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打开一点你出来好不好太大了|真人做人a爱

月月,大爷这就帮你排毒了啊,你忍着点。 重新回到房间的老黄,耐着性子将药水滴在了掌心,有些颤抖的凑向了陈月月的大腿根儿,说是药水,其实就是一些无副作用的护理液,涂抹在皮肤上还带点刺激性的,能引起陈月月更强烈的反应。 嗯,谢谢你大爷。陈月月红着脸

月月,大爷这就帮你排毒了啊,你忍着点。

重新回到房间的老黄,耐着性子将药水滴在了掌心,有些颤抖的凑向了陈月月的大腿根儿,说是药水,其实就是一些无副作用的护理液,涂抹在皮肤上还带点刺激性的,能引起陈月月更强烈的反应。

嗯,谢谢你大爷。陈月月红着脸羞臊的说着,明知道被男人碰自己那里不好,但想到自己的病,却还是乖巧的分开的双腿,让自己的羞耻尽收老黄眼中。

不知道为啥,当触碰到老黄沾满药水的手指,她忽然有种触电般的感觉,奇怪的是黄大爷的手指还往里边钻,有种被蚂蚁啃咬的感觉,不光难受,还焦躁的很。

嗯那种奇怪的感觉让陈月月忍不住想叫两句。

但想到黄大爷是在给自己治病,她只好拼命的咬着牙忍耐。

老黄一笑,这小丫头未经人事,被自己用手疼爱着下边,才这么一两下就遭不住了。

月月,你实话告诉大爷,这里是不是也涨涨的?老黄兴奋的披着治病的外衣在陈月月下边进进出出的弄着,一会儿后,突然伸手指向了她胸前饱满的部位。

被他这么一弄,正常女人上边都会有所反应。

陈月月自然也不例外,被他这么一问就羞涩的点点头回应了。

唉,你这孩子,阴气入体,怕是形成了阴毒流遍全身了,大爷得尽快帮你排出来才行。

说话间,色上心头的老黄立马将手伸进了陈月月的T恤之中,抓住了其中一团雪白,借着治病排毒的借口,按了起来。

被老黄极具技巧的挑逗着,上边的一对雪白又被突然抓住,陈月月忍不住叫出了声。

要说陈月月对男女之事确实懵懂,被老黄这糟老头子袭击了胸部,竟也没有排斥之意,反倒是害臊的要命。

或许是第一次被男人碰的缘故,身上两处禁忌都被老黄拿捏在手中,她身子几乎一下子就软了,有些喘不过气来。

月月,大爷也不想碰你这里,可是你的阴毒已经流到上面来了,只有两边一起排毒,阴毒才能在最快时间排出来,大爷都是为你好,你不会怪大爷吧?

察觉到陈月月强烈的反应,生怕这小丫头产生反感,老黄语重心长的说道,手上的动作稍微变慢,轻轻摩擦着她的肌肤。

明明自己是下边难受,黄大爷却忽然抓住了自己的胸部,陈月月虽然不是太排斥,但也有些疑惑,但听老黄这么一说,顿时就明白了。

原来黄大爷是为自己好啊,这是在治病呢,并不是故意摸自己的,而且黄大爷说的似乎确实有道理,上边也被抓住之后,下边的传来的尿意是变的强烈了,应该就是刺激到了体内的阴毒。

嗯知道了,麻烦你再快快一点儿。陈月月大脑一片空白,情欲催动下,似乎黄大爷的动作越快,用的力气越大,她就越舒服一些,阴毒也能出来的快一点儿。

眼瞧着陈月月一副欲火焚身的模样,可把老黄这糟老头子激动坏了,那双糙手不断的在陈月月两个敏感位置来回游走,柔嫩的触感和心头产生的兴奋一波接一波冲击着他的神经。

这小丫头的皮肤真嫩,摸起来真是舒服!

老黄暗暗享受着,不多时耳边就传来了陈月月因为动情而控制不住的娇喘,仿佛有种魔力一般,让他整个人都膨胀了起来。

反观陈月月,被老黄这番治疗,憋的脸都红了起来,开始确实很难受,而且难受的要命,可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黄大爷的药跟手法起了作用,竟慢慢变的有些舒服,这让陈月月对黄大爷更加信任,很配合的让黄大爷对自己进行上下抚弄。

月月,阴毒马上就要出来了,再坚持一下,大爷再帮你加把劲儿。

抚摸着陈月月年轻的身体,老黄的眼睛都冒火了,撩起陈月月宽松的T恤,就猛的低下了头去。

老黄对她胸前雪白的突然袭击,让陈月月感觉自己像是被点燃了一般,嘴里忍不住哼叫了起来,一股很奇怪的东西也随之涌了出来。

黄,黄大爷,你快看,是不是俺体内的阴毒出来了?

老黄压制住自己的渴望,心中有些激动,陈月月竟然在自己手中泄了身子。

哎呀,还真是,看来大爷的方法确实有效果。望着陈月月动情后的余韵,一双大腿还无力的分着,老黄眼珠子一转,只不过看模样才排出来一半啊。

老黄停下了动作,心中暗想,这哪儿是阴毒,分明是在他的手上泄了身子。

可能是老黄的方法确实让她舒服了,所以加深了对老黄的信任,也有可能是她内心深处对这种事的渴望被引出来了,听到这话的陈月月竟没有一点怀疑,鬼使神差的就说道:

啊,才一半?那大爷,你能再帮俺排排吗?

听到她这话,可把老黄高兴坏了。

自己都这样弄她了,这小姑娘依旧一点儿异常都没有发觉,感觉到自己下身的膨胀,难受的急需发泄,老黄的胆子彻底大了起来。

当然可以了,可大爷现在有点儿累,你坐大爷腿上来,大爷再给你好好治治成不?

成,没问题,谢谢你,大爷!

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了一半,陈月月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对眼前的老黄毫无戒备,反而还多了几分亲近,主动朝老黄身上坐去。

然而就在陈月月背对着老黄,挺着蜜臀将要落下时,头脑发热的老黄竟不动声色的悄悄解开了裤子,从束缚中彻底解脱开来。

月月,大爷这就帮你把另一半毒排出来。眼瞧着陈月月撅起的臀部逐渐向他偷偷放出来的那个地方凑去,老黄连忙对准了她准备进攻。

刚才亲眼看到一部分毒的排出,此时陈月月对老黄信任的很,根本就不曾想到老黄会算计她,背对着老黄乖巧顺从的往下缓缓坐着。

结果自然跟老黄预想的一样,随着陈月月翘臀的慢慢落下,两个人很快就有部分身体接触到了一起。

由于背对着老黄,陈月月上身的T恤又比较肥大,眼睛看不到,又被衣服遮挡,碰到老黄那里的瞬间,还以为是老黄的手指。

大爷,您腿撑住,俺要坐下了。

都碰到了自己下边了,这小丫头还全然不觉,怕是自己再进一步,都不知道是啥,本来还有些顾忌的老黄,连忙扶住了陈月月的细腰,往下按去。

乖孩子,快坐吧,大爷有的是力气

想到自己马上就能够彻底的占有陈月月这个十八岁的大姑娘了,老黄就激动地全身颤抖,双眼冒火。

却没想到就在这一瞬间,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艹!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人了!

黄大哥,你这大白天不开门看病,关门干啥?王二好奇的看着这紧闭的大门,他感觉这几天身体不舒服,准备来老黄这开两副药。

这可苦了老黄这好不容易要到嘴的肉就这样被打掉。

黄大爷,有人来了,这这怎么办啊?

陈月月对这个男女之事确实懵懵懂懂,但好歹也是知道廉耻的,如果被人看见她这幅模样,肯定是不行的。

月月没事,咱这是看病,不着急,穿好后出来就行了。

事已至此,老黄只好罢手,乘着陈月月起身的空档将裤子穿好,然后又是一副衣冠楚楚的模样。

陈月月点点头,红着脸将裤子穿好。

这有人来看病,这事儿是做不成了,老黄摸摸陈月月的脑袋,我们已经成功一半了,别担心,这件事我们都保密,下次你再来找大爷帮你。

好,我下次再来找你看病。陈月月感激的看着老黄,说完就往外面走去。

老黄将诊所的门打开,让王二进来。

我说这怎么回事呢,原来还有病人啊黄大哥。王二看见陈月月跟着老黄从里面走出来,也没多想,只以为老黄在给人看病呢。

是啊,小姑娘身体不舒服,我给看看。老黄说完还对着一旁的陈月月嘱咐道,回去注意安全。

陈月月点点头后就离开了诊所。

王二说了自己的症状之后,老黄熟练地将药包好递给王二,然后就打发他走了。

现在他可不想多看王二一眼,毕竟自己的好事都被这货给打断了。

等人走后他就开始准备做饭。

他这座诊所的房子就是以前居住两层小楼,虽然看上去有些老旧,可质量杠杠的。

因为他是大医院里出来的缘故,办事的人多少都得给他点面子。

所以对于他开设诊所的营业执照审批很快,基本上没有花多少钱,要是别人去申请的话,没有二三十万,诊所的执照是办不下来的。

有时候想到这,老黄心里突然觉得这几年的医生真没白干,方方面面的人都有可能用到,自己这个身份还真是帮了他大忙!

作为一个老光棍,老黄吃饭完之后,穿着他那一身白大褂,就坐在诊所门口惬意抽着烟。

真是舒坦啊!老黄抽着手里的香烟,眯着眼睛望着落下的夕阳忍不住感叹起来。

自己儿子在城里有房有车,而老黄多少年的工资再加上从大医院出来后也有一大笔钱拿到手,这在乡下办诊所的钱就一分没找儿子要,反倒因为得了人情还省下来一大笔。

俗话说手里有钱,心里不慌。

现在他房子有了,钱也有了,就差一个暖床的婆娘了。

老黄寻思着自己老伴也走了有段时间了,是该找一个女人一起给自己洗衣做饭,暖暖被窝了!

可惜陈月月那丫头就不错。老黄想起刚才陈月月雪白的身体,顿时忍不住心里一阵意动。

可他也知道自己和陈月月年龄相差太大,人家一个小姑娘,怎么会愿意陪着自己这个糟老头子过一辈子呢!

过几天,让刘媒婆帮忙问问吧。老黄抽完最后一口烟之后,扔掉手里的烟蒂,脑海里忍不住寻思起来。

毕竟他条件也不差,想要再找一个续弦应该挺容易的吧!

老黄,不好了,出大事了!这时候,一位比老黄年纪还小一些的中年男人神情匆忙跑过来,朝老黄喊道。

孔大胆,出什么事了?诊所里,老黄望着眼前神情急切的孔大胆开口问道。

孔大胆他们这个村的村长。

老黄所在这个村,位于南元省东怀乡,华明镇。

人口也不过上万,而且还分布在周围十里八乡。

在村里生活的人也不过才几百号人,加上年轻人受到外面世界的诱惑,大多数都选择外出打工。

所以留在村里的不是不是老弱妇孺,就是正在读书的孩子。

而因为人口的减少,所以镇政府都已经几次考虑将村子迁出大山,让村子和镇上并在一起,但这耗费的人力物力不说,对于一些住了一辈子的老人来说更是故土难离,要他们搬出去根本不可能!

所以就一直这么拖着了。

身为村长的孔大胆跑进诊所之后,一脸着急朝他喊道:老黄,你赶紧去王家看看吧!王家出事了。

王家出了什么事?老黄听见这话,立马从板凳上站起来,抓着孔大胆的手忍不住开口问道。

大家乡里乡亲的,左邻右舍,有什么事情自然要互相帮忙。

特别是老黄经过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之后,对于这些东西更为看重。

子欲养而亲不在!

虽然他现在生活变好了,可是一想起他逝去的父亲,老黄心里满是悲伤,自己在大医院刚站稳根脚的时候,自己的老父亲就没了,让打定主意想好好照顾他的老黄伤心了这么多年。

这也是为什么他不顾乡人们的闲言碎语,选择留下来的缘故。

还不是王家那婆娘,她今天早上进山采药的时候,一不小心从山上滚下来了。孔大胆喘着粗气,三言两语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和老黄说了一遍。

老黄听到这,抓起诊所里的医疗箱就跟着孔大胆朝王家跑去。

她伤得重不重?在路上,老黄紧张询问着王家婆娘的伤势。

因为孔大胆嘴里所说的王家婆娘今年都快六十岁了,这么大年纪的人从山上摔下来,不死也已经是万幸了。

情况有些不乐观啊!孔大胆说到这,一脸担心道:虽然她摔下来的时候被几颗杂木给拦住了,可右腿受伤严重,现在人都已经昏过去去了。

那我们赶紧走吧!听到这,老黄心里一紧,脚下忍不住加快了脚步。

因为留在家里的老人闲不住,所以都喜欢到周围山上挖取野生药材,然后卖给药贩子,换取一些盐巴钱。

这几天本来就已经下雨,山高路滑,她却还要上山,这不出事才怪。

村子本来也不大,不过就是几百米而已。

所以,当他们赶到王家的时候,王家门口聚集了不少人。

你们没事堵在门口干什么?看见门口被堵,孔大胆脸色有些难看,忍不住吼了起来。

孔大胆作为村里的村长,在村里多少有些威严和气势。

再加上大家看到他身后提着药箱,一脸着急的老黄,纷纷迈动脚步,自动给两人让出一条路,露出受伤的病人来。

黄叔,你给我婆婆看看,她还有没有救啊!老黄刚踏进院子,一位三十多岁的妇女立马冲过来给老黄跪下了。

她,就是王家的儿媳张翠芬。

张翠芬虽然穿着一身普通花布衣服,头发凌乱,可是老黄还是从她精致的五官发现,眼前的这个张翠芬是一个美女。

在她旁边的木板上,躺着一位六十来岁的年迈妇女。

她就是王家婆娘,钱氏。

俗话说岁月催人老,这钱氏以前也是一个美人胚子。

在老黄很小的时候,她就已经嫁到了这个村子。

可她年轻的时候丈夫死得早,因为担心改嫁之后儿子没人照顾,所以就留下王家照顾儿子。

只是她没有想到,自己含辛茹苦好不容易把儿子抚养长大,结果儿子王兵却在外出打工的时,从房顶坠落去世了。

只留下一个刚满月的儿子和新婚一年多妻子。

于是她当年发生的不幸生活,又落到儿媳张翠芬的身上。

你,你这是做什么,赶紧起来!张翠芬的突然下跪,顿时把老黄吓了一大跳,赶忙上前把她搀扶起来:你放心好了,我会尽力的,毕竟按照辈分我也要叫她一声老婶子呢!

因为王钱氏现在已经陷入昏迷,不省人事,所以张翠芬心里已经慌了神,根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而老黄的出现,让她心里燃起了一丝希望,毕竟老黄虽然已经退休了,可是医术在这周围十里八乡却是没得说的。

皮肤真心细腻啊!老黄虽然嘴里说得正气凛然,可刚才搀扶张翠芬起来的时候,他却发现张翠芬手臂上的肌肤细腻,触感十足。

心神慌乱的张翠芬自然不知道,老黄这时心里的根本不是救人,而是其他东西。

老黄来到王钱氏身边,望着躺在木板上的王钱氏,顿时忍不住眉头一皱,情况有些不容乐观啊!

只见铺着被褥的门板上的王钱氏,脸色苍白,右腿一道血红刺眼的伤口展现在他面前。

老黄望着这道血淋淋伤口,脸上忍不住深呼了一口气,上前抓着她的右手手腕,凝神诊断起来。

现场所有人看见老黄如此动作,纷纷屏气凝神望着他。

几分钟之后,在所有的人注视下,老黄放开握住王钱氏的手,紧张的眉宇间缓缓舒展开来。

翠芬啊,你放心好了,老婶子只是受伤晕过去了,暂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真的?张翠芬听见老黄的话,神情一阵激动。<<

人已赞赏
小说

小雪撑肿腿合不上/校花四肢被绑在床扒衣故事

2020-8-2 18:29:15

小说

牡丹花下轻轻探在线阅读_校花把手放在我裤子里

2020-8-2 18:29:3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