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大的白色混浊鲤鱼乡_公主塞玉珠子走路

回到家后,老马在厨房里忙活了起来,他路上买了新鲜的脊骨,打算炖锅骨头汤送去医院,给邱兰馨补补身子。 快到晌午的时候,老马准备随便吃点饭就出去,没想到赵雅婷却来窜门了,她一进屋就闻到满屋的肉汤味,顺着香味就走进了厨房。 老马哥,生活不错嘛,一个人在家吃香喝辣呀!赵雅婷揭开锅

回到家后,老马在厨房里忙活了起来,他路上买了新鲜的脊骨,打算炖锅骨头汤送去医院,给邱兰馨补补身子。

快到晌午的时候,老马准备随便吃点饭就出去,没想到赵雅婷却来窜门了,她一进屋就闻到满屋的肉汤味,顺着香味就走进了厨房。

老马哥,生活不错嘛,一个人在家吃香喝辣呀!赵雅婷揭开锅盖,看到一大锅子的脊骨汤,颇为惊讶。

她以前是风尘女子,说话做事都很大大咧咧,况且昨晚和老马都有肌肤之亲了,此时来到了老马家里,就跟在自家一样随意,顺手就挖了一勺尝了尝。

啧啧,味道可真不错哟!喝了一勺,赵雅婷赞不绝口。

雅婷,你吃饭了没有?要不一起吃?想着到了饭点,老马客气的说。

好啊,那个老废物带儿子去乡下看望老母亲了,今天没人做饭,就在你这里解决吧!赵雅婷毫不客气的笑道,扭着翘臀就坐上了沙发。

老马郁闷了,他没想到赵雅婷还真留了下来,虽说两家之间经常互相蹭饭,但是今天是非常时期,老马还要去医院照顾邱兰馨呢。

无奈,老马只好又匆匆忙忙炒了两道菜,端上桌后,又把赵雅婷的碗盛上饭,喊道,雅婷,好了,快来吃吧。

赵雅婷上桌后,看到老马把饭都给盛上了,不高兴的撅起小嘴,光吃饭多没意思呀,人家陪你整点呗。

老马心里乱糟糟的,他都计划好了,抓紧时间吃完饭,然后就把骨头汤送去医院,邱兰馨还等着自己呢。

见老马没有表态,赵雅婷又娇声道,老马哥,人家今天陪你喝两口白的哦。

平时两家在一块儿吃饭,赵雅婷喝得最多的就是啤酒,老马也从来没有见她沾过白酒,如今,她都把话说到这种份上,老马便推辞不过了。

从酒柜里拿出没整完的半瓶二锅头,老马递给赵雅婷一只小酒杯,讪笑道,雅婷,我不知道你的酒量啊,你先喝点试试。

赵雅婷幽幽一笑,老马哥,你也太小看人家了,人家可是专门想陪你整两口的呀!

老马有些受宠若惊,这小娘们儿今天是抽哪门子风?大中午的过来蹭饭,居然还要喝白酒!

那行!看我不把你灌翻了!老马心头暗自叹道,很快就给赵雅婷换了一个大酒杯,并满上。

他要速战速决,邱兰馨还等着喝他的骨头汤呢!

赵雅婷不愧是夜场出身,久经沙场的她喝到微醺的时候,就开始卖弄起来,软磨硬泡、拉拉扯扯的哄着老马喝酒了。

作为一名退伍老兵,老马的私生活相当检点,平常很少出入灯红酒绿的娱乐场所,更别说喝花酒了。

现在和老江湖赵雅婷这么一来二去,老马刹不住车了,一口气比赵雅婷多喝了不少!

几杯下肚,老马上了头,开始和赵雅婷谈笑风生,赵雅婷也不赖,借着酒劲满嘴荤段子,撩拨的老马兴致颇高。

不知不觉,赵雅婷坐在了老马的腿上,端起酒杯给老马喂酒。

马哥哥,我很少喝白的,今儿高兴,你可要赏脸哦。见老马推辞不喝,赵雅婷使出了看家本领,在老马怀里撒着娇。

、好好好,我喝!老马醉眼朦胧,抱着美女喝酒还是人生头一回,这种特殊的感觉让他瞬间诗兴大发,想吟诗作对。

赵雅婷哪里有这幅雅兴,这会儿,她的心思全部都在老马强健的身体,那里才是她此次喝酒的最终目的。

马哥哥,耍赖皮,你看你,酒都洒出来了

赵雅婷撅着小嘴,气嘟嘟的捏着粉拳,作势捶起老马的胸膛,。

哈哈,喝得真爽!老马不以为然,豪气冲天的抹了一把嘴上的酒水。

诶,别动,我来给你擦。

赵雅婷娇嗔一声,红艳艳的香唇就凑了上去!

雅婷,这不合适吧

老马的话刚刚说出口,那张红润诱人的饱满香唇又贴了上来,堵住了老马的嘴。

呜呜老马想说万万使不得,可声音却淹没在这个火辣辣的热吻里。

老马亢奋极了,只感到一股酥爽冲上头顶,他抱着赵雅婷起身走向了沙发。

突然,老马的手机响了起来,他腾出一只手打开手机翻盖,想看看是谁的电话,结果一不小心碰了免提键,手机外音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马叔叔,你过来了吗?

对方居然是邱兰馨!

老马迷醉的脑袋豁然清醒,他一把将赵雅婷扔到沙发上,连忙把免提调成听筒,握着手机放到耳边,飞快地跑去了阳台。

兰馨,怎,怎么了?老马不由得有些紧张,好像背着邱兰馨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没什么呀,就是问问你还过不过来?邱兰馨并没有注意到老马不安的情绪,反而自己却假装很平常的样子,毕竟这个电话可是她主动打的,而且她也时刻盼望着老马尽快回到身边。

过来啊!当然过来!骨头汤都给你煲好了!老马一口气说了出来,接着又纳闷的问道,那个,你哪里来的我号码?

老马清楚的记得自己并没有邱兰馨的电话,更没有给她打过,而邱兰馨却有他的号码,这会不会是暗示了一种暧昧的信号?

我一直都有啊,当初租房的时候,是看到你的广告才来的呀。邱兰馨的声音充满了天真无邪。

哦哦,这样啊,我也是说呢,呃,那你先别急,我马上就过来了。事情弄明白了,老马的心里竟有点小失落,看来又是自己多情了。

挂了电话,老马回到客厅,赵雅婷一脸忧郁的坐在沙发上,看到老马过来了,眼神里多了一抹幽怨。

不等老马说话,赵雅婷幽幽的开口道,刚才谁电话呀?搞的那么紧急,你就不怕把我摔死!

老马闻言,顿时有些羞愧,自己刚才确实太鲁莽了,丝毫没有考虑赵雅婷的感受,讪笑道,对不起,雅婷,我有个亲戚住院了,等着我送饭,我差点忘了。

赵雅婷轻蔑一笑,哦?是吗?那你去忙吧,我先走了。

说完,赵雅婷便阴沉着小脸离开了老马的家。

赵雅婷走后,老马赶紧装好骨头汤去了医院。

病房内,邱兰馨坐在病床上玩着手机,见老马提着保温盒进来了,温尔一笑,马叔叔,你吃了吗?

吃了吃了,你饿坏了吧,来,先喝点汤。老马打开保温盒,给邱兰馨盛了一碗骨头汤。

小心烫啊!老马端着碗放在嘴边吹吹气。

邱兰馨看着眼前这个房东叔叔,内心十分安详,他就像是风雨中为自己撑伞的那个人,无微不至,时刻庇护。

喝着香喷喷的骨头汤,邱兰馨的气色好了许多,加上心情大好的原因,吃完饭后,邱兰馨的俏脸就恢复了往日的润色。

马叔叔,医生说了哦,今天没什么问题就可以出院啦。邱兰馨眨着大眼睛望着老马。

哦?那太好了,回去后我再给你做些好吃的。老马收拾好保温盒,放到一边。

嗯!邱兰馨点点头,俏脸上露出阳光般的笑容。

不觉间,她已经适应了老马对她的好,甚至有些依恋,这种微妙的感觉悄无声息的滋润她的心田。

老马擦擦手,坐在邱兰馨的身边,憨厚的笑了笑,兰馨啊,别怪叔叔多嘴,昨晚那个人,以后还是少联系哈。

提到昨晚的事,邱兰馨不堪回首,可是这种难以启齿的事,只有面对老马,她才会倾诉衷肠,毕竟,这个房东叔叔更像是一个大哥哥,而且,也是昨晚的当事人。

邱兰馨告诉老马,昨晚那个白衣男子是她的大学同学李昊,当初追求过她,但因为她后来选择了张小军,所以就拒绝了李昊。

没想到来到实验中学就职,发现李昊也在学校,想着大家都是老同学,她也没在意就参加了昨晚聚会,谁知道李昊贼心不改,对她做出那样的事情。

原来如此!

老马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不由得十分震惊,他没料到那小子居然会是邱兰馨的同事!

这样的话,那以后邱兰馨岂不是每天都要面对豺狼虎豹?

简直,危机重重啊!

气愤的同时,老马也忧心忡忡,他绝不能让邱兰馨再受到伤害,那个人面兽心的李昊,他更不能让他有机会故技重施。

老马决定,这小子,他不会就此轻易放过!

老马着急的问,兰馨,这事你跟警察说了吗?

邱兰馨摇摇头,叹气道,同学一场,又在同一所学校供职,我不想把事做的太绝。

老马一听激动了,声音大了点,兰馨,你为什么不说啊!那小子都给你下药了,你还包庇他,万一他死性不改,以后再欺负你咋办?

邱兰馨笑了笑,没事的马叔叔,我以后会注意的,放心吧。

见邱兰馨心地善良,思想单纯,老马十分无奈,他在心里暗暗发誓,多好的一个女孩,我一定要保护好她!

人已赞赏
小说

很黄很黄的小黄文:男人肌肌往女人肌肌捅

2020-8-2 18:16:57

小说

王爷热铁粗大肿胀_越耕越成熟

2020-8-2 18:17:2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