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铁被一点一点进入:gl污文下面塞冰块

特别又是在搭配了这样一款服饰之后。不过要说最为引人注意的便是蒋楠那绝美的上围了,少去了小衣的束缚,蒋楠每走一步,都会起起伏伏。 那摇摆的幅度简直叹为观止,就这规模少说也得是D。 真是一个性感的尤物啊。 看着这副引人遐想的画面,刚刚散下去的火,此刻又在陈川胸口蔓延开来,很快的,他就有了反应。年轻人嘛总

特别又是在搭配了这样一款服饰之后。不过要说最为引人注意的便是蒋楠那绝美的上围了,少去了小衣的束缚,蒋楠每走一步,都会起起伏伏。

那摇摆的幅度简直叹为观止,就这规模少说也得是D。

真是一个性感的尤物啊。

看着这副引人遐想的画面,刚刚散下去的火,此刻又在陈川胸口蔓延开来,很快的,他就有了反应。年轻人嘛总是充满了活力。

因为陈川是面对蒋楠方向而站,自然而然的,蒋楠只是一眼就看出了他的异样。

我的天。这这也太快了吧。蒋楠心底特别讶异。老公王海一晚也就能折腾一次两次的,像陈川这样恐怖的恢复速度,简直让她大吃一惊。

这要是和他在一起快活的话,那得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蒋楠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脸红着不知该走还是留下。忽然的这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音响了起来

我,我接个电话。蒋楠深吐出一口浊气,连忙跑到沙发前,拉开挎包取出手机,一看竟然是老公王海打过来的。

脸色变幻了好一阵儿,这才接听:喂,老公。嗯。我没有在家呢,在学校里,有几份课案要做什么?妈过来了?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就赶回去。

对于自己做兼职的事情,蒋楠并没有告诉王海。以王海的性格,要是知道她在外面兼职家教的话,肯定会不允许的,所以蒋楠一直瞒着王海,偷偷在外面做家教。

挂断电话,蒋楠不好意思的对陈川笑了笑:小川,老师有点急事得立马赶回去。今天的课程就先到这吧,下个星期我再过来。

陈川虽然有些失望,但也听出蒋楠确实有事,点了点头:好的。楠姐你有事的话先回去吧。对了,我看我还是送你吧,外面一直下着大雨,电驴骑不了的。

这好吧。蒋楠想了想答应了。毕竟以自己现在穿的这一身,要是乘公车回去的话,难道会遇到色狼什么的。

打车的话,她又舍不得那几十块钱。

哗哗哗外面大雨倾盆,陈川找了把伞打着,跑进了车库,很快便开了一辆银色的奥迪A6L出来。

楠姐,上车。

啊好,好的。蒋楠忐忑的上了车子。这还是她第一次坐这么高档的豪华轿车,没想到陈川家这么有钱,才一个大学生就开得起这么高档的车。

对比自己那辆骑了三年的电驴,蒋楠有些自惭形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才能开得起这么好的车。

楠姐,你喜欢这车吗?开车的陈川发现蒋楠总是好奇的打量着车内装饰,他看得出来蒋楠喜欢这车。

喜欢,但是没钱买。

喜欢的话,我可以送你一辆。

啊蒋楠一时惊讶了,没想到陈川竟然这么豪,开口就要送她一辆奥迪,差点忍不住她就要答应了。

最后愣是忍着心底冲动:不,不用了。这么贵的礼物我可不敢要,不过还是谢谢你。

陈川没想到蒋楠会拒绝,倒是出乎了他的意料:没事的楠姐,我是你男朋友嘛,男朋友送女朋友礼物不是很正常吗?

小心!红灯!蒋楠忽然惊叫道。

刺啦

正顾着和蒋楠说话,陈川差点没注意,闯了一个红灯,还好蒋楠提醒才把车刹站了。

好险。楠姐,谢谢你的提醒。

没事,雨天路滑,开慢点。蒋楠忍着心脏跳动的频率宽慰道。

陈川点了点头嗯,抬头看了一眼红灯还有六十多秒,再看看一旁的蒋楠,目光落到蒋楠纱质短裙下方,两条修长的美腿此刻紧紧并拢着,雪白的肌肤透着莹莹光泽。

顿时,一股作祟的心理在陈川心理滋生开来,趁着蒋楠看窗外的空挡,陈川突然伸出右手就摸到了蒋楠大腿上,一路往上

呀察觉到陈川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腿上,从裙摆里滑了进去。蒋楠顿时惊叫一声,脸红着,紧张兮兮的看着陈川:小川,别这样。快拿出去,要是被别人看到的话不好。

蒋楠紧张透了,四周围全是车,她担心会被人看到,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陈川。

没事的,我动作轻点,不会让人看到的。陈川安慰道。车子上可是贴了防护膜的,就算别人想看,也只能看到一副模糊的画面,看清楚是不可能的,除非那人眼睛开了挂,他当然不怕。

而且在公路上做这种事情,总是令他特别兴奋。男人骨子里那点坏东西,陈川继承得特别完好。非但没有拿出去,而是伸着一根手指。

啊在这种刺激下,蒋楠下意识的双腿合紧,两只手用力的抓着车子坐垫。

紧张之余,她有多了一丝兴奋。

楠姐,你好灵敏哦察觉到隔壁停放的一辆长安面包车里,有人朝这边看了过来,陈川连忙把手抽了回来,虽然不担心会被人看到,但饶是被人发现,也有些不好。

他的手指上有着醒目的痕迹。伸着鼻子一闻,淡淡的

我蒋楠红着脸,羞怯得一句话说不出来。就连她也不不得不承认,对于异性,特别又是这种亲密的接触,自己确实有些特别灵敏。

陈川这家伙也真是太坏了,竟然这么调戏她。唉,早知道就不应该让他送我回去的。蒋楠在心底叹了口气,有一种引狼入室的感觉。

这时,红灯亮起。后方阵阵喇叭声催促起来。

陈川摇了摇头,有些失望。要是这个红灯能再长点多好

发车,起步。在雨水中行驶了大概二十来分钟的样子,在蒋楠的指路下,车子开进了一个叫翠安苑的小区。

谢谢,我到了,要上去坐坐吗?下车,蒋楠客套的说道。本来她不想邀请陈川的,但是怎么说人家冒着大雨送她,不客套一下的话说不过去。

而且在她想来陈川也不可能真的跟她上去的,无非也就走个过场而已。

好啊,我还没来过楠姐家呢,正好这次认个路,下次来的时候方便。再说到方便二字时,陈川嘴角勾起一抹特别玩味的弧度,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蒋楠,怎么看怎么让蒋楠心底怪怪的。

这家伙该不会是想跑到她家来做坏事吧!

想到这种可能,蒋楠眼睛都瞪大了,心底立马腾起一股不安的感觉。同时有隐隐有些兴奋。

把车停好,两人一前以后爬上了小区楼。这是一栋老式的小区楼,没有配备电梯,倒是方便了陈川这家伙大饱眼福。

可不是吗?

蒋楠在前面,他在后面。陈川总是有意无意的看着蒋楠。准确的说是盯着蒋楠的裙子,上楼的时候,总会有些意想不到的惊喜展露出来。

有好几次,陈川甚至都看透了蒋楠,哪怕蒋楠已经很小心了,无奈裙摆确实有些短,加上里面又没有穿裤裤,可想而知了。

总算到了。爬完最后一个楼层,蒋楠终于长舒了口气,刚才那种感觉真是令她特别不好,总感觉会被陈川看透似的。

咚咚咚轻轻扣响房门。

咔很快的门打开了,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名年约四十多岁左右女人,穿着一条粉红色的纱质裙,头发高盘,雍容而典雅。女人肌肤保养得很好,单从脸部肌肤上,很难看出她的真实年纪。倒像是三十多岁上下的女人。

身材比蒋楠稍矮,差不多一米六七的个儿,纱质红裙下方,两条丰腴圆润小腿,脚上踩着一双水晶绑腿凉鞋,眼角稍有皱纹,但不影响整体美感。完完全全就是一熟透了的美妇。

要是陈川看得不错的话,这名妇女应该是蒋楠的妈妈,两人面貌差异不大,特别相像。而且都有着令男人垂涎三尺的完美身材。

真是应了一句老话有其母必有其女。

母亲漂亮,女儿也跟着漂亮,谁叫人基因好呢。

小楠,你回来了。这位是?李香抬头扫了扫陈川,询问道闺女。

蒋楠脸蛋微红着解释道:妈,他是我的学生陈川。外面不是下大雨吗,正好陈川要回去,顺路捎我一程。

哦,原来是你的学生啊。快进屋吧。李香连忙客气的将陈川请进了屋子。

蒋楠家地方不大,总共就六十来个平米,两间卧室,一间厨房,一个卫生间就占全了。狭小的客厅里摆着一套沙发和一台平板电视。

此刻有一个男人正在厨房里忙活着,腰上系着一块围裙,鼻梁上卡着一近视眼镜,长得斯斯文文的,看上去三十岁左右。

估计这个男人就是蒋楠的老公王海了。陈川在心底猜道。

老婆,有客人来啊。见家里来了客人,王海连忙停下手里的活儿走了出来。

嗯,他是我学生,陈川。蒋楠介绍道:陈川,他是我的老公,王海。

你好,王大哥。

你好,你好。家里有点乱,随便坐,老婆,去给陈兄弟倒杯水。王海客气的招呼道。要是让他知道就在刚刚,这位陈兄弟占了他老婆便宜的话,估计就没有这么好的热心肠了。

老婆,你们聊。我去做饭。跟陈川客套了两句,王海连忙溜进了厨房。

蒋楠点了点头,本想回卧室里赶紧找身贴身小衣换上,没想到李香却走上来拉着她坐到了沙发上。

妈,你怎么忽然就过来了,也不打个电话提前告诉我。虽然着急,但蒋楠还是坐到了沙发上,为了不让母亲发现她没穿小衣的尴尬,说话的时候她特意将腿合拢在一起。

李香笑了笑:我寻思着今天不是周末吗?反正你们都不用上班,就悄悄过来了。打电话通知你们那多麻烦呀,没想到我过来的时候,一个人也没在,我这不才联系的王海。

王海今天加班。

我已经向公司请过假了,妈好不容易来一趟,怎么的也得抽空陪陪她。王海把头探出门框,说道。

妈,你这次来是有什么事吗?自己的妈妈什么样的性格,蒋楠最清楚了。这次忽然过来肯定是有什么事,没事她一般很少会过来的。

也没什么要紧事,就是妈可能要在你们这长住一段时间了。我答应了你二叔,到他的公司里去干活,一个月给我六千块钱,我一想在老家闲着也是闲着,就答应了。你不会不欢迎妈吧?李香说道。

什么?妈你要去二叔的公司上班?你知道他公司是干嘛的吗?蒋楠特别惊讶。惊讶倒不是李香要在这长住,主要是二叔蒋大为那个人风评不好,开了一家家政公司,名义上做家政的,暗地里不知道干嘛呢。

她背地里没少听到有人说二叔的公司,是挂羊头卖狗肉,明面上做家政,实则给人做全职保姆,什么活儿都得干。

当然,她也只是听说而已,并没有什么确凿证据。

做家政的啊怎么了?

没怎么。妈你既然要过去干,那你多留点心眼,有什么随时跟我和王海联系。碍于陈川在场,蒋楠也不好把话说得太白。

嗯,我知道了。妈会注意的,我说小楠,你,你出门平时都不穿小衣的吗?这也太开放了吧。忽然的,李香低头的瞬间,就看到蒋楠体恤里空荡荡的,顿时惊讶得眼睛瞪大了起来,连忙压低声音问道。

啊没,没有啊。我今天早上走得急,忘记穿了。蒋楠脸红着,用蚊子般的声音解释道。

她可不敢告诉李香,她小衣被陈川给收藏了。

哦。那以后可别这么火急火燎的。赶紧去换一身吧,扎眼。

李香可不相信闺女是因为走得太急而忘记了穿小衣。自己的闺女从小到大什么性格她最为了解,平时特别注重礼仪外貌,怎么可能会忘记穿了呢?

人已赞赏
小说

在教室强?校花啊不要太大了|自己趴好皮带总裁

2020-8-2 18:24:10

小说

把腿张开大点我轻点:承受他强烈的撞击

2020-8-2 18:24:3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