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睡服室友_被轮流灌米青

雪梅看着自己丈夫,回想自己跟一个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做了一晚,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一点愧疚,更多的,竟然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刺激。 陈壮在赵铁柱家吃完了午饭,便起身对两人说:铁柱哥、雪梅嫂子,我先回去了,下午还要进山打猎。 雪梅嫂子眼里满是不舍,想问他啥时

雪梅看着自己丈夫,回想自己跟一个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做了一晚,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一点愧疚,更多的,竟然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刺激。

陈壮在赵铁柱家吃完了午饭,便起身对两人说:铁柱哥、雪梅嫂子,我先回去了,下午还要进山打猎。

雪梅嫂子眼里满是不舍,想问他啥时候再来,可碍于老公在身边,也不好开口。

倒是赵铁柱开口说道:壮子,你嫂子现在名份上还是我的老婆,所以你俩要是还想,就到我家来,不能让你嫂子到你那去,不然村里人看见要说闲话的。

陈壮心下一喜,急忙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铁柱哥,那我晚上还来。

雪梅嫂子心下一喜,压抑着内心的激荡,说:壮子,晚上早点来。

虽说陈壮昨晚在雪梅嫂子身上耗费了不少体力,但他还是觉得浑身上下都是使不完的劲儿。

陈壮回家之后,把老爹留下的三连弩翻了出来,准备上山打点野味,正要出门,便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壮子,壮子!

回头一看,马来财的女儿马玉倩,正满头大汗的朝自己跑来。

马玉倩穿着一身特别洋气的运动服,养眼至极。

眼看马玉倩到了跟前,陈壮问道:玉倩啊,你找我有事?

说话时,眼神扫过马玉倩的胸口,发现和雪梅嫂子比起来,马玉倩的胸并算不大,但是却有一种别样的风情,显得很是可爱。

跟雪梅嫂子睡过以后,陈壮对这种事算是食髓知味,这才一回来,就立刻又想了。

陈壮看着她那一对丰满,以及一双长腿,心里暗忖,马玉倩这么乖巧的姑娘,应该还是个雏儿吧?不知道睡起来的话,会是什么滋味。

马玉倩的身子又这么苗条,腰这么细,自己要是能握着她的腰……那还不得舒服翻天?

马玉倩没有注意陈壮的眼神,擦了一把汗,才说道:壮子,我来找你帮个忙,村里卫生所的病床太老了,掉了好几块板,想问问你有没有时间,帮我补一下

没问题,交给我吧。陈壮拍着胸脯答应了下来,对马玉倩的印象又好了几分。

马玉倩不但是高材生,而且还又是从城里回来的,按说这样的人都眼高于顶。

可没想到,她不但学历高、长得美,心地也善良,处处为大家着想,要是谁能把她娶回家,那真是太有福气了。

两人一起去卫生所的路上,陈壮陈壮忍不住问她:玉倩,城市里那么好,你为啥要回来啊?

马玉倩笑道:咱们村一直缺个真正的医生,乡亲们看病太不方便,所以我就回来了。

陈壮点点头,继续问道:玉倩,你都已经在城市里生活过了,以后要是搞对象的话,肯定也不愿意找村子里的吧?

马玉倩笑着问他:你问这干啥?要给我介绍对象啊?

没没没。陈壮急忙摆了摆手,说:我就是好奇问一嘴。

马玉倩便随口说道:找对象的话,找城里的还是村里的也不一定哦,对我来说,只要人好,有上进心就行,是不是村子里或者城市里的人,这些都不重要。

陈壮有些惊讶的看着马玉倩,见她一点也不像开玩笑,心里不由得暗忖,这么说来,我也不是没可能喽?小时候玩过家家,马玉倩没少给自己当新媳妇,这长大了,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一亲芳泽?

两人一边聊着,已经来到了卫生所。

陈壮看了看破旧的床,又拿起马玉倩准备好的木板,看了几眼,说道:玉倩,这木材有点薄,我得在底下再加固一下。

行,你看着来吧,我给你倒点水喝。马玉倩说完,便扭着紧翘的小屁股进了卫生所。

在村子里的人,木匠活大都会一些,陈壮也不例外,拿起锤子和锯子便开了工。

片刻后,马玉倩转身拿着水出来,弯腰给陈壮递水,笑眯眯的说:壮子,来,喝杯水!我这没一次性杯子,你就凑合用我的吧,别嫌弃我就行。

陈壮一抬头,便透过马玉倩的衣领,看到了她衣服里面的风光,就连她带的内衣,好像都是那种特别时尚的款式。

只可惜这风景一闪即逝,让陈壮意犹未尽。

他急忙结果马玉倩递来的水杯,笑着说道:玉倩你可真会说笑,我怎么会嫌弃你呢,你别嫌弃我这个大老粗才是真的。

怎么会呢!马玉倩一脸认真的说:你一点也不粗,咱村的年轻人就属你最聪明。

陈壮用马玉倩的杯子喝了一口水,递还给马玉倩的时候,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玉倩,咱俩这算不算是间接接吻啊?

马玉倩一下子羞红了脸,啐道:瞎说什么呢

陈壮觉得马玉倩红着脸的模样格外可爱,就像是熟透了的苹果,让人恨不得上去咬一口。

马玉倩从小就对陈壮很有好感,不知怎的,她一直觉得陈壮身上就是有股子非常吸引自己的气质。

出去上了好几年学,马玉倩见多了外面的男人,也还是觉得陈壮跟外面那些油嘴滑舌的男人不一样。

他的一切都让自己感觉那么真实,就连他身上那淡淡的汗液味道,都让自己觉得有些晕眩

陈壮虽然很想跟马玉倩这样的漂亮姑娘调调情,但时间仓促,他也就暂时打消这个念头,专心干活。

马玉倩在一旁看着陈壮的汗珠滴滴答答掉在地上,便下意识的掏出自己的手帕,亲手替他把汗珠擦去。

马玉倩看着他认真干活的侧脸,越看越觉得顺眼,这小子要是换一身行头放在大城市,妥妥的大帅哥一枚,而且还是身材健硕、肌肉感十足的帅哥,不知道会吸引多少小姑娘。

壮子干活又踏实,人长得也不错,倒是个好男人的胚子。

马玉倩心里想着,涌上一股羞赧。

眼看陈壮的汗都要连成线了,马玉倩连忙又掏出手绢,去帮陈壮擦去脸上的汗。

嫩滑的手指划过脸颊,让陈壮感觉十分受用,虽然隔着一层布,但是那种触感还是很美妙。

弄好床之后,陈壮长出一口气,道:玉倩,床修好了,你先用着,有问题我再来给你弄,不过我还得进山打猎,得先走了。

马玉倩急忙说道:壮子,为了感谢你,改天我请你去市里吃大餐吧!

啊?陈壮笑着摆了摆手,说:客气啥呀玉倩,我一辈子也没去过几次市里,跑起来还挺麻烦的。

那怕啥呀!马玉倩说:我爹正好过两天要去市里办事儿,咱俩跟他车去、跟他车回就是。

啥?你爹?陈壮一听,更是吓的连连拒绝。

好家伙,坐马来财的车,跟马玉倩去市里吃饭?那还不被马来财那个老狗日的打断腿啊!

想到这儿,陈壮急忙说道:最近事情多,以后再说吧,我该进山了,先走啦!

说完,陈壮急忙逃一般的离开。

陈壮拿了三连弩,穿上了长衣长裤,用老爹留下的军用水壶灌了一壶凉水,便一个人进山了。

河畔村就在大山脚下,往前几辈,村里人都是猎户,一年到头吃的用的,几乎全靠进山打猎,然后再拿出去卖钱,最近这些年经济发展的不错,猎户慢慢也都转行了,毕竟进山讨饭吃不容易,经常还有生命危险。

陈壮他爹原本是村里最后一个猎户,小的时候他爹还教了他不少打猎的本事,经常跟着他爹进山,但是他爹死后,陈壮就很少进山了。

进山之后,陈壮按照记忆,找到了老爹当年进山的一条捷径。

陈壮他爹当年自己走出过一条非常隐蔽的狩猎路线,这条路可以最快到达一处猎物最多的山谷,而且沿途无人走过,非常容易抓到山鸡野兔,如果往深了走,还有野猪和黑瞎子。

山鸡野兔什么的倒还好,野猪和黑瞎子就有些危险了,搞不好会弄出人命,所以陈壮这次也很谨慎,决定猎个三五只山鸡野兔,也就差不多可以回来了。

沿着老爹的狩猎路线走了半个多小时,参天的大树就已经把太阳完全遮蔽了,陈壮把脚步声压得很低,老爹亲手打造改良的那把三连弩也已经搭上弦并且放入了弩箭。

陈壮的听觉非常灵敏,树林里有点什么风吹草动都能逃不过他的耳朵,他在一处灌木丛前停下,刚屏住呼吸,就听见灌木丛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他忽然伸出脚去踢了一下,里面顿时传来一阵叽叽喳喳的声音,随后两只色彩斑斓的山鸡就从灌木丛里跳了出来。

陈壮心下一喜,顿时一抬手便扣动了三连弩的扳机,三支弩箭嗖嗖嗖的快速射了出去,第一支箭直接射中最近的那只山鸡,锋利的箭头直接射穿了它的脖子、又射入了不远处的树干,而另外两支箭,则全部射中了另一只山鸡的腹部。

两只山鸡几乎一前一后被射中,掉在地上扑腾两下就死得差不多了,陈壮一手一只,把它们提了起来,掂量了一下,顿时喜上眉梢。

这两只山鸡都是公鸡,估计是正准备干架,结果被自己同时端了,每只公鸡都有五六斤重,可谓是非常肥壮了,这样的山鸡,至少能卖个两三百块钱。

陈壮把两只山鸡用麻绳捆住背在身后,又将射出去的三支弩箭找了回来,三连弩上好弦之后,他继续往前,寻找其他猎物。

十几分钟之后,陈壮再次听到不寻常的动静,这一次,竟然被他发现一只棕灰色的山鸡。

陈壮一眼就认出这是母山鸡,这玩意煲汤对女人身体最好,很多城里人跑来,开出五六百的价格,想买一只野生的母山鸡,只可惜这东西太少见了。

陈壮大喜之下,弩箭齐射,轻而易举将这母山鸡收入囊中,心里美滋滋的想,母山鸡可以拿去给雪梅嫂子炖汤补身体。

昨天自己把她折腾的那么厉害,以后还惦记着天天都能跟她睡上几次,应该好好给她补补才是!

天色渐晚的时候,陈壮从山里走了出来。

很久没进山了,没想到收获这么丰盛,他这次一共抓了五只野山鸡,四公一母,还抓了三只正肥的野兔。

陈壮美滋滋的回村,先将一公一母两只山鸡放回家,又留了一只野兔,把剩下的三只公山鸡和两只野兔带着,去了村里的门市部。

门市部专门收山里的野味,卖给城里的饭店,三只公山鸡卖了六百块,两只野兔卖了一百八十块。

进山半个下午就得了七百八十块钱,陈壮心里乐开了花,早知道自己这几年应该天天进山,搞不好现在早就把新房盖上了。

陈壮拿出一百二十块钱,买了两瓶门市部里最好的白酒,又回家取了留下的两只山鸡和一只野兔,一起拿着去了赵铁柱家。

此时,雪梅嫂子正在家里着急。

陈壮说要进山,这么晚了还没回来,她真怕陈壮在山里出点什么意外。

雪梅看向正在摆弄电视的赵铁柱,开口问道:铁柱,你说壮子不会出什么事吧?

赵铁柱说:不会的,你看壮子那个体格,野猪也未必能奈何得了他,除非是碰见黑瞎子,不然肯定不会有事儿。

雪梅急忙问:那万一真遇见黑瞎子了呢?

赵铁柱摆了摆手,说:你就放心吧,黑瞎子这东西都在深山老林里,壮子不会进那么深的。

正说着,陈壮敲了敲门,开口问:铁柱哥,铁柱哥在家吗?

雪梅一下子喜上眉梢,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三两步跑出去。

打开大门,看着门外的陈壮,雪梅这才大松了一口气,幽怨的说道:你可把嫂子急死了,还以为你出啥事了呢!快进来!

陈壮急忙闪身进了门,举起手里提着的一公一母两只野山鸡,还有一只野兔,对雪梅嫂子说道:嫂子,我给你跟铁柱哥带了点野味,这个母山鸡特别好,你留着煲汤喝补身子。

雪梅嫂子心里感动,娇羞的看着陈壮,低声道:壮子,你可真疼嫂子。

陈壮哈哈一笑,说:嫂子对我这么好,我当然要好好疼嫂子、报答嫂子了!

雪梅嫂子开心的说:算你有良心。

陈壮嘻嘻笑道:嫂子,今天晚上有空吗?

雪梅嫂子脸羞的通红,推了陈壮一把,说:有空!先吃饭,吃完饭嫂子好好伺候你!

赵铁柱这时也探出脑袋来看了一眼,惊讶的说:可以啊壮子!收获这么丰盛!好些年没吃野味了,馋的狠哩!

陈壮提起两瓶上好的白酒,说:铁柱哥你看,上好的二锅头,咱俩晚上再喝点儿!

嚯!赵铁柱惊喜的说:这二锅头得六十块钱一瓶吧?你小子发财啦!

对河畔村的村民来说,平时喝的都是五块的老村长,能喝一瓶十块的就是奢侈了,要是想喝一瓶十五块钱的老白干,那得是过年才舍得。

陈壮买的这两瓶酒,赵铁柱一辈子都没喝过,顿时眼都看直了。

陈壮笑着说道:铁柱哥,这两瓶酒可都是给你买的,我今天进山收获不错,还有些野味直接卖给门市部了。

厉害厉害啊!赵铁柱欣喜的接过两瓶好久,欢天喜地的说:壮子,哥哥今天沾你的光了!

雪梅嫂子说:你们哥俩先聊着,我去把山鸡和兔子宰了。

陈壮急忙说:嫂子,你一个人忙不过来,我去帮你吧!

赵铁柱也点点头说:是啊,壮子,你去给你嫂子打打下手,我自己先整两杯,哈哈,哥哥没喝过那么好的酒,犯酒瘾了,你可别笑话!

陈壮便说:铁柱哥你尽管喝吧,我去给嫂子帮忙。

陈壮跟着雪梅嫂子一起进了厨房,跟在后面的陈壮立刻就把门给关上了。

关上门之后,他一把从后面将雪梅嫂子抱住,两只手直接顺着雪梅嫂子的衣摆摸了进去,绕过肚兜,一边在她耳边说:嫂子我好想你!一整天都在想你,想你想的快疯了!

雪梅嫂子被他这么一抱着,浑身瘫软在他怀里,她动情地说:嫂子也想你啊壮子,想的心发慌!

陈壮嘿嘿一笑,从口袋里掏出六百块钱,塞进雪梅嫂子的手里,说:嫂子,这钱是我今天卖野味赚的,你拿着,改天去城里买件新衣裳!

雪梅嫂子急忙说:壮子,这钱嫂子可不能要,你自己留着吧!

陈壮急忙说:嫂子,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我的钱都给你花,你就放心拿着,买了新衣裳穿给我看,我看了也开心!

雪梅嫂子见陈壮一脸认真的样子,感动的眼眶都红了。

跟赵铁柱这些年日子过得紧巴,她已经两三年都没买过新衣裳了,上次去镇里,看见一条裤子才卖六十块钱,她犹豫半天都没舍得买。

没想到,陈壮竟然对自己这么大方,这么疼自己,看来,自己以后真是找了个好归宿。

雪梅嫂子转过身,摸着陈壮的脸,红着眼说:我的好冤家,你对嫂子这么好,嫂子该怎么报答你啊

陈壮嘻嘻一笑,说:嫂子不用报答我,只要好好伺候我就行了

雪梅嫂子低头一看,陈壮的反应如此强烈,她脸上一红,心念一动,说:那嫂子一边做饭,一边伺候你,好吗?

陈壮惊讶的问:嫂子,你怎么一边做饭一边伺候我?

雪梅嫂子羞赧一笑,转过身去,将裤子脱了下来,丢到一边,对陈壮说:傻子,这样子嫂子不就能一边伺候你,一边在前面干活了吗?

陈壮昨天才初经人事,根本就不知道这事儿还能有这么多花招。

他甚至一度以为,这种事只能在床上躺着来,没想到,竟然还能这样子。

当雪梅嫂子带着他,陈壮仿佛发现了一个新大陆!

于是,厨房里,雪梅嫂子无论在做什么,后面都紧紧粘着一个陈壮。

雪梅嫂子给山鸡去毛、给野兔扒皮的时候,陈壮在她身后跟着;

雪梅嫂子把山鸡和野兔开膛破肚、斩成块的时候,陈壮还在她身后跟着。

以至于雪梅嫂子后来连做饭的力气都没有了,全被后面的陈壮给掏空了去。

这顿饭,做的真是别有一番风味。

待两人磨磨蹭蹭把饭做好的时候,赵铁柱已经喝的有点迷迷糊糊了。

雪梅嫂子穿好裤子出来,赵铁柱正在院子的小破竹椅上一口口的咂着白酒,她急忙把饭桌支起来,把他叫过来一起吃饭。

陈壮又陪着赵铁柱喝了几杯酒,饭吃到最后,赵铁柱一个人就喝了一斤多。

醉醺醺的赵铁柱吃饱喝足,站起来对两人挥手道:媳妇壮子你俩你俩回屋接着接着办事去吧!我我我回小屋睡睡觉去了

陈壮大喜,急忙扶着赵铁柱说:铁柱哥,我送你回房间。

这一夜,陈壮与雪梅嫂子更加放肆。

雪梅嫂子已经全身心都扑在了陈壮,一晚上使劲了浑身解数来讨他的欢心,把陈壮伺候的美妙无比。

翌日,陈壮没有再赖床,一大早就醒了。

见雪梅嫂子还在熟睡,他便悄没声的下了床,穿好衣服,从赵铁柱家溜了出去。

陈壮心里惦记着地里的农活,昨天因为给马玉倩做床,所以把活耽搁了,今天得赶紧把这些活干完。

一个人扛着锄头来到地里,陈壮埋头干了一上午活。

也不知道怎么了,这两天每天晚上跟雪梅嫂子都跟疯了一样,陈壮都数不清自己跟她到底开始了多少次,可是这身体却一点也没感到疲累,反而是越来越觉得精神。

快到晌午,赵铁柱找了过来,拉住陈壮在地头坐下,低声问陈壮说:壮子,这两天跟你嫂子做那事,感觉怎么样?

陈壮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感觉还挺好的,多谢铁柱哥了

赵铁柱拍拍他的肩膀,说:自己兄弟,说什么谢谢,太见外了啊。

说完,赵铁柱四下看了看,确定没人之后,这才说:接下来,咱们得抓紧时间了。

陈壮急忙问:铁柱哥,你说的抓紧时间,是啥意思?

赵铁柱说:马来财的事儿呗!我看你这两天跟你嫂子表现也挺不错的,是时候盘算一下,怎么让你勾搭上柳凤娇那个骚货了,赶紧给马来财扣上一顶绿帽子!

人已赞赏
小说

被黑人玩得站不起来_宝贝乖,尿出来没关系

2020-8-2 18:26:47

小说

睡觉时吸舍友的几把/穿珍珠内裤坐着的感觉

2020-8-2 18:26:5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