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是男人一生的牵挂:闺蜜用嘴让我欲仙欲死

今天和大家说说我初恋的故事,一个有味道的故事。 我和我的初恋真的很有缘分,她叫黄静,小时候我们是同村,家里父母也都认识,都在矿上干活,算是同事吧。那时我们经常在一起玩,就是电视剧里常演的那种,扮家家酒,她老拉我和她拜堂。我不懂得那些动作意味着什么,她磕我就跟个二傻子似的跟她磕。算得上是青梅竹马吧。

今天和大家说说我初恋的故事,一个有味道的故事。

我和我的初恋真的很有缘分,她叫黄静,小时候我们是同村,家里父母也都认识,都在矿上干活,算是同事吧。那时我们经常在一起玩,就是电视剧里常演的那种,扮家家酒,她老拉我和她拜堂。我不懂得那些动作意味着什么,她磕我就跟个二傻子似的跟她磕。算得上是青梅竹马吧。

我们小学是同班同学,初中高中都是同届的校友。关系一直都还不错,就是小学之后不在同班就很少见面了。直到高一,嗯表白很顺利,因为感情基础是很好的,那毕竟拜过堂,哈哈。

你们问她长得咋样?不说长得多好看吧,不然你们又觉得我吹,我只觉得很顺眼,可能是看得时间太久了吧。那时候其实没觉得她长咋样,主要还是觉得她人很好,真诚、善良、活泼开朗。对,非常的活泼开朗。

上高中我就到县城里了,寄住在我叔叔家,黄静没有亲戚在城里所以只能住在学校宿舍。我叔叔在一个水果批发市场里做生意,我周末帮他卸货看摊,他给我100做报酬,当零花钱,但我一分也不花,就存着,有机会就约黄静看电影。

我记得第一次约她看电影,从影院出来还不晚,就在附近的小吃街转悠,我问她想吃点啥,她说想吃韭菜饼。韭菜饼,不愧是村里出来的姑娘,真接地气,我喜欢。当然喜欢了,因为如果她说想吃披萨,我真的请不起。就买了俩,都给她了。沿街走,街的尽头是一个公园,我俩找了个长椅坐下,她边吃边说:你咋不吃啊,还一个呢。我说:我不饿,你吃就好,我就想看你吃。其实我是不爱韭菜那味儿,想留着肚子回家吃婶婶做的鸡腿。

黄静突然顿住了,不知哪根筋搭错了,嘴里含着韭菜饼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看着我也不说话。咽下去,抓住我的手,李明,你爱我吗?我有点懵,不知道该说啥,心想她咋要哭,难道是吃韭菜饼委屈的,不是她自己选的吗?爱!说不爱显然不合适,不是上回表白才说过喜欢你吗,咋又说这话?我问的是爱,爱!不是喜欢。急切中有些愤怒。我更懵了,难道这不是一个意思吗?爱我你就亲亲我。突然又温和了起来。我顿时两眼放光了,心想今天有重大突破。撅起嘴想亲她的脸颊。黄静看到我噘嘴,眉头微微一皱,又想笑,泪水却从她的左侧眼角流下。张嘴说‘啊’。命令的口吻中略带羞涩。啊?不是亲亲吗?黄静不由分说起身又一屁股坐我腿上,抱住我的脖子便将嘴压了上来。

对,没错,韭菜味的,劲很大,从舌根一路窜到脑子。就感觉有股迅猛的绿色电流沿着脑神经回路疯狂传导,不断加热脑壳里的浆子,心脏剧烈地跳动传输血液给脑子供氧,眼睛睁得极大,但视野里只有雪花,刺啦刺啦我忘记了如何用鼻子呼吸,只觉得脸颊上有股春风般的热流涌动。现在再回想起来,额~如果从第三人称看,那个画面就像一个见色起意的登徒子被某个法力极强的女妖在吸精气。尤其是夜幕将近,在那个说明不明说暗不暗的天色下,非常诡异。还好我胆大,还好我精气足,哈哈。

但没一会我就真的喘不过气来,感觉精气要被吸光了,我用尽全身力气挣开黄静。大口大口的喘起气来,黄静先是一脸错愕,然后浅浅一笑。你怎么那么笨啊,就不会用鼻子呼吸吗?我瘫靠在长椅上喘着粗气:技术方面我确实不如你娴熟,惭愧惭愧。黄静微微蹙眉:你在说什么,谁娴熟了,这是我初吻哎,怎么给了你这个没良心的傻瓜。我沉默了一会,用力抱住了黄静,她挣扎着想挣脱,我把头靠在她在她耳边:对不起。她安静了。那你真是天赋异禀呀!又剧烈地挣扎了起来。我会珍惜你的。她又平静了下来。静默了一会儿,她淡淡地说道:知道为什么我把初吻给你吗?不知道。我又开始没心没肺了,我真的不想这样。这世上另一个愿意看我吃韭菜饼的人是我爸爸,她突然哽咽了起来,送我来县城里上学的那天,他连坐车回去的钱都不够,但临走给我买了两个韭菜饼,因为他知道我爱吃,我妈生前我最爱吃她做的韭菜饼。

黄静母亲去世的事我也知道,是在上小学的时候,我记得有天班主任突然通知黄静回家,后来才知道是她妈在给她爸送饭的路上遭遇车祸去世了。她父亲也因为妻子的去世而意志消沉,如果不是黄静还需要抚养,他可能就自杀了吧。

那你平时的活泼开朗装得很累吧。她没回答,把脸埋在我胸前,静默了一会,突然呜呜地哭了起来。我又有后悔了,这话似乎是把她的心都扎穿了。扎出了一个对通的大窟窿,多年愁苦积压的洪水好似找到了出口,借着这个窟窿,和着泪水倾涌而出。我也不再说话只是静静抱着她。等她不哭了,就把她送回学校。

到学校门口,我拿出纸巾擦擦她泪水浸湿的眼角。释放出来是件好事,洗洗脸再回宿舍吧,你室友见到你这样,人家还以为我把你怎么着了呢。她又破涕为笑:就你这熊样,有贼心没贼胆,能干啥!那你这是在暗示我干点啥咯。我是真不想展示自己油滑的一面。干不干你都得对我负责,本姑娘初吻都给你了,你爱干不干。负责负责,必须负责,一定负责。我一脸奴才相地应着。但我不会对你干啥的。的确,我没胆我承认,但更重要的是有些东西拥有的时候你会不在乎,但失去了的话在某些情况下你会很痛苦,我无法预知未来如何,我只是不想让你痛苦,尤其不想让你因我痛苦?我平静地说。黄静怔怔的看着我,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李明吗,这不是你的台词吧?怎么,允许你装开朗,就不允许我装傻瓜?但你的吻确实给劲儿,你吻着我的时候我几乎要真的要变成一个傻瓜了。黄静愣愣,随即恼怒起来。你什么意思,你是嫌弃我吃韭菜?不,我只是想下次你再吃韭菜时,我要吃大蒜,让你也体会一下做傻瓜的感觉,哈哈。一记粉拳打在我胸口。你好坏啊,以后再也不亲你了,讨厌死了。我连忙洋装疼痛以示她拳头威力巨大。嗯,这个状态就很好,回去休息吧,下次再约你,再见。再见。

黄静转身进了学校。我扬扬嘴角,心想捡了个宝,嚯嚯。

人已赞赏
小说

黑人暴力强奷系列小说_摩托车上性故事

2020-8-2 18:30:29

小说

第一次好痛小说章节|美女肉文高high肉文

2020-8-2 18:30:3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