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觉时吸舍友的几把/穿珍珠内裤坐着的感觉

而肖彩霞在看到老赵的强烈反应后,愈发提心吊胆,柔软的娇躯开始隐隐发颤。 她一把摁住老赵的手,将其按入胸前的雪白里,神色紧张的问,赵,赵叔叔,我我到底怎么了? 这会儿,老赵已然缓过神来,他享受着手掌里的饱满圆润,脑袋瓜子一亮,随机应变的说道,

而肖彩霞在看到老赵的强烈反应后,愈发提心吊胆,柔软的娇躯开始隐隐发颤。

她一把摁住老赵的手,将其按入胸前的雪白里,神色紧张的问,赵,赵叔叔,我我到底怎么了?

这会儿,老赵已然缓过神来,他享受着手掌里的饱满圆润,脑袋瓜子一亮,随机应变的说道,莫慌,先把衣服脱了,让叔叔亲眼给你瞧一瞧。

脱衣服?

闻言,肖彩霞连忙松开老赵的手,下意识的护在胸前,杏眼圆瞪的问道。

虽然肖彩霞缺乏性知识,但并不代表她没有常识,毕竟,在异性面前裸露身体,还是一件十分害臊的事情。

见此,老赵尴尬的咳嗽了声,这才循循善诱,娓娓道来,他一脸严肃的说,小彩霞,叔叔可是医生哦,别害羞啊,你又痛又痒,像这种综合性的症状,用手来初诊哪儿能行?还得视诊!

什么叫视诊?

肖彩霞听不明白,不过,经老赵的一番解说,方才的害臊之心全无,反而多了几分好奇。

视诊嘛,通俗来讲,就是行医者亲眼观察,打个比方,跌打肿痛的病情只用手去摸,行吗?当然不行,还得看啊!

老赵负手而立,振振有词,俨然一副老者说教的模样。

当然,这些都是老赵的一派胡言,对于肖彩霞的症状而言,他早已了然于胸——根本就不是病!

而缺乏性知识的肖彩霞,并不知道她所谓的胸痛,只是青春期发育的正常生理现象。

殊不知,别有用心的老赵,只想趁机窥探她那具清纯火辣的身体呢。

听老赵这么一说,肖彩霞天真的点点头,小声的说道,那赵叔叔,我脱了哦。

嗯,脱吧,没关系的,所谓医者父母心

老赵强忍住内心激动,话还没说完,就见肖彩霞轻轻地褪掉肩带,露出了雪白无暇的上半身。

肌肤赛雪,肤若凝脂,白里透红,堪称完美

望着眼前美景,老赵亢奋得一塌糊涂,脑海里都找不到可以形容的语句了。

但见肖彩霞依偎在床上,一双如星的眸子,忽闪忽闪,粉颈下好看的锁骨,映衬得胸前异常挺拔高耸,而那条薄如蝉翼的白色抹胸,似乎已经包裹不住那对儿饱满圆润了,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呼之欲出!

此时此刻,老赵完全忘却了身份,像欣赏一件艺术品似的,恍然入神。

见老赵木讷,肖彩霞纳闷的问道,赵叔叔,可以了吗?

闻言,老赵即刻反应过来,不假思索的说了句,里面的衣服也脱掉。

啊?不是吧?

肖彩霞很惊讶,她没想到,胸前仅剩的一块遮羞布也要脱下。

这会儿,望着被抹胸紧绷的那对儿饱满圆润,老赵只感浴血喷张,那里瞬间就有了反应。

不料在紧要关头,肖彩霞却有些不愿意了,当下把老赵急得眼泪都快流了出来。

要知道,眼前的这个大姑娘,可是他魂牵梦绕的心上人呢,而这一次,对他来说,是多么难得的机会!

老赵连忙调整情绪,苦口婆心的说到,小彩霞,要听叔叔的话啊,叔叔是为了你好,不脱光咋整呢?叔叔这老眼昏花的,也看不清楚啊!

为彻底打消肖彩霞的顾虑,老赵又接着说,检查身体,这些都很正常,别担心嘛!

见老赵说了这么多,肖彩霞这才释然,她轻咬红唇,反手解开了抹胸的环扣。

只一瞬间,失去束缚后的那对儿饱满圆润,豁然弹跳而出,狠狠地抖动了两下。

浑圆如玉,光洁无瑕,真的是秀色可餐。

老赵看得目瞪口呆!

要知道,他已经好多年没有见过,如此火爆的身体了,一时间,那亩久旱的心田一下子滋润起来。

而肖彩霞在脱掉抹胸后,情不自禁的双颊绯红,羞答答的扭过身去。

那样子就好比,犹抱琵琶半遮面,简直令人心动!

老赵狂咽口水,干涩的喉咙仿佛被火烧过似的,差点都说不出话来。

他偷偷地掐了掐大腿肉,这才稳住心神,声音嘶哑道,快睡下吧,叔叔要开始了。

看到老赵凑过来,肖彩霞红着小脸躺下身子,不觉双手抱胸,闭上了双眼,一对儿长长的黑睫毛,隐隐颤动。

老赵搓了搓手,急不可耐地想要拨开肖彩霞护在胸前的藕臂,并轻声道,别紧张,叔叔不会弄痛你的。

闻言,紧闭双眼的肖彩霞,终于松开了双手。

霎间,那对儿饱满圆润,完完整整的暴露在老赵眼前,虽然此时的肖彩霞平躺着身姿,但却丝毫不影响胸前的高耸,反而显得异常坚韧挺拔。

尤物近在迟尺,老赵已是欲火焚身,他很想就此扑上去,好好发泄一番,可他却强忍住了。

如此完美的艺术品,他又怎么舍得施暴?他得慢慢欣赏,用心把玩。

这么一想,老赵的两只手就缓缓地放了上去。

刚一触及,手掌心里便传来无尽的柔软,和十足的弹性,顿时,老赵整个人都不行了。

而肖彩霞的情况似乎也并不好,她在老赵的按揉下,很快就俏脸发烫,浑身发燥,两条美腿也禁不住并拢在一起,体内像是有股电流在疯狂地涌动。

望着不断扭动娇躯的肖彩霞,老赵双眼喷火,再也控制不住了,他一咬牙,双手一下子握住了那对儿饱满圆润!

嗯哼

与此同时,肖彩霞也发出了一声醉人的嘤咛。

这道声音宛如天籁,瞬间让老赵神魂颠倒,他舔着干裂的嘴唇,双手开始大力的搓揉起来!

那对儿饱满圆润,在老赵的手掌下,不断变幻出各种形状,柔嫩而富有弹性的手感,简直令人痴迷!

多年未碰过女人的老赵,此时就如饥肠辘辘的野兽,恨不得一口活吞了肖彩霞。

而这一切,虽然发生在肖彩霞的身上,可她并不知情,她还以为老赵的手法,是在给她检查身体呢。

只不过,被老赵这么一弄,肖彩霞忽然有些无所适从,原本发燥的娇躯,此刻体温就像热锅里的温度计一样,直线飙红,几近爆炸!

她实在无法忍受了,脸颊酡红,双眼迷离,娇喘吁吁的问,赵,赵叔叔,我好热好难受为什么会这样?

见肖彩霞有疑问,老赵惶恐不安,可转念一想,这丫头好像对男女之事不甚了解,不然,又怎么会问出这种生理反应上的问题?

难道,她还没有性启蒙?!

想到这里,老赵禁不住激动又刺激,决定借此摘掉肖彩霞的第一次。

既然有了计划,老赵自然要克制住冲动,都说冲动是魔鬼,他生怕因小失大,过于心急而吓跑了肖彩霞。

老赵吸回口水,当机立断的停止了手间动作,老脸上佯装出一筹莫展的表情。

见老赵不作声,肖彩霞十分紧张,她伸出小手,下意识的抓住老赵的胳膊,无奈娇躯发软,说话也是有气无力,赵叔叔,你快说呀,我这是怎么了?

老赵摆了摆头,深深叹息道,唉,小彩霞,你这个情况,不太简单啊!

肖彩霞摇着老赵的胳膊,万分焦急的问,怎么不简单呢?我得了什么病呀?

闻言,老赵抬起双手,重新握住那对儿饱满圆润,眉头紧锁道,你看,你发育良好,可症状不对啊。

说话间,老赵的双手揉捏起来,佯装谨慎的问,热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比如,身下?

肖彩霞心中一惊,回想起刚才奇怪的感觉,居然和老赵说的如出一辙,而且现在,愈发强烈了!

她不由的扭动娇躯,紧紧并拢的双腿相互磨蹭,一股热流莫名其妙的从腿间淌出

嗯哼!赵叔叔,我好,好热呀,下面好,好痒!

感受到身体异常的变化,肖彩霞娇滴滴的轻吟起来。

见状,老赵双眼充血,脑袋嗡嗡作响,刚准备进一步动作,却听见门外传来一声喊叫。

他急忙催促肖彩霞穿上衣服,并嘱咐明日再来就诊,直到肖彩霞红着小脸离开后,他才故作镇定的走出里屋。

原来是社区的小少妇苏会计来了,她火急火燎的告诉老赵,儿子被蜈蚣给咬了。

帮苏会计的儿子,处理完伤口后,老赵终于喘了口气。

之前幸好他反应及时,不然被发现就完蛋了,虽然虚惊一场,但好歹也尝到了甜头。

想着明天肖彩霞还会过来,老赵的心就怦怦直跳。

次日一早,肖彩霞果真出现。

老赵很激动,他没料到肖彩霞竟然表现得这么积极,看来这丫头还真被自己给糊弄住了。

其实,老赵又何曾知晓,昨晚的肖彩霞彻夜未眠。

她在离开诊所后,径直跑回家,撩起裙摆脱下底裤一看,顿时就傻了眼!

回想起老赵说的话,懵懂无知的肖彩霞,瞬间脸色煞白,心里止不住的紧张,然而,恐惧之际,体内深处似乎还有一种莫名的渴望。

这种复杂的情绪,牵引着她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老赵。

这不,刚来诊所,肖彩霞就神色慌张的拉住老赵,急着就诊。

老赵也不耽误,当即带着她钻进了里屋。

肖彩霞躺上病床,很快就脱掉衣服,露出了雪白无暇的上半身。

望着那具充满活力的身体,老赵的魂都飞了,他顾不上去带手套,两手直接抓住了那对儿饱满圆润。

浑圆而富有弹性的手感,霎间让老赵口干舌燥,他一个劲儿的搓揉着,好不过瘾。

被老赵一摸,肖彩霞感到脸颊发烫,娇躯发软,她不自然的扭动纤腰,两条大长腿来回交叠,在床单上蹭来蹭去。

嗯嗯赵叔叔检查出来了吗?

感到浑身不自在,肖彩霞吞吞吐吐的问道。

这会儿的老赵,正虎视眈眈的盯着她流口水,哪里肯轻易放过?

他急忙说道,还没啊,你先别说话,叔叔在诊断呢。

闻言,肖彩霞信以为真,只好闭上双眼,收敛心绪,不再多嘴。

见到肖彩霞如此乖巧懂事,老赵一时情欲攻心,俯身埋头下去!

嗯哼!

当老赵下颚的胡茬在肖彩霞胸前摩挲时,肖彩霞像过了电似的嘤咛起来。

嗯啊好痒呀赵叔叔

感受到肖彩霞滑嫩的肌肤,沁人心扉的处子之香扑鼻而来,老赵直吞口水,小腹像火烤一般灼热,那里反应更大了。

此时又听到肖彩霞销魂的叫声,老赵越发猴急了,他急声道,忍住啊,叔叔正在寻找病灶啊!

嗯嗯那你快快一点人家好痒好痒肖彩霞微眯眼睑,娇喘吁吁的说。

别担心,叔叔已经有头绪了,千万不要乱动啊。

老赵说着,便温柔地亲吻起来。

嗯哼嗯啊

肖彩霞只感浑身痉挛,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觉袭满心头,喉咙里发出悦耳的轻吟。

痒吗?这边怎么样?

老赵狠狠地吸了两口,又把头转过来,贪婪地亲吻着。

哦哦痒好痒

肖彩霞俏脸血红,双眸迷离,两只小手在老赵的后背上胡乱抓着。

嗯啊!嗯哼!赵叔叔我受受不了了

肖彩霞痛苦的轻吟着,心里就像有一万只蚂蚁在咬,火热的腿间早已有了不小的反应。

此情此景,老赵彻底失控了,他腾出一只手来,缓缓褪掉肖彩霞的小裤,如狼似虎的说道,丫头,叔叔这就来给你治疗啊!

说完,老赵就褪去裤子,对着肖彩霞的那里,用力一挺

由于老赵是站在病床边上,他扳过肖彩霞的娇躯,将她的两条大长腿,分别架在肩膀上,挺起胯间的大家伙,就往肖彩霞的腿间长驱直入。

刚戳到一大片湿润,肖彩霞就条件反射的蜷缩身体,弄得老赵扑了个空!

啊,赵叔叔,你,你要干嘛?!

发现老赵光着屁股,下面还竖起一根大玩意儿,肖彩霞惊诧不已。

这会儿,老赵已经被浴火冲昏了头,他一骨碌爬上病床,压住肖彩霞柔软的娇躯,低吼道,叔叔给你治病呢,你要配合啊!

见老赵一副凶巴巴的模样,原本就担忧病情的肖彩霞,此时更加惶恐了,她小声嗫嚅道,那你说我这是得了什么病呀?

在压住肖彩霞后,老赵并没有闲下来,他反复搓揉着那对儿饱满圆润,这具散发青春活力气息的胴体,就像鸦片一样令人着迷,简直让他爱不释手。

因此,老赵哪里还有闲情雅致去糊弄肖彩霞,他没好气道,你到底还治不治啊?

闻言,肖彩霞像小鸡逐米似的点着头,应声道,我治,我治!

见肖彩霞妥协,老赵再无丝毫顾忌,他一边搓揉着那对儿饱满圆润,一边伸出舌头舔舐着两颗凸起的粉点,嘴中嘟嚷着,叔叔继续了啊,你别乱动哈。

被老赵这么一弄,肖彩霞小脸红晕,巨痒钻心,她醉眼朦胧的呢喃道,嗯嗯,好好,赵叔叔,我,我不动<<

人已赞赏
小说

折磨女生的故事_黄色爽文小说

2020-8-2 18:26:52

小说

不断撞开花口h|被邻居老头揉捏我奶头好爽

2020-8-2 18:26:5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