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文啊别顶污污污快穿|bl甜肉宠文肉汁多

他从身后柜台里拿了瓶专治跌打损伤的药酒,又找了几根棉签后,便很快走过来,柔声道:嫂子,来里间床上,我帮你按摩一下吧。 不…不用了吧? 而听到王磊说的这些比如床上、按摩等字眼,白露顿时也吓了一跳,下意识就摇了摇头。 不,

他从身后柜台里拿了瓶专治跌打损伤的药酒,又找了几根棉签后,便很快走过来,柔声道:嫂子,来里间床上,我帮你按摩一下吧。

不…不用了吧?

而听到王磊说的这些比如床上、按摩等字眼,白露顿时也吓了一跳,下意识就摇了摇头。

不,那怎么行?

王磊却直接面色一冷,语气严肃道:嫂子你要知道我可是学医的,伤筋动骨一百天,扭到腰的话可是很难恢复的。甚至…严重的话还会影响生育呢…

啊?白露被王磊这话吓了一跳,不禁花容失色: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啊,你说我骗你干什么?

王磊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心中就有了一些计划:我祖上可都是御医啊,就算到现在没落了,但我也是能保留一定手艺的。

而且在大学里,我也学过专门的按摩,中西结合,好用的不得了!

听完,白露一时间都有些被唬的一愣一愣的。

虽然很多都是王磊瞎编的,但她还是有一点信了。

不过…我们男女授受不亲,嫂子也是有夫之妇,要是这样传出去的话,嫂子可见不了人…

这有啥?

王磊则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要我说啊,咱们农村就是太封建了,人家城市里的医院,还有专门给女人接生的男大夫呢,那看的都是那个地方!

说着,王磊还故意往白露小腹下瞄了一眼。

白露脸色绯红,还是有些难以置信:真的?

那肯定呀,嫂子,现在大部分人都去地里了,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更何况我是帮你治病,偷偷摸摸干啥?王磊继续劝道,一本正经。

白露真的意动了,红着脸沉吟片刻后,才轻轻点头,低声答应了下来。

那行不过只是治病,你小子的手规矩一点!

放心吧,我是那种人么?王磊义正言辞地点头,心中却乐开了花。

商量好后,王磊就扶着白露进了里间,然后让她趴在了炕上。

一趴下来,白露的臀部便将黑色打底裤绷的死紧,正对着王磊,能看到紫色的底裤边和那诱人的区域。

看的心神荡漾,王磊心跳的越来越快,暗中咽了口吐沫,搓了搓手:嫂子,那我开始了?

嗯。

白露俏脸绯红,声音细小如蚊吟,但在王磊听来,却像是烈性药物一样,似乎要点燃全身…

说完,王磊看着白露下面的紧致轮廓,灵机一动,再次开口:嫂子,要检查,只能把裤子全脱了…

白露一听这话则是满脸疑惑,不能理解:我…我是腰疼,你让我脱裤子弄啥嘞?

王磊内心激动无比,面上却是一脸医者仁心的样子,一本正经的说:当然啊,你这扭到的位置在下腰那儿,不脱裤子肯定不能好好去治疗啊!

这个严重性我也说过了,稍稍不慎,可是会生不了孩子的!

听完,白露绯红的脸上满是迟疑之色,虽然王磊说的话很难让人相信,但自己心底那份悸动,却让她有种别样的念头。

似乎在告诉她,答应王磊…

终于,在一番思量后,她脱下了打底裤,顿时一大片雪白滑腻就暴露在王磊眼底,甚至还有那一闪而过的黑色光景…

好…好了,小磊你睁眼吧。

王磊一听这话,急忙转过了身。

此刻,白露已经准备张开双腿,一想到待会王磊要检查自己最私密的地方,顿时芳心大乱。

但在她的心底,却又隐隐有点刺激…有种想要试一试王磊的念头…

想到这里,白露顿时羞的满脸通红,忍不住捂着腿根,内心无比纠结。

王磊正想一饱眼福,却发现白露虽然岔开了双腿,但却用一双玉手死死捂住了那里,将美丽的风景完全遮挡。

不过即便如此,还是看的王磊裤裆鼓胀的更加厉害。

他心急如焚,装作语重心长的说道:嫂子,你这样捂着,我还怎么给你检查啊?

王磊嘴上说的大义凛然,心里却早就想和这小少妇大战三百回合了!

白露此刻脸红透了,羞臊的说:小磊…我实在是不好意思。

王磊继续义正言辞说道:嫂子,你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腰部的治疗可不能耽误,何况我也不会碰其他地方。

听到这里,白露心里的羞臊被冲散了不少,紧张的问道:那小磊…我该怎么做啊?

你先把手拿开,然后尽量把腿张到最大就行。

王磊的心中兴奋到呐喊,呼吸沉重道。

说着,他又信誓旦旦说:你放心,只要叔诊断完,绝对能解决!

白露这才逐渐强忍羞意,缓缓移开了自己的双手,分开自己的紧致美腿,羞赧不已的问道:小磊…是这样吗?

王磊的双眼紧盯着白露的腿根,随着她的动作,王磊终于见到了那梦寐以求的光景!

那里的美景娇嫩无比,自己从小到大都没见过这种真人的模样。

白露感觉那里一阵清凉,顿时就羞涩的捂住了脸。

王磊见白露捂住了脸,更加肆无忌惮,立刻打开手电筒,凑到白露大腿根仔细观察着。

他这才发现,白露紧张的轻咬下唇,连娇躯都在跟着隐隐颤抖。

如此美景,让王磊看的激动难耐。

实际上按摩腰部,这一系列的举动已经很奇怪了,但白露潜藏在心底的渴望,还是让她不愿结束。

嫂子,你这扭得有点严重啊,是不是感觉那儿也有些酸痛?可能需要检查一下下面啊…

白露心中一惊,的确有这种感觉,顿时惊慌失措的问:小磊,那该怎么办啊?

在着手给你治疗之前,我还得先确定里面的扭伤情况,否则不能对症下药啊。

啊?

再次听到这种话,白露心里无比羞臊,一张俏脸红得都要滴出血来,忍不住问道:还要看里面?

王磊一本正经的说:当然要检查!

白露更加羞臊,但此刻,心中越发的渴望似乎要逐渐吞噬她的理智…

她唯有再度缓缓将双腿的幅度张得更大…

王磊再难压住心里的冲动,深吸一口气,一张脸顿时凑上前去,颤抖的伸出手、轻轻往那粉嫩湿润掰了上去…

白露还是头一次被男人看自己的那里,王磊那粗糙的手指,简直让她害羞又刺激。

而且,那里被王磊靠的那么近,对方那湿热的鼻息喷洒在自己那里,更让白露有一种酥麻、如同触电一般的感觉袭遍全身…

当王磊的手触及到那里时,指间的美妙手感顿时让他整个人都激动万分!

随着他轻轻撑开的动作,仿佛是一个人脱掉了外衣,将里面的所有美妙全部映入他的眼帘。

王磊的心中再次暗喜,看来和自己猜的一样,这李大牛不行啊,这么一个美人儿,都没怎么被开发!

他激动难抑,顿时灵机一动,再次对白露说道:嫂子呀,这里面扭得有点严重,恐怕得上点药啊…

听到要往那里面上药,白露芳心顿时一紧:啊?上什么药?

王磊趁热打铁:我这里有秘制膏药,只要几次就可以彻底痊愈了!

说着,他的目光一扫白露的那里,不由得生出一个大胆刺激的想法:不过要上药的话,就必须将周边全部给剃干净,否则很容易造成二次感染!

白露本来就羞涩至极,此时听到王磊竟然要将周围剃光,更是变得滚烫无比。

但既然已经进行到这一步,也没什么好犹豫的了。

况且,她之前也看过相应的科普,很多时候的确要这么做…

想到这,白露就红着脸,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一副任人采劼的模样:小磊,那…就麻烦你帮我剃一下吧!

王磊看着白露这般娇柔模样,恨不得现在就把她给办了。

再联想到自己就要用剃须刀,把那周边全部剃掉,王磊就激动浑身颤抖。

这般想着,王磊的动作也没有停下,在给剃须刀消毒后,顿时就蹲了下来。

眼前的风景,让他看的不能自已,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嫂子,那我就要动手了?

白露脸色红的要滴血一样,根本不敢睁开眼看王磊,细若蚊吟的‘嗯’了一声。

既然得到了允许,王磊当然也不会墨迹,一只手直接就放在了白露的翘部下面。

突然遭到王磊的触碰,白露脸色更加红晕。

她只感觉王磊的大手仿佛有着魔力一般,触碰到自己敏感部位的时候,整个人的身体竟有一种异样的舒爽

白露更加害羞的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不抗拒王磊的触碰,反而有些隐隐的渴望…

她轻咬着银牙,感受着剃须刀头在自己那里刮动的清凉感觉,虽然说这是治病的必需步骤,但一想到,也羞的不能自已。

很快,手上的工作就已经完成。

一瞬间,王磊眼睛都看直了,反应大的厉害,差点就忍不住擦枪走火。

但王磊知道不能表现得太过分,否则像上次一样就得不偿失了。

清了清嗓子,他再次开口:嫂子,现在你翻过去趴着吧,叔这就给你上药。

白露听到这话以后,身体里的异样感觉更加强烈了,她有种预感,要是再让小磊这么给自己弄下去,自己说不定会控制不住低吟出来。

更何况,那样翻身的姿势也实在太让人羞耻了…

想了想,她咬着嘴唇说:小磊,要不我自己上药吧!

王磊一听这话,心里立马着急了起来,但表面上还是装作一副为她着想的样子说道:这可不行,你看不见患处,容易抹错地方,到时不仅没效果,还会让你的病更加严重!

白露的眉间很是忧愁,又羞又怕,但还是没办法:小磊…那…那你小心点…我怕疼…

见白露这么担心害怕,王磊赶紧安慰道:嫂子你别怕,你还不信我的医术吗?不会弄疼你的。

白露这才松了口气,轻轻嗯了一声,强忍着内心的羞臊,就像是小猫一样乖乖的翻身趴在了床上,眼前的一切变得更具冲击。

王磊没想到,白露这个少妇还真是饥渴啊…竟然相当于给自己创造机会。

接着,王磊完整将她的裤子都给脱了下来。

这一刹那,王磊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老大哥再也掩饰不住顿时变得剑拔弩张,恨不得下一刻就冲杀而出。

强忍住自己心中的悸动,王磊将涂抹了药膏的中指,按了上去…

接触的一瞬间,王磊只感觉非常的滑嫩,让人流连忘返。

而那来回滑动的感觉,让白露同样是一阵颤抖。

她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只能捂住脸,忍受着如同涨潮一般逐渐袭来的畅快。

王磊将白露的表现尽收眼底,他心里也更加激动。

这个纯洁小姑娘,简直是个让人致命的尤物,要是能搞上手,这辈子也值了!

虽然心里渴望着这幅身子,但王磊手里的动作也没有丝毫停顿,不仅使坏的来回游走,而且时不时的撩拨一下,使得白露连连微颤。

她哪里受得住王磊这样老道手法的撩拨,感受着身体里的怪异感觉,白露捂住脸的双手也不由得散开了,整个人有些意乱神迷,如果不是一直咬着牙的话,她早就叫出声了。

但很快,王磊便不满足这点,将白露的状态看在眼里,看势头已经差不多了,他便直接用手指伸了进去。

感受到异样,白露更是浑身一震,如梦初醒,她那双纤细双腿瞬间夹紧了起来,将王磊的手臂都夹的死死的,丝毫无法更进一步。

王磊被这一夹,立马心里一慌,这时候,白露一边夹紧双腿,一边紧张的说道:小磊,你…你不能这样…

自己可是有老公的,怎么能这样呢…

王磊听到这话,却义正言辞说:嫂子,你傻呀,我这是把药送到里面,要是耽误了,你的腰伤更严重怎么办?

白露却紧咬着嘴唇,慌慌张张的说:小…小磊,里面真的不可以,要是传出去…我怎么见人?

王磊立即懂了意思,随即继续劝说道:你放心,我早就把门关好了,不用担心有任何人看得到…

一听王磊这么说,她想了想,也只能无奈说道:那…那好吧,你快点…

听到这句话,王磊更是变得迫不及待:嫂子,那我就继续了,你忍着点。

嗯…

白露轻轻嘤咛一声,低声道,早已羞的不敢再看。

这一句话听在王磊的耳朵里,简直如同仙音一般美妙,更是让他浑身几乎爆炸。

白露并不知道,王磊给他抹的药膏,有很强的润滑作用,她只觉得那里热热的,整个人都有些发软,但是又感觉很舒服。

感觉到王磊手指的逐渐深入,白露浑身如同过电一般舒爽,她闭着眼睛,微不可闻的呻吟了一声。

她本以为这样治病会很痛苦,但没想到居然会有这么强烈的快感,王磊的手仿佛有魔力一样,让自己忍不住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随着时间的推移,白露的快感变得更加强烈,不知不觉中已经泛滥成灾,忍不住扭动着身体。

王磊也感觉浑身都被点燃了,于是他偷偷地将下面解放了出来。

因为他知道,是时候了!

心中再难忍受,王磊趁白露不注意,顿时就挖下一块,往下一抹,然后便深吸一口气,对准着那里,猛地就冲了上去…

白露也饥渴了很久,哪里受得了这样?

此刻她也意乱情迷,就连王磊在干什么都没什么明显的理智去抵抗。

呼…

一下子,王磊就抵在了家门口,那刹那间的舒爽感觉,让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好像深深被包裹住。

不过就在即将冲进城门的一刻,外面的敲门声却忽然响起,纠缠着的两人被吓了一大跳。

磊哥在吗…

门外传来一道年轻女声,轻柔而妩媚。

这下子,不仅白露慌了,王磊的心也揪了起来,因为这声音听着还是很熟悉的,该不会是

小磊,怎么办?白露赶快提起裤子,急的都快哭出来了。

别慌,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你先藏起来。

王磊则是迅速说了一句,敲门声愈发急切,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急忙整理了一下衣服后,跳下炕开了门。

看清楚门外站着的人,王磊顿时愣了愣,不是别人,正是他一直以来的梦中情人,柳沟村的村花,赵雪!

赵雪年纪跟王磊一样大,俩人的渊源也颇深,从村里小学到镇里的高中,一直都是同班同学。

赵雪生的格外水灵,就算在村里长大,皮肤也白的发光,一点都没有农村女人皮肤黑的通病,而且跟城市里那些所谓的美女比起来,赵雪的漂亮更加自然。

王磊回村之后,就一直想着去找杨小雪联络联络感情,但一直都没行动,没想到今天,她竟然亲自上门了。

小雪,你你咋来了?

王磊咽了口吐沫,有些紧张地看着眼前的年轻女孩。

杨小雪性格一向冷傲,淡淡瞥了王磊一眼道:要去翻地了,来买瓶水带着。

行,先进屋,我给你拿水。

王磊哪敢怠慢自己的女神,急忙将她迎进了屋。

放在平时,王磊还是很乐意跟女神聊聊天,多交流交流感情的,但现在炕上还藏着一个白露,万一被发现,那不就完犊子了?!<<

人已赞赏
小说

女生的哪里叫扇贝_不要了 里面已经满

2020-8-2 18:29:36

小说

大尺度自述小说/钻到花唇裂缝中滑动

2020-8-2 18:29:5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