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高H文疯狂的交换/能让你下面水的作文

这个骚寡妇,原来是在自我安慰,而且还幻想着和老汉我做! 老苏心道一声,下面膨胀得更加难受,几乎都快要把裤子撑破。 只见王秋兰的小手,在神秘区域来回磨蹭抚弄,频率越来越快。 两条美腿时不时交叉在一起,抖动两三下,红唇微张,不断发出各种诱人压抑的呻吟浪叫。 原来王秋兰之前被老苏撩拔得实在太难受,回到家里

这个骚寡妇,原来是在自我安慰,而且还幻想着和老汉我做!

老苏心道一声,下面膨胀得更加难受,几乎都快要把裤子撑破。

只见王秋兰的小手,在神秘区域来回磨蹭抚弄,频率越来越快。

两条美腿时不时交叉在一起,抖动两三下,红唇微张,不断发出各种诱人压抑的呻吟浪叫。

原来王秋兰之前被老苏撩拔得实在太难受,回到家里打算洗个澡冷静一下,可抚摸着自己身体时,感觉反而更加强烈,一时没忍住自慰起来。

但好巧不巧,这一幕却被想找她放一炮的老苏刚好看到。

只是这一切王秋兰根本没有发现,她完全不知道此刻正有一个老汉,双眼放光的趴在窗户上,直勾勾的盯着她。

真刺激啊!

观看了一会儿,老苏再也忍耐不住,只想压在王秋兰的身上,用自己那处代替她那只飞快磨蹭抚弄的小手,用力的侵入。

想到这里,老苏不再犹豫,来到大门口,发现门竟是虚掩着,二话不说,直接推门而入。

王秋兰完全沉浸在自我安慰的快感中,根本没有发现老苏的到来。

就在她两条美腿再一次交叉颤抖时,老苏突然走上前去,一把抓住她的美腿,妹子,看你这么难受,就让哥帮你吧!

啊呜呜呜

突如其来的声音,顿时将王秋兰吓了一跳,立马惊呼出声,可刚叫到一半,就变成了含糊不清的呜咽声。

老苏的大嘴直接堵住了她红润的樱桃小嘴。

惊慌过后,当看清楚来人是老苏,王秋兰顿时松了口气,翻了一下白眼儿,就开始象征性的挣扎反抗起来。

但小嘴被堵上不说,老苏整个人直接压在她身上,让她根本动弹不得。

还没来得及用力,老苏便撬开了她的贝齿,舌头钻入她的口腔,追逐着她的小舌头。

起初,王秋兰还象征性的反抗了几下,但在老苏灵活的攻击下,顿时败下了阵。

两条舌头追逐在一起,相互吮吸交缠。

而老苏双手也没闲着,一只手盖在两片硕大的柔软上,轻柔并重的揉捏搓弄。

另一只手滑过她平坦的小腹,探到两腿之间,飞快的上下磨蹭起来。

两人足足激吻了一两分钟,老苏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嘴巴。

王秋兰顿时气喘如牛,红唇大张,如同濒临渴死的鱼一样。

苏大哥,你,你啥时候来的?快下去,不要弄我了,快下去啊

突然,王秋兰发出一道亢奋的呻吟声,原来老苏已经分出两指,疯狂搅动抠挖起来。

妹子,哥早就来了,只是你太投入了,没发现而已。

不过不打紧,既然哥来了就肯定要缓解你的痛苦,让你不再难受。

说完,老苏嘿嘿一笑,埋头在王秋兰的脖子一顿乱啃,火热粗糙的舌头舔过她精致性感的锁骨,最终停留在两片硕大的柔软上。

当老苏嘴巴含住其中柔软上一颗凸点时,王秋兰娇躯顿时一颤,非但不再挣扎反抗,反而抱住他的脑袋往下摁。

察觉到她这一反应,老苏不再犹豫,一只手扯掉裤子,掏出火热的那处,一阵摸索找准位置,粗腰一挺,屁股一沉!

啊好痛,轻,轻点啊苏大哥,你的太,妹子,妹子受不了啦。

听到王秋兰这如泣似笑,婉转诱人的呻吟浪叫,老苏只好沉住气,耐着性子,放慢了速度

但是看着美艳的寡妇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的模样,老苏再也难以把持,屁股忍不住快速耸动起来。

啊好舒服,好久都没,没这么舒服过了,苏大哥,你嗯嗯你的好大好粗。

好久都没有被滋润过的那处,在老苏卖力的耕耘下,舒服得让王秋兰忍不住放声浪叫起来。

那种蚀骨的酥麻胀满感,填满了她身体上的空虚,也让她心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随着老苏每一次卖力地挺入,王秋兰都忍不住扭动起娇躯,主动迎合着他。

察觉到王秋兰的反应,老苏有些意外,他没有想到平日里看起来恪守妇道,端庄的王寡妇,做起这事来是如此的放浪形骸,简直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嘿嘿,妹子,你平时看起来挺正经的,没想到这么骚,是不是被哥弄得太舒服了?

说着,老苏故意狠狠的挺动了两下,顿时王秋兰娇躯一颤,肥臀稍稍抬起,双手搂住老苏的脖子,媚眼如丝的看着他。

然后撅起红润的樱桃小嘴,竟然主动索起吻来。

老苏哪能受得了这样的刺激,欲火高涨之下,想也没想,张开大嘴直接印了下去,两人立马激吻在一起。

同时老苏的两只手也没闲着,在王秋兰鼓囊囊的胸脯上一阵乱抓,使得两片雪白硕大的饱满柔软,不断变换出各种形状。

保持这种姿势冲刺了有两三分钟,老苏恋恋不舍的松开嘴巴,气喘吁吁的看着俏脸绯红,眼神迷离的王秋兰,妹子,哥厉害不?

厉,厉害,我都快被快被你弄死了,用力,再快一点,啊

压抑许久的欲望得到了释放,王秋兰此刻只想忘情的享受这难得的快感。

老苏的强壮粗大,让她整个人就跟躺在云里一样,神魂颠倒,飘飘欲仙。

那一波接着一波,强烈无比的快感,不断冲刷着她的身子,刺激着她的神经,让她变得越来越敏感,只想立马达到那不知多久都没有达到的顶峰。

而老苏和她的情况也差不多,他们两个人都是压抑了很多年没有得到过释放。

现在交缠在一起,可谓是干柴遇烈火。

啪啪啪

斑驳破败的小屋里,年近五十多岁的老苏,压在号称村里第一俏寡妇王秋兰的身上,卖力的耕耘着。

而平日里看起来很正经的王秋兰,此刻完全变成了一个欲求不满的荡妇,每当老苏大力的挺入,她总会抬起肥臀,卖力的迎合。

甚至有时候老苏想要喘口气歇一下,稍稍放缓挺动的速度,她则搂住老苏的脖子,主动怼撞起来。

真是一个骚寡妇,看来平日里那模样都是假正经,其实早就想要得不行!

看着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的王秋兰,老苏一鼓作气,立马将王秋兰送到了顶峰。

只见王秋兰突然用力的搂住老苏的脖子,使劲往自己胸上摁,同时娇躯一僵,两条美腿死死地夹住老苏的粗腰,一动也不动。

下一秒,老苏只觉那处一阵剧烈的收缩,夹得自己酥麻难忍,就好像无数只蚂蚁在上面爬一样。

你个骚娘们,老子今天搞死你!

用力的在两片雪白柔软上抓了一把,老苏整个人跟打桩机似的,掐住王秋兰的水蛇腰,低吼一声,妹子,老哥来了!

给我,全部啊喷给我

王秋兰眯着眼睛,满脸骚媚。

好烫,烫死人家了。

完事之后,两个人气喘如牛的躺在床上。

老苏压在王秋兰身上,一动也不动,而王秋兰红唇微张,双眼微眯,一脸满足。

妹子,看来你平常都是假正经啊。

歇得差不多了,老苏翻起身,在王秋兰柔软上抓了一把,嘿笑着看着她。

听到这话,王秋兰娇嗔的白了他一眼,死样儿,还不是被你弄成那样。

说着,她目光有意无意的从老苏裤裆扫过,芳心不由一颤。

这么大的部位,难怪会把自己弄成这样!

舒服了吧妹子?以后这方面有需要,尽管来找哥。

迎上老苏灼热的目光,王秋兰柔媚一笑,苏大哥,你今天跑到我家,就不怕被村里人看到说闲话?

这话一出,倒是把老苏提醒了,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时候应该不早了,连忙翻身坐起。

妹子,今天就先到这里,日后有需要直接来找哥,哥包你满意。

说完,匆匆清理了一下,穿好裤子就准备离开,但却被王秋兰一把拽住。

苏大哥,那我以后以什么名义找你呢?

听到这话,老苏先是一愣,随后眼珠一转,计上心来,简单,以后来找哥就说是有个头疼脑热,想找哥瞧病。

王秋兰撇了撇嘴,没说什么,不过看向老苏的眼神却有些幽怨。

好一个怨妇,看来今后是闲不了了!

妹子,那哥就先走了啊。

老苏嘿嘿一笑,临走前不忘在王秋兰胸前抓了一把。

那软绵绵的触感,让他心里不免再次有些火热。

可一想到女儿还在家里等着他,并且时候也不早了,只能恋恋不舍的离开。

回到家里,已经晚上的六七点钟了。

在地里忙碌了一天的村民也陆续回家,整个村子不时升起袅袅青烟。

随着时间流逝,夜幕逐渐笼罩大地,整个村子一片祥和,不时响起几声狗吠

老苏敲了敲烟锅子,从藤椅上翻身坐起,扭头看了一眼正坐在门槛上择菜的苏小纯,小纯啊,时候不早了,该做晚饭了。

爹爹,晚上想吃啥?

看着神态有些疲倦的老苏,苏小纯有些心疼。

雅婷嫂嫂也真是的,涨奶了就去卫生所看,干嘛非要让爹爹去给推拿疏通,看把爹爹累的,回来就躺在椅子上,一动也动,真是的。

今晚吃点好的吧,爹去杀只鸡,咱们蒸米饭吃。

说着,老苏从椅子上站起来,向鸡笼走去。

今天在王秋兰身上耕耘了一番,当时还没觉得啥,回来这一躺一歇,只觉得浑身都不得劲儿,提不起半点精神。

唉,到底是老了,经不起折腾了。

在心中一叹,老苏逮了一只鸡,提着向后院走去。

但在经过苏小纯身边时,她也刚好起身,两人顿时撞了个满怀。

哎哟。

苏小纯顿时娇呼一声,脚下一个趔趄,直挺挺的就向后倒去。

老苏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抱住,你这丫头,都多大了,怎么还这么毛手毛脚的,没事吧?

小纯没事,就是这里被爹爹撞得有些痛。

苏小纯一手揉着光洁的脑门儿,另一只手指了指鼓囊囊的胸脯。

老苏顿时一愣,这小丫头最近该不会是生理期吧?不然为啥这地方一碰就有感觉了呢?

见老苏有些发呆,苏小纯眉头一皱,突然抓住短袖,一下撩起。

爹爹,你快给小纯看看那里到底咋了。

老苏立马当场呆愣,因为苏小纯里面竟然什么都没有穿,白花花一片。

两座规模不大不小的雪白柔软,就这么暴露在他视线中。

外形饱满,轮廓圆润,就跟刚刚出锅的大白馒头一样。

上面两点粉嫩的嫣红,好似还没有熟透的樱桃,看上去诱人极了,让老苏不禁生出一种想要一口含住的冲动。

咕咚

老苏喉结艰难的滑动了下,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你,你这丫头,怎么里面啥也不穿?赶紧把衣服放下来。

不嘛,爹爹给小纯看看那里到底咋了嘛,为啥轻轻一碰就麻麻的,还有点胀痛的感觉?

人已赞赏
小说

官场美妇性服务小说:丝袜老师用脚帮我弄出来

2020-8-2 18:25:47

小说

扶着肚子 坐了下去_边吃我的奶边顶着我

2020-8-2 18:25:5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