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下面好湿好紧/上课的时候被同学摸下面

可光头一把在桌子上拍了一沓钞票:一杯五百,三杯一千五,喝不喝随你便。 旗袍女郎看见那一沓钱,咬了咬牙,拿起第一杯就喝了个精光,其中在她喝的时候,光头男孩一把搂住她纤细的腰肢,一只手捂在她那挺拔的胸口揉搓,笑言小样,还跟爷玩矜持。 旗袍女郎喝完第

可光头一把在桌子上拍了一沓钞票:一杯五百,三杯一千五,喝不喝随你便。

旗袍女郎看见那一沓钱,咬了咬牙,拿起第一杯就喝了个精光,其中在她喝的时候,光头男孩一把搂住她纤细的腰肢,一只手捂在她那挺拔的胸口揉搓,笑言小样,还跟爷玩矜持。

旗袍女郎喝完第一杯,下意识的晃动了一下身子,躲开光头的咸猪手,去拿下一杯扎啤。

光头顿时恼火了,一把将旗袍女郎重新搂进怀里,咸猪手更进一步的从她旗袍开叉的地方伸了进去。

旗袍女郎连忙放下那杯扎啤,弯着身子夹紧双腿,双手去阻扰光头的咸猪手进入她下面:雄哥,别这样

啪!就是一记耳光扇子在旗袍女郎的俏脸上,被叫雄哥的光头男顿时怒道少她妈的跟老子装正经,不愿你陪老子就滚出去。

旗袍女郎捂着脸愣了一会儿,然后继续拿起酒杯喝酒。

光头雄哥咧嘴笑了,随后那只手就再次伸进去了,嘴上还乐道雄哥没别的,就是有钱,你要让雄哥开心了,一晚上给你万儿八千的跟玩一样。

旗袍女郎浑身娇颤,却不敢反抗了。

雄哥也就得寸进尺,当着几个人的面,把旗袍女郎的旗袍彻底撩了上去,顿时露出那美艳又性感的丁字裤,以及旗袍女郎白嫩的大腿。

他的一只手还塞在女郎的内裤里面,笑的无比淫荡。

旗袍女郎任由的他玩弄不敢反抗,直到雄哥把自己的裤子拉链拉开,掏出那东西,硬是要旗袍女郎给他那个的时候,旗袍女郎终于不干了,说什么都不张嘴。

于是雄哥就抓着她的头发在她脸上连抽了三嘴巴子,甚至想要捏住旗袍女郎的鼻子。

陈翔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继而推门走了进去

陈翔推门闯进去,所有人都扭头去看他,雄哥更是凝起眉,像是要发火的样子。

这时候陈翔是肝颤的,毕竟真要动起手来,自己这小身板跟这些壮汉没法比,更何况一看就知道这些不是正经人,一个个光着的上身,都纹龙雕凤的。

空气为止凝结,包间里的音乐也戛然而止。

陈翔脑袋里却是百转千回,一瞬间就像上了发条一样,想出许多种应对的策略。

雄哥,外边条子查房呢,老板让我来提醒你们一声。陈翔连忙说道。

闻言,雄哥皱着眉头骂了一句真他妈的扫兴。

然后抓着旗袍女郎的头发,把她拽起来,然后在她挺翘圆润的屁股上狠狠的抓了一把,再啪!的一声,拍了一巴掌滚滚滚!

旗袍女郎如释重负,连忙起身跑了出去,期间路过陈翔的时候,还瞥了他一眼。

雄哥指着陈翔说:知道了,一会儿条子走了通知我们一声。

好嘞!陈翔连忙点头,也退了出去。

他知道,像雄哥他们这种人,最忌讳的就是条子,所以即便他说谎也不怕这些人去验证,他们也不可能去验证。

在卫生间外边的洗手池前,陈翔再次看到了旗袍女郎,她正伏在洗手池前吐。

陈翔默默走到她背后,伸手为她轻抚后背,并关切的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旗袍女郎吐完,用皓白如玉的双手掬了一捧水,送进嘴里漱了漱口,然后摇了摇头。

谢谢你。她对陈翔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就走了。

走了

陈翔愣在原地,她丫还没还我衣服呢。

想了想,这女的确实喝了很多,还是等她清醒点以后再说吧。

苦笑着摇了摇头,陈翔觉得这里有些闷,就顺着楼梯走上天台。

天台月明星稀,空气很好,不像ktv里那样闷的慌,陈翔上了天台后连续做了好几个深呼吸,然后就听到一丝异声。

嗯放心吧妈,我在这边工作一切顺利,今天我们公司聚会呢,我就先不跟你说了,我寄回去的钱,您小心保管好,等攒够了就给小妹做手术。

顺着声音,陈翔看到那个旗袍女郎趴伏在天台的栏杆上,正打着电话,语气清晰,一点不像喝了很多酒的样子。

待旗袍女郎挂了电话之后,陈翔不好意思的说:抱歉哈,我只是想上来透透气,不是诚心想要偷听你打电话的。

旗袍女郎似乎毫不在意,头也没回,而是直接从她巴掌大小的挎包里掏出一盒烟,抽出一根放进嘴里,然后又在挎包里翻了翻。

喂,带火了吗?找了会儿后,她似乎没找到打火机,于是抬头问陈翔。

陈翔摸出打火机帮她点上。

家里有困难?陈翔问。

旗袍女郎冷笑了一声,然后抬头看星星。

你可以跟我说说啊。陈翔见她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有点不甘心。

旗袍女郎摇了摇头,随后反问陈翔:你能帮我?

陈翔微怔,他大致能猜到,旗袍女郎缺钱,而他又刚刚毕业没多久,养活自己都费劲。

见陈翔不出声,旗袍女郎冷笑道:不能帮我,我为什么要跟你说?

似乎是很有道理陈翔觉得,可,这样的话就尴尬了。

俩人一起站在天台的栏杆前,谁都没说话,唯有旗袍女郎吸烟吐烟的声音特别清晰。

不知过了多久,旗袍女郎突然问:你新来的?

陈翔点了点头。

这里很乱的,不适合你。她说。

陈翔笑问:这话说的,跟适合你一样。

旗袍女郎闻言愣了一下,随后凄然的笑了笑:我们不一样。

这点陈翔同意:嗯,确实,你是女的,我是男的。

自以为搞怪的一句话,并没有得到旗袍女郎的回应,哪怕是表情上,她都没什么变化,这让陈翔多少有点失落。

然而,接下来,旗袍女郎却突然说道:刚才谢谢你啊。

陈翔觉得有点别扭,因为这句话被旗袍女郎说出来,一点谢人的样子都没有,冷冰冰的。

就在他心里还颇有微词的时候,谁知

旗袍女郎却突然扔掉烟头,转身面对陈翔,然后捧起他的脸,对着他嘴就亲了过去。

陈翔忘记自己上次接吻是什么时候,可能要追朔到大一的时候。

他更忘记自己上次被人强吻是什么时候了,可能是上辈子吧。

旗袍女郎的嘴唇很软,就像果冻一样,虽然有一股酒,可却也遮掩不住那种来自灵魂的香甜,同时,她的小舌头,就像一条光滑的游蛇,蜿蜒努力的伸进他的嘴里。

陈翔没有拒绝,而是伸手搂住了她纤细的腰肢,让她的身子跟自己的身子紧紧的贴合在一起。

同时,一只手还慢慢向下滑到她丰润挺翘的臀部,用力捏了一把。

就在他还想感受一下的时候,旗袍女郎突然一把推开了陈翔。

现在我们扯平了。她平静的对陈翔说。

陈翔错愕。

原来她这样做,是在报答刚才陈翔包间救她的事。

不是陈翔觉得这样不对,可至于哪里不对自己又说不上来

我我觉得你没必要这样。

你们男人都一样。旗袍女郎冷笑了一声,一群下半身思考的生物。

陈翔无力辩驳。

这时,他的电话响起,陈翔看了眼是赵涵打来的,连忙按了接听键。

喂涵姐。

陈翔啊,我有点不舒服,你来陪陪我吧。电话那头赵涵含糊不清的说。

陈翔问:你回来了?

嗯,在我办公室。

挂掉电话,陈翔看向旗袍女郎,微笑道:我叫陈翔,你?

安安。

旗袍女郎转身背对着陈翔,语气生硬的回了一句。

本来陈翔还想说什么的,可见她又把性感的屁股对准了自己,不由的把话又咽了回去。

盯着那挺翘丰润的屁股,陈翔喉头涌动了一下。

她觉得,那就像一颗很努力往外探头的桃子,还是水蜜桃,让人看了就忍不住啃两口的那种。

同时陈翔也很不理解,为什么自己救了她,她反而表现的这么冷淡?她以为她是谁啊,亲老子一下,就算是报答救命之恩的谢礼了?她自以为自己的吻很值钱吗?

安安?

一定是个假名,老子诚心问你,你就告诉老子一个假名?

他妈的!

啪!的一声脆响。

陈翔在安安的屁股上狠狠拍了一巴掌,顿时,那两片圆润就跟跳到岸上的鱼一样,乱蹦。

啊!安安屁股被突然袭击,猛的瞪大了双眼,连忙回头的时候,陈翔却早已飞快的跑下了天台

陈翔来到赵涵的办公室门外,敲了敲门发现里面并没有任何回应,随后拧了一下门把,门就开了。

小心翼翼的走进去,发现此时的赵涵早已趴伏在办公桌前睡着了。

涵姐,你怎么了?他连忙跑过去,可刚刚问出这句话,就闻到一股刺鼻的酒味。

擦!又一个!

刚刚那个叫安安的旗袍女郎就喝多了,这赵涵怎么也喝多了?难道她也去陪客人了?

不不不,赵涵可是这个ktv的总经理,她的身份怎么可能去干那种低贱的服务。

那她这是?

陈翔不明所以,且这时他的目光也再次落在赵涵的身上。

赵涵今天的打扮有点不一样,洁白的连衣裙,有点回归校园的感觉,而且纤细的小腿上套着白色运动袜,脚上踩着一双耐克运动鞋。

这哪里是ktv老总的装束?

当然,即便她穿的这么校园风,可依旧遮掩不住她那傲然的身材,尤其胸前的饱满,把她连衣裙撑得像过山车的跑道,趴伏在桌子上时,那里鼓鼓囊囊的煞是吸睛。

还有那纤细的腰肢,配上那丰润美艳的翘腿哪哪儿都是那么美,这让陈翔忍不住咽了口口水,不由的想起以前的赵涵。

他心跳开始加速,因为他坐在了赵涵身边,并伸手拦住了她纤细的腰肢,而另一只手,却已经盖在了她那沉甸甸的胸脯上。

真软!

真大!

陈翔满手的柔软,感觉爽极了,他把连衣裙里的饱满,不断揉捏成鬼神莫测的形状。

嗯!因为赵涵只是醉酒,并没有昏厥,所以陈翔摸她时,她是有感觉的,至少身体上是有感觉的,所以,在身体上传来快感的时候,她忍不住轻哼出了声。

这种云泥之声,只能让男人更加兴奋,陈翔也确实不太满足于只是隔着衣服揉捏的陈翔,随即把她领扣的扣子扯开,由上而下,把手臂伸进了她的连衣裙里。

蕾丝的文胸被他一把褪到饱满的下方,随即入手温暖也柔腻。

陈翔呼吸加重,他情不自禁的寻找到赵涵那鲜艳的红嘴唇,一口含住。

同时,那只手在她柔软的饱满上也寻找到山顶的晕红,更是轻轻捏捻了起来。

唔哦噢!

一声声的轻吟,把陈翔的神经彻底击溃,他觉得自己失去了理智。

事实上也确实是这样的,他一个青春壮小伙,哪里经受的起这种诱惑,简直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直入主题了。

他把她的连衣裙后面的拉链拉开,然后像剥粽子一样,把她的连衣裙从她刀削般的肩头,扒了下去,顿时那光滑的美背,以及傲人的胸脯便彻底展现在陈翔面前。

陈翔抱起赵涵,直接放到在沙发上,对着她那肥美的丰满就下了嘴。

感受到那里正遭受着虐待,同时身体上也传来难以压制的快感,赵涵身子开始不由自主的扭动,且还不时昂起纤细白皙的脖颈,从喉间挤出声声浅吟轻唱般的韵律。

啊啊别,李大海,不要这样。

陈翔猛然一震,随后住了嘴,错愕的抬起头看向赵涵。

李大海是谁?

难道是她的前男友?

妈的!

陈翔突然很愤怒,赵涵可是他年少时的女神啊,难道已经被一个叫李大海的给睡了?

他的脑海里忽然勾勒出一幅景象,一名两百多斤的大胖子,压在赵涵的身上,把她纤细的双腿掰开

或者,是一名瘦骨嶙峋的男人爬在她雪白的肚皮上

操!

突然,陈翔猛的甩了甩头,眼里冒着红光:涵姐,你是我的,你只属于我,那个什么狗屁大海能上你,我也能,而且

他红着眼把赵涵的连衣裙猛的扯掉,顿时露出印着小叮当的内裤:而且,今后,也只能是我一个人上你。

双手托起她肥美的屁股,把她的内裤往下扒。

可扒着扒着,陈翔的心就凉了。

耀眼的雪佛兰标致静静的躺在赵涵那卡通内裤里,上面还有暗红色的印记。

卧槽!

陈翔都震惊了。

老子点这么背?

这他妈可是难得的好机会,怎么就

怎么就撞上她大姨妈了?

好不甘心啊,陈翔沮丧无比,因为这时的他,下面肿胀的都快要碉堡了。

含泪为其把内裤又穿了回去,坐在她身边一手不甘的揉着她的饱满,一边叹息的抽出根烟来点燃。

手上传来的柔软让他有些不能自拔,突然陈翔猛然转头,然后盯着赵涵那雪白的柔软,一阵发呆。

他记得上大学的时候,舍友曾无数次的传一些日本小电影给他看,然后里面都是那种讲解很透彻的生理卫生学,其中有一些电影里有过那种镜头的教学。

那种

人已赞赏
小说

啊你轻点这是教室好疼谩漫画/会看到湿的小黄文

2020-8-2 18:22:17

小说

戴一只耳钉有什么说法&bl高肉强受失禁尿出来

2020-8-2 18:22:3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