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室强?校花啊不要太大了|自己趴好皮带总裁

嫂子,这么晚了有事吗? 嫂子大半夜不穿衣服跑来我房间,难不成是想要了? 阿正,你帮嫂子个忙…嫂子开口又止,脸上羞红一片。 忙?我心脏跳得飞快,嫂子你怎么了? 我心想着她可能是想

嫂子,这么晚了有事吗?

嫂子大半夜不穿衣服跑来我房间,难不成是想要了?

阿正,你帮嫂子个忙…嫂子开口又止,脸上羞红一片。

忙?我心脏跳得飞快,嫂子你怎么了?

我心想着她可能是想要了,但我不能说破,我必须得装糊涂。

可接下来,嫂子的话却让我大吃一惊。

我,我那里有个蛋,线扯断了出不来,你帮嫂子好吗…

我脑袋轰的一下!

蛋?

线扯断了?

我滴个乖乖,这得多有本事才能把线给扯断啊。

嫂子急得都快哭了,我弄了好几个小时了都弄不出来,阿正,你帮嫂子弄出来吧。

嫂子居然让我帮她弄出来,这特么简直比滚床单还刺激!

嫂子,你别急。我拼命地压抑着内心的火热,你先躺到床上,我帮你弄出来!

嫂子躺到床上,咬着下唇说道,阿正,这事你得替我保密,不然嫂子以后都没脸见人了。

放心嫂子,这事我谁都不会说。我信誓旦旦地保证。

那开始吧,还好你看不见。

我狠咽了口唾沫,谁说我看不见,可惜屋里没开灯,否则我就可以把嫂子浑身上下每一寸都看个遍了。

嫂子把我的手放到幽深处,阿正,就在那,你要轻点,别,别把它给弄进去了。

知道了嫂子。

我应了一声,咕噜咽了口口水,心跳急速加快着,手一点一点凭着感觉顺到了那里

微微拨开,将手指伸了进去,不禁倒吸了一口气。

原来这地方是这种感觉!

嫂子轻哼了一声,阿正,碰到了吗?

碰,碰到了。我激动地声音都打结了,轻呼了一口气,我现在把它弄出来。

嗯~嫂子嘤咛了一声,催促道,那你快点。

我手抖得厉害,里面那跳蛋还不断的往里,弄了好几下都没出来。

嫂子,你放松些。

嫂子嗯了一声没说话,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

我只好再伸一跟手指,夹紧准备将它抽出来。

突然嫂子浑身上下都在剧烈颤抖着,嘴里发出似舒服非疼痛的闷哼。

我也刚好夹出跳蛋,嫂子,弄出来了。

嫂子喘息地嗯了一声,拿回跳蛋什么也没说,便急忙离开了。

而后几天,嫂子对那晚的事闭口不提,仿佛跟没有发生过一样,依旧细心照顾着我。

只是她不再像往常那样在我面前喂侄女了,像是刻意回避着我,这让我很难受。

我必须得打破这种局面!

晚上小侄女已经睡着了,嫂子在厨房削水果,她今天穿了一件黑真丝吊带背心,衬得皮肤光皙。

灰色的短裤裹着挺翘浑圆,显得曼妙的身材更加的有致。

人们常说女人生过孩子后体形就变了,嫂子的身体也的确有些改变,只不过是变得更加丰满了。

尤其是在她生了小孩之后,产后的充盈抹去了她的青涩。

我进厨房给自己倒水,嫂子背对着我没说话,我心里憋得难受,便故意将杯子推倒在地上。

啪一声杯子就摔碎了,嫂子转身惊呼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要喝水可以跟我说一声呀。

对不起。我连忙道歉,作势要蹲下来捡。

却被嫂子喝止,你站着别动,小心玻璃渣子,我来就行了。说着便蹲了下来。

我听从嫂子的话,站在原地不动,从我这角度,刚好看到那饱满间的沟壑。

嫂子收拾完了,我赶紧恢复无神的眼神,麻烦你了,嫂子。

有什么麻不麻烦的,过来一起吃桃子吧。

说着便端起果盘,走到客厅,而我跟在她身后,眼睛不由自主的瞥向她挺翘的位置,顿时口干舌燥得要命。

嫂子递了桃子给我,我咬了一口。

水蜜桃果然是鲜美,但依旧解不了我内心的渴。

阿正,嫂子突然唤了我一声,只见她咬了咬唇,似乎在犹豫什么。

很快她便又道,你口渴吗?

我的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不止,嫂子竟然让我开始喝?

这可是我朝思暮想的,怎么会不想喝!

但我不能表现得太急切,故意支支吾吾道,这…这样不好吧,我怎么能…

想什么呢。嫂子娇嗔了一声,似是想起了之前的旖旎,俏脸微红。

我是问你要不要喝牛奶,你脑瓜子想什么呢。嫂子白了我一眼,随即起身回了房间。

我一顿失落,这下好了,嫂子肯定觉得我思想龌龊,估计以后都不想搭理我了。

我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跟嫂子关系才刚缓和些,自己又给搅和了。

可紧接着,嫂子从房间里出来,端着一杯奶走到我面前,红着脸说道:

我刚才在厨房热了杯牛奶,你喝了吧。

说着将那杯奶放在我面前,又匆匆回了房间。

这是牛奶?

我望着这杯东西发愣,嫂子明显在撒谎。

她刚刚回的是自己房间,不是厨房,而且我也没见她热过牛奶。

想到这里,我忽然有了大胆的猜想,这该不会是嫂子自己的吧!

我咽了口唾沫,两只手捧起这杯奶,感受杯子的温热。

那是嫂子的体温,酥麻了我整片掌心。

我低头闻了闻,一股白水香味扑面而来,随即舔了舔,就是之前那个让我朝思暮想的味道!

我迫不及待尝了一口,先含在嘴里,浓浓的白水味在口中慢慢化开。

紧接着,我咕噜咕噜的,一杯白水全进了肚子,我舔了舔嘴角的水渍,一时间回味无穷。

半夜,我躺在床上难以入睡,不知是不是因为喝了那杯白水的原因,身上燥热得厉害,便起身去浴室冲个冷水澡。

经过嫂子房间时,我发现房门虚掩,里面隐隐约约传出一阵压抑的喘声。

我骤然站住,透过虚掩的房门,竟看到这样的一幕。

嫂子坐在床头,开始渐渐给手上的杯子蓄水。

我睁大了眼睛,想起了那杯白水,没想到是真的!

嫂子挤得有些费力,不敢用太大力,怕自己的叫声吵醒一旁的小侄女,只好缓缓挤弄着。

即便如此,嫂子依旧被刺激得喘吁吁,红潮满面。

我看得眼里发热,恨不得冲进去狠狠来几下。

很快嫂子就挤满了一杯,放在床头柜上,我以为嫂子准备入睡,却被她接下来的动作惊住了!

嫂子起身褪掉衣服,然后从抽屉里拿出根又粗又长的黄瓜

床正好对着房门,从我这个角度正好看到。

小侄女在旁边熟睡着,嫂子一直在压抑自己的声音,手上动作越来越快。

然而她弄了没一会儿就突然下床朝门口走过来,吓得我赶紧溜回了房间。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躺在床上惴惴不安。

该不会嫂子发现我偷看她了吧,我这么一想,心顿时跳到嗓子眼上。

房门被打开了,我赶紧装睡。

阿正,你睡了吗?嫂子轻声问道。

我不敢吭声,嫂子又唤了几声,见我没反应,竟直接用手拨开我的短裤!

我忍不住眯眼一瞧,嫂子竟光着身子跨蹲着,然后朝着我那坐了下去

人已赞赏
小说

小丹你就再给我一次吧_妇女站立式与男人在外野战

2020-8-2 18:23:51

小说

在地铁被一点一点进入:gl污文下面塞冰块

2020-8-2 18:24:2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