还是师父说的好,秦贞声音轻轻地说,爱情什么的,绝对是事业的坟墓。他浅笑着朝两国抬起头,一时间真有种倾国倾城的凄美之感,连两国也看得有两分痴了。却听秦贞说道,这滩浑水,早就不该带他来搅。秦贞悠悠地站起身来,走到床边,将窗帘拉得更紧了些,那小伙子不错,是个好孩子。能走远点是远点吧。哼,两国冷笑一声,你不会是想等入侵了学园长的地下基地之后,那东西发动,正好也能让小贞醒过来吧?秦贞噗嗤一笑,也没转过身来,得了吧师兄,这么圣母白莲花的做法,哪能适合小生我风流倜傥青月楼第一倌?废话不多说——秦贞又悠悠然踱步回来,坐在治疗床上,笑脸盈盈地看着两国,

开始催眠吧,把我彻底变成小贞。

人已赞赏
小说

直接在阳台上做_宝贝你真敏感湿透放松

2020-8-2 18:34:12

小说

绝色少妇公车上小说|宝贝我们去阳台做

2020-8-2 18:34:2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