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剥开花蒂/下面好紧奶好大p

他喜欢玩花样,经常怂恿我,可我觉得那样不好,总拒绝他,只喜欢与他中规中矩地躺在床上。慢慢地他就对我失去兴趣,后来为了升职干脆调到了S市,一个月两个月都不回来一次。 今夜我好想他,想他能够拥有我,满足我想要的。 我忍不住给他发送微信视频,响了半天他不接,只好打他电话,连续打了几次,才通了。 &ldqu

他喜欢玩花样,经常怂恿我,可我觉得那样不好,总拒绝他,只喜欢与他中规中矩地躺在床上。慢慢地他就对我失去兴趣,后来为了升职干脆调到了S市,一个月两个月都不回来一次。

今夜我好想他,想他能够拥有我,满足我想要的。

我忍不住给他发送微信视频,响了半天他不接,只好打他电话,连续打了几次,才通了。

怎么了老婆?电话那头响起他低沉的声音。

老公我想你了,那个教练我一只手拿着电话,忍不住想象着老公在我身边躺着。

嗯,你好好学车,我加班了,过几天放假回来!

老公我话还没说完,他就挂了!

我心底的欲望顿时更盛了,想到胥教练对我的侵犯,再想到地铁上的那一幕

啊我轻声低喘着

第二天下班,同事兼闺蜜黄婷婷拉我一起下楼。

这是市中心的写字楼,下班时间电梯很挤,我习惯性站在最后,免得被人挤到,而黄婷婷则总是喜欢站在最中间。

看着她穿着职业白衬衫和黑短裙被人夹在中间,一会儿挤过来,一会儿挤过去,那胸前的丰满几乎要被几个西装男挤得变形,我还看到有几个人的手一直都借着公文包的阻挡放在她的臀部,时不时捏抚摸一下,黄婷婷面上带着笑,也不拒绝,我莫名就想到了地铁上的事情,没想到电梯上也有

我走着神,有人挤到我面前,不小心蹭到我的胸部,酥麻的感觉像触电一样,我吓了一跳。

连忙退后避开他,那人回头看了我一眼,红着脸小声地说对不起,,我随意瞟了他一眼,是个很清秀的男生,看着青涩,想着也不是故意的,便没有计较!

黄婷婷与我一起吃了饭后,说她心情不好,看我情绪也不高,便带我去放松放松。

外面天色黑沉沉的,我想着一个人回去也是孤枕难眠,还不如陪她玩玩儿。

她把我带到了一家叫雅典娜的SPA会所。

在包厢里等技师的时候,我问她今天怎么不去约会,有空找我玩儿。

黄婷婷红唇一嘟:约个毛线,昨天刚分手,老娘失恋了!

加上这次,她失恋过十几二十次了!

她以前谈过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临到要结婚,结果男朋友出轨她室友,她当即立断分手,从此以后只恋爱不结婚。换男友的频率一个月、三个月一次。

我也不劝她,她反正很快就会有新男朋友了。

黄婷婷笑了一下突然半眯着眼睛问我车学得怎么样呢?

我一下子想到了胥教练,那个流氓,于是摇头:不怎么样,他他不是人!

我历数他对我的不轨行为,黄婷婷却笑了:哦,他呀,他挺不错的!

我一愣,黄婷婷却说她去年学车也是他,两个人上第二次课就在一起了。

听着她夸张地描述着与胥教练的那些疯狂,我就像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觉得有一点恶心却又莫名有一丝遗憾,当初如果我没有挣扎,没有被打断,那种感觉

黄婷婷怂恿我:有空你试试,反正你老公不在家,一去那么久,没那个才怪!

我心底的羞耻心让我打住了念想,让她找关系帮我换一个女教练:在没有确定我老公出轨前,我不能背叛他!

黄婷婷笑了,包厢里的灯光突然调淡,照着人朦胧迷离,门打开,进来两个高高瘦瘦穿着白衬衫的年轻男子,其中一个长相俊美地熟练地走向黄婷婷,扶着她躺到了按摩床上。

黄婷婷朝另一个男人小声道:这是我姐们,第一次来,好好招呼着,弄不好不给小费啊!

黄婷婷说着闭上了眼睛,我看那男子动作熟稔地在她身上摸来摸去,身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以前只试过女技师,可这次黄婷婷却非要怂恿我点男技师,我瞧着面前那人清秀的眉眼,青涩的面孔,觉得很是眼熟,脑中一热,脱口而出:是你!

面前这个自称八号的人就是之前在电梯里撞我的男人。

他毫不介意我认出了他,笑笑伸手过来扶我,我不习惯这样,连忙摇头说只洗脚不按摩!

他低着头的眉间闪过一抹失望,我有些于心不忍,决定待会儿还是给他与婷婷一样多的小费。

暗淡的光影,舒缓的音乐,好闻的香味,脚上温暖的水温,让我情不自禁放松起来,闭上眼享受着八号长长的手指在我手臂上柔软的抚触,我拦了一下说不按摩。

八号低声道:洗脚也要按头按手脚!

我以前也洗过脚,的确是这样,不好再拒绝,便绷着身子让他按。

说不清他的技术好不好,但是我却觉得很舒服。

他握住我的手指,轻轻抖了一下,

一根一根地绞着我的手指,那触感很软很硬,我心头一阵火热。

顿时口干舌燥,恍神间,他已经捏完了手指,坐在我身边替我按起小腿来,一点一点地沿着我的丝袜按上去,直到大腿根,我的心跳渐渐加快,呼吸急促起来。

也不知他是有意还是无意,手指总会时不时摸到我短裙下面的裤子,我感受到了那里好像有点不一样的感觉。

我红着脸,耳朵突然一热,却是他低头附在我的耳边温柔地问我:怎么了?是不是我按的不好?

他的手指停在那里,我莫名地想要继续,连忙哽着嗓子摇头,说不要按腿了。

他有些意外,却还是顺从地站到我身后,替我捏肩,他的手指真的很长,放在肩上的时候,时不时地点到我的胸部,我的呼吸急促,微微抬眸看到他唇角的笑意,知道他是故意的,连忙按住他的手:不用了,不用按了!

他干燥温热的手半伸进我衣服里,指了指离我不远的黄婷婷,不知什么时候起,那女人竟然脱得只剩下了三点式,两人正在互相撩拨,我的脸红到了耳朵根,暗骂黄婷婷,死丫头,竟然带我来牛郎店。

我的心跳很快,可我不能沉沦,不能让欲火将我打败。

我推开他,自己擦了脚,借口要上洗手间,跑了。

只是跑上走廊我才想起,刚刚包厢的门居然是虚掩着的,我的心一凉,想到刚刚那双手在我大腿上的动作,心里一下子凉了

许雅,好巧呀!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胥教练抱着双肘勾着眼睛邪邪地看着我,手上的手机亮着光。

我不想理他掉头就走,他却突然冲过来一把搂住我的腰,将我往洗手间里拖。

我用力掰他的手:你干什么,你放开我!

胥教练把我抱了个满怀挤进格子间,把门堵了,一边拿嘴拱我脖子,一边笑着打开手机给我看。

里面的我身着性感V领连衣短裙半瞌着眼睛躺着,八号轻轻抚摸着我的腿,手指灵活勾到我的小裤裤里

我吓了一跳,后背冷汗涔涔:你你偷拍我?

哈哈哈,许雅,都录视频了,你还装,看你整天端着像个贞洁烈妇,转头就跑到牛郎店里来,那么想要找我呀,何必花这冤枉钱?他边说边用嘴拱我的脸。

唔,不要,我不是来找牛郎的!我拧着身子躲开他的狼吻。

他不高兴威胁:到这里了还想骗我?信不信我点发送,放到网上去让大家都来看看你这的真面目!

啊我摊在墙上一动也不敢动!

他得意地笑了,伸手穿过我的腰抚摸着我的胸部,还吭哧吭哧地含住我的耳朵。

啊我耳垂上,大腿上,还有胸前受到他强势的攻击,身子也莫名软了。

他伸手勾了一把,俊朗的面孔嘿嘿一笑,捏紧我的下巴轻声道:想要吗,叫声胥哥哥!那手已经伸进我的短裙里。

啊我受到了一阵强烈的刺激,情不自禁地叫出声。

叫得真好听,可惜这里是公共厕所!他扳过我的脸堵住我的嘴,不让那些让人颤抖的声音露出来。

我长吸一口气,用力咬住他的手,哭着求他:不要,放过我,不要啊

我吓得用力夹住双腿,不让他得逞。

他坐到马桶上,扛起我的一条腿,让我的隐私完全暴露在了他面前。

我大哭心慌地等待着

突然听到隔间在唤我:许雅姐,是你吗?我是八号!婷婷姐要走了,让我来叫你!

我唔我刚喊,就被胥教练捂住了,我哀求地看他,他指了指他凉薄的嘴唇,我闭上眼睛无比羞愤的亲了一口。

我推开门差点撞到八号身上。

我门关得快,他没看到躲在里面的胥教练,但从我身上的痕迹却看出了什么,他什么都没说将我扶回包厢。

黄婷婷与六号不在床上,我正要找他们,却听到卫生间里发出难以描述的声音。

我脸臊得通红,满眼不自在地盯着八号。

他反锁了门,一步一步走近我,用眼神询问我有没有别的需求。

我吓得缩到墙边,连忙给他签了小费单,让他出去!

我随即拎了包想回家,一打开门便看到胥教练在走廊尽头抽烟,昏暗的灯下,看到是我,指了指他的裤裆,我吓得立刻关紧门,不敢再动!

而此时卫生间里的动静越来越大。

啊漫长的喘息像断了气一样久久地萦绕在我的脑子里,激得我的身体软得发虚,记不清楚是怎么回到家的。

关了灯,好不容易调整好睡眠,却突然听到微信有消息。

点开,是胥教练发来的,我看得心头一颤:听说你想换教练?

是,我不想跟着你学,你个禽兽!我把今天受的委屈全都发泄在这句话里了。

许雅,你摸着你的良心说,你不想要吗,我就不信,你一个人躺在床上不会想那事儿,我这是在帮你,你懂吗!

他说着就把我在牛郎店的视频弹了过来。

我再次重温了八号那销魂的按摩手法,光是看,那里便有了感觉!

啊胥教练是个魔鬼,他用视频威胁我不准我换教练,我不敢拒绝,我丢不起这个脸!

想想他说的话,偏偏还说对了,我的确想要,疯狂地想要!

我毕竟是个正常的女人,有正常的需求,只是我那名义上老公却不能给我,不能满足我

我一夜没睡,顶着黑眼圈去上班,在电梯里我又看到了八号,他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夹着公文包,跟我一样像个真正的白领,可谁知道披着夜晚的面纱,他在外面兼职做牛郎。

大概是我去逛了牛郎店的原因,他并不介意我知道他的身份,还对我点头微笑。

从他身上还有黄婷婷身上,我知道了一个人原来是可以有两副面孔,并且他们还可以十分自如的切换——表面端庄严肃,背地放荡不羁。

感受到这些后,我心里对快要被征服的自己说看开一点,其实他们也活得很好,反而是我这种将自己死死压抑住的人才过得不好!

又到周末练车的时间,经历过两次被教练欺负的事情,我哪敢去,只能缩在家里刷剧看小说打发时间。

可到了下午,我收到胥教练发来的消息:今天阳光灿烂,最适合练车还有做点别的事!

我不想去!我回他。

我在楼下,限你在十分钟之内下来,穿那天那件短裙,否则他附送了一个阴险的表情。

想到那天他拍的视频,我头都要炸了,生怕他真的上传到网上去,我的工作,我的生活,我的一切就全毁了!

我忍着屈辱换上衣服出现在那辆白色的捷达车前,胥教练得意地伸手摸了一个我,朝我吹了个口哨。

人已赞赏
小说

超污的小说的节选/白丝双马尾被疯狂输出

2020-8-2 18:27:15

小说

家公在沙发要了我_束缚憋尿穿乳胶紧身衣

2020-8-2 18:27:2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