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老师奶小说/被同学捡到遥控器折磨

两个人虽然谁也不说话,但是都心知肚明,这种刺激感,足可以将那股无处宣泄的欲火释放些许。 孙晓雪轻咽一股口水,脸红透了,弯下腰凑在老宋耳边羞涩道:宋哥,你身上的男人味儿真重! 孙晓雪的声音原本就柔软充满磁性,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她还情不自禁地发出轻哼声,女人用这样的语气说话,

两个人虽然谁也不说话,但是都心知肚明,这种刺激感,足可以将那股无处宣泄的欲火释放些许。

孙晓雪轻咽一股口水,脸红透了,弯下腰凑在老宋耳边羞涩道:宋哥,你身上的男人味儿真重!

孙晓雪的声音原本就柔软充满磁性,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她还情不自禁地发出轻哼声,女人用这样的语气说话,除了马上快要把持不住,实在没有更多的可能性。

呼吸吐纳之间,香醇微暖的气流传入老宋的耳朵里面,他用力咽了咽口水,身体的某一处,瞬间像是有熊熊烈火在燃烧。

孙晓雪的老公在市中心经营着一家火锅城,生意兴隆,然而那人三寸丁谷树皮,病病殃殃的,反观千娇百媚的孙晓雪,老宋都能够笑出声音来。

试问,就这么一个不起眼的病夫,又怎么可能满足得了如玉娇妻呢?

尽管孙晓雪温润如玉,不像是外面那些乱搞的女人,可是老宋还是禁不住揣测,她十有八九应该是有情人的。

老宋四十不惑,在家政公司做钟点工维持生计,按照俗话说,是一个老光棍。

前阵子老宋因工作结识少妇孙晓雪,老实本分的他常常与佳人共处一室,控制不住地春心泛滥。

孙晓雪走进卫生间之后,老宋感觉神魂颠倒,热得像是快要着火一样。

他推开面前碗筷,起身将窗子推开,不经意之间看到窗角摆放着一条穿过的黑色蕾丝内裤,拿起来握在手心里,可以清楚看到中间部位那说不清道不明的痕迹。

放在鼻子边用力一闻,那味道味简直是沁老宋心脾,他知道这条内裤是孙晓雪穿过的,只是,究竟是为什么会脱在这里却不得而知。

老宋的思绪飘远了:莫非是孙晓雪趁着老公不在家,与小情人来家里面幽会,如饥似渴疯狂亲热倚在窗前干那事的时候,情急脱下来事后忘记收起来

在老宋的认识当中,孙晓雪这个年纪的女人,正是活力四射又深通男女之道,对于性的渴求丝毫不亚于狼对于肉的需求,那么,自己会不会也能够得到这个少妇的一些滋润呢?

孙晓雪被这阵莫名电流激荡得心中小鹿乱撞,嘴上仍旧与老宋热情交流着,但是已不敢再直视他双眼。

宋哥,你先填饱肚子,完事儿之后再干活也不迟。孙晓雪匆忙转过身整理餐桌说着。

老宋坐在她身后,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身体看,披在娇躯上的睡裙实在是太单薄了,又因为淡粉色,肌肤更是显得白皙、嫩滑。

白嫩的脚丫上面踏着一双天蓝色的小拖鞋,形如嫩葱的十根脚趾,指甲上面涂抹了神秘忧郁的深蓝色。

低头,弯腰,下蹲,提臀,在举止间歇里,私密部位隐隐约约地在老宋眼前闪过。

整理完之后,孙晓雪坐在老宋身旁,温柔笑说:宋哥,在我家里别拘束。

老宋用筷子夹起锅里的一截龙虾,认真说道:上次我来的时候,发现你家里的马桶上水处有些生锈,吃完饭我先修理一下。

孙晓雪见他连龙虾也不会吃,于是便伸着玉手帮他剥皮,一脸娇笑说道:宋哥你人真好,干起活来勤勤恳恳的,比那些好吃懒做的男人强太多了。认识你这段时间我很开心。

孙晓雪的一条玉臂搭在老宋肩上,用手捏着一块龙虾肉,笑意吟吟地来喂他吃:我的好大哥张开嘴,龙虾是这样吃的。

她翘着二郎腿,大腿根部的那处部位若隐若现,阵阵幽香自那处随微凉夜风飘荡过来。

老宋这时候才发现,她身上的睡裙居然是这样单薄短浅,二郎腿一翘起,大腿根部的隐秘部位都暴露出来了。

老宋生怕看走了眼,双眼死死盯着看,看得他精神抖擞口干舌燥。

孙晓雪正要喂他,发现他的眼神正在看自己,正纳闷间,低下头一看发现居然走光了。

双手按住裙角,急忙遮羞的同时,不经意间看到老宋牛仔裤裤裆部位隆起老大一块,炸裂的视觉效果分分钟就像是要裂开一样,她的脸顿时红透了,樱桃小嘴大大地张着,微微蹙着秀眉。

孙晓雪内心是非常诧异,老宋一大把年纪,按理说那方面应当是力不从心才对,又为何会那样雄壮澎湃呢?年轻小伙又有几个能够比拟?

孙晓雪臊得不行,不可思议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落荒而逃似的离开餐桌,借口说道:宋哥我的身体有些不舒服,我先回卧室躺躺。

老宋还感觉奇怪,低头一看自己裤裆,后悔得眼珠子差点掉出来,老脸可算是挂不住了。

可是说到底,孙晓雪是一个良家,作为良家最需要的东西自然是不言自明,她也是需要男人的。

回想着孙晓雪不经意间刚才走漏的春光,老宋压根按捺不住心思,连忙起身跟随孙晓雪来到卧室门口。

孙晓雪正躺在偌大的双人床上怔怔出神,老宋站在门口一脸认真地巡视卧室,环顾四周。

宋哥你是有什么事情要对我说吗

孙晓雪一动也不敢动,看着站在门口的老宋,困惑之余,想到他裤裆内里隐藏着的庞然大物内心有些蠢蠢欲动。

不可否认,自己是一个正常女人,正常女人脑子里面大部分时间想得也是男女之事,其中带来多么醉人的强烈快感。

老宋缓缓走到孙晓雪面前,朝着她的身体一双大手犹如大网罩下。

孙晓雪似乎已经知道老宋想要干什么,她心中隐隐地既是兴奋又是期待,虽然什么也不说,但是眼神已经能够说明一些东西了。

一对美眸眨也不眨,盯着老宋裤裆处看,狂咽口水。

晓雪,你宋哥我是一个好人,而且虽然上了年纪,干体力活也不照小伙子差,你看你宋哥我身上的肌肉,男人不男人?老宋将袖子挽了上去,在孙晓雪的眼前展示着发达肌肉。

孙晓雪躺在床上,眼睁睁地看着老宋尽情展示雄壮、魁梧的身体,她情不自禁地点着头说:宋哥是一个好人我是知道的,但是从来没有想过,宋哥的身体保持得这么好

孙晓雪回想每次老公干那事儿的时候,都非常癫狂,恨不得一秒钟之内将秀色可餐的她扒个精光。

她总是满不情愿,加之她老公的那玩意儿和小学生无异,每次都是一两分钟匆匆结束,根本无法让她满意。

久而久之,孙晓雪甚至都懒得看自己老公一眼,内心深处对干那事儿饥渴得不行,却又没有办法真正解决问题。

不过,看着老宋强壮的身体,以及那裤裆处厚实的本钱,心里忽然非常渴望,如果当年嫁对了人,日日夜夜被老公

这么想着,孙晓雪感觉浑身上下的关节处都酸酸麻麻的,小腹内里也是又热又胀。

不光如此而已,单单是那结实有力的大手就将她内心搅得翻江倒海,汹涌澎湃。

晓雪,有事情叫我,我先出去给你家打扫卫生了。老宋将‘有事情叫我’这五个字咬得死死的,他在给孙晓雪传递一种讯息。

即是‘你如果想要,我完全可以满足你,我伺候好你简直是易如反掌’。

好的,宋哥,你去干活吧。孙晓雪已经按捺不住身体当中的欲火了,再不解决一下,说不定都会昏过去。

老宋走出去之后,身在一片昏暗当中的她,疯了一样颤抖着将手伸到下面……

老宋在客厅里面用力拖地,饥渴难耐的他自然是明白方才孙晓雪眼神当中的含义,空虚少妇欲求不满是板上钉钉的了。

就她那位病病殃殃的老公,能够满足人高马大的孙晓雪,他老宋就把名字倒过来写。

纵然他在异性面前一向自卑,觉得自己又穷又丑,关键还一把年纪,但是奈何身体结实、本钱巨大,那方面的本事一向是毫不含糊。

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

老宋虽然不是少年,但是对于干那事儿却是研究得很透彻,各大两性网站上面都留下他饥渴难耐的身影,由于早些年离婚之后一直没有再娶,所以经常找小姐。

天南海北以那事儿维生的小姐们个个都被老宋搞得死去活来,他无论在哪座城市打工,只要工资一到账必然冲进红灯区,将得来的本事悉数用在那些小姐们的身上。

被他干过的小姐们有一个算一个,提起老宋,或是大肆称赞或是破口大骂。

赞得是他本钱过于强大。

骂得是他只要得到女人,就会用尽精力。

最近几年老宋并没有向早些年那样,将赚来的钱全部砸在小姐身上,因为他打算存些钱以备日后做些小本生意不必再四处奔波。

说白了,其实也是为了以后着想。

此刻,他一边拖着地板,一边暗自心花怒放,接下来自己一定要多下点力气,说不定真的能将寂寞少妇揽入怀中,大干特干解决一段饥渴时光!

躺在床上的孙晓雪娇躯不停颤抖着,嘴边发出轻哼声,赤着白嫩玉足用力蹭着,床单凌乱成一片。

最终,她整个人像是触电一样疯狂抽搐,这才算是彻底解脱。

稍顷,她将手伸进裤裆里面,很是难为情地发现全身痕迹。

晓雪啊,我已经给你洗完了,你老宋赤膊站在门口无意间看到这一幕,馋得他一大滩口水猛地吞咽了下去。

孙晓雪花容失色,吓得不轻,连忙将一旁的毛毯拽过来盖在身上,她尴尬得不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同时,因为听到了老宋雄壮、粗重的声音,顿时情绪达到兴奋至高点,整张俏脸红彤彤的。

如同是酝酿已久的惊涛骇浪冲破最后一堵屏障,疯了一样的倾泻而出,如果不是老宋突然出现在门口,她甚至都能被洪流冲得彻底昏过去。

老宋清清楚楚地看到那一对硕大的前胸,平坦光滑的小腹露在外面,纤细的小蛮腰,浑圆撅挺的翘臀,小腹下面那片神秘圣地。

孙晓雪如饥似渴到这种程度,绝对是超越了他的想象。

宋哥,我的身体突然有些不舒服,出了许多汗。孙晓雪明显是做贼心虚,非常不安地找寻着借口。

晓雪,这阵子天气阴晴不定,据说引起了非常严重的流行性感冒,我赶快给你看一下。

老宋急忙来到孙晓雪面前,方才只看到那一眼,刺激得他鼻血都快要流出来。

孙晓雪点点头,遵循老宋的话背对着半坐起身来,老宋毫不含糊,赶紧趁热打铁将她睡裙掀,大片白嫩的后背裸露出来,这令老宋朝思暮想的美好胴体上沾满了汗珠。

晓雪,你也着凉了吧,你的后背上面出了这么多的汗呢!老宋话音刚落,一双大手放在上面,既是借此抚摸又是擦拭汗水的,忙得不亦乐乎。

背对着老宋的孙晓雪一对美眸缓缓闭了起来,尽情感受着老宋大手的抚摸心神荡漾,她语气开始有些颤抖,问道:宋哥,你擦好了吗?

老宋的脸都快要贴上去了!

晓雪,你宋哥我的手糙,要不然就用脸给你擦汗吧,这样你还能舒服些,好吗?老宋肆意问着孙晓雪这幽香阵阵的后背,试探性问道。

孙晓雪急忙躺下身将毛毯盖在身上,一张俏脸又红又烫,随手拿过床头灯下面的毛巾递给老宋,紧张得支支吾吾地说道:宋哥,这个给您

说完之后,一对媚眼紧紧地盯着老宋的裤裆,那处汹涌磅礴即将快要炸开的部位,惹得她心里面臊得不行,看到老宋这个样子,她心知肚明刚才老宋那样对待自己,一定是让他起了反应。

她的脸红透了,支支吾吾地说道:宋哥,要不然你先出去,我换一下衣服,很快的

老宋出去之后将门带上了,她臊得俏脸滚烫,心里面对于自己非常谴责,刚刚连门都没有挂上就在床上疯狂自我慰藉,老宋看了之后会怎样想自己?岂不是非常不正经的女人,连内裤都不穿,可是自己的内裤明明脱下来之后不知道放哪里了

在这时,窗外一缕微凉夜风飘荡进来,胯下一股寒凉,这种凉飕飕的感觉令她浑身哆嗦,从纸抽里面拽出几张纸放在胯下,将刚才留下的痕迹擦拭干净。

平时家里面就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从来不会这样,就算是老公在家,也从来都没有什么感觉。今天在宋哥的面前是怎么了?他也没有做什么啊,我就已经把持不住了

孙晓雪从衣柜里面找出一条修身裙子,这条裙子是上个月过生日,她的老公送给她的生日礼物,价格不菲。她心里面一边埋怨着自己,一边穿着裙子。

这条裙子的设计非常国际化,能够将她本就凹凸有致的身材修饰得更加淋漓尽致,它最性感的设计是后面有一条从上到下的拉链,从颈部一直延伸至臀部以下,孙晓雪拉到关键部位的时候,死活拉不动。

她心不在焉,头脑当中全部都是老宋那呼之欲出的鼓囊裤裆,心一急一用力,竟然将内裤拉到了拉链里面!

死拉活拉都没有一丁点作用,内裤如同是有了灵性,死死地嵌在拉链里面,死活都拉不出来。

宋哥孙晓雪急得大脑发热,再不开门叫老宋进来就不行了,毕竟一直这么卡着,她今晚连睡觉都会成问题。

屋子里面只有老宋一个人,只有老宋能够帮助她。

宋哥你快些进来。她将门打开之后,冲着门外喊着。

老宋正在拖客厅的地板,听见声音,急忙扔下拖布跑了进来。

晓雪,你不是要换衣服吗?怎么了?老宋看到一脸焦急站在床边的孙晓雪,急声问道。

<<

人已赞赏
小说

女人性饥渴情欲小说_男人偷吃女人肌肌

2020-8-2 18:33:04

小说

好硬好深我还要/师傅我会坏掉的

2020-8-2 18:33:0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