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军人高H征服了乡村农妇_打排子炮太大了好深

张圆圆脸色潮红,轻轻的点了点头。 关上门后张圆圆快步跑进卧室里,又把卧室门也关上,这才长舒口气彻底放松下来。 脱掉汗湿了的吊带裙,张圆圆只穿着丁字裤站在衣柜镜子前,手托着饱满的双峰打量镜中的自己,张圆圆没生过孩子,结婚三年身材不仅没有走形,反而更加曼妙。 丰硕的双峰,纤细的腰身,肥美的翘臀,圆润的大

张圆圆脸色潮红,轻轻的点了点头。

关上门后张圆圆快步跑进卧室里,又把卧室门也关上,这才长舒口气彻底放松下来。

脱掉汗湿了的吊带裙,张圆圆只穿着丁字裤站在衣柜镜子前,手托着饱满的双峰打量镜中的自己,张圆圆没生过孩子,结婚三年身材不仅没有走形,反而更加曼妙。

丰硕的双峰,纤细的腰身,肥美的翘臀,圆润的大腿张圆圆的身躯俨然一口宝箱,可她的老公却很少拿钥匙戳她。

我还年轻,没必要为他守活寡。

刘叔看起来不错,人品也还行,而且他好像挺喜欢我最主要的是,他那里真的好大,怎么那么大啊,真进来一定舒服死了

可是如果跟刘叔搞到一起,万一被人说闲话怎么办?

张圆圆心里矛盾极了,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头绪,干脆一头倒在席梦思上,什么也不去想,她一手伸进黏糊糊的丁字裤里,手指不停地动作着,另一手则在自己胸前抓揉,嘴里则嗯嗯啊啊的轻叫出声。

宽大的双人席梦思上,迷人的娇躯一次次颤抖,一团团纸巾落满了床头,张圆圆一双美目失神的看着天花板,她的眼睛逐渐迷离

吃过午饭,刘江等儿媳妇午睡之后就悄悄溜出门,上楼来到张圆圆家门口,左右看看,楼道里一个人影都没有,心虚的他这才摁响了张圆圆家的门铃。

随着门铃声响起,一阵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清脆响声从门内传来,厚厚的防盗门砰的一声打开,刘江看着屋里的张圆圆,眼睛一下子直了

张圆圆身穿红色长裙,右边雪白的肩膀露在空气中,半边胸脯也一起露出来。裙子腰身很窄,一条金黄色的腰带将张圆圆纤细的腰部束的只手可握。

长长的裙摆一边开叉,一直开到大腿根,刘江站着都能看到从开叉里露出来的白皙雪嫩的大腿。而大腿往下则是黑色的丝袜,以及那双精致的红色高跟鞋。

这幅打扮的张圆圆,看上去就像电视上联欢晚会的女主持人!

张圆圆的打扮漂亮而又喜气,就算用美艳迷人来形容都有点不够了。刘江看的眼珠子快要从眼眶里瞪出来,他哧溜一声吸了口口水,惹得张圆圆噗噗直笑。

刘叔,我好看吗?张圆圆转了个圈问。

刘江连连点头,一连说了几声好看,除了电视上,刘江哪还见过这么好看的女人,更不用说这个女人现在离他这么近,伸手就能抓到。

刘江的反应让张圆圆十分满意。结婚前还有男人追她,可婚后她走在大街上别说有男人追她了,就连盯着她看的男人满大街都找不出几个。

现在刘江一副快要被她迷死了的样子,张圆圆心里的得意劲就别提了。

不要站在门口了,刘叔,快进来。

张圆圆往楼道左右看看,确定没人之后一把抓住刘江的手,飞快的把他拉进屋

进屋之后张圆圆就挽着刘江的手十分亲昵的样子,她饱满的胸脯贴在刘江的胳膊上,柔软的感觉不禁让刘江心猿意马。

刘江低头看去,视线刚好从张圆圆衣服领口钻进去,把她胸前的美景全部收入眼底。张圆圆的胸十分好看,因为没生过孩子,张圆圆的前面一点都下垂的迹象都没有。

刘江眼里精光闪烁,尤其是中间挤出一条的深沟,这更让刘江的目光无法别开。刘江的手微微颤抖,要不是他极力忍耐,他也许已经憋不住伸手过去,抓住张圆圆的饱满狠狠揉捏。

张圆圆没穿小衣,她诱人的胸部此刻正随着她走动一起一伏,两团软肉都快挤破衣服跳出来了,薄薄的布料上那凸起的两点,更让刘江欲罢不能。

刘叔,梅梅睡了吗?

张圆圆笑嘻嘻的问,她有意无意的用胸脯摩擦刘江的胳膊,丰满的胸被她压的变了形,刘江的注意力现在全集中在张圆圆胸前,压根就没听清她说什么,不得已,张圆圆又问了一遍。

睡了睡了,她照顾我儿子累啊,这一到中午就犯困,我是等她睡着了之后才跑出来的,不然的话我还真走不开。刘江眼睛盯着张圆圆胸前那道深深的沟壑说。

啊,难道她还能管到你头上来?张圆圆感到奇怪,讲道理秦梅是做儿媳的不应该对自己的公公有这么大的威慑力啊,这老刘家的情况倒属反常了。

其实平时还好吧,就今天有点怪,像是有心事。刘江挠头心虚道。

他当然知道今天是因为什么事,本来没什么事他也不打算出门的,但谁叫这小张圆圆太诱人了!

儿媳妇还管到公公头上来了,真是逗啊!张圆圆银铃似的笑了起来。

嘿嘿!刘江被她这么一说只好尴尬的附和道。

刘江十分钟就修好了电路,但没有急着走,而是洗了把手坐在张圆圆家客厅沙发上抽烟。

张圆圆去厨房烧了壶开水给刘江泡茶,她特意在茶水里放了枸杞和点心一起端到客厅里来。

张圆圆对她老公都没这么关心过,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张圆圆老公一年到头不在家,她就算想体贴他也见不到他人。

喝口水吧,刘叔。

刘江一边道谢一边接过杯子,看着飘在茶水上的枸杞,刘江眼角微微有点湿润,刘江他老婆还活着的时候,茶水里也总会放几颗枸杞给他滋补一下。

想着这些,上午刘江从张圆圆身上找到的那丝熟系的感觉,此刻又从他心底冒了出来。

刘江这么一失神,茶水从杯口洒出来落在他膝盖、裤腿上。

刘叔你也太不小心了

张圆圆娇笑着用毛巾给刘江擦裤子上的茶水,而刘江则盯着张圆圆的手看。

张圆圆的手很纤细,皮肤十分滑嫩,一看就知道没干过粗活,另外,张圆圆不知道什么时候给指甲涂上了鲜红的指甲油,配着她这双纤纤玉手漂亮的过分。

刘江很纳闷,上午张圆圆手指甲上还没这东西呢。

刘叔,你瞅我手干什么呀!

张圆圆红了脸,口里嗔怪道。

刘江顿时感到窘迫,他连忙喝了一大口茶水掩饰尴尬。喝完茶刘江又打量起张圆圆的脸,之前他光顾着看张圆圆的屁股和黑丝美腿,现在这么一瞅眼才发现张圆圆不光换了身打扮,脸上还化了妆。

张圆圆涂了睫毛和眼影,这使得她眼睛比平时显得更大更水灵,她红红的脸颊上也扑了一层粉底,脸蛋粉嫩嫩的非常好看,至于她涂了口红之后红的像沾了血一样的嘴唇就更不用说了,刘江压抑着的火苗被她那烈焰红唇一下子从内心深处给勾了起来

圆圆你太美了,刘叔魂儿都快被你勾走了。

刘江忍不住发出一声感慨,张圆圆正在给刘江擦裤腿的手一僵,片刻之后才抬头笑道:刘叔你真会哄女人开心,你年轻时候一定迷倒了不少女孩子吧?

哪可能呢,我这长相根本就没人看得上,只有你嫂子把我当块宝可惜你嫂子她早早就走了,唉!

话音落下,刘江长长叹了口气。

刘江无意间吐出的话,把张圆圆的心弦拨动了。

张圆圆咬咬嘴唇,犹犹豫豫的问:刘叔那你现在,一个人寂寞吗?

刘江当即愣住了,而张圆圆的手却不知什么时候放到了刘江胯下,隔着工作服裤子贴在刘江那个地方上

刘江一个激灵,猛地抓住张圆圆的手。

刘江回头看向张圆圆,并紧紧捏着张圆圆的纤纤玉手,像是稍微松手张圆圆就会像风筝一样飞走似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刘江的呼吸逐渐变得粗重。

圆圆,你老公总是不在家,你寂寞吗?

刘江反问道。

张圆圆红霞满面,含羞点头。

刘叔我咱们去房间说吧?张圆圆的声音又轻又细,不仔细听根本就听不见。

刘江哪能不明白张圆圆的意思,对于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他心知肚明。

刘江立即起身,放下另一手的茶杯拉着张圆圆往她和她老公的卧室走去,张圆圆乖巧的跟在刘江后头,低着头一言不发,像极了刚结婚的小女人。

一进房间刘江就迅速把门关上,不等张圆圆说话,刘江便搂着她的腰把她抱起来,被刘江抱在半空的张圆圆把脸深深埋进刘江的胸膛,双眼闭得紧紧的一点也不敢睁开,只有那长长的睫毛在扑簌簌抖动。

怀中火热的娇躯令刘江的手颤抖起来,刘江深吸口气把张圆圆平放在床上,接着就急不可耐的俯身过去,重重压在张圆圆的身上。

这姗姗来迟的第二春,让刘江一颗激动的心难以抑制,刘江不知道现在这种兴奋的感觉和他刚结婚时候比有什么差别,但就算不如也肯定不会差的太远。

看着躺在自己身下的张圆圆一脸娇羞的模样,刘江再无法忍耐,他把嘴凑上去贴着张圆圆红艳艳的嘴唇吮吸起来,张圆圆则闭眼迎合,喉咙里发出轻柔的嗯嗯声。

张圆圆的双唇十分柔软,嘴里还带着一股子甜味,刘江就像品尝美味似的把张圆圆的红唇翻来覆去的舔弄,还用舌头撬开张圆圆的贝齿,伸进张圆圆的小嘴里搅动。

慢慢的,张圆圆的小舌被刘江从嘴巴里勾引出来,和刘江的舌头交缠在一起,两人口中的津液来回交换着,像是在品味彼此口里的味道。

张圆圆魂儿都快飞走了,舌尖上传来的酥麻令她的娇躯一阵阵的颤动,刘江粗重而又灼热的呼吸喷吐在她面颊上,更是激起了她按捺已久的热情。当刘江隔着衣服握住张圆圆的酥峰时,张圆圆便啊的轻叫起来,两条黑丝玉腿更是把刘江的腰紧紧缠住。

张圆圆泄身了,但刘江依旧吻着她,用舌头扫过她嘴里每一处地方,直到张圆圆开始翻白眼,刘江才离开张圆圆的嘴唇,好让呼吸急促的张圆圆缓一缓。

刘江坐起身来,伸手把张圆圆长长的裙子掀开一角,露出她穿着黑丝的双腿,刘江捏着丝袜拉了一下,紧贴着张圆圆大腿肉的丝袜被刘江拉的老长,他还是头一次见到张圆圆穿丝袜,张圆圆两条腿上绷得紧紧的黑丝看的他流口水,刘江在张圆圆的黑丝上来回抚摸,丝滑的手感令他心头发颤。

摸了一会儿,刘江凑嘴过去,舌头在张圆圆的丝袜上舔了起来,他抱着张圆圆的腿又亲又舔,怎么都舔不够,过了好长时间,刘江才一本满足的放下张圆圆的丝袜美腿,而张圆圆腿上的黑丝已经被刘江的口水弄得湿乎乎的。

圆圆,你的腿太好看了,电视里那些模特都比不上你。

刘叔你要是喜欢,以后我天天穿丝袜给你看、给你摸。

刘江手捧着张圆圆穿着高跟鞋的脚爱不释手的把玩,直到玩够了,他手才滑过张圆圆的小腿,再到圆润丰满的大腿,一直探到张圆圆遮挡在裙子下面的幽深之处。

刘江手拨开张圆圆已经湿透了的内裤,手伸了进去,弄得张圆圆发出声声轻叫。

圆圆,你都湿了。刘江调笑道。

还不是你害的,刘叔。张圆圆嘴上这么说,眼里却尽是媚意。

刘江干脆把张圆圆的裙子从下面整个掀开,张圆圆下半身便毫无遮挡的露在刘江眼前,张圆圆本能的双腿夹在一起,并用手捂住下体,她俏脸红通通的,羞涩又放荡的神情十分妩媚。

张圆圆勾人心魄的模样把刘江看得兴起,他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往张圆圆的深处探去,前前后后戳弄。

那个地方早已泥泞不堪,刘江手指一进去顿时挤出一股黏黏的液体,而张圆圆则不可抑制的发出声声轻叫,随着刘江手指进进出出嗯嗯啊啊的叫唤。

轻点刘叔我受不了

张圆圆身体颤抖着,胸前的饱满也抖个不停,她左胸已经从衣服下面露出来,凸起的地方比平时大了整整一圈。

这对饱满真得劲,刘江低头含住使劲的吸,像是要把奶水吸出来一样。

嗯嗯啊慢点啊刘叔

刘江上下齐动,水声不断响起,把洁白的床单弄湿了一大片。

张圆圆的丝袜也湿淋淋的,黑色的小内内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刘江的手指连着动作了两百多下,终于把她又一次送上高峰。

张圆圆白净的屁股高高抬起,娇躯也跟着剧烈颤抖,嘴里发出的呼喊也变得高亢,刘江猛地抽手,张圆圆也终于达到了一次高潮

圆圆,好多的水啊。

张圆圆躺在床上,只顾着喘息的她哪还有功夫开口说话。

琢磨着时候差不多了,刘江抓住裤腰往下一拽,刚歇口气的张圆圆看到刘江的那个地方,立即被吓了一跳。

这也太大了,好吓人啊!这进得来吗?我老公那玩意连刘叔一半都比不上,刘叔吃什么了长这么大!这家伙要是进来,不得要人命啊!

张圆圆心里害怕极了,但同时又十分期待。

而刘江已经把张圆圆的双腿分开,对准位置跪在她腿间。

刘江这十多年没享受到的快乐终于又要出现了,只见他腰身往前移,在她早就湿透了的位置做足充分的润滑,之后开始缓缓推进

张圆圆顿时感到一股子饱胀的感觉从下体传来,同时又夹杂着强烈的快感,一瞬间眼前发黑,一口气憋在胸口怎么也呼不出来。

啊轻点,刘叔,你那里太大了慢慢来不然会出事的啊!

张圆圆连忙喊道,她满头大汗,明显受不了刘江这根大家伙。

刘江笑着点头,却不打算给张圆圆喘息的机会,反而更用力往前顶,眼看着就要完全挤入张圆圆的体内

可就在这时,一阵响亮的敲门声忽然响起,随之传来的还有一个稍显尖细的男人嗓音:圆圆,我回来了,快开门

这分明是张圆圆老公的声音!

刘江脸色剧变,张圆圆也是一样,两人对视了一眼便匆匆下床。刘江手忙脚乱的穿衣服,神色慌张的说:你老公不是出差去了吗,怎么现在回来了!

我也不知道啊!张圆圆六神无主的说道。

敲门声还在响,刘江穿好衣服之后站在原地发愣,不知道接下来该干嘛,还好张圆圆反应快,她用被子把一片狼藉的床单盖起来,然后便连拉带推把刘江弄到了阳台上。

刘叔你先在这里躲一会儿,我找个借口那个死鬼骗走。

好,那你快点!

见刘江在阳台上躲好,张圆圆飞快的关上落地窗并把窗帘拉上,这才去给她老公开门。

张圆圆家阳台下面就是老刘家阳台,高度差只有两米多一点点。刘江趴在护栏上往下看,思量了好久终于翻到护栏外面小心翼翼的往下爬,多亏刘江平时帮别人修水管经常爬上爬下,这才能没出一点事故爬到自家阳台上。

刘江哆哆嗦嗦的翻窗户进了屋里,窗户都还没关,裹着浴巾的秦梅就推门冲了进来。

爸,原来是你啊,你从哪回来的?

秦梅看着站在窗前的刘江问道,刘江尴尬极了,没有回答儿媳妇的问题,刘江反问她:梅梅,你怎么穿成这样?

我刚洗澡呢,听见你屋里有响动还以为有小偷呢,就过来看看。

别说了快去穿衣服,感冒了怎么办!

刘江把秦梅轰走,这才摸了根烟坐到床沿上,刘江拿着打火机的手哆嗦个不停,点了几次都没把烟点着。

这可怎么办啊?不知道圆圆老公会不会发现我和圆圆那档子事?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

想起在张圆圆卧室里,自己和她还没做到最后一步,刘江把心一横,到时候干脆抵赖算了,反正咱也没污了人家清白!

可刘江忽然记起自己修水管的家当还在张圆圆家洗手间里搁着,他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天黑了,儿媳妇做了一桌子菜,可惜刘江根本没心思吃,手里端着碗,刘江心里想的全是张圆圆和她老公,半天了也没动一下筷子。

爸,你快吃啊,一会儿菜就凉了。

秦梅催促道,刘江抬头朝她笑了笑,可他笑的比哭还难看。

爸,你是不是和圆圆姐吵架了?

秦梅又问,刘江摇头说没啥事。

爸,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有啥事你可一定要跟我说啊!

秦梅鼓着腮帮子,气鼓鼓的说。

她觉得公爹和楼上那个张圆圆一定有事,一想到这,她心里就不高兴!

而刘江闻言,多打量了眼秦梅,她今晚穿的是一件白色的连衣裙,这裙子是刘江去年和她一起去买的,当时穿着刚刚好,但现在却明显有点小了,别的地方倒没什么,就是胸口鼓鼓囊囊,儿媳妇的胸就像硬塞进衣服里似的。

这有点不科学啊,儿媳妇都这么大了怎么这前面还会长,话说这妮子不会是二次发育了吧,去年那里还很正常的,怎么一转眼就长这么大了?

看着儿媳妇的胸前的饱满,刘江下面涨的难受。

他又想起了今天早上和儿媳妇发生的事,就差一点,他就能和她彻底在一起了,可惜啊

刘江想到这,就不由自主的想要接着早上未完成的事情做下去,眼神盯着秦梅也越来越火热

爸,你咋了,干嘛这么看着我?

秦梅被他盯得有些发毛,但心中对这种事却是既害怕又期待。

幸好这时刘江的手机震了一下,他连忙转移了视线,把筷子也放下,掏出手机刚看了一眼额头就布满了汗珠。

张圆圆这骚货发了张三点照,照片上的她只穿着内衣,薄薄的文胸遮不住她雪白的柔软,细绳一样的小裤裤挡不住她腿间那片风光,张圆圆一手抓在胸上,脸上的娇媚像是在叙说她的空虚。

刘江还没来得及把手机装兜里,张圆圆又给他发了条短信:李叔,我老公不在,快过来拿你的东西

楼道里灯是坏的,黑漆漆的一点光线都没有。

刘江站在张圆圆家门口,小心翼翼的按下门铃,门一打开,一阵刚洗完澡特有的洗发水的香风便扑面而来,张圆圆摸黑扑进刘江怀里,双臂紧紧抱住刘江。

刘叔,你怎么才来!张圆圆责怪的说。

看到那张照片之后刘江以为张圆圆一定穿着三点等他,可现在刘江摸摸张圆圆身上,裹住张圆圆娇躯的浴袍不禁使他感到失望。

建林呢?

刘江问,张圆圆老公就叫胡建林。

他和朋友喝酒去了,不到半夜不会回来。

张圆圆把刘江拉进屋后就把门锁上,刘江有些急不可耐,从后面一把抱住张圆圆,搂着张圆圆丰腴的身体,刘江生着茧子的大手抓着她饱满的胸部使劲揉捏,张圆圆也不拒绝,她背靠着刘江享受起来,一边扭腰用屁股在刘江裤裆上摩擦一边发出轻轻的哼叫。

刘江一手沿着张圆圆的腰肢摸下去,一路来到大腿,终于把手探进浴袍伸到了张圆圆两腿中间,张圆圆竟然没穿内衣,刘江很快就摸到了一手湿润

别这么急啊李叔,你先去洗澡,时间有的是

张圆圆喘着气说,被刘江摸了一阵子她身体已经有反应了。

看着张圆圆布满红晕的脸蛋,刘江咽了咽口水,脸凑过去含着张圆圆的嘴唇亲吻起来,张圆圆在刘江怀中转过身,面朝着刘江激烈的和他拥吻,过了几分钟,两人交叠在一起的嘴唇才终于分开。

人已赞赏
小说

面试H文虐乳虐臀调教女性奴_男男性奴文污到女生下面滴水

2020-8-2 18:29:00

小说

小雪撑肿腿合不上/校花四肢被绑在床扒衣故事

2020-8-2 18:29:1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