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污的小说的节选/白丝双马尾被疯狂输出

我连和她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儿媳妇这样子对我,让我很心寒,但,我不怪她,一切都是我的错,那晚,我不该轻薄她。 日子还在继续,一连几天的时间过去了,儿媳妇的妹妹李岚突然搬家,李岚是儿子的小姨子,比儿媳妇小五岁,今年刚刚大学毕业,在一家外企做实习生,由于工作搬迁,李岚需要重新租一套房子,儿子在外出差,家

我连和她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儿媳妇这样子对我,让我很心寒,但,我不怪她,一切都是我的错,那晚,我不该轻薄她。

日子还在继续,一连几天的时间过去了,儿媳妇的妹妹李岚突然搬家,李岚是儿子的小姨子,比儿媳妇小五岁,今年刚刚大学毕业,在一家外企做实习生,由于工作搬迁,李岚需要重新租一套房子,儿子在外出差,家里没有什么人,儿媳妇便喊上我,去给她妹妹搬东西。

我开上了家里的东风面包车,带上了儿媳妇,直奔了她妹妹的出租房。

王叔好。

第一次见她妹妹,我就被惊艳了,儿媳妇的妹妹和她同样漂亮,她们都是水灵灵的大美人,儿媳妇的妹妹个头一米七,穿了一件白色的小短裙,露出两条细长的美腿,看起来楚楚动人。

第一次和我见面,李岚对我微笑着打了一个招呼,我被她的美貌所惊艳了,一时间竟然看走了神。

王叔,我脸上很脏吗?李岚不好意思的问道。

没,咱们赶紧搬家吧。害怕被李岚看出来了我的窘迫,我赶紧转移了话题。

那行,王叔,今天谢谢你了。

李岚是个很懂礼貌的女孩,她对我弯腰鞠了一个躬,她弯腰的瞬间,胸口露出了一抹迷人的雪白,李岚的玉胸比儿媳妇要小一号,但,同样美的令人窒息。

我看了一眼她的美胸,顿时一阵心跳加速。

儿媳妇已经在旁边帮忙收拾东西了,我也跟着收拾了起来。

女孩子的东西都是比较多的,李岚同样如此,她的衣服,小饰品,毛绒玩具数不胜,整个房间杂乱不堪。

给她收拾东西的时候,我突然在沙发底下有了新的发现,我意外捡到了一个黑色的丁字裤,蕾丝做成的丁字裤,上面绣满了精致的花纹,在丁字裤的三角地带,有一抹白渍,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异香。

啊!

李岚发现我在拿着她的内裤,立刻花容失色。

她一声尖叫,赶紧把内裤从我的手里抢了过去。

不好意思,忘了洗了!

李岚俊俏的脸蛋害羞的通红,她把内裤急忙藏在了身后。

可以理解。我笑了一下,继续低着头,帮忙收拾东西了。

忙活了一上午,李岚的东西都塞进了车内。

儿媳妇坐在了车后排,李岚坐在副驾驶,我开着车,朝她新租的房子驶去,结果来到了楼下,房东在外面做事,一时半会回不来,我们只好在车内耐心等待。

天气炎热,坐在车内,不一会儿,就困意来袭,儿媳妇和李岚都不知不觉睡着了。

车内的温度不断上升,不一会儿的时间,李岚和儿媳妇就香汗淋漓了。

李岚岔开了两条玉腿,她的小短裙翘了起来,她雪白的蜜臀,清晰可见。

我坐在驾驶位上,顿时一阵口干舌燥,扭头看了一眼,后排儿媳妇已经睡的很香了,我忍不住把她和李岚对比了起来,她们姐妹俩长得很像,只是因为年龄的原因,儿媳妇显得更加成熟,她身上也多了一种女人特有的韵味。

李岚的美胸要比儿媳妇小一号,屁股也比儿媳妇要小一点点,除此之外,她们姐妹俩真的没太大区别。

我突然有了一个邪恶的念头,我好想她们姐妹俩一起给拿下

我摸了一下裤裆里已经勃起的黑家伙,心里一阵浮想联翩,能把她们这么漂亮的一对姐妹花给双飞了,我老汉此生无憾!

儿媳妇和李岚睡的越来越香,在睡梦中,李岚的娇躯失去平衡,噗通一声倒在了我的怀里。

我抱住了美人的玉体,一股异常舒服的柔软,从李岚的玉体上不断传来,没想到儿媳妇妹妹的身子这么软,我心里暗暗惊叹。

倒在我怀里后,李岚依旧没有苏醒,她们年轻人都喜欢熬夜。

昨晚,李岚疯玩了大半夜,现在她睡的很香,一时半会根本醒不来。

我抱着她,不由得胆子慢慢大了起来,我的手悄悄的伸进了她的小短裙内,在她的蜜臀上摸了一把,李岚的蜜臀没有儿媳妇的大,但,手感同样非常的棒。

因为年轻,她蜜臀上的肌肤更加紧致,摸起来滑滑的,很舒服。

睡梦中,李岚突然冷哼了一下,我以为她醒了,吓得赶紧收回了手。

结果,哼了一声后,李岚仍旧紧闭着双眼,我放心了下来。

我的手再次伸进了她的裙底,对着她的蜜臀抚摸了起来,不一会儿,我的手就摸到了她蜜臀中间的缝隙里,她那条小缝,隔着一层薄薄的丁字裤,摸起来软软的,我用手指头在小缝中间轻轻的划动了几下。

李岚的口中突然发出几声娇喘,睡梦中,她的脸色也变得愈加潮红,我小心翼翼的,用指尖在她的小缝中间,继续划动来回划了几下后。

突然,李岚的玉体抽搐了一下,一股淡淡的蜜汁,从她的小缝里流了出来,李岚发情了。

我暗暗一喜,好敏感的女孩,才被我摸了这么几下,就受不了。

我正准备更进一步的时候,突然,李岚的手机响了,吓得我赶紧把手抽了回来。

喂,您已经回来了,好的,我马上过去

电话是房东打来的,李岚接通了电话,得知房东已经回来了。

挂掉电话后,她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在我的怀里趴着,立刻一阵害羞。

抱歉啊,王叔,影响你休息了吧李岚有些神情慌张的从我怀里坐了起来。

没事的,我反正也没有睡午觉的习惯我憨厚一笑,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姐姐,房东回来了李岚摇醒了后排的儿媳妇。我们开始一起帮忙搬东西了,李岚租的房子在6楼,再加上是老式的筒子楼,根本没有电梯,我们帮她搬完东西,都快累死了。

王叔,姐姐,我请你们吃饭吧!

一直忙到现在,我们都没有吃东西,再加上搬家这么累,李岚主动请我们吃饭。

妹妹,咱们去哪儿吃饭呢?儿媳妇笑着问道。

去红磨坊吧,请你们吃西餐李岚想了一下道。

哪儿太贵了吧!红磨坊吃一顿饭随随便便几百块,儿媳妇有些不舍得。

好不容易请你和王叔吃一次饭,我不能小气了啊!李岚大方的道。

我先去洗个澡!忙活了大半天,出了一身的汗,儿媳妇准备先洗个澡,再去吃饭。

我也去!儿媳妇钻进浴室后,李岚也跟了进去。

臭丫头,你跟进来干嘛啊,这里面只有一个喷头!浴室门很快紧紧的关上了,里面传来了儿媳妇埋怨的声音。

怕什么啊,咱们从小到大不都是用一个喷头洗澡吗?李岚不以为然的说着。

真是拿你没办法儿媳妇叹了一口气。

接着,浴室内就传出来了哗啦啦的流水声,还伴随着一股沐浴露的香味。浴室是老式玻璃门,隔着玻璃门,我可以清晰的看到,儿媳妇和李岚两个玉体的轮廓。儿媳妇和李岚都是人间极品,她们的身材横看成岭侧成峰,上身的两对玉胸大小略有不同,但都美的让人垂涎三尺。

姐姐,你的怎么变大了浴室内,李岚突然发现,儿媳妇的美胸,比以前大了不少,她好奇的摸了一把。

臭丫头,敢摸我,看我怎么收拾你儿媳妇顿时生气了。

她嬉笑着,朝李岚的咯吱窝挠了过去。

哎呀,姐姐,痒死了,不要啊

臭丫头,看你还敢不敢摸我

姐姐,谁让你的胸变这么大啊,人家摸一下还不行啊

浴室内,儿媳妇和李岚不停的嬉闹。老汉我在门外家伙都变硬了。隔着玻璃门,看着她们若隐若现的玉体,我浮想联翩。我很想冲进去,把这里面的两尊美玉全都给享受了。犹豫许久,我还是忍住了。我的家伙越来越硬,最后,裤子都快撑爆了。

无奈之下,我只好把拉链给拉开了,硕大的黑家伙立刻露了出来。黑家伙吐着芯子,对着浴室内的两个玉体,兴奋的左摇右晃,连我都有些控制不住它了。我捏着黑家伙,正在发愁该怎么让它冷静下来的时候,意外在阳台上发现了儿媳妇和李岚脱下来的内衣。洗澡之前,她们把衣服丢在了阳台上。

我如获至宝,拿起来了她们的内衣,找了一个无人的角落,把她们的内衣套在了黑家伙上,轻轻晃动了起来。儿媳妇的内衣和李岚的内衣同时套在我的身上,我就像是同时得到了她们两姐妹的玉体一样,内心兴奋无比,我轻轻的用她们柔软的内衣摩擦了起来。

几分钟后,在一阵阵炙热的冲击中,我终于喷发了出来,儿媳妇的内衣和李岚的内衣都被喷上了一大片白花花的粘液,这些粘液就像是射在她们的娇躯上一样。得到满足后,害怕被发现了,我干净用纸巾擦了一下。

接着,我又把内衣放回了原位。过了一会儿,儿媳妇和李岚就从浴室出来了。她们没有发现,我对她们的内衣动了手脚。王叔,走吧!李岚和儿媳妇去卧室换了一身衣服后,两人又走了出来,李岚对我笑着招呼道。

我点了点头,便跟着她们一起朝门外走去。坐上了面包车,我载着她们朝红磨坊驶去,红磨坊是全市最大的西餐厅,价格昂贵,李岚今天请我和儿媳妇吃饭,确实下了血本的。面包车停在了红磨坊门口,我带着儿媳妇和李岚下了车。

我们刚刚走进餐厅就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我一个年过五十的老头,带着两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很多人都想歪了,以为她们俩是我包养的小三。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我们开始点东西了。

妹妹,不要点这么多东西了,多贵啊儿媳妇不停的劝说道。

好不容易请你和王叔吃一次饭,一定要吃开心了才行李岚坚持道。

通过点菜,我能感觉的出来李岚是个热情大方的姑娘

虽然是姐妹,但是,儿媳妇更加温柔,更加细心,她们姐妹俩的性格差距挺大的。饭吃到一半,突然间,有一个身上纹着刺青的壮汉来找儿媳妇和李岚要联系方式。儿媳妇和李岚不愿意给他,双方的矛盾越来越大,壮汉一幅气势汹汹的样子,他抓住了李岚的玉臂,死活不松手,李岚不管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给我松开手!关键时刻,我站了起来,一声怒喊。

老头,你谁啊?别多管闲事,想挨揍呢吧?壮汉看了我一眼,眼神中充满了轻蔑。

哼!我数三声,给我松手,不然别怪我不客气!我冷冰冰的道。

你数吧,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壮汉不以为然的道。

一,二,三!数完了三声后,我就毫不犹豫的动手了。

我抓住了壮汉的胳膊,用力一掰!啊!大爷,快松手啊,要断了,断了啊!壮汉歇斯底里的惨叫了起来。

还要不要联系方式了?我笑着问道。

不要了!大爷,你快松手啊,胳膊真的要断了!壮汉连连求饶。

这还差不多,给我滚!我暴喝一声,松开了手。

壮汉屁滚尿流的逃掉了。

王叔,您真厉害,年龄这么大了,对付小混混还手到擒来!李岚有些崇拜的道。

呵呵,现在不比当年了,要是当年,对付这种小混混,小流氓的,我一个人打六个不费吹灰之力!我笑着道。

王叔,我敬您一杯!李岚笑着举起了酒杯。

开车不喝酒我委婉的拒绝道。

那就喝杯饮料!李岚笑着,把她喝到一半的果汁递了过来。

李岚对我崇拜有加,儿媳妇对我也赞不绝口。

女人嘛,天生崇拜强者!我能把找麻烦的小混混给赶走,一下赢得了她们姐妹俩的尊敬。

吃过饭之后时间已经很晚了,我把李岚送回了家,然后,开着车带着儿媳妇离开了。

不过,离开前,我加了李岚的微信。

李岚对我这个王叔,印象非常好,主动要了我的联系方式。

回家后,生活再次陷入了平静之中,儿媳妇依旧每天上班,下班。

儿子出差的日期再次后退了好多天,儿媳妇对他有些不满。

但儿媳妇是个通情达理的女人,她知道儿子的事业正在关键的时候,她身为贤内助,必须支持丈夫的事业。

又过了几天,突然下了一场小雨,气候变得凉爽了不少,儿媳妇又穿上了她心爱的紧身牛仔裤。

她每天上班,下班的时候,她丰满的玉臀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每次都把我看得心猿意马。

一天儿媳妇很晚才下班回来。

回家后,她脸色有些难受的回到了卧室。

人已赞赏
小说

校花粉嫩的奶头の把腿分得很开很大

2020-8-2 18:27:10

小说

手指剥开花蒂/下面好紧奶好大p

2020-8-2 18:27:2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