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着一段冷暖交织的光阴慢慢变老散文

守着一段冷暖交织的光阴慢慢变老 流年似水,太过匆匆,也许一些故事还未来得及真正开始,就残酷的被写成了昨天。也许有些人的背影儿越过越近,又会温暖,丰盈了流年的诗行。 ——题记 初春,夜凉如水,又一次为你写诗,字里行间的诉说,我好想一份爱依旧美丽

  守着一段冷暖交织的光阴慢慢变老

  流年似水,太过匆匆,也许一些故事还未来得及真正开始,就残酷的被写成了昨天。也许有些人的背影儿越过越近,又会温暖,丰盈了流年的诗行。

  ——题记

  初春,夜凉如水,又一次为你写诗,字里行间的诉说,我好想一份爱依旧美丽如雪,好想一朵素梅,寄春,带给你,我缠绵的诗句,和不老的爱情。

  素笺上走笔,记忆缓缓盛开,豁然我好怀想曾经宁静的夏天里与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的情境。我还记得那一次雨中你为我撑起了一把伞,你还说:“今生遇见你,最美!有我,你的世界里只有晴空……”

  时光,清敞在我心中,这一次,一个人,看窗外的风景,我豁然觉得我是在写给伤痛。这个雨季,我的伞下没有你,半盏残茶,一窗秋,落寞着,我还如何达到爱的高度,再舞一曲指尖上的萨克斯?

  情怯,难书一寸薄念,红尘烟火,我还在等谁相濡以沫?你似乎已是我无法触及的温暖,我的等待,也似一场无缘的潜伏。也许,这一程,真的是情深缘浅,梦已断章,我还奢求什么梦的拔节?

  世界上,永远到底有多远?难道世事迷离,我们也要在俗世红尘中迷失了自己?难道缭绕着烟尘的爱,就会呛得我们无法呼吸,而扭曲了爱的身形?

  回望硝烟,那份纯净的梦想越过越远,那些冬天里的小秘密,也风中撒瓦滴卡落了一地,留下的只有满目荒凉……

  今夜,灵魂在文字里游走,我也欲用诗情挽春光,我以为倾心相守,落字为念,我就不会再记起那个离别的车站,可梦已成风,思念揉成的华章也覆罩着一抹阴郁的灰色。这一次,我又寂寥着文字里低吟浅唱……

  “对不起,我该走了,记得以后照顾好自己!”言尤在耳,我的脑海里也又浮现出你渐行渐远的背影儿。也似乎又看到了你眸子里那些跌落的泪花儿,我无从知道那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和场景。

  回想曾经的月月年年,生命中有感动有酸涩,仿佛生命里一份爱在不断的轮回,似乎我的人生也总是在离别,相聚的模子里演绎着一个不朽的剧目。

  有时候我还说,人生就是会有黑白键,白键是快乐,黑键是忧伤,但是只有两键合奏才会有优美的旋律。人生总会有聚散,又何必责怪岁月改写了爱的篇章?

  人生冷暖自在人心,或许没有离别的痛就不会懂得爱的深沉,或许没有相聚的美好,也就早会丢失了爱的忠诚守望。

  “傻孩子,我不在,走路注意安全,记得右侧行,没有我帮你抵挡车流,还真觉得不稳妥!”耳际你的叮咛还在回旋着,暖暖的,听你的话,我也豁然鼻子一酸,好想哭。

  春夜深,独处一隅,我豁然间明白了,或许有些时候,路就该一个人走,那些和你约好了一起走的人,于你一起走过雨季,相伴年华,可最终还是会在某个渡口走散,也许这就是人生。

  有时候邂逅一个人,只需要片刻,而爱上一个人却要付上一生。也有些人,不过是你遇见过又忘了的风景,而有些人会在你心里抽芽长嫩。

  人生中有些人看似离开了,其实却未曾远离,有些事,拥有了却也未必拥有。无论怎样,即或岁月乱云飞渡,就算拥挤的尘路,并不畅通,可我还愿意倾情守候,直到永远……

  于一缕风的游戈中静憩

  春天刚来的雨,洒落了一地,那些源自于霭的臆想就光阴中匆匆流逝,无形。看尘世间来来往往的人流,带着一张张清晰而又模糊的面具,豁然间我好想逃离,归隐……

  春天的落叶在夜风中探戈,看世界,歌在飞,可叶子的命运到底是谁在掌握?为什么华灯初上,孤独还是轻易入侵我的灵魂?我还能拿什么换自己的魂生命?

  几何时阳光下冥想,我也想于一缕炊烟里,折一枝青春,煮酒沉醉;我也想挚爱今生,不问来世,写一首春天的诗歌。

  人生中,残霜难过,梦断山寨,把日子过成了段子,我还如何步韵黑夜里的黎明?还如何再追随春天的脚步?

  有时候我也想做个韵致女子,轻移步履,行走于寂静处,青苔绿抚幽竹,舞一袭唐风宋雨,落笔为念;或是端坐于时光里,品一杯清茶,淡看那些完美的过错。可,行走无痕,我无从知道我是不是……

  今夜,风儿柔柔的滑过面庞,也带来一曲悠长,纯净的天籁之音,风中我也若隐若离着看见了你的背影儿。

  有时候,无缘牵手,只因相识太久,有些时候,也不知道用一生的时间守候你够不够。常在想,如果我们再相遇,会不会再一路同行,其实,时间都去哪儿了,我也说不清。

  窗外依旧烟雨纷飞,一窗心事也随风摇曳。想你,我一次纸笺上涂抹着幸福的颜色。其实没有一页纸,可以横生出水湄,那些指尖上的爱情,又算得了什么?

  今夜,我又闭上眼睛与时空对酌,也任思绪在天空飞旋,更听风儿的附耳低语:“傻孩子,人生中每一朵奇葩不都是孤独的绽放?每一个人的光鲜背后不都有着晦暗的折磨?记得,不要倒下!要拥一抹淡然,向厄运,挑战!记得精彩总是归属于强者!”

  听风语,我的天空豁然明朗,今夜,我抽回记忆里的游丝,将万籁屏蔽,我只想这一次安静落笔,对着万般寂静,温一盏茶,让往昔,在阳光的禅意里淡淡香息。

  窗外,雨依旧淅淅沥沥着,风儿也调皮着跳着熟悉的华尔兹。这一次,我也踮起脚尖,轻轻的风中旋转,紫色的衣裙在风中飞舞,我也豁然有种不曾有过的安息。

  浮生路远,风景几何?有时候,有些事,屏蔽了最好,删除了也行。别说什么守一段冷暖交织的光阴慢慢变老,也别再冷清中,有我孤独的坟茔那般凄楚酸涩。

  有些人,有些事就是划过流星般的烟云,有些故事里的故事也不必夜夜都要重新上映。倦了,累了,不妨寻一处静谧安歇,淡了,懂了,何不带着轻盈的梦,飞向沧海桑田……

  今夜,一缕风儿柔媚着缠绕,也情真着低语。有风,今夜,我不再滴墨成伤,而是携一帘烟雨的芬芳,与风儿一起吟诗泼墨,轻舞飞扬……这是灵魂的安然和小憩……

  流年无声,在一朵雪花儿里重逢

  早春,信步,行走于名著间,牵念山的那边,我也又一次有了一颗种子的渴望。我好想一份情若春草发芽,长出新嫩,也好想,再将那些零碎的光阴拼好,生命中再为你写诗入行。

  行走,春雪悄然,春风吹又来。我好想和着春的舞步,花为风语,字为你抒!这一起笔,一落墨,句句都是你……

  诗歌在春天醒来,我这脱不净乡土味的诗人,也晨风书韵,拈一朵初春的海棠,舞一曲唯美的青花。我好想,好想,曾经有你的那些年月……

  可,流年的风轻轻吹过,我才知道就算站成一季淡然,那些故事也已经渐行渐远。其实记忆都不过就是流动的风景,只会在辗转中心伤,惆怅几何。

  人生中那些摇落的轻愁无法拾起,那些飘远的日子又入何再心土里播种?褶皱着心情涂抹的文字,又何尝不会酸涩着扭曲了身形?

  人生就是这样,明知道许多春天的相遇等不到秋天的别离?明知道多少姻缘的交集际会,都还没有姹紫嫣红就凋零,陨落……无从知道,这个春,谁还能绿茵深处呼喊我的名字……

  生活中有些时候,爱比死更冷,即或是春,真的来了,或许也只能让春色在春雪中绽放;或许,有些情只适合,在无人的静夜摇曳,有些爱,只能用时间,来成全,平衡……

  人生总该走一段路,放下一段心情,或许文字里的灵魂游走,恰如于一缕风的游曵中静憩,或许只问桃花不问年,才是百味人生中解除三月之痛的良药。

  春夜,落雪,山路弯弯,记忆中的巷子和老房子又再现。而我的诗行却被匆匆的光阴,分割,蹂躏成一片片跌落的雪花儿,也于心的两端,错落出了两岸……

  这一次,与午夜星辰擦身而过,我无从知道,春来,还能不能看到,格桑花开满原野,不知道雪覆春,我还如何回眸,再展记忆里那些美丽的风景?我不知道……

  想你,你知道吗?我好想回到初遇的那个夏天,好想依然有你牵手雨中漫步,石阶小憩……多想,我们的春天还在……

  今夜,倾听雪花儿落地的声音,恰似你曾经光阴里的细语:“怎么还不睡?超时了!快去吧!”隐隐约约看到你的脸,我欣喜着触摸,也诗意着涂抹……

  季节不会被光阴遗忘

  春天,这列火车还没有到站,我就情急着与液态的誓言单线联系。我好想,借着春光伴花眠,也好想,画春,再一次文中村色美,一展我这水墨女子的娇羞。

  有时候觉得在梦幻和现实之间,放牧阿尔泰,想你的心悬在半空,我才懂了伞的诠释,也第一次于一个无法安静的夜晚哀歌。

  琴弦上的忧伤,拨动了心城里的月亮,半梦半醒之间,我仿佛看到春天向我走来。我也越发爱你身后的那一段书香。

  有时候我喜欢青涩的记忆里回眸,也喜欢在文字里任岁月的冷暖流淌。曾经爱上落叶纷飞的季节,我也爱上了前朝旧事的枯黄,也总喜欢一个人静静的坐在角落里,思绪飘远,记忆抛锚……

  一段人生,一段修行,走过春夏秋冬,红尘路上,我曾遗失了那些转身的洒脱,也曾迷失了向南的方向。可是,我永远不会忘记你是我生命里注定的二分之一,我也总习惯于夜幕中又将灯光下你拉长的背影儿,在原点定格成一幅凄美的画。

  有时候真觉得人生太过漫长,有时候我也想将那些昨天璀璨的故事慢慢遗忘。我以为那些受辱不惊的淡然不过是点缀流年的烟火,或许一个人观望的夜里,又会是想你的时候。

  流年无殇,走着走着就越过越变得成熟,也越来越于脆弱中夹杂着几许坚强。几何时我还说,所有的故事都经不起时间的推敲。冬去了,春来了,结束了一些,开始了一些,不过是枷锁变得越过越沉重。

  春天,从今天开始,那些曾经牵扯的画面撕碎了冬雪洁白的面纱,裸露出它心的情形,也风中化为溪流,透出一缕缕生命的幽香……

  我豁然间懂了,时间的沙漏总是握不住那些疼痛,也总是攥不住那些流动的光影。可是,春来了,一季的风景再现,我还如何遗忘那些故事里的曾经……

  请给我一段不老的时光,煮一壶闲茶

  人生有时候别问去哪,管它天南海北或是海角天涯。也不必问未来的路有多远,走过的岁月有多长。有时候,有些事不必计算,如果可以,倒不如做一朵飘逸的雪花儿,越是在清冷的季节,越是旖旎着绽放,也在年轮中静静的守候着寂寞,更用心临摹一幅诗意的画。

  —-题记

  冬日的午后,窗外又飘起了雪花儿,她们大片大片的,扑簌着落下来。才一会儿功夫,地上就有了厚厚的一层。临窗,静坐,看着这些雪儿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种灵魂被洁净的感觉。

  沏一杯绿茶,慢慢细品,曾经深处那些斑驳的旧事,也在茶香中,轻舞飞扬。寂静的时光里,仿佛我是卸下了衔辔鞍具,也仿佛一切尘世的喧嚣,皆都与我无关。忘记了等候着归家的那些文字,也忘记了我曾经还是那个韩海边冉冉升起的蓝月亮。醉在一处清幽,我舍不得走远。

  指尖轻触,第一次走近附近的人,我就定睛于那片天马行空。不知道是行空的飘逸引我驻足,还是天马的淡泊,有着磁石般的吸力。不知不觉,在你这一本天书里,我给心灵搭了一个窝。谈古论今,你若一曲远古的琴音,婉转空灵。尽管与我距离越过越远,可是记忆中却叠起淡淡飞落的思绪。

  我轻轻的将她们搁浅在我心深处无人可以理会的角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有种感觉叫做无法疏离。

  也许我不仅是你眼中的一个人,更是你欲读懂的一本书。偷闲,拾起,握一份清雅,拥一份静谧,每一次寥寥几句,却是勾勒一幅远离尘世繁杂的画。也总是在简短的对白中,赫然明媚着,沁人心脾的温暖。

  有时候生活很简单,而越是简单才会越快乐。原还被许多事束缚着,有些许无措,曾还在幽谷之中无法自拔。可是你掠过我一抹忧伤的思绪过后,我阅读,微笑,也豁然间觉得人生如茶。

  夜至,光阴里静坐,我也仔细聆听岁月的脚步声声。你知道吗?我好想剪一朵恬静的云儿,携一缕微风的轻盈,在这个飘雪的季节,抒一怀诗意人生。不问是否可以唱响生命的旋律,不问能否展开旌旗,秀美如得撒。只想不言沧桑,不论流年,任一抹闲情时光中若青苔生长。

  文字里邀约:“也给我写篇文吧!”原未曾想蘸着夜色给你写诗,原还想逃离用心堆砌文字的疲累。可冬夜,我又被你披上了一件寒冷且厚重的衣衫。无奈,我又一次放逐思绪,只是不知道我的笔可否经得起岁月里的沉沉浮浮。

  披着星星,文字里急行军,可是你知道吗?我好想拥一段不老的时光,煮一壶闲茶,慢慢细品。请给我………