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云翼的散文

那只鸟呆呆的抱着春天,不诉说,谁都看到了这样一个情节,谁又都在尽力的忽略这个情节,让那只鸟的心任下雨的节奏怎么也无法克制。 它不愿看天上的云翼,同样的翅膀不一样的摇曳。 世界,是否彼此的真诚不够,让期待走的遥远? 怎能把这一段伤悲化作桃园那边

  那只鸟呆呆的抱着春天,不诉说,谁都看到了这样一个情节,谁又都在尽力的忽略这个情节,让那只鸟的心任下雨的节奏怎么也无法克制。

  它不愿看天上的云翼,同样的翅膀不一样的摇曳。

  世界,是否彼此的真诚不够,让期待走的遥远?

  怎能把这一段伤悲化作桃园那边的河水去,它只知道思念藤蔓一样的深刻到如雕塑停止不动。

  天上有很多只鸟,听见的声音也许有蕲艾,悲鸣的, 呜咽的,像眼前春天噙着风团,一阵一阵的飞过,究竟那只鸟藏着什么样的心事,也许只有飞翔的云翼知道。

  它们之间有那么远的距离又那么的切近,彼此惠丰春熙。

  流离的岁月,丝毫不怯懦的懂得彼此间的无限极等待。

  一个流泪,为另一只鸟的不知去向。

  你问问蓝天上挂着什么呢?

  绝对没有一个你想要的声音出来。

  就这么等吧,遥远的云翼!鸟儿毕竟不是天空的霸王,它只是占据了天空,那是一道生命的航线,所有的循迹都要鸥鹭霞飞。

  尽管每天天边的云彩映照,也有那么一只鸟,旖旎一个角落念着旧时的缱绻,痛苦不止。

  流下的血杜鹃花一样,谁也没有躲过世界的梦茵。

  曾经那么美好,说走就这么走了呢?

  填上一个谜语时那只鸟不是不懂,懂左半边和右半边,过于深刻。

  它无法扭转,碎叶曾有葱绿温馨的过去。

  鸟儿,这是谁的罪过?

  大地上,真真摆好一个完整的布局等我们颔首,云天吞噬黑色的枷锁以及爆浆的风雨等湛蓝的云翼俊美的磕碰。

  一只鸟,另一只鸟,两只鸟合在一起的迁徙。

  这是人间天堂,两只鸟这么说过。

  故去的,睡入尘土上不醒来,睁来清澈的双眼,看一只鸟念叨另一只别离的鸟千般柔肠,只是这天涯太远,只是这梦太疏离,只是这个谜语过于慎密。

  遥远的云翼,也飘远了。

  期待确不知不觉的还在梦的云天上继续………

  ======于河南郑州====

  ========2013-2-17 0:3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