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女朋友闺蜜摸出水了|开嫩花苞阅读

没想到黄娟私底下竟然是这样的,恐怕李明还真没骗自己,黄娟的老公是真不行了,这才饥渴成这样。 王哥,你快点啊,想什么呢?黄娟故意挑眉问,那只脚轻轻踢了一下王建兴的大腿,诱惑十足。 额,好!我这就给你按。王建兴一楞,赶紧抓住了那只作乱的脚。这只脚凉

没想到黄娟私底下竟然是这样的,恐怕李明还真没骗自己,黄娟的老公是真不行了,这才饥渴成这样。

王哥,你快点啊,想什么呢?黄娟故意挑眉问,那只脚轻轻踢了一下王建兴的大腿,诱惑十足。

额,好!我这就给你按。王建兴一楞,赶紧抓住了那只作乱的脚。这只脚凉凉的,尺寸也就跟他的手差不多长,脚上均匀分布着几根青色的血管。

更重要的是,以他现在的姿势,不止能看到裙底若隐若现的风景,更是能随时顺势把这个女人推倒在床上!

强忍这种原始的冲动,王建兴捧住了黄娟的脚心,开始用力按压:开始可能有点痛,忍着点。

嗯王哥你轻点。黄娟虽然又抱着勾引的心思,不过她的腿也确实很酸,被王建兴这么一按,一股酸麻顿时从脚心冲到脑袋,搞得她呼吸都沉重了一些。

这可不能轻了,要是不疼,那就没有效果。王建兴一边欣赏着她裙下的风景,一边卖力干活,我以前跟着盲人按摩的师傅学过几招,你要是想的话,我还可以给你按按腿上的穴位,保证明天起来不止不疼,还能消水肿瘦腿。

看着黄娟笔直修长的美腿,以及两腿之间的那个地方,王建兴的呼吸有些急促。

真的吗?那就麻烦你帮我多按按了。黄娟哪里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她还是笑着应了下来,并隐隐期待着之后会发生的事。

好嘞!

王建兴知道黄娟这是准了之后的事,立马顺着她的脚踝按了上去,对着小腿肌肉紧张的地方用力一按!

呃啊嘶——

被按了这么几下,黄娟的呼吸越来越沉重,面颊上也飘着绯红,看着就像醉了酒似的。那股酥麻的感觉再次从下半身穿了过来,她甚至觉得有个痒痒的东西直往她两腿之间的那处钻。

王建兴的眼神盯着那处的风光,光线忽然一闪,他一瞬间看到了那处的一丝反光的痕迹

难道这女人,就这么按几下就已经?

黄妹子,我这样会不会太用力了?王建兴故意问。

嗯啊,不、不用,很舒服黄娟整个人扭了扭,发麻的腰肢忍不住往上挺,一头长发被晃得有点凌乱,可是她已经没有去整理的余力,只能用全力闭紧嘴巴,不让更多暧昧的呻吟跑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一股股热度不断从王建军的双手那处传来,身体的反应越来越激烈。

感受着那股磨人的麻痒,黄娟下意识地并拢双腿相互磨了几下。如果不是当着王建军的面,还有一丝残存的羞耻心包裹着她,她恐怕已经把手伸进自己的两腿之间了吧!

黄娟如今的年纪正是需求旺盛的时候,可老公这两年已经不行了,别说满足,就是起都起不来。年纪轻轻守了活寡,她要不是怕人家闲话,早就离婚了。现在她要是急了,还是只能自己来,或者用那些玩具填补寂寞。

想到这,黄娟的眼神直接转向了王建兴。

出差之前,老公跟她说过情况,说这个王司机人已经老了,而且一辈子没讨着媳妇,那方面早已经不行了。

可这不还精神着吗?

黄娟看着这个男人下身撑起的帐篷,脸上微微泛红,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黄妹子,你平时坐办公室应该不喜欢走动吧?我看你这腿挺僵硬的啊。王建兴按着几个穴位,眼神直勾勾地盯着黄娟裙底地风光。

那处只有一根丁字裤地细绳,根本什么都遮不住。要不是这边光线不太好,而且有裙子挡着两人头顶的灯光,他现在恐怕就能把那个神秘的地方看得一清二楚!

黄娟感受到这个男人灼热的视线,忍不住把腿分得更开,好让他看得更清楚。可是做完这些,她又暗自觉得自己太放荡,把腿并拢了点。

怕被发现异样,她强忍那股酥麻的感觉,整个人扭了扭:是是啊,我们厂子的来往还是挺多的,有些时候事做不完,我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

原来是这样,王建兴把黄娟的反应看在眼里,手不再满足于在小腿按压,逐渐往上,那我给你多按按,活活血,这样你之后多走动,腿就不会酸了。

黄娟感觉到男人粗糙的手逐渐按到了自己的膝盖,如果答应继续按,恐怕就要按到大腿,甚至那处

也不知道想到什么,她整个人一颤,小声答:那就麻烦王哥了

包在我身上!

王建兴心中一喜,手直接摸上了大腿下半部分的穴位,用力一按。

黄娟挺了挺自己的腰肢,忍不住扬起下巴呻吟:呃啊王哥,那里好酸

这是正常的,按完就好了。

王建兴煞有介事地说,手不断向上,不一会儿就到了手感绝佳的大腿上半段。大腿和小腿的触感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尤其是大腿上半截,比小腿的手感要柔软得多,一个用力就能按出一个小坑,手一收皮肤又立马变得平整,弹性十足。

按着按着,他的手已经逐渐按到了腿根,有几次甚至有意无意地伸进裙底,差点就要擦到那处。

额,王哥我嗯!黄娟下意识想要夹紧双腿,可是那处实在是太酸太麻了,她连夹住那只粗糙手掌地力气都没有,两腿松松的夹住王建兴的手。

王建兴瞬间呼吸粗重,早就撑起一个帐篷的地方更加雄伟。

欲望让他暂时忘了害怕,大着胆子微微躬下身,把那东西隔着裤子顶在黄娟的脚上,时不时摩擦一下。

呃啊好,好痒。黄娟整个人缩了缩,她瞬间反应过来自己脚碰到的东西是什么!害怕羞涩的同时,一股无法控制的欲望在全身上下蒸腾。

可是如果自己主动开口,那不就跟一个荡妇一样了吗?

仅存的羞耻心让黄娟死咬着嘴巴,想要这个男人搞自己的话就在嘴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克制不住。

王建兴看着黄会计的神色,忽然福至心灵,赶紧乘胜追击:黄妹子,这大腿也按得差不多了要是你还觉得有哪里不舒服的话,我要按的地方可能就比较私密,也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

黄娟沉迷欲望的神色顿时染上一些纠结,她确实很想跟这个健壮的男人狠狠纠缠可是自己老公这么几年也算是勤勤恳恳,要是自己先出轨了,总觉得又对不起他

王建兴也不催促,只是按压着黄娟敏感部位的手逐渐停了。

身体里那股异样的酸麻没了出口,黄娟一下子觉得浑身上下空落落的,尤其是那个不能启齿的地方又麻又痒,根本没有满足。

要不就这么一次

黄娟在心里努力说服自己,隔了好久才小声道:王哥,我还是觉得有点不舒服,要不,你还是再帮我按按吧?

说出这话的瞬间,黄娟不止脸红,就连脖子也要烧红了!

王建兴的笑容越来越大,不过他没有立马得意忘形,而是重新按上了大腿根部,对着黄娟最有感觉的地方狠狠一按!

呃啊!!黄娟整个人一抽!下身酥酥麻麻的地方算是被涌出的粘液彻底打湿了

王建兴的手已经彻底深入裙底,圈着大腿根部按压不止,时不时就会碰到那个敏感部位。而且那地方似乎还真有点湿了?

一瞬间,王建兴感觉有点气血上涌,呼出的气息都有点灼热。

又按了几下,他终于大着胆子,用微微颤抖的手在那个微微颤抖的地方轻轻摸了一下。

啊!黄娟的嗓音都在颤,直接摸上的感觉,和刚才打擦边球的那几下可完全不同!

王建兴心中大喜,正想乘胜追击,黄娟的电话就在这时响了!

这忽然的一下把黄娟吓得蹦了起来,赶紧挥开这个王司机的手,把自己裙子整理好,这才拿起电话。

手机铃声响个不停,可空气中还充满刚才他们暧昧的味道。黄娟又是羞愧又是尴尬结结巴巴地说:王哥,可能是我老公打来的,我出去接个电话

说完,也不等王建兴回个话,就穿上高跟鞋跌跌撞撞地跑了。

唉这!王建兴哭笑不得的收回手,他的下半身早就涨得不行了,就差一步的事儿,谁想到会发展成这样?

不过

王建兴盯着自己的指尖,上头还有些亮晶晶的水痕,应该是黄秘书的

王建兴呼吸重新变得粗重,就着这双满是水迹的双手,伸进了自己的裤子里面,开始自给自足。

他这边屋子里搞得热火朝天,外头的黄娟可是有些苦不堪言。

本来她也早就被挑起了感觉,现在一下子被打断,下半身的水根本就止不住!她现在穿得那条丁字裤本来就只有一根线,也拦不住水,只要她走一步,酥麻就伴着汹涌的粘液从身体里渗出来,刚出房门就已经彻底打湿了大腿根!

更让她崩溃的是,这个电话竟然真是老公打来的!

抓着嗡嗡个不停的手机,黄娟深吸一口气,这才接通:喂?老、老公?

接通的一瞬间,她又向前走了一步,丁字裤的绳子一下子磨到了不该动的地方,搞得她声音颤了颤。

她老公一下子听出不对劲了,声音顿时变得严厉:老婆,你在干什么!?

黄娟的冷汗顿时就下来了,大脑飞速运转,随口扯了个理由:唉!我就是绊了一下,老公你那么凶干嘛?

噢,我这不是怕你出事嘛。听着妻子娇嗔的语气,那头的男人稍微放松了一些,语气也不像刚才那么急促。

黄娟砰砰直跳的心脏终于缓了缓,两人又扯了会儿家常就挂了电话,她才算是彻底松了口气。

可放松的同时,下身的酥麻又重新窜了上来。那根绳子狠狠勒住了自己的关键部位,汁液不断地从下半身渗出,从腿根往下涌。

嗯好痒

黄娟的腿都软了,身体忍不住蹭了蹭墙面。可她也拉不下脸回去找王建兴,只能左右看看,拐进了走廊的公共洗手间,反手把门一锁,这才放心大胆地把手往下半身伸了进去。

那处早就又湿又热,一摸就是一手水。对着最有感觉地地方戳了几下,黄娟忍不住仰头呻吟:呃啊快、嗯

想像着是刚才那个王司机揉捏自己大腿的那双粗糙的手在摸自己,黄娟略微喘了几口,手动得越来越快,另一手还抓上了自己胸前的一边软肉不断捏成各种形状,细微的水声在整个狭小的空间回荡。

要到了!啊!老公快!要到了!!嗯!

两只手动得飞快,刚刚才跟老公打过电话,可自己却在想着另一个男人自慰,这种隐秘的快乐让黄娟几乎沉迷,很快就到了。

一股从未有过的在全身上下流淌,黄娟眼前都冒着精光,下身抽搐着喷出一股汁水,浇湿了她的鞋子和地面。

太太舒服了好一会儿,黄娟才彻底回过神,脸红心跳地把自己的手从两腿之间抽了出来。

她的手比屋里那个司机自然要细白得多,现在这白皙的手指上沾满了她自己的水,黏黏糊糊的很是暧昧,黄娟自己看了都要脸红。

低头看了一眼,她才看到自己写上的那块水渍,是什么东西也是不言而喻。

这太放荡了!在公共卫生间,想着别的男人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黄娟简直羞愤欲死,只恨自己被欲望冲昏了头脑。

可是不能否认的是,那个男人带给她的感觉很强烈。只是想着他搞自己,就能这么爽,要是真枪实弹的搞上,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滋味?

意识到自己还在想那个男人,黄娟跟被烫到似的甩了甩手,赶紧打开水龙头把那些汁液冲掉,又捧起一捧凉水给自己发烫的脸颊降降温,这才勉强找回神智,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不能想了黄娟!你刚才都差点犯错,你可不能一错再错了!

那头公共卫生间里,黄娟刚刚想着王建兴爽完,在给自己做远离这个男人的暗示。

这边房间里王建兴也正想着黄娟绝美的身子,尤其是那双美腿和小脚,刚刚爆发完。看着自己手上的东西,王建兴无奈扯了张纸收拾现场。

如果能把那个骚女人压在身下,那该多爽?他一定要先把黄会计玩儿到流水不止,求着自己搞她!再搞上个七八次,把她全身都弄上自己的痕迹。

当然,这全是他自己的妄想,要是真的搞上是七八次,他怕是整个人都废了!

不等王建兴意淫完,他自己的手机忽然开始嗡嗡地震动。

沉浸在幻想中地王建兴一愣,赶紧拿起手机,是陌生人打来的。

谁啊?

王建兴有点不高兴,但还是怕耽误事,把电话接通了:你好,我是王建兴,您有啥事儿?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一会儿,一个男声传了出来:你好王哥,我是黄娟的老公向正南,黄娟她有跟你在一起吗?

什、什么?王建兴一愣,冷汗顿时下来了,赶紧回到:噢噢是您!王娟她刚出去买东西了,也就五分钟的事儿,您找她?

王建兴的语气客气得很,面对厂长陈国亮怕是都没有这样讲礼貌得时候。开玩笑!他刚刚才差点才玩儿了人家老婆,人家就打电话过来,不客气点能行吗!?

他倒是不太担心黄娟告自己黑状,毕竟要是这男人已经知道刚才得事,说话就不可能是现在这态度了。

那头的向正南听王建兴这么说,松了口气,道了谢就把电话挂了。

那头的向正南根本没有怀疑过,自己媳妇和一个据说已经不行了的男人搅合在一起的可能性。

挂了电话,王建兴才是彻底松了口气,想不到黄娟的老公还管得挺严,查岗都查到自己这里了。

正想着,神色如常的黄娟打开门走了进来,不等他问就率先张口:呵呵王哥,这天气真热啊,我先去洗个澡。

说完就抓起几件衣服,转身溜进了浴室。

听着浴室里传来的哗哗水声,王建兴有点无语,可还是忍不住幻想黄娟洗澡的样子。

想了想,他忍不住踱步过去,惊奇的发现浴室大门竟然是一面磨砂玻璃,上面隐约透着一个曼妙的肉色身影。

刚刚发泄过的王建兴顿时又有点兴奋。

他看着那个人影的双手先是高高举在头顶,可能在洗头;没过一会儿,又在浑身上下游走,尤其是胸前那两团,她似乎揉搓了很久。最后,那两只纤细的手臂似乎逐渐伸到了下方,两条长腿微微分开,应该是正在清洗那处

王建兴兴奋了。

浴室里面比外面要亮,黄娟不知道王建兴就在外面,她甚至没注意到门的材质有什么不对。

热水冲刷着她的身体,让她情不自禁的放松下来,尤其是有力度的水流打到胸前软肉和顶端上坠着的两点时,刚刚才发泄过的身体又有些兴奋。

不能再想了,黄娟!

她默默警告着自己,手却不由自主地再次伸向了两腿之间,不断运动起来

嗯舒服啊——!<<

人已赞赏
小说

小丹你就再给我一次吧_妇女站立式与男人在外野战

2020-8-2 18:23:51

小说

在地铁被一点一点进入:gl污文下面塞冰块

2020-8-2 18:24:2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