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闺蜜夹得我真爽_好大不行了

你竟然跟踪我们,你想干什么?你赶紧给你滚,要不然我打电话报警了。红枫惊恐地问道。 先别生气,你看看这个后,咱们再心平气和地谈谈。 我把手机里的视频调出来,扔给了她。 红枫疑惑地拿起手机看了起来。 越看脸色越难看,最后愤怒地把手机用力地摔到了墙上

你竟然跟踪我们,你想干什么?你赶紧给你滚,要不然我打电话报警了。红枫惊恐地问道。

先别生气,你看看这个后,咱们再心平气和地谈谈。

我把手机里的视频调出来,扔给了她。

红枫疑惑地拿起手机看了起来。

越看脸色越难看,最后愤怒地把手机用力地摔到了墙上。

这回你没有证据了吧?红枫恶毒地看着我,指着已经已经七零八散的手机说道。

我始终微笑地看着她,幸好我备份了一份,要不然还真降不住她。

你让为我就这一份吗?你也太天真了。我冰冷地说道。

红枫身体发颤,指着我半天说不出来话,最后无奈地放下了手指,瘫软地坐在床上,再没有了刚才的气焰,轻声地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哈哈,我不想干什么?只是想跟你谈谈合作?我大笑地说道。

合作?哼,我跟你有什么合作的?红枫不解看着我,随即又摆出那幅拒人千里的面孔。

我站起身坐到她的旁边,看着她。

她快速地向床里移着身体,却被我一把抓了回来。

你放开我,你这是非礼,就算你手里有视频又如何,大不了,我跟你鱼死网破。红枫怒视着我。

随便,我无所谓。你如果不想让你老公知道,不想以后一无所有的话,你可以报警。

说着,我拿出另一部手机扔到她的面前,你打吧,我在这里等着。看看一会警察来了,是把我带走,还是把我们一起带走?哈哈。

红枫抓起电话就要拨出去,等了半天,她都没有点下去。

她抬起头看着我愤怒地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刚才说了,想跟你合作,另外,我在外面也看了半天,想着怎么也得卸卸火吧。我靠在床头,盯向了她的身体。

流氓!我告诉你不可能。还有,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但是合作是不可能的。红枫怒吼着。

我耸了耸肩膀,依然微笑地说:你先别忙着拒绝吗?你听我说完,或许你就有了兴趣不是。其实,对你来说是非常简单的一件事,那就是你催着我哥哥和嫂子离婚。这样你不就可能和他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吗?

哈哈,我明白了,原来你是看上你嫂子了。所以才会跟踪我们拿证据。合作?你想也别想,你不感觉你这样很缺德吗?孙安梦大笑着,咬牙切齿地说着。

她的话激怒了我,我快速起身,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将她按在了床上,掐着她的脖子冰冷地说道:女人有些时候不要太聪明了,你不知道聪明反被聪明误吗?

咳咳,你放开我。红枫挣扎着,眼神里充满了不安与恐惧。

通过刚才的交谈,我发现红枫虽然嘴上说的很硬气,可是她的眼神却出卖了她,我不知道她老公是干什么的,但是我知道,如果这件事要是宣传出去,会对她造成非常大的影响。

这也是我会什么敢这样的原因。

她越是嘴硬,那么就说明越在乎这件事,同时,也给我了机会。

刚才我哥哥没有好好伺候好你吧,那我就好好伺候一下你

我淫笑地看着她。

红枫听到我的话后,眼睛瞪得大大的,身体不断地扭动挣扎着,想要从我的手里挣脱出去。

你最好乖乖的不要动,要不然,我会让你身败名裂。

我稍微地减轻了掐在她脖子上的力量,让她能呼吸畅通一些。

红枫恐惧地看着我,努力地呼吸着。

我看着她憋着通红的脸蛋,一种莫名地兴奋席卷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此时,我已经失去了理性,脑海中不断地大声叫喊着,要了她,要了她!

我猛地低下头,亲上她的嘴唇。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从最初的恐惧、抵抗,慢慢地到妥协、接受,再到现在的享受、主动,可以说是一种蜕变。

风云消散之后,我搂着她舒服地躺着。

怎么样?感觉如何,是不是比我哥哥强?我逗着红枫。

她白了我一眼,往我的身上靠了靠,轻声地说:没想到,你这么年轻竟然这么厉害,我都快让你折腾得散架。

那你以后还想不想体会这种感觉呢?我坏笑着。

我相信只要是体验过的女人,都会爱上我这种能够让她们舒服要命的感觉。

嗯,你比你哥哥太多了,不过你哥哥怎么办?红枫问道

我看着她的样子,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突然,红枫翻身坐在我的身上,甜美地笑着,喃喃说道:那得看你的表现了。

说完,她伏下了身体。

下午和红枫做了5,6次,回家的时候头还有点晕乎乎,可能有点发烧,我无力的倒在床上。

嫂子摸摸我的头,非常担心我,但是因为哥哥说家里有事情,只能叫我自己去医院。

我求之不得呢,我又想起了前几天的事儿。

她那白嫩嫩的身子太眼馋了。

给家里人交待了一声,我就拄着拐杖出门了。

没想到,这次给我开门的是曹美,我怕她把我威胁她的事情告诉,对着她指了指手机里面的照片。

不过,也不奇怪,小护士和她比较熟悉,把她叫来也正常。

她的脸蛋红扑扑的,见了我,就把我往里面拉。

她拉着我上了病房的二楼,进了房间,我就看到小护士正在看电视。

妈蛋,她在看那种毛片!

里面居然是两个女的和一个男的光身子在干事儿。

我这下明白曹美的脸为什么这么红了。

不过,没有声音。

我惊讶的发现,之前,曹美看这个还羞羞答答的,可今天,她明目张胆看着,根本没有之前的羞涩了。

哟,阿水来了呀,快来坐!曹美站起来,拉着我的手,让我在椅子上坐下。

我坐下来,眼睛却往电视上瞟。

那男的还是一个黑人,那玩意儿像个大香蕉,把那两个女人弄得要死要活的。

小护士的表情还算淡定,曹美的脸红得快要滴出血来,整个人都在颤抖!不知道她有没有我威胁她的事情告诉金花。

金花,曹美,你们在做什么,怎么不说话?

哦,我和曹美在看电视呢,刚才还有声音,结果,现在没声音了,不知道哪里坏了。小护士说道。

原来是电视出毛病了,我还以为她们故意关了。

那没声音还看什么呀?

没声音也能看的,反正是打架的。小护士吃吃笑道。

我干笑了两声,心里想着,你们俩个把我叫来做什么,你们可以看电视,我又‘看不见’。

对了,阿水,你今年也有十九岁了,应该要找媳妇了吧?小护士问道。

我苦笑了一下,我一个瞎子找什么媳妇啊,哪个愿意嫁给我。

那你不想女人吗?

啊,金花,你这是什么意思呀?我装傻充愣的问道。

曹美拉了小护士一把,阿水又看不见,他能想什么女人?

怎么会不想呢?曹美‘咯咯’笑道,那天阿水听到电视声音,不是就反应了吗?

我脸上一阵发烫,那、那就是想女人啊?

是啊!

哦,我不太清楚,我九岁就瞎了,我根本不知道你们长啥样了。

我们当然是大美人啊!小护士笑道,说了半天,还没有给你倒水喝呢,你等下,我给你拿杯可乐喝!

谢谢!

这个时候,我看见曹美已经撩起裙子,隔着自己白色的小内内摸了起来。

看来这毛片对她的诱惑很大呀!

小护士把桌上的可乐拿了起来,拉开了盖子,但是她并没有直接递给我,而是拿起旁边一小包白纸,往拉罐里倒进去一些白色的粉末!

这不就是安眠药的味道!

靠,小护士给我的可乐里下安眠药,她要做什么?

这显然是她已经预谋好了的!

而小护士拉住了曹美,小护士却拂开了她的手,然后用手指了指我的档部。

我有点明白了,难道她们准备把我迷倒之后,占我的便宜或者找到

很可能是这样啊!

小护士是一个很放得开的人,她上次见到我的尺寸,肯定是动心了,她回来这么久,估计也是想男人了!

我一下乐了,当然,我表面上还是波澜不经。

嘿嘿,这真是求之不得啊!

我刚瞎那会儿,成天睡不着,要死要活的,所以,我妈就给我喂安眠药,吃久了,我就对这药有耐药性了。

这安眠药,分量对我来说,显然不足。能让平常人昏睡的剂量,现在对我根本不起作用,这或许又成了我的一个秘密。

这时,小护士把可乐塞到了我手上。

阿水,喝吧,我帮你拉开了。

谢谢!

我拿在手上,脖子一仰,就喝了几大口,

阿水,跟我聊聊你学按摩的事吧!上次你的手艺真不错耶!小护士直接把我拉到床边坐下。

嘿嘿,瞎子嘛,要么就是学算命,要么就是学按摩,没办法。

我知道她们在等待安眠药发作。

聊了几分钟之后,我就说道:哎呀,我的头怎么晕沉沉的,犯困呀!

我看到小护士脸上一喜,阿水,你要是困了的话,就在这里睡会儿吧!

这不好吧,这是你的房间。我说着,身子已经往后面倒了。

没关系,你睡会吧,我和曹美看电视。

那不好意思,真的好困!我说完,就整个躺下了,然后脑袋一偏。

阿水?阿水?小护士叫了两声。

我自然是没有反应了。

金花,真的要这样啊?曹美的声音响起。

这有什么呀,看电视有什么用,不如看真家伙!金花的声音,金水的家伙这么大,不想看看吗?

我不太想——小凤说着的时候想到早就看见阿水的物件。

你感受过,就会想了!小护士嗤笑道。

然后,我就感觉到小护士把我的衬衣掀了起来,冰凉的小手直接就放到我的胸膛上。

阿水长得真壮实呢,像头小牛犊子。

我睁开了眼睛,看到小护士俯下了身体,目光很是火热。

着,她的小手,竟然放在了我的裤档处。

我马上就有了感觉。

小护士摸了两下,就慢慢的套弄了起来,那手法比嫂子的娴熟多了。

我忍不住哼了两声,吓得小护士一下把手缩了回去。

旁边的曹美也吓了一跳,本来她是坐着的,一下弹开了。

阿水?阿水?小美又叫了两声。

我没有反应。

嘻嘻,吓死我了,他是在做梦,做春梦呢!小护士拍了拍胸口,出了一口大气。

她又靠了过来,直接把自己的睡衣脱了!

我一看,空的,里面什么都没有。

她又一次弄起来,我又哼了两声,这次,她没有介意了,还似乎觉得不过瘾,直接抓住我的裤头,把它给扒拉了下来。

小祖宗已经昂扬了。

曹美和小护士死死的盯着。

好大啊!曹美发出梦呓般的声音。

的确很大,比我交过的那几个男友大多了。小护士吞了一口口水。

小护士眼馋的说道,今天把他吃了!

说完,小护士直接就跨坐了上来!

我一下激动不已!

没想到有美女自动送上门,不吃白不吃。

此时,我和小美之间已经点成一线,只要她往下一坐,我就要和她合二为一了。

就在这个时候,曹美一把拉住了小护士。

我以为曹美要拆穿我,瞬间有点紧张。

你干嘛?小护士侧过脸问道。

小护士,你这样做,会不会对不起你现在的男友啊?

哎呀,有什么对不起的,我也没打算和他结婚,大家互相玩玩而已。再说,他又不知道,有什么关系,搞不好啊,他趁我这些天没在城里,也在背着我偷吃呢!小护士不以为然的说道。

你还真是想得开呢!曹美呐呐的说道。

曹美,你不要这么傻冒了,等你以后交了男朋友明白了。小护士说着,转过脸来,正要坐下去,突然又下了床。

我一阵失望,怎么回事,她改变生意了?

尼妹,这就差临门一脚了啊!

结果听她说道:我差点晕头了,保护措施还是要做的!

我歪着脑袋就看到她走到一边去了,拿起了一个包包,在翻找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曹美伸出手来,一把抓住了我的小祖宗!

一股强烈的冲击感袭来,我又忍不住哼了几声。

好吧,她们都以为我在做春梦呢,没当回事儿。

曹美又笨拙的套弄了几下,我想到上次还没有给你喂饱吗?这时,小护士走了过来。

眼馋了吧?小护士笑道,别看这玩意儿这么丑陋,它能让你飞上天!电视你也看了吧?你一旦做了啊,你就停下不手,有瘾哟!

曹美红着脸松开手,想到上次我和她做爱的时候说道我才不像你这么随便呢,我要把我最宝贵的东西留给我喜欢的男生。

傻冒!小护士不屑的哼了一声。

然后,我就看到她手里在撕一个包装,然后取出一个透明的小玩意儿,这应该就是我发小给我说的那‘套套’吧?

她真的想和我做啊?

可能是因为我是一个瞎子,小护士才敢如此大胆吧!

然后,小护士就把那套套给我套上了。

然后,她又套弄了几下,再次坐在我身上。

曹美惊讶的说道:小护士,它这么大,能行吗?

你没看到那个黑人吗?

哦,哦!曹美点点头,还是一脸的吃惊,她的手也下意识的摸向自己下面。

小护士的身子慢慢沉了下来,在接触的一瞬间,我打了个激灵!

曹美叫了一声,直接捂着脸跑了出去!

傻妞!小护士说了一声,身子就沉了下来!

我整个人像触了电似的,两条腿都蹬直了!

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温暖包裹了我。

随着小护士的起伏,我的哼哼声也越来越大了。

如果没有之前嫂子对我的‘磨砺’,可能我马上就缴枪了,但现在我还能挺住,再加上中间有那个套套,也减少了敏感度。

我终于忍不住把双手伸过去,抓住了小护士的屁股。

她毫不在乎,反正以为是我做梦时下意识的反应,反而更加的享受。

她像一个女骑士在我身上颠簸。

即使屋里开着空调,我全身也出了汗。

而小护士的汗水更多,然后,流到我身上,再流到床上。

我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小护士。

她的表情如同疯魔了一般,媚极了!

我真没想到第二个睡的女人居然是她!

和红玉姨完全不是一个滋味,红玉姨会伺候人,而小护士更加狂野。

好舒服啊!小美痴迷的叫着。

的确舒服,我又尝到了女人的滋味,真是太美妙了,没法用语言来形容。

如果,没有套套的话,应该更舒服吧?

整个床随着我们一起晃动,感觉随时要垮了似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十几分钟吧,我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然后,我无力的摊开了双手。

而小护士瘫在了我的身上,身体还在抽搐着。

这时候,我听到了推门的声音。

然后,曹美走了进来。

她跑出去之后,我听到她并没有跑远,就是站在门外边。

也许听到屋里没了动静,她才走进来。

完事了?她呐呐的问道。

曹美抬起身子,有气无力的说道:完事了。

然后,她从我的身上挪开了。

好爽,这可是我第一次弄昏一个男人玩呢!她笑得很贼,你要不要玩玩,好刺激!

我不玩。小凤摇头。

别那么保守,我告诉你,你把你身子给的那个男人未必就是你以后的老公!小美一边说着,一边把套套取下来。

我反正是不能接受你这样。曹美说道,你真的变化太大了。

嘻嘻,人是会改变的嘛!反正女人有了第一次,谁还在乎第二次?小护士又扯过纸巾给我擦拭。

我去洗个澡,你帮我看着他。说完,小护士光着身子就去了卫生间。

此时,我的裤头还没有提上呢!

曹美慢慢的走过来,又开始端详。

然后,她的手又伸了过来,又攥住了我。

她的表情更多的是好奇,当然也有羞涩。

我喃喃的说道:好舒服,好舒服。

实际上,她的手比小美的笨拙多了,比嫂子还要笨拙。

不过,她越发显得兴奋了,就像发现了一件新奇的东西迷住了她。

没多久,我又起了反应。

她后退了两步,眼神中充满了迷恋。

这个时候,小护士光着身子出来了。

一看到我这个状况,她笑道:曹美,你弄的吧?

人已赞赏
小说

啊疼忍不了疼不要太深了_校花同桌第一次好紧

2020-8-2 18:23:09

小说

捂晕扛走老师捂晕文章_好想要好好做一下爱

2020-8-2 18:23:3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