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女友闺蜜的身体_两对情侣在一个房间互换

我心想,无论如何,还是要更倾向老板娘一些才行,一方面是因为我跟老板娘一起欺骗了陈总,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将来能真正得到她! 于是我赶忙如实回复:嫂子,陈总刚才跟我说,让我明天找机会跟你再来一次。 这个不要脸的东西!老板娘发来一个愤怒的表情

 我心想,无论如何,还是要更倾向老板娘一些才行,一方面是因为我跟老板娘一起欺骗了陈总,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将来能真正得到她!

  于是我赶忙如实回复:嫂子,陈总刚才跟我说,让我明天找机会跟你再来一次。

  这个不要脸的东西!老板娘发来一个愤怒的表情,又给我发来一条信息:好,他既然让你来,那你就来吧。

  我心里也盼着能有机会跟老板娘更进一步,最好是突破那最后一层关系,于是我便赶忙回复:嫂子,我什么都听你的。

  老板娘回了我一句:这还差不多!

  

  第二天,我把陈总送到公司,在公司的司机休息室坐了一会儿。

  快中午的时候,陈总把我叫到办公室,对我说:王浩,你开车回家接上你嫂子,去一趟机场,她闺蜜下午到,你把她们送回家再回来。

  我急忙答应下来。

  我走之前,陈总嘱咐道:晚上做好准备。

  我心虚的点了点头,出了公司便开上陈总的车往别墅赶。

  半道上,放在支架上的手机忽然收到微信视频邀请,竟然是老板娘。

  我急忙点了接受,画面出来,老板娘正穿着一件睡袍,坐在梳妆台化妆,往镜头看了一眼,说:王浩,你在回来的路上了?

  我点点头,说:是的嫂子,我还有二十分钟到。

  老板娘嫣然一笑,问我:你还没吃午饭吧?

  我顺口说:还没,嫂子您闺蜜的飞机是几点的?如果时间充裕的话,我先对付着吃口东西再回去。

  嫂子双手高举在头顶,一边盘着头发,一边说:你直接回家来吃吧,佣人做好饭了,我让他们多做了一点。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不用麻烦了嫂子,我路上随便吃点就行。

  说着,刚好遇见红灯,我把车停稳,一看手机屏幕,顿时血脉喷张!

  我那个美艳动人的老板娘,此刻上身只穿了一件薄纱质地的居家睡群,那衣服薄如蝉翼一般,我甚至清楚的看到她身前的柔软!

  天呐!她竟然没穿胸罩!

  而且,这纱裙实在是太透了,一切都看的那么清晰

  老板娘似乎一点都没注意到春光乍泄,她双手一边扎着头发,一边牵扯着胸前那两团白肉晃晃悠悠,简直诱人至极。

  我感觉自己裤裆里一下又膨胀起来,撑得裤子都快炸开了。

  老板娘此时倒是一点也不在意,也没有要关视频的意思,她扎好头发,站起身来,我这才发现,她下身竟然只穿了一条黑色丁字裤!

  纤细的腰肢上,一条像香烟一样宽的黑色带子环绕一周,前面只有半个巴掌大小的一块纱布

  我感觉自己差不多快要疯了,紧盯着手机屏幕,不愿意挪开视线,这时,后面的车按喇叭催我,我才意识到已经绿灯,慌忙启动汽车。

  老板娘咯咯一笑,说:王浩,你要专心开车,注意安全。

  我心说,你这个狐狸精,穿成这样存心就是挑逗我,还让我注意安全?老子不出车祸都谢天谢地了

 回到别墅,老板娘已经换好一身时尚的短裙装在餐厅等我了。

  我到了之后,她便一脸淡然的对我说:浩子,赶紧坐下吃点东西,咱们待会就得出发。

  我急忙点了点头,裤裆里的小老弟,被老板娘的视频通话撩拨的邦邦硬,涨了一路刚消停,隐隐还有些痛。

  由于有佣人在场,老板娘表现的非常端庄,我也不敢有任何逾越雷池的动作,只好坐在老板娘的对面,老老实实的扒拉着可口的饭菜。

  吃饭的时候,我心里就在琢磨刚才视频的事儿。

  老板娘平时确实是一个非常端庄贤淑、知性大方的女人,正常情况下,她不可能穿成那样跟一个男人视频,所以,我觉得她刚才肯定是有意为之。

  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是想拿我寻开心,还是想引诱我犯罪?

  我昨天虽然没有真正跟老板娘但我们的接触已经非常亲密,甚至互相亲吻了对方的绝妙之处,老板娘会不会因此动了心?

  如果是的话,那是否意味着,我想一亲老板娘芳泽的心愿,快要实现了?

  想到这,我脑子里又浮现出老板娘白嫩嫩的身体,心中满是期待。

  吃过饭,我开车载着老板娘前往机场。

  刚把车开出家门,坐在副驾驶上的老板娘便问我:浩子,你们陈总又跟你说什么了没有?

  我摇了摇头:也没说什么,就是提醒我晚上继续

  说完,我小心的看了她一眼,生怕她动怒。

  老板娘点了点头,叹气道:我看他的如意算盘要落空了。

  为什么?我一脸不解的看着老板娘,心想难道她不准备答应陈总?

陈总现在还蒙在鼓里,想让我过去的话,必须得先让老板娘同意做那事儿,并且答应戴眼罩和不说话,如果老板娘不答应,他肯定不敢让我上场。

  老板娘这时见我一脸紧张的样子,娇笑一声,道:其实嫂子还挺想跟你演一出戏的,别的不说,起码那种将计就计的感觉很有趣,不过呢,今天晚上我那个闺蜜肯定要跟我一起睡,所以他的如意算盘才要落空。

  我一下子有些失望。

  说真的,就算老板娘不愿意跟我做,可能跟老板娘那样面对面,我也感觉非常满足了,毕竟这是全市男人幻想的对象,能跟她共处一室,已经是人生赢家了。

  老板娘这时开口对我说:王浩,我问你一个问题。

  我急忙道:嫂子你说。

  老板娘看着我,很认真的问:你当初答应陈宏斌,难道就没有想过,一旦你们的计划成功,你伤害的不止是我一个,还有你自己?

  我有些不明所以。

  老板娘继续说:如果我怀了你的孩子,可你的孩子却要被当做陈宏斌的孩子生下来,以后跟着陈宏斌和我一起生活、叫他爸爸、叫我妈妈,你自己想一想难道不难受?你要知道,这不是一年两年的事,孩子,那是一辈子的事情,很有可能你的后半辈子,内心都会饱受折磨。

  我尴尬的说:嫂子,我当初没想这么多,老板找到我,说现在的情况十万火急,他父亲眼看没多久可活,他如果再没个后代,以后分遗产就会损失巨大,而且他对我有恩,所以我就想,无论如何都不能拒绝他的请求

  老板娘冷笑道:我真是搞不明白陈宏斌怎么想的,他精子存活率低,但不代表不能生育,就算我俩正常同房的怀孕几率很小,但采取人工授精还是没问题的,一次出来几千万个精子,总有一个健康的可以拿来受精,那样不就能有一个自己的孩子了吗?可他每次都坚决拒绝了我,现在倒好,竟然宁愿我怀上其他男人的孩子,也不愿意尝试人工授精,完全无法理解

  我下意识的问:嫂子,你还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老板娘皱眉问我。

  我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急忙摆摆手:没事没事,没什么。

  老板娘忽然抓住我的胳膊,目光如炬的看着我,说:王浩,你想说什么,现在就说清楚,否则的话,我就去找陈宏斌,把他痛骂一顿,告诉他我知道了你们的鬼把戏,而且还会告诉他,这一切都是你告诉我的!

  我慌了,这不是致我于死地吗?陈总要是知道我骗了他,还不得整死我?最好的下场也是赶我滚蛋啊!

  我急忙认怂,说:嫂子,你别冲动,我说还不行吗

  见老板娘目不转睛的盯着我,我只好说道:嫂子,陈总他不是精子存活率低,他是先天死精,死精的意思就是精子压根就活不了,所以他是真的没有生育能力,人工授精的话,这个病就暴露了,他不想让你知道

  老板娘的双眼顿时蒙上一层雾气,攥紧粉拳说:这个家伙太过分了,一直骗我说只是精子存活率低,怀孕不容易,没想到他竟然没有生育能力,我竟然愚蠢的被他骗了八年

  我急忙哀求她:嫂子,这件事儿,你可千万别去找老板对峙啊,不然的话我就完了

  老板娘轻轻点点头,表情格外颓丧的说:王浩,你放心吧,嫂子我不是那种无情无义的人。

  我终于松了口气。

  这时候,老板娘看着我,眼神中带着一丝别样的光彩,问我:王浩,嫂子今天穿的丁字裤,好看吗?

  我心底一慌,脱口说:好看

  老板娘俏脸微微一红,道:上次我摔倒,你给我挑了这条丁字裤,当时也没机会让你看看嫂子穿它的样子,所以今天就想在视频上满足你一下,也算是感谢你那天帮了嫂子

  我不知道老板娘到底是什么意思,心里激荡不已,嘴上说:嫂子你真体贴

  老板娘有些羞赧的看了我一眼,说:嫂子有三个第一次都给你了,以后你可得好好表现,知道吗?

  啊?我下意识的问:哪三个第一次啊?

  老板娘红着脸笑了笑,说:自己猜去

  

  我想了半天,能想到的第一次一共只有两个。

  第一个,老板娘第一次被男人亲吻那个男人就是我;

  第二个,老板娘第一次亲吻男人的那个男人也是我;

  至于第三个,就怎么也想不到了。

  老板娘见我一筹莫展,笑着问我:想出来了没有?

  我挠挠头:嫂子,我只想到两个。

  老板娘羞赧的看着我,低声问:哪两个?说给我听一听。

  我一下也有些不好意思,半天才鼓起勇气说:我想到的两个,是你第一次被男人亲,也是第一次亲男人的

  老板娘瞬间羞红了脸,啐了我一口,道:真不要脸!

  我尴尬的问:我说的不对吗嫂子?

  老板娘双臂交叉在身前,气鼓鼓的白了我一眼,哼哼道:好吧,算你猜对了,不过这才两个,还有一个呢?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嫂子,我脑子笨,只能想到这两个

  嫂子见我害了羞,笑着调侃道:你一个当过兵的大老爷们,还会脸红呢。

  我都没意识到自己脸红了,被她这么一说就更觉得臊得慌,忙说:嫂子,我这人脸皮薄

  嫂子哼哼道:你还脸皮薄?你都能答应帮别人把老婆弄怀孕,还有脸说自己脸皮薄呢?

  我顿时汗颜,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接话。

  老板娘见我局促的很,便笑着说道:嫂子只是跟你开个玩笑,别当真。

  我急忙点了点头。

  老板娘这时候红着脸问我:想不想知道第三个第一次是什么?

  想!我几乎脱口而出。

  老板娘抿嘴一笑,说:你忘啦,中午嫂子穿什么跟你视频的?

  我不假思索的说:丁字裤啊

  嫂子俏脸嫣红,白了我一眼又问:那上身呢?

  纱裙我忙道:特别薄的纱裙

  嫂子点点头,羞赧的看着我,说:嫂子第一次穿着这么暴露跟一个男人视频,你们陈总都没有这个待遇。

  说着,嫂子又问:王浩,嫂子在视频聊天里好看吗?

  我又惊又喜,心说嫂子难道对我有意思了?这可是个绝佳的信号!

  我点头如捣蒜一般,激动地说:好看!特别好看!

  说罢,我又忍不住问:嫂子,你为什么要穿成那样跟我视频啊?

  嫂子故意看向窗外、不再看我,羞涩的说:反正都被你看光了、摸光了,视频看看也无所谓。

  老板娘的话让我心跳如鼓,我很想问问她,既然已经被我看光了,甚至还被我吻遍了,那什么时候才能让我真枪实弹的来上一回?

  

  抵达机场,我把车停在停车场里,便跟老板娘一起去了机场的到达出口,等了十多分钟,在人群之中出现了一个打扮性感妖艳的美女,她看见老板娘,兴奋的挥手:思佳!

  莉莉!老板娘看见她也格外兴奋,急忙快跑两步,与她拥抱在了一起。

  我跟在身后,悄悄打量老板娘的这位闺蜜,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确实不假,老板娘的形象气质堪称绝美,她的这位闺蜜也丝毫不逊色于她。

  这女人的身高比老板娘略高几公分,大概有一米七左右,当真是肤白貌美,尤其是那一双长腿,雪白无暇而又修长笔直,简直是模特一般的身材。

  更离谱的是,她竟然穿了一件上面非常低、下面非常短的红色连衣裙,那裙摆的长度,与齐B小短裙没什么两样,我透过机场那光亮的地板,甚至能隐约看见她红色连衣裙下的黑色底裤。

  与老板娘乌黑顺直的秀发不同,她的发型是一头蓬松的棕色卷发,无论是发型,还是身材,以及穿着,都比我老板娘更加性感。

  不过也是因为太性感的缘故,她比我老板娘少了几分雍容华贵的贵妇气质,看起来更像是暴发户的女人。

  两人拥抱片刻,老板娘拉着她说:莉莉,我都快想死你了,这次你来了可一定要多住几天!

  那女人笑着问道:我待久了你老公会不会有意见啊?

  老板娘说:他能有什么意见。

  那女人嘻嘻一笑,道:在我老公来之前,你得陪我一起睡才行,我一个人睡不着。

  老板娘点点头:行,我陪你睡。

  我心里一下子失落起来,这个叫莉莉的女人一来,老板娘就不跟陈总一起睡了,那我哪还有机会接近老板娘?

  正郁闷着,老板娘拉着她走了过来,向她介绍起我来:莉莉,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王浩,老陈的司机。

  王浩,这位是我的好闺蜜,吴莉,你叫她莉莉姐就行。

  我点点头,很是礼貌的说:莉莉姐你好。

  吴莉上下打量着我,眼睛里闪烁着别样的光芒,对老板娘说:思佳,你老公这个司机长得很帅嘛,看起来身材也挺有型的。

  说完,她看着我,笑问道:王浩是吧?你经常健身吗?

  我被她直勾勾的眼神弄的有些不好意思,点点头说:我偶尔健身。

  老板娘笑着说:人家王浩以前当过兵的,身材好着呢。

  吴莉惊讶的问:思佳,你见过他脱光的样子?

  老板娘红着脸啐道:瞎说什么呢你!这身材拿眼一看就看出来了,还用脱光?

  吴莉他一本正经的说:穿衣服只能看出身体比例和骨架,只有脱光了才知道男人的身材到底好不好,尤其是胸肌、腹肌还有大腿以及大腿根那里,一定要亲眼看了才能下定论。

  我没想到吴莉说话的尺度这么大,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老板娘也有些脸红的说:你一天到晚就没个正经,咱们赶紧走吧!王浩送完咱们还得去公司呢。

  吴莉点点头,走到我跟前,趁我不注意伸手在我屁股上用力的拍了一下。

  我被拍的措手不及,急忙往前跳了一步,回过头一脸不解的看着她。

  她却笑着手:屁股还是挺翘的嘛!弹性很棒!

  我脸刷的一下就红透了,烫的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老板娘急忙说道:行了莉莉,别逗人家王浩了。

  吴莉看我一脸羞臊,凑近了我,低声问:小弟弟,你还是处男吧?要不要给姐姐一个帮你摆脱处男的机会?

  我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回应,吴莉的声音很酥麻,又吹着香喷喷的热气,让我整个人都有些不由自主的发飘。

  老板娘虽然没听见我们在说什么,但看她这个架势,便急忙上前一步,拉着她说:走啦走啦,你偶尔也控制一下自己,不要总是勾搭男人。

  吴莉抱怨道:我去哪勾搭男人啊,你不知道老徐平时把我看得有多紧!我平时跟男人多说几句话他都要问个清楚。

  说着,吴莉感叹道:这次是来找你,他才勉强放心,否则的话,他根本不可能允许我一个人出门。

  老板娘惊讶的问:他平时管你管的这么紧?

  吴莉点点头,低声说:老徐最近有点心理变态,上次被我查到他在我车上装了定位,妈的,老娘每天去哪、待多久他都一清二楚。

  不是吧?!老板娘惊呼一声,道:我看老徐不是挺正常的吗?

  吴莉的声音很低,但我还是能听到她说话的内容:我跟你说,男人的心理跟平时看起来没关系,最关键是看他在床上表现的怎么样,床上表现的越差,心理就越变态。

  说完,她又道:老徐最近这一年,那方面明显不行,以前还能一周一次,现在一个月能有一次就不错了,而且表现的特别差,基本上刚进来就射了,你都不知道我这一年日子过得有多苦,他不行了,就把我盯得死死的,我也没法出去找别人,只能自己想办法满足自己。

  老板娘声音羞臊的说:你小点声,等回去咱俩私底下再聊,不然被别人听到了怎么办

  那有什么。吴莉不在意的说:谁爱听谁听呗,反正我在这地方也不认识几个人。

  说着,她声音压的更低,对老板娘说:你老公这个司机看着真不错,比我初恋还帅,这两天趁我老公不在身边,你帮我撮合撮合呗?

人已赞赏
小说

把腿张开大点我轻点:承受他强烈的撞击

2020-8-2 18:24:36

小说

嗯啊不要太深了医生不要啊|好紧我太爽了再快点

2020-8-2 18:24:4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