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别人下了种_有人穿过珍珠内裤吗

刘丰似乎并不着急,反而苦口婆心的安慰着陈瑶,让陈瑶有些不好意思了,点了点头,坐直了身体,开始认真的对待泳池里的男人,一点不耐烦的表情都没有。 有时候对别人的尊重就是对自己的尊重,刘丰对陈瑶的保险很满意。 半小时之后,那个男人从水池里走了上来,矫健的身姿,因为长久的锻炼,显得孔武有力,五官也很俊美,背

刘丰似乎并不着急,反而苦口婆心的安慰着陈瑶,让陈瑶有些不好意思了,点了点头,坐直了身体,开始认真的对待泳池里的男人,一点不耐烦的表情都没有。

有时候对别人的尊重就是对自己的尊重,刘丰对陈瑶的保险很满意。

半小时之后,那个男人从水池里走了上来,矫健的身姿,因为长久的锻炼,显得孔武有力,五官也很俊美,背着阳光走来的样子,反而让陈瑶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那个男人很爱笑,一笑起来就会露出一嘴的大白牙,那开朗的性格,就好像冬日里的阳光,一时间让陈瑶看呆了。

意识到自己失态之后,陈瑶急忙回过神来,伸出手介绍着自己。

接下来的谈判,陈瑶只负责帮忙递资料,全程都是由刘丰跟那个男人交流的,整个过程都很顺利。

就在陈瑶以为今天肯定会谈妥这份合作的时候,那个男人却在最后关头推脱了起来。

对不起刘总,虽然我对贵公司拿出的诚意很心动,但在商言商,我们还有几个选择,请恕我一时不能给你什么保障。

没关系,我能理解,那我就先走了,希望再见的时候,您有好消息给我!

再次跟那个男人握手之后,陈瑶跟在刘丰的后面离开了游泳馆。

这个人你怎么看?

进了电梯,刘丰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变得严肃起来。

陈瑶什么时候见识过这样的场面,以前她就是一个业务员,像这样的大老板她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触,现在听到刘丰这么问,顿时变得紧张起来了。

一开始我感觉他挺好说话的,可到了后来,又觉得他很油滑,似乎,我们想要拿下这个合同并不容易!

刘丰点了点头,对于陈瑶短时间内就能有这样的分析很是满意。

生意人有几个是简单的,都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利益才是最重要的,没有将利益最大化之前,他是不会承诺任何人的!

刘丰说的信誓旦旦,陈瑶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了过去,觉得自己受益良多,一时间,一种从未有过的崇拜感油然而生

俩人就这么说着,不知不觉便走到了酒店的大厅,而这个时候,走过来了一个保安。

有事吗?

刘丰停下了脚步,朝着那个保安看了过去,这个酒店所有的一切都是一流的,保安也及其懂规矩,没有几个敢冒冒失失的拦住客人。

先生,之前您刚上楼,便有一位先生跟来进来,问我你们的房间号,我没有告诉那位先生,可那位先生似乎不死心,此刻正守在您车子跟前。

刘丰的眉头皱了起来,有些不解,这会是什么人?

那位先生长得什么样?

陈瑶首先意识到了问题似乎有些不对,于是就问了出来。

可偏偏害怕什么就来什么,在保安的描述下,很快,陈瑶就将这一切跟薛大强联系到了一起。

可能是我公公,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陈瑶顿时紧张起来了,她几乎已经猜到了,薛大强肯定是怀疑她了,所以才跟着她来到了这里。

冷静,你先冷静,我们是在这里谈生意,又不是偷情,到时候给你公公解释一下就行了,

刘丰显得很淡定,说话有理有据,让人不容反驳。

不行,我公公那人固执,而且认死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时半会根本就解释不通,要是被人围观了可就丢死人了。

陈瑶急的眼泪都出来了,她做梦都没有想到,薛大强居然会出现在这里,想到昨晚的事情,她还以为薛大强不怀疑她了呢,却没有想到,人家只是权宜之计。

好了,你不要着急,要不这样吧,你留在这里先不要出去,我先出去跟他说,他没有看到你总不会跟我发脾气吧!

陈瑶虽然有些为难,可也觉得只有这个办法了。

于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刘丰说:对不起刘总,都是我不好,我没有想到我公公会这样!

刘丰走过来在陈瑶的肩膀上轻拍了一下,安慰道:没事的,这种事怎么能怪你呢,你一会儿自己打车回去,车票留下回公司报销,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好了!

陈瑶感动的不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也没办法拒绝,点了点头便将一切交给了刘丰,这一刻,刘丰就好像一座大山,可以让她随时依靠一般

刘丰老远就看到守在车子跟前的薛大强了,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陈瑶的公公,长相一般,身材也一般,最主要的是,他的身上自带着一种让人怎么都喜欢不起来的小气吧啦的气质。

这种气质跟人的涵养有关,尤其是男人,所谓的气质,其实就是用金钱堆积起来的优越感。

刘丰看不上薛大强,薛大强自然也看不上刘丰。

在薛大强的眼里,刘丰就是一个有钱的老头子罢了,这让他对陈瑶更加的失望,就算是找小白脸,难道就不能找一个好一点的吗?

我儿媳呢,你把她带到哪里了?

薛大强没有看到陈瑶,顿时有些急了,冲着刘丰就扑了过来,想要将刘丰制服。

可刘丰却看都没有看薛大强一眼,直接侧身躲开,反而让薛大强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显得有些狼狈。

你儿媳丢了你找我干什么?我难道偷了你儿媳吗?

刘丰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明明没有本事,还喜欢强出头,把自己搞得很狼狈,一点男人的骨气都没有。

我明明看着她上了你的车,怎么会没有呢?

薛大强的脸色变了一下,红着眼睛近乎咆哮的说。

你说陈瑶呀,她之前的确在我车上,她是我的私人助理,今天我要去见一个特别的客户,她自然要随着我一起去,只不过突然公司有点事情,我让陈瑶去处理了,她现在应该在公司里。

看着刘丰滴水不漏的解释,薛大强也有些怀疑了,莫非自己真的误会了陈瑶。

不会的,我不会看错的。

薛大强一想到车里的情景,就生气的不行。

可正如刘丰分析的那样,就算是薛大强再生气,现在陈瑶不在这里,他也不敢把刘丰怎么样,只能怏怏的说了几句狠话,转身离开了

陈瑶回到公司之后,一阵天都心事重重的,好容易等到下班,才鼓足勇气回到了家里。

该面对的总归是要面对的,逃避并不是最好的办法。

果然,刚进门,就看到薛大强黑着脸坐在沙发上,看到陈瑶进来的时候,抬起头就对上了陈瑶的目光。

爸,你怎么了,你今天不是说去公司吗?怎么没有走?

陈瑶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朝着薛大强走了过去。

薛大强看着陈瑶佯装淡定的样子心里冷笑,站起来冰冷的目光看向陈瑶,指着陈瑶说:你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是谁接的你?

虽然陈瑶早就想到薛大强会如此质问,可当薛大强真的问出来的时候,陈瑶的心底还是一阵阵的伤心。

爸,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还不明显吗?当了婊子就不要再想着立牌坊,既然敢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我说说又何妨?

薛大强的话说的绝情,陈瑶的眼泪哗的一下就下来了。

薛大强,你胡说什么?今天早上的确是我们老板来接我的,可那也是因为工作呀,你的想法可真龌龊。

陈瑶红着眼睛怒目圆瞪,一腔怒火没处发泄,整张脸都变得苍白一片,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显然是被薛大强给气到了。

啪!

一个耳光下来,陈瑶的半张脸都红了。

陈瑶,我真没有想到你居然会这么做,我薛大强哪一点对你不好,你居然敢给我死去的儿子戴绿帽!

陈瑶的半张脸都疼的有些麻木了,耳朵嗡嗡嗡的响个不停,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这个面目有些狰狞的男人。

既然你不愿意相信,那我们断绝关系好了!

陈瑶冲着薛大强咆哮了一句,然后便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后面传来了薛大强的喊叫声。

蹲在无人的角落里哭了一番之后,陈瑶才发现自己没地方可去。

过了一会,拿出手机,她拨通了闺蜜楚月月的电话。

大美女,今天怎么有空联系我了?不在家陪你们家大帅哥了?

电话里,楚月月一如既往的调笑着陈瑶,若是平时的话,陈瑶也不会在乎,可刚刚跟薛大强大吵了一架,甚至薛大强还动了手,陈瑶就觉得无比委屈。

怎么回事,谁欺负你了,告诉我,老娘这就给你报仇来。

楚月月听到了陈瑶低声的啜泣声,便意识到了不对,变得焦急起来,急忙问陈瑶在哪里

陈瑶一边哭一边将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楚月月,等到说完的时候,楚月月已经急匆匆的赶来了。

薛大强那个老王八蛋,居然敢这么怀疑你,走,你跟我走,回头就跟那老小子断绝关系,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这么对你。

楚月月将陈瑶带到了她的家里,一边帮陈瑶用冰块敷着脸上的淤青,一边安慰着陈瑶。

当年陈瑶跟薛大强在一起的时候楚月月也不同意,可无奈陈瑶太坚持了,现在出了问题,楚月月自然劝陈瑶马上跟薛大强断绝关系。

就凭你的长相跟身材,什么样的男人没有,凭什么就一定要挂在薛大强死鬼儿子这颗歪脖子树上等死?

正在楚月月如此劝说的时候,门铃响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刚才还说薛大强的儿子那颗歪脖子树呢,那颗歪脖子树就来了。

你来干什么,马上给我滚,这里不欢迎你!

楚月月根本就不让薛大强进门,冲着薛大强一边喊一边就要关门。

可薛大强似乎有先见之明似的,直接从门口挤了进来,朝着陈瑶走了过来。

瑶瑶,我错了,求求你原谅我吧,我也是一时冲动,因为太在乎你才这么想的,以后我保证,我再也不怀疑你了!

薛大强只剩下这个儿媳了,又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放手呢,自从有了这个儿媳,可是有很多人羡慕妒忌呢,他很享受这种荣耀,所以,无论如何都不会让陈瑶就这么跟他断绝关系的。

你走吧,我不会跟你回去了!

陈瑶也是伤透了心,变得很决绝。

可就在这个时候,扑通一声,薛大强居然直接跪在了陈瑶的面前,一双拳头使劲的捶打着自己的脑袋,眼泪流的跟河水似的。

哼,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陈瑶,你可不要被他的表演给欺骗了!

相处一场,陈瑶看到薛大强这个样子,顿时就心软了,现在听到楚月月的提醒,又再次冷静了下来。

你走吧,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回去的!

薛大强将陈瑶的表情看在眼里,对楚月月都已经恨得咬牙切齿了。

瑶瑶,你就原谅爸这一次吧,你要是不跟我回去,我就算是跪死在这里都不会离开的,求求你了,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薛大强继续表演,他太了解陈瑶了,陈瑶容易心软,这种苦肉计最适合不过了。

果然,跪了不到一个小时,陈瑶就忍不住了,答应薛大强跟着他一起回去。

薛大强自然是千恩万谢,不管陈瑶提出任何条件,都无条件答应。

陈瑶,你真的要回去吗?

楚月月皱着眉看向陈瑶,她怎么都觉得薛大强的表现有表演的成分。

嗯,毕竟是我老公的父亲,我就再给他一次机会吧!

楚月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摇着头说:行,赶紧滚吧,希望你不会后悔!

陈瑶知道楚月月刀子嘴豆腐心,也就没有介意,跟着薛大强一起回到了家里。

这一晚上,陈瑶面对薛大强的甜言蜜语从来都没有抵抗力,觉得过去了就过去了,亲情之间哪来的隔夜仇

为了给陈瑶赔罪,薛大强索性向公司请了假,扔下刚刚成立不久的公司,一心一意的照顾陈瑶。

这一天,正当陈瑶陪着薛大强逛街的时候,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陈小姐,还真是巧呀!

一道妩媚的身影加上略带妖娆的声音,陈瑶就算是想要躲避都没有时间了。

这个女人陈瑶很熟悉,那次去度假山庄泡温泉的时候来勾引刘丰,最后被刘丰打脸,本来俩人就暗中较劲,却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遇到了。

<<

人已赞赏
小说

两个男的怎么做污污的事情:撅着贱腚被主人打

2020-8-2 18:18:11

小说

浓精灌满丝袜腿高跟|胸这样大吗有图慎入

2020-8-2 18:18:1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