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撞开花口h|被邻居老头揉捏我奶头好爽

那只白皙温润的小手,在牛壮身下不停地急促拨弄着。 不单单是为了给牛壮‘解除惩罚’,更是为了释放自己内心中对情欲的好奇与渴望 两人在炕上折腾了大半个小时后,终于临近了落幕。 这个时候的沈芳芳,额头香汗淋漓,发丝黏粘在上面,双眸荡漾着春情。 她真的

那只白皙温润的小手,在牛壮身下不停地急促拨弄着。

不单单是为了给牛壮‘解除惩罚’,更是为了释放自己内心中对情欲的好奇与渴望

两人在炕上折腾了大半个小时后,终于临近了落幕。

这个时候的沈芳芳,额头香汗淋漓,发丝黏粘在上面,双眸荡漾着春情。

她真的感觉自己快要不行了,全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空了一样。

身子前面更是火辣辣的,又痛又舒服,而且好像都快被牛壮给玩儿的肿胀了。

所以她展开了更加激烈的报复,在娇息急促中,她那只小手抚弄的更快速了。

终于,在感觉到身前几乎被抓爆的时候,沈芳芳看到牛壮也瞪大了眼睛。

芳芳,我好像要吐了,好像要吐了!

沈芳芳微愣,没明白牛壮什么意思。

可就在她愣神的工夫,突然感觉到有什么硬生生的冲击着她小裤裤。

一下又一下的,直打在她娇媚的身子上,让她感觉到了灼热的烫。

她这才反应过来,牛壮所说的要吐了,到底是从哪给吐出来的!

为了确定,沈芳芳低头看了一眼,恰好看到那家伙竟然还在继续吐

她感觉都快羞疯了,竟然被牛壮给弄到了那里,连丝袜带小裤裤的都湿透了。

她甚至都能感觉到,连那里面也给渗进去了,好热。

沈芳芳大为羞恼,牛壮,你混蛋!!!

可这时候的牛壮,却显得特别高兴,甚至有些欢欣雀跃。

哎,芳芳你真厉害,你给我解开惩罚了,我现在小了,不信你摸摸!

说着牛壮就握住沈芳芳的小手,然后重新攥向了那里。

沈芳芳哪还敢摸,可刚想抽手离开的时候,手掌已经攥在了湿润上。

粘乎乎的,也热乎乎的,让她心里更羞了,脸上火辣辣的,跟拿辣椒面敷面膜似的。

本还想继续训斥牛壮,可想着他是个傻子,沈芳芳也就懒得再说什么了。

摸起被牛壮拽下来丢在旁边的罩罩儿,沈芳芳强行将手抽出后给擦干净了。

反正这件罩罩儿也没法穿了,用来擦掉手上那些恶心人的东西,刚好。

将手擦干净后,她就将罩罩儿摔砸在牛壮的身上。

好了,我已经帮你解开惩罚了,现在你也该去跟村里人承认你放火的事情了。

被沈芳芳拿温润的小手给弄出来,牛壮很是舒服,感觉全身都通透了似的。

只是他现在越来越想撩弄沈芳芳了,想要得到的也更多。

这么漂亮的姑娘,这么性感的身子。要是不能真的发生点什么,那多可惜啊!

于是心里不满足的牛壮,故意撩到沈芳芳,芳芳,你那里湿了,我帮你擦擦。

说着,他就拿起粉色罩罩儿,往沈芳芳的裙子下面摸去。

沈芳芳当是就急眼了,这会儿不动牛壮那里了,她身下下面好不容易才舒服些。

这真让牛壮再弄上,那还不得再度火起啊!

她连忙躲避开来,可牛壮又提醒了她,她总不能挂着些男人的那种东西出门。

所以她厌恶地瞪了牛壮一下,夺过罩罩儿,弯腰低头开始擦拭身子下面。

丝袜大腿上沾染的那些倒还好说,很轻易就擦掉了。

但裙子里面沾染的那些就不好弄了,虽然别人看不见,但她却感受得到。

粘乎乎的好难受,这要是稍后一走路,摩擦中不得更黏糊了。

没办法,她只好背转过身子,不让牛壮看到,将罩罩儿从裙下塞进去。

可正弯腰低头擦着呢,沈芳芳却突然看到身后模糊有个黑影。

故意岔开双腿往后看了眼,她当时就气坏了。

牛壮那个家伙,竟然一本正经地蹲在地上,双手托腮的满脸认真表情。

他正在从下往上看,从沈芳芳的裙底看她那里呢!

黑色的蕾丝小裤裤上,勾勒着金色的蝴蝶花纹。

随着沈芳芳身子的微颤,那只蝴蝶就像是活了过来似的,几乎要展翅翩然。

而且因为被打湿的缘故,这会儿正紧紧贴合在沈芳芳的娇媚身子上。

那迷人的轮廓,那性感招摇的小草,顿时让牛壮心中充满了澎湃激情。

他决定,要拿嘴巴亲口尝尝沈芳芳的娇媚,去品鉴下属于沈芳芳的极乐味道!

只是这个决定还没来得及实施的,就有罩罩儿疯狂拍打着牛壮脑袋上。

沈芳芳满脸羞恼,臭流氓,臭傻子,我让你偷看,我让你偷看

牛壮边躲边委屈的抱怨,我就是替你看看擦干净了没有,没干净我替你擦擦。

我用你帮我?流氓!

沈芳芳嗔斥了几句后,红着脸来到院内,胡乱擦了几把赶紧丢掉了。

她不敢再用力擦,万一把那玩意儿给擦进去,再怀孕了怎么办。

虽然她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这种可能,可真的是不得不防。

深吸几口气,将乱糟糟的心情平复后,沈芳芳决定走人了。

她想着赶紧让牛壮出去承认,承认完了她就让老爸过来牵牛。

至于牛壮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了,今天发生的事情,让她感觉到羞人!

于是她催促道:牛壮,赶紧出去跟人承认你放火的事情,别耍赖!

牛壮从屋内出来了,直把胸脯拍的‘嘭嘭’响,我不耍赖,耍赖是小狗!

说完,牛壮就迈开大步走出家门,往远处人堆去了。

原本沈芳芳还有些老不不乐意,不乐意为了两头牛结果发生了那种羞人事儿。

可看到牛壮这个傻子真的去找人说去了,她又忍不住的高兴。

她早就想好了,两头牛,品种不错,重量也足,加起来能卖个七八千块钱。

买个iphoneX拿在手上,坚决不能套壳子,要套也是套透明的,这样也好让别人看到她的新手机多么牛壁。

眼下见到牛壮奔着人群去了,她仿佛见到崭新的iphoneX正在向自己飘来。

飘来脸蛋儿上洋溢起开心笑容,沈芳芳就往牛壮那去了。

她得亲耳听听,牛壮承认放火的事情,毕竟这可是她的功劳!

牛壮还真奔着人群去了,而且心里也真是存着承认放火的事情。

走到人群近前后,他嘿嘿嘿的一通怪笑,把那些说闲话的老娘们儿们吓一跳。

不是,傻牛壮,你笑什么呢?笑的怪吓人的。

有人询问,牛壮这才停止了怪笑。

环望过众人后,他这才神神秘秘的说道:芳芳要嫁给我啦,她还帮我摸那里,都给我摸吐啦!她还要我告诉你们,昨天早上那把火呀,其实是

正说着的,突然有温润小手一把将他嘴巴给捂住。

随后,他就看到沈芳芳羞红着脸,着急忙慌的跟人解释。

你们别听他瞎说,我就是发现他发烧,给他摸了摸额头试了试温度,然后他吐了。

急匆匆的说完,沈芳芳拉住牛壮胳膊强行往回拖,也不知哪那么大的力气。

牛壮急了,死气掰咧的挣扎着。

更是掰开沈芳芳的小手放声大喊,耍赖是小狗,我不耍赖,你让我说!

沈芳芳哪还敢让他说啊,急赤白脸的再次捂住,更是死命的往远处拖

原本她还挺兴奋呢,想着新手机就要到手了。

可走到近前后听到牛壮这么一说,她当时就傻眼了。

这是要她的命啊这是,当着一群长舌老娘们儿的面,再把今天发生的事给传出去。

那她还活不活了,以后还怎么见人啊!

牛壮还要承认放火的事情,但沈芳芳却是打死也不敢让他开口了。

更是边拖边小声劝着,傻牛壮,你别说了,我求你了,我求求你还不行吗?

牛壮被沈芳芳给拖走了,空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长舌老娘们儿。

她们大眼瞪小眼的面面相觑着,随后有人说道:听傻牛壮那话,我怎么觉得就像是沈芳芳帮他弄那事儿似的,摸摸,吐了,然后还说起昨天早上那把火。

又有人接话,对啊,是不是沈芳芳跟她妈一样,想讹人傻牛壮的牛,所以故意帮牛壮干那事儿,引诱牛壮出来告诉咱们,承认昨天早上那把火是他放的?

我觉得不太可能,沈芳芳一个大姑娘家家的,能好意思跟一傻子干那事儿?

得了吧,我估计就是用手给弄出来了。再说了,难道你们就没发现,沈芳芳这个小妮子,没戴那玩意儿?前面都翘起来了!

一群老娘们儿在那嘀嘀咕咕的,话题全部都围绕在沈芳芳的身上

牛壮被沈芳芳给强行拽走后,老大的不乐意。

他都生气了,气呼呼地甩开沈芳芳小手,他大喊,我不能耍赖,我不当小狗,我要说!

沈芳芳都给气祸祸了,你还有脸说?该说的你不说,不该说的你倒一点没落下。要不是我刚才捂你嘴巴捂的快,这会儿村里就该炸开锅了!

原本还在生气的牛壮,顿时愣怔,谁家炸锅了?不是我干的,我没去啊,我一直和你在一起呢,芳芳你可得给我作证,真不是我炸的,我没买地雷,不是我炸的,真不是!

沈芳芳差点没给气哭了,还地雷,地你麻痹

理这东西跟傻子是没法讲的,沈芳芳气到不行不行的,最终也只能是跺跺脚含恨走人。

但牛壮却不放人了,一把拽住她胳膊,满脸的讨好。

芳芳,芳芳,你别走,我这就去跟他们说,火是我放的。

沈芳芳一听这话当时就吓的肝颤,她连忙拽住牛壮的手,含着哭腔央求道:傻牛壮,我求求你了,今天这事你就当没发生过好不好?你可千万不要再说了,我求你了!

牛壮很不高兴,不行,我发誓了,我不能当赖皮的小狗!

沈芳芳真哭了,眼泪哗哗的,我是,我是赖皮狗行不行?你行行好,千万别说了

这会儿,沈芳芳是打死也不想那两头牛了,更不敢想新手机。

她就想着赶紧离开牛壮家,今天这事她自认倒霉,只求千万别传出去才好。

但牛壮偏不,还直吵吵着要做一个守信之人,坚决不当癞皮狗!

在沈芳芳的连番央求下,牛壮这才放弃了‘承认放火’这件事。

沈芳芳长长松了口气,转身就走人,她是真怕了这个傻子了,没招没招的。

但牛壮却不想放过她,这么娇媚的小身子呢,哪能轻易放过?

再说了,他还惦记着尝尝沈芳芳那里到底是个什么滋味呢!

于是在沈芳芳转身准备离开的第一时间,他就把人给拽住了。

硬拉着胳膊,牛壮死活不让沈芳芳离开。

芳芳,你帮我洗澡好不好,我喜欢让你给我搓背。

当沈芳芳听到牛壮的要求后,气的眼珠子里面都快喷火了。

你对我又摸又弄的,还让我帮你弄那里,回过头就出去差点把我卖了,现在还想让我帮你洗澡?你这个死傻子怎么想的这么美?!

她是真急眼了,也顾不上再说温言软语的欺骗牛壮,开口就是硬怼。

这一通怼,直把牛壮给怼的委屈到不行。

我没让你帮我弄,是你先惩罚我的

嘟哝两句后,牛壮忽地又说道:我知道了,芳芳,你生气了,你肯定是嫌弃我没有出去承认放火的事。你等着,我这就出去跟他们承认去!

话撂下,牛壮迈开步子就想往门外冲。

沈芳芳吓的连忙一把抱住牛壮,惟恐拽不回来,两只手死死搂在牛壮腰上。

纵是身前那傲娇的美好紧紧贴合在牛壮身上,蹭的她有了些感觉,她也顾不上了。

这会儿的沈芳芳都开始懊悔,懊悔干嘛招惹这个傻子。

便宜不占着不说,还都快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但没办法,牛壮一门心思的想要出去‘承认放火’,她只能用尽一切办法拦下。

甚至于,不惜答应为牛壮洗澡。

好牛壮,乖牛壮,芳芳给你洗澡,好不好?

温言软语的劝慰着牛壮,沈芳芳这才好不容易把牛壮‘承认放火’的心思给拦下。

可是当牛壮兴高采烈的去找大澡盆后,沈芳芳又懊悔了。

干嘛呀,干嘛非得让她帮忙洗澡,一洗澡不又得看到牛壮那吓人的地方?

所以当牛壮把大澡盆拿来的时候,她羞声问道:牛壮,咱今天先洗头行不行?

牛壮立刻摇头,不行,我喜欢芳芳的手,芳芳的手温软,要帮我洗澡。

人已赞赏
小说

睡觉时吸舍友的几把/穿珍珠内裤坐着的感觉

2020-8-2 18:26:54

小说

我出差叫了一个鸭子:宝贝就在厨房做好不好

2020-8-2 18:27:0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