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一只耳钉有什么说法&bl高肉强受失禁尿出来

吴熙:你们不是应该帮我挡酒吗!? 程宥:我们酒量说不定也不好。 大家没尝试过大喝特喝,怎么会知道。 魏齐:我弟帮你吧,他酒量挺好的。 对对对,就这样决定了,我结婚那天周玙就是挡酒的!&r

吴熙:你们不是应该帮我挡酒吗!?

  程宥:我们酒量说不定也不好。

  大家没尝试过大喝特喝,怎么会知道。

  魏齐:我弟帮你吧,他酒量挺好的。

  对对对,就这样决定了,我结婚那天周玙就是挡酒的!

  程宥朝隔壁的魏齐小声问道:所以那天,周玙后来没醉?

  魏齐摇头,面色出现可疑的晕红。

  程宥含着笑,没再继续追问。

  八月时,魏齐在私聊群里说,他们家今年暑假底要一起到国外旅游,周美琴已卸下心房,甚至肯让两兄弟单独住一间房了。

  第一天晚上,他们在饭店里用餐,一家人和气安乐,周玙陪着魏逸喝酒,魏逸越喝越来劲,周玙也笑笑跟着喝了不少。

  当天在私聊群里,魏齐提了这件事,大家都很好奇周玙的酒量,可两兄弟不到晚上十一点便在群里消失。

  程宥还以为他俩睡下了,目前看来并不是。

  赵勤感叹的说:我们居然在讨论结婚的事了,还记得大家上次一起坐在这里,是在交换圣诞亮晶晶。

  去他妈的圣诞亮晶晶。杨舒说。

  一生没看过那么烂的烂片!

  魏齐那时候拿了圣诞来捣蛋,后来有看吗? 江函好奇的问。

  魏齐点头:看了。

  怎么样?评价呢?李芯追问道。

  满分十分的话,我给三分,我弟给六分。魏齐说。

  其实他原本只想给一分,可又觉得演员非常辛苦敬业,拿到如此糟糕的剧本还要演的这么尽心尽力,意思意思加上两分。

  孟宇旸觉得诧异:周玙给这么高分?

  他以为那片很烂。

  魏齐:他说电影不是重点。

  而是房内放着影片,周玙也将人抱上足足两小时。

  影片好不好看不知道,可是怀里的人很好看,所以给了那部大烂片勉强的及格分数。

  孟宇旸了然的笑了笑。

  书店内,大伙儿开心聊着天,交换着未来愿景和毕业后的理想工作。

  最好的友情不过年少时期,一群人嘻嘻闹闹,一同成长,直到话题从作业考试,变成工作买房,踏上人生每一个阶段。

  待假期结束后,大家便回到各校的所在城市。

  租屋处里。

  程宥趴着,身后那人已经缠着他两个多小时。

  半晌后,孟宇旸的动作突然更重更快。

  程宥被晃的大力,只能埋在枕间不断喘气。

  

  待室内声响平复之后。

  孟宇旸环抱着人,说道:江函说要去卫生用品区选礼物给我们。

  除了桌上那罐,你还想用什么?程宥指指床头的罐装液体,又问道:还是你想戴?

  消息说出去,汪婷或许会立即送上两打。

  不要,我不想隔着东西。孟宇旸亲着他肩头。

  他喜欢碰到程宥,喜欢对方直接包覆住的感觉。

  说没两句他又忍不住动了下腰。

  程宥微微弓身。

  孟宇旸紧抱着他,啄着程宥颈侧,低低唤道:男朋友

  程宥微微偏头,望向侧躺在身后的人:嗯?

  孟宇旸没有继续讲话,只突然用力蹭了蹭他脖子。

  程宥轻轻绽出浅笑,说道:我知道,你每天都在告诉我的。

  很简单的一句话。

  只有三个字。

  孟宇旸日常的大小动作都包含了这三个字。

  他感受的到。

  孟宇旸:我之后要求婚吗?

  还是我求?程宥笑着。

  孟宇旸:戒指已经有了,还是你送我狗项圈吧,上面能刻你的名字。

  程宥笑了一阵子,然后翻过身趴到他身上,说道:那我求啰,不知道某只大狗毕业后愿不愿意跟我结婚?

  孟宇旸露出灿笑,圈着他说:天天都有骨头吃吗?

  嗯,你最喜欢的。

  好,等等就把我娶回家吧。孟宇旸说。

  程宥笑得更厉害了,整个人一直抖。

  孟宇旸看着那双笑弯的瑞凤眼,只觉得心里都是满足。

  如同他当时在游览车上唱歌给程宥时,那股满胀的情感。

  大四毕业季很快到来。

  学士帽往上扔的刹那,大家都是社会新鲜人了。

  两人都要正式进入自己的公司,孟宇旸的工作穿着较不拘束,不要太过松散如睡衣的t恤都能上班,只有一些重要会议需穿着衬衫,但不至于打领带,程宥也是。

  两人便用周末时间去商场一趟,买了几件衬衫,顺带买些小家具,因他们换了租屋处,在两人公司的中间点,可要添置的东西不多,毕竟只是暂时落脚处,他们的计划摆在三年后。

  商场的试衣间内,程宥穿着浅蓝色的衬衫走出来,他折着袖摆,将其弄成七分袖。

  小姐去仓库调孟宇旸的衣服尺寸,才刚把衣服交给人,所以孟宇旸正在试衣间里。

  过了一会儿,人出来了,身上和程宥同一款样式。

  孟宇旸利落的折起袖摆。

  程宥看着他,笑道:有种我家狗狗成熟了的感觉。

  孟宇旸展笑:还是我等等回家就乱翻饲料,然后随地尿尿。

  程宥失笑,替他把翘起的发梢压好。

  两人站在落地大镜前研究。

  衬衫质地不厚,看得出孟宇旸结实的体格。

  可他眼光完全不在自己身上,从头到尾眼神都往程宥那方向。

  程宥弯弯唇角,说道:喜欢?

  孟宇旸点头:现在想光合作用了。

  程宥身形高瘦,穿着浅蓝衬衫,看起来温雅俊逸,削瘦的线条隐在布料底下,那双长腿每晚都会缠在自己身上,让他尽情撒野。

  程宥露出浅笑,从大二那会儿两人住一起后,对方很久没用这个熟悉的词汇了,待会回家就让你。

  他们俩的公司都是后天报到,今天孟宇旸想做什么都行。

  站在柜台的小姐眼眸中都是激动,从两人进来后,脸上就充满欣喜神色。

  刚刚同事仓库拿货时,她已在一旁偷偷打量二人许久。

  程宥觉得衣服尺寸适合,版型也不错,就同一款式挑了几个颜色,每色都拿了他与孟宇旸的尺寸。

  柜台结帐处,店家小姐接过钞票时手都在抖,按机器的时候眼神还不不停偷瞟着眼前两人。

  你是不是以前和我们同高中的学生?孟宇旸朝她问道。

  他刚刚进来就发现了,对方心情明显激动,视线也不断在他俩身上打转。

  对方闻言先是愣了下,似乎没想到他会认出,半晌后才拼命点头,说道:高二运动会的时候,你们有来我班上买奶茶,我是负责收钱的。

  没想到她趁假日来服饰店兼差,居然能遇到当年疯迷全年级的两人!

  而且看起来是真的在一起了! ! !

  她激动的脸上泛光!

  当年在梦城上她可是留言不少,是最忠实的cp粉之一!

  程宥与孟宇旸随即记起,对方就是当时奶茶摊位上,朝他们大喊标语的女孩子之一,程宥还被震的耳痛。

  待两人从她手上接过纸袋,步出店的那刻,她小声说道:我嗑的cp,结局he。

  较高的那人似乎听见了,一手搭着程宥的肩,回头朝她说了声:谢谢。

  程宥也侧头笑了笑。

  她惊喜的眼眸泛光,没想到自己少女时期的其中一个愿望居然成真了!

  像是被遗忘在包包深处的糖果,不经意捞出来后,打开吃下,发现仍是甜的。

  两人在商场买了一个床上移动架,和两盏台灯,顺便到卫生用品区拿了两罐东西。

  孟宇旸靠在程宥肩上,说道:男朋友,都是你的错。

  太诱惑人。

  两人天天睡在一起,孟宇旸每晚都缠着程宥,以至于他俩每一个半月就要来买一次。

  程宥耳根有点红,还是今晚就好好睡觉?

  孟宇旸重重亲了他耳廓一下:嗯,我好好睡在你身上。

  作者有话要说:  猜猜他们买罐装卫生用品时会遇到谁呢?

  另一对也来买了哈哈哈

  ————-

  再不到十章就要完结了,谢谢一路陪伴我的小天使们^^

  完结后会有三篇番外,加起来预计3万多字

  ※其中一篇是梦城的起源※

  两人高一不认识却被传成校对那会儿,荒谬又莫名有爱的时期^^

第76章

  宇旸?

  二人身后突然一阵叫唤。

  带着耳钉的男生站在后头,身旁是高出他一颗头的前任校草。

  孟宇旸展笑:学长,你们也逛街?

  陆潇:嗯,家里东西用完了

  程宥也浅笑朝两人打招呼,陆潇毕业后就直接到游戏开发公司上班,空降了其中一个大项目,成绩做得很好,孟宇旸跟他同公司,两人不时会打上照面。

  陆潇走近货品架,拿了两瓶东西下来,然后挑眉望着孟宇旸手上的罐装物品:这牌子好用?

  程宥偏头假装关心日光灯。

  江时渝则是突然拿起篮子里的饼干,研究保存期限。

  孟宇旸:习惯用这品牌而已,你们呢?

  陆潇:时渝说不喜欢其他牌子。

  江时渝红着脸说道:你别乱讲!

  程宥仍在看着商场的吊灯,真是又大又亮。

  陆潇接过江时渝手中提篮,把东西放进,然后问道:有颗粒的,要不要试试?

  江时渝怒瞪他:好啊,你试!

  陆潇勾着唇角,搭上他肩。

  孟宇旸:学长,最近你项目的游戏是不是正在研发副本?

  陆潇点头:我和组员讨论了好几个方案,目前正在编写程式码,还得把技能根伺服器再提升。

  孟宇旸:我上次去公司试了下游戏,觉得第三支线的程式能再快进一点,确保进入副本的角色超过十人的时候,也能正常运作。

  毕业前他去了一趟,把小组办公室整理了一下。

  而陆潇正在设计的关卡是重量级,伺服器里大家会组队去打怪,到时候人数太多,远端主机供应不及,后台反应延迟的话,游戏项目的名声会掉一大半。

  他们做开发主要的就是拼更新最即时,确保游戏进行中角色动作不延迟,还有各城市的主要伺服器清扫后台乱码。

  人物外型服装什么的,则是陆潇底下另一个小组的责任。

  孟宇旸不是陆潇的组员,公司有意让他在毕业后接其他项目,直接当主负责人之一,与陆潇一样。

  陆潇觉得他的话中肯实用,便说:你们有空吗?如果方便的话,待会一起吃个晚餐吧,我想听听宇旸的建议。

  孟宇旸侧头望向程宥,征询他的同意,然后才答应陆潇。

  四人在商场的用餐楼找了间餐厅,因为没有预先订位,便找了间不用等的店家。

  轮到孟宇旸二人点菜时,都是由程宥发言,向店员点餐。

  菜色很快上齐,孟宇旸和陆潇也一边谈论著公司的事情。

  陆潇边吃边听他的想法,觉得孟宇旸思路清晰,又能够一针见血点出问题,便说:学弟你很有实力,难怪秦总上回说他等着你毕业,手上项目随你挑。

  如同他当时项目也是自己挑的。

  程宥和江时渝则是一边煮料一边聊天。

  学长,我听宇旸说你在外商公司当翻译顾问,那工作的专科名词不是很多吗?程宥问道。

  江时渝点头:我刚到职的第一天,就拿到一本五公分厚的书本,上级说里头的专门辞汇都要看熟,确保以后翻译外语能流通顺畅。

  他的专项是英语和西班牙语。

  于是他花了整整一个月把它背熟,只是天天盯着那些冗长的英文单字,眼睛总酸涩的不得了,于是某人当时每日都帮他按摩。

  程宥点点头,张嘴吃下孟宇旸递来的肉片。

  每个科系都有自己的辛苦之处,领多高的薪水就有多重的责任,他也听说江时渝现在是他们公司的第一翻译顾问,可见每日要处里的文书有多大量。

  江时渝看着他俩互动,一手托腮说道:学弟,你们高中就在一起了对吧?

  孟宇旸跟陆潇刚好谈完话,闻言即咧笑说道:学长你们呢?

  没在一起,我俩死对头。江时渝直接答道。

  程宥觉得非常有趣,便说:死对头还一起去买卫生用品?

  看来真的很讨厌对方。

  孟宇旸:是打算用罐装用品砸死彼此吗?

  程宥闻言失笑,陆潇则是含笑着望向身侧人。

  江时渝语气自然道:对,待会回家就扔他。

  程宥点头,说道:住在一起的死对头确实不多见。

  陆潇唇边笑意扩大。

  江时渝维持面色镇定,朝程宥说道:学弟,你说话特别逗趣。

  学长也是。程宥真心回道。

  孟宇旸笑倒在程宥肩上,你们是大学才认识的?

  陆潇:初中。

  孟宇旸:什么时候在一起?

  江时渝:没在一起。

  他将锅中煮好的青菜夹到陆潇碗里,还帮他舀了些热汤。

  陆潇:高中毕业。

  孟宇旸:谁开口的?

  他觉得眼前两人就是别人口中的欢喜冤家,不是冤家不聚头那种。

  告白的场景应该非常趣味横生。

  陆潇:他问我的。

  江时渝差点把筷子往他脸上丢去,瞪着他说:就说那时候只是个玩笑,我解释过三百遍了!

  玩笑?程宥非常好奇。

  他一边将店员送上的鱼浆丸子和豆腐全数放进锅里煮。

  江时渝:高考志愿放榜当天,我跟朋友开玩笑,说要和经过的第一个人搭讪求爱。

  谁知道陆潇就走来咖啡厅这里了。

  孟宇旸饶有兴趣:然后你就真的开口问了?

  嗯,我答应了。陆潇弯着唇角,替人回答。

  江时渝随即反驳:我早说那是开玩笑的,明明你

  他话讲到一半乍然止住,耳廓有些红,移眼回台面继续专心煮锅。

  陆潇笑笑捏了下对方耳钉。

  明明他知道,却仍是答应,还能是为什么?

  店员陆续上菜,整张桌子被摆的很满。

  孟宇旸涮好锅料后,夹了不少放在程宥碗里。

  死对头先生,你的。江时渝将海鲜盘推到陆潇前方。

  陆潇:你多吃点饭吧,要不待会回家又肚子饿。

  江时渝:再吃方便面就好。

  你那箱我昨天半夜全拿去送大厅管理员了。

  江时渝差点被呛住,震惊道:我等发货等很久耶!你居然送出去了!

  那是网上最红的一款口味!

  陆潇:等的再久那也是方便面,对身体不健康,以后你公司忙着开会的话,我这边打电话叫外卖送去。

  江时渝帮他把虾子全倒进锅里煮,闷闷的说:你自己都没时间吃晚餐了还帮我叫外卖。

  陆潇摸了摸他戴耳钉的那耳:我帮你叫,自己才记得吃。

  江时渝只好点头,他同样很在意陆潇的饮食。

  程宥:学长,为什么你耳钉只带一边?

  江时渝:当时就只打一边的洞而已。

  好特别,为什么?孟宇旸问道。

江时渝:有人送了我一只耳钉。

  可他没有耳洞。

  为了戴上给对方看,就去打了。

  程宥朝陆潇问道:为什么学长只送一只?耳钉不都是一副一起卖的吗?

  那是我做的,大一暑假去了趟以矿产出名的城镇,当时看上的材料不够,所以只做了一只。陆潇说。

  四人又聊了一阵,待双方的锅都吃到见底时,才各自去付帐。

  原本陆潇要请客的,可孟宇旸说等他隔几天正式进入公司,安顿后再请也不迟,对方欣然答应了。

  八个月后,程宥和孟宇旸讨论之下便决定买车。

  两人已进公司半年,存款已足够,买辆车不是问题,也正在存房子头期。

  两人都觉得车子属于消耗品,功能是代步,主要诉求安全,于是很快便决定车款,选了个经济实惠的品牌。

  他俩都想把存款留在房屋上头,那才是真正的不动产,更是属于两人的家。

  而他们目前公司的所在地是重点城市,有不少新开发的社区大楼建案。

  孟宇旸和程宥偶尔趁着假日,会一同去看看新房样品屋,研究地段和公设比。

  他们早有规划,直接把重点摆在三房一厅。

  现在的小家庭大部分把客厅跟餐厅的功能结合,所以一厅便已足够。

  三个房间,一房当他们主卧,一房规划成书房,因他俩的工作都需要用到电脑,所以要摆两张大桌,剩下一房当作置物间,也会摆张床,偶尔家人来过夜时能有个落脚处。

  星期六晚间,程宥洗完澡后便趴在床上,看着今日拿回来的建案传单。

  有几个社区他觉得不错,离两家公司的距离也适中。

  孟宇旸擦着头发走到床边,将浴巾随手挂在床柜上,直接压到程宥身上。

  他身上未着寸缕,身躯直接覆在程宥后背,然后说道:又不好好吹头发,晚上罚你。

  程宥笑着弯起手,往后摸摸他头:有只狗的狗毛也没吹干,还敢说我。

  孟宇旸:那你也罚我!

  他语气欢快,充满被处罚的期待。

  程宥挣动了下,孟宇旸稍微撑起,让他翻过身。

  好,等等就罚你。程宥环住他肩颈。

  怎么罚?孟宇旸咧笑,低头亲亲他。

  我想想

人已赞赏
小说

老师下面好湿好紧/上课的时候被同学摸下面

2020-8-2 18:22:29

小说

女朋友说可以让我上闺蜜/看哪里知道女人的深浅

2020-8-2 18:22:3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